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她就是夏家的女儿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1章 她就是夏家的女儿

第331章 她就是夏家的女儿 “你凭什么这么猜测?” 安夏儿咬着牙。 眸子有点红了。 罗老先生有些惊讶于她的反应,“陆少夫人……” “罗老先生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被安家从孤儿院收养回去,再被他们赶出安家的我来说,找到自己的父母有多重要?”安夏儿紧紧握着手,声音像是从喉咙里用力挤出来的: “谁都希望自己有家人吧?而不是孤零一人活在世界上吧,虽然我结婚了我现在有陆白……但我也希望,我有父母,起码我想知道我的父母是谁,罗老先生一句毫无根据的猜测,就想否认掉我不是他们的女儿?罗老先生你又明白什么,你知道夏家对我的重要性么?你知道说出那种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么?” 安夏儿眼睛里有热热的东西在翻滚着,这话虽然是罗老先生所猜测,但她是不愿听到这些话的。 “陆少夫人。”罗老先生叹道,“你误会罗某了,罗某只是说出一些自己的猜测,因为在一个家庭中,儿女不随父母亲姓的情况,有可能不是亲生的血脉,所以是让他们随他们原来的亲人姓……” “我不承认。”安夏儿道,“我当年5岁之前若在夏家,用就说明我就是夏家的女儿,就算是另有生我的人,我一出生就将我扔了?我会认他们。” 而安雄…… 那个养父收养她,却是别有目的。 无论怎么想,她都宁愿她的生父是夏国候,她是夏家的女儿。 ——她宁愿她的根是夏家。 “我话没说完。”罗老先生道,“但也有另一种情况,可能就是夏家为陆少夫人保平安,特地请算卦的另为你取了一个姓氏,这种情况也有。而且有些儿女也确实是与父母亲都不像,这也不稀奇。” 安夏儿看向罗老先生,“那罗老先生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我当然是说出罗某的一点猜测。”罗老先生笑道,“同时也为陆少夫人提个醒,如果陆少夫人真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那上回安家要让你与夏国候做dna的鉴定,就危险了,并且以后还要防。” 安夏儿笑了声,“那罗老先生觉得,我是不是夏家的女儿?” “我不能说是不是,按当年夏国候先生的话,罗某也只知他们的女儿是不随他们姓而以。”罗老先生说,“但原本,我跟陆少夫人说起我的猜测,也只是想应证罗某的想法。罗某以为陆少夫人你会知晓,但如此看来,陆少夫人也并不知道了。” “当然。”安夏儿抬起脸,“我我的亲生父亲是夏国候,我只是他们的女儿。” 花园中,灯火阑珊,她纯美无双的脸上神色坚决! 罗老先生的猜测她不会当真,她也不会因此动摇自己的心,说到底她与这个罗老先生也并不熟……谁知他说出这番话的目的。 ——是不是想动摇她。 罗老先生点头,“好吧,既然陆少夫人你立场坚定,那罗