第329章 我给她的权力![大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29章 我给她的权力![大宠]

第329章 我给她的权力![大宠] 作为安家美名惊动全城的安大小姐,被未婚夫当众解除婚姻后又被她设法赶出了安家的安夏儿扇了两耳光,她这一晚上的下场凄惨! 那两个叫黄小姐和林小姐的名媛,看着这一慕,吓得六神无主了。 “你们站着干什么?”安琪儿叫起来,“看着安夏儿那个贱人打我,你们敢站在一边看,还不快去告诉斯城!” “是,琪儿。” 两个名媛赶紧去了。 …… *** 宴厅赌厅。 陆白与慕斯城两局结束,罗老先生正在让宴厅中所有的人为这场赌局作见证,作最后的收尾事宜。 一个宴厅的工作人员接到电话,惊慌不已地跑到陆白和罗老先生这边,“罗老先生,陆总,大事不好了,陆少夫人在上面打人了!” 陆白喝着酒,平静地扫视过来,“多大的事?嚷什么。” 宴厅工作人员被陆白的凌厉吓得脸一白。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这打人了都不算什么事? 看来陆白对那个安夏儿…… 不是一般的宠爱啊! “陆总别见怪,估记是有点什么事,暂且听他说完。”罗老先生笑脸陪着对陆白说完,又回头沉声问那个工作人员,“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打人了?陆少夫人刚说要去休息,是上面的人没有安置妥当?” “不,不是……”工作人员畏忌地看了一眼陆白,“上面的人刚传来消息说是陆少夫人在房间外面跟安大小姐起了冲突,然后就打起来了,上面的人还说……安大小姐的意思,要请罗老先生将陆少夫人赶出这艘游轮。” 陆白刚拿起酒杯的手滞了一下。 继续缓缓送到唇边。 对面的慕斯城听到原来是安夏儿打了安琪儿,脸色也变了变…… “陆总。”慕斯城冷道,“安夏儿嫁给你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仗着陆白你的面子,开始横行霸道,目中无人,连她曾经在安家的姐姐都敢动手打了?那陆总的教导,可真是不错。” 别的先不说,也不论他想不想与安琪儿结婚,但她身上带着他的孩子。 ——对于安琪儿的安全,他总会负责的! “我给她的权力。”陆白抬起淡雅高贵的褐眸,“谁有意见?” “……” 慕斯城手指握得关节直响。 “别人给你一个耳光,还十个耳光回去。”陆白勾起唇角,“这确实是我教导的,怎么,慕太子你有意见?” 慕斯城眸心幽暗了一下,“那目中无人,也是陆总你教的?” “她的眼中只可以有我。” 陆白的霸权主义和气场扩散至全场。 “修远。”陆白道,“没听到你们少夫人在上面打人了?还不快带人上去帮忙?” 周围的人下巴都快掉下来! 顿时男人不吱声,女人星星眼,“太……太帅了。” 这陆白对老婆的纵容与宠爱……也太明目张胆,无法无天了啊! 但在这个国家,亦或在亚洲,又有几个人敢对他的行为指手划脚?那是不想在豪门界和商界混了! 裴欧眉角淌下一滴汗,“这……陆白这样包容和纵容他老婆好么?” “有什么不好。”莫珩瑾微笑说,“老婆无论怎样,那都是自己惯的,男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帮她收拾残局就行了,这就是为什么陆白是大众女人眼中的‘国民老公’,而你裴欧只是女人心目中的情人……” 裴欧回击,“那也总比你这个没有名号的好……” “不。”莫珩谨耸耸肩,“我喜欢低调,但我同意陆白的做法。” …… 前方,秦秘书得令,马上鞠,“是,陆总,我这就带人上去,如果是有人主动挑事,不论对方是谁,我们绝不会手下留情。” “陆白!”对面慕斯城站了起来,“我已经公布不娶她了,你还要怎样,无论谁挑事,如今是安夏儿打了人,你不问一下安琪儿的伤势,还说让人上去帮忙?” 陆白没有回他的话,只对秦修远道,“上去看看安夏儿有没有事,若是别人先动手,把对方再揍一顿。” “是!” “诶诶诶!秦秘书留步。”罗老先生赶紧制止,一边向陆白走来: “陆总啊,怎么说我与陆老也有旧交情,你就算是给罗某我一个面子行么,不要再把事闹大了。