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0章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第330章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如果。”安夏儿眼里放着寒光,“刚才我手里有把刀,我会毫不犹豫捅死她!” 凭什么? 她的孩子没了,安琪儿那个女人却怀孕了? 那种不惜去挖掘死者坟墓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成为人母? ……她还想椅仗着那个孩子,继续设法嫁进慕家?倒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不不,杀人还是不行的。”展倩赶紧扼杀掉她的想法,劝她心地纯良的闺蜜,“小夏,咱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啊,犯法的事还是不能做的,就算是错手杀人也要蹲大狱啊,你想想陆白,他一个世界有名的科技总裁,你怎忍心让他背负上妻子是杀人犯的罪名,是吧?” “……”安夏儿看了一眼展倩,敛回眼底的寒意,“我也就那么一说,谁说我要亲自去杀她了。” 安琪儿是死了,也不解恨! “对对对,这简直脏了你的手,我们小夏是最好美可爱的小天使……” “对于安琪儿,我心里有数。”安夏儿压下这口闷,“对了,你不是说要去弄个独家采访么?得到采访了么?” “还没。”展倩耸了耸肩,“我本来是想去采访那个‘瑾年保险’的莫珩瑾,以我三寸不烂之舌怎么着我都能谈下来,怎知半路杀出了一个裴欧……” “……” 前方,罗老先生刚从工作人员那听了事情详细经过,这会迎上来便看到了安夏儿。 “陆少夫人?你下来了?” 罗老先生露出慈和笑容。 安夏儿步子一顿,也看到了前面穿着唐装的赌王。 “原来是罗老先生。”安夏儿带起微笑,“听说赌局上陆白赢了是么?我特地下来恭贺一下他。” “哈哈。”罗老先生笑道,“陆总是高手,陆少夫人你刚才的担心是多余了,你若没离开,说不成就可以看到刚才最精彩的一幕了。” “……” 安夏儿只是笑了笑。 她怎么知道,底牌是2还赢了? “怎么?陆少夫人看着端张美丽,竟然晕船?”罗老先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也很无奈。”安夏儿说,“不过刚才休息了一会,现在好多了,罗老先生不必在意。” “那就好。”罗老先生点了点头,想到什么,“但是,刚听说陆少夫人在上面与安大小姐……发生了矛盾?” 特地将‘打人’二字说得委婉。 “是她先来挑事的。”安夏儿知道他指什么,明人不说暗话,“我不否认我动了手,如果罗老先生要追究的话,我随时迎候。” 罗老先生愣了一下,大笑起来,“陆少夫人果然有几分陆总的风范,敢做敢当,无比坦荡啊?哈哈哈!” “那罗老先生想怎样?要将我赶出去?” “陆少夫人言严了,这事我刚才已经跟工作人员问清楚了,是安大小姐见慕太子输了赌局,才去找陆少夫人你的麻烦。”罗老先生道,“但想必她也是一时生气过了头,既然现在陆少夫人和安大小姐你们都没什么事,罗某希望这件事就此打住,陆少夫人也不要再计较好吧。” 在他的游轮上,若由于两个名媛引发了什么大件事,他的脸面也会受影响啊。 一方是陆白,一方是慕斯城…… 哪方都不好得罪。 安夏儿微微一笑,“罗老先生不必担心,那只是我与安琪儿的恩怨,该怎么了结是我们的事,我不会在罗老先生的游轮上给您添上麻烦。” 她虽然才20岁,但气质极佳,时尚而灵动。 穿着高贵的礼服,盘起秀发,一颦一笑皆是千金名媛的礼仪修养。 “哈哈,那就好。”罗老先生赞赏地看着这个年纪轻轻,却懂人情世故的安夏儿,“陆少夫人果然明事理,钟灵毓秀,不愧是陆总看上的女子啊!” 安夏儿浅浅扯了年唇,“但有件事我想罗老先生是不是该履行您的诺言了?” 罗老先生愣了一下,又笑起来,“陆少夫人放心,罗某说过的话,绝对会作数,那陆少夫人,这边请……” 从游轮的豪华舱内出来后,是视野开阔的甲板。 海上星空粲亮。 甲板上有一个大大的花园,花草绿树,喷泳灯亮,犹如陆地! 陆白和慕斯城那场所有人都瞩目的豪赌结束后,此时已经有一些穿着西装和礼服的绅士女士在花园里三五两个站在一边,喝着美酒,一副上流社会的格调画面! 展倩左右看看,“啧啧,不愧是赌王啊,一艘游轮整得像座海上宫殿一样……” “……” 安夏儿笑笑。 赌王有这样的游轮是理所当然的。 “我要拍几张照片刊登……”展倩职业病犯了。 “别……”安夏儿赶紧阻止,“这个罗老先生不会高兴的。” 展倩只好又将手机放下了,并叹了一声。 “你说这罗老先生认识你的父亲?他不会骗人的吧?” “不可能。”安夏儿道,“他若真骗我,也不会把我叫过来说话,他必定是对我父亲或夏家的事有所知晓……” 前方,罗老先生向随从交待了几句之后,回头对安夏儿,“陆少夫人,请过来看看?” 安夏儿挽起唇角走上去。 罗老先生道,“以防陆总担心,我刚已经让人联系宴厅那边了,告诉陆总陆少夫人你正跟罗某在一起说话,等会会马上送陆少夫人过去。” “罗老先生太客气了。” “无防无防。”罗老先生笑说,“看得出来,陆总也是一个醋罐子,私自将陆少夫人叫走怕他会对罗某我没什么好印象啊哈哈哈!” 刚才听到安夏儿打人之后的陆白的反应,罗老先生再次心惊。 不敢小看这个安夏儿…… 安夏儿与罗老先生在甲板花园中边散步走着,罗老先生边指了指这周围的花园美景,“陆少夫人,你说想来看一下‘赌王号’,如今‘赌王号’没令你失望吧。” 安夏儿微笑,“罗老先生说笑了,‘赌王号’的奢美叹为观止,我自然也惊讶,但我这次前来,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想从罗老先生口打听我亲生父亲的事。” “哈哈,陆少夫人放心。”罗老先生道,“我当年确实与夏国候先生有过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 “对。”罗老先生说,“当年在一次轰动全球的国际博览会上,罗某遇到了夏国候先生和他的妻子,在那种展出各国奇珍宝物的博览会上,是会聚集众多的收藏家以及展出者。我便是其中一个钱币的收藏爱者,当时,我已经通过各种消息渠道得知夏国候先生手上有我想要的钱币……” 安夏儿心里紧张了一下,“那后来呢?” “但夏国候先生并不打算卖,尽管我出了十倍的高价。”罗老先生眼目中似乎浮现出遗憾,“所以罗某也不好强求,但同为钱币的收藏爱好者,那次和夏国候夫妻还是吃过一次饭。” “……” 安夏儿有些惊讶。 按罗成祥这个赌王的身份,他十多年前赌富就很惊人了,但他竟没有强行让人将他想要的东西卖给他……也算是一位德高望众的赌王。 怪不得这次权贵峰会,能请出国内这么多商界大腕。 安夏儿想了想,“罗老先生还见过我的亲生母亲,那她……” “见过。”罗老先生说,“但陆少夫人你和夏国候先生的妻子一点也不像,至少长相不像。” “……” “你也不跟夏国候先生的妻子姓,夏太太姓林。”罗老先生说,“当年吃饭时,我和夏国候夫妇谈过一席话,当时提到他们有个可爱的女儿时,夏国候先生说过他们的女儿不是随他们姓。” 安夏儿咬了咬唇,“那罗老先生还知道什么?” 怎么会这样? 她为什么也不是跟她妈妈姓? “我先问下陆少夫人,听说陆少夫人被安家赶出家门后,安家企图从夏国候先生的尸骨提取dna与你做鉴,是么?” “……”安夏儿抿了抿唇,“罗老先生为什么会知道?” “哈哈。”罗老先生笑说,“陆少夫人不必紧张,作为一届赌王,我自然有我的人脉,有我的渠道消息,但看陆少夫人你的反应,那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了?” 安夏儿透出一口闷气,轻轻点了点头。 “那陆少夫人应该庆幸没有让安家去做那个鉴定。” 安夏儿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为什么?” “这只是我的猜测。”罗老先生道,“虽然陆少夫人你是夏家的女儿,但应该不是夏国候先生所亲生。” 安夏儿心脏像一瞬被人紧捏住了,血管被压迫住,无法吸入空气。 一时只觉世界发生了巨大的轰隆声! 她努力地消化着这位罗老先生的话,并用力压下胸腔内的窒息感,让自己尽量平静,声音不要发抖: “罗老先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证据么?” 知道她有多不容易,才找到她的亲生父母……虽然他们已经过逝了,但夏家起码在那,岂码她也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双亲! 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证据。”罗老先生爽快地说,“刚才罗某说了,只是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