今天这个权贵峰会目的就为了宴请所有的商界大腕,你与慕太子之间的赌局也是助兴,履行赌注,是你们的信誉,罗某在这对陆总以及慕太子的爽快表示佩服。” 又道,“但赌归赌,希望二位不要伤了和气,这样,陆少夫人和安大小姐那边出了什么事,我亲自去上去看看,下面是酒会,还请陆总和慕太子且先喝酒!” “来人,上酒!”有人高声说。 很快,穿着华美旗袍的美女服务员,开始推着酒车上来了…… “好了,众位贵宾都散了,请务必好好享用这个酒会!”罗老先生说。 气氛这才有所缓和。 一些贵宾这才去享用这个酒会了。 待周围的人散开后,陆白眼角看了一眼罗老先生,薄唇微泛,“刚才,似乎听罗老先生这边的人说,要将我夫人赶出这艘游轮?” “陆总,这不是我的话。”罗老先生马上表示,“这是安大小姐的话,不过想必她也是一时生气,陆总不必当真!” “那罗老先生的意思,是我和琪儿就不是贵宾?”慕斯城冷道,“她被人打了,罗先生没什么表示?” 自从输了赌局,他就对这个罗成祥没什么好脸色了,认为这个罗老先生站在了陆白那一边。 ——着实可恶! “慕太子。”罗老先生又安抚这边,“你和陆总是这场权贵峰会最大的贵宾,就不要令罗某为难了好吧,慕氏如今入股了罗家的产业,当然是贵宾。那二位请喝好,我这就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罗老先生带着人离开后。 陆白收回视线。 还想将他的女人赶出去? “慕斯城。”陆白冷眸看着慕斯城,“这场赌局输了你应该高兴吧?” 隔着长长的桌子,夹着翡翠绿花的昂贵原石打磨的桌面映着他们俊美或尊贵的脸庞,眼里各有深意。 “哦,高兴?”慕斯城不屑一笑,“陆总你何出此言,我可是输了两局,连带‘angel殿堂’也输给你了,我为什么还要高兴?” “我赢两局,只为安夏儿出气。”陆白道,“为博妻子一笑,没什么我不能做的。” “……” 慕斯城玩转着酒杯的手指一停。 这是安夏儿死心踏地跟陆白在一起的原因? 该死…… “但你不想娶那个安大小姐了吧?”陆白岂不明白他,“在这一点上,你不也间接如愿了么?” “哼。”慕斯城只是勾下了唇。 “如果不是想为安夏儿出这口气,让那个安大小姐失去嫁入慕家的机会,那慕斯城,我绝不会反对你去娶她。”陆白道,“相反,你娶她,对我有利,因为到时你结婚了,就不会再有机会去追求安夏儿。当然,现在你也没有机会,因为她已经嫁给我了。” 慕斯城脸笑肉不笑,“陆白你倒说得好听,你如今不是也如愿了么?你跟罗成祥那老头联手了吧?” “联手?”陆白语气不屑,“说不上,不过就是恐吓了几个发牌员……” “……” 慕斯城咬着牙。 原来是这么回事。 所以发牌员才不听他的指示了。 “但我不插手是不可能。”陆白喝了一口道,“我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你若要跟我玩赌技,我奉陪,但想跟我玩手段……下场一般不会很好。” 陆白向他举了一下水晶酒杯,带起淡然微笑。 那是一种看透了结局的笑。 若是连一场有阴谋的赌局他都没办法,何以被称为令人畏忌的科技总裁? 想想刚才那个2,可真是安夏儿那丫头吓坏了……陆大总裁想起这事,心里略有点心疼。 不过不作一下戏,就无法给现场这些权贵一个镇压效果! ——那就是杀鸡敬猴! ——跟他陆白敌,没有好下场! 慕斯城扔下酒杯,冷冷站了起来,“既然安夏儿想要‘angel殿堂’,我也不是个输不起的人,那就让她亲自过去签收吧!” “慕斯城!”在慕斯城经过时,陆白道,“还有一点也希望你别忘了,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她。” “……” 慕斯城手紧握了一下。 蓦地,他笑,“那希望安夏儿会一直爱你吧,爱你这个害死了她父母的男人,倘若有朝一日她要回到我身边,那也没办法!” 转过身,脸上一瞬回归阴霾,慕斯城走了。 陆白褐眸暗了一下,遂又泛起唇角—— “很可惜,她原谅我了。” …… 安夏儿下来的电梯,与慕斯城上去的电梯,擦肩而过。 安夏儿与展倩从电梯中出来后,脸色全程冷着,想起刚才安琪儿的话—— “小夏,别生气了。”展倩道,“你就当那个女人是个空气,那个罗老先生还真敢赶你出去吧,除非他不怕得罪陆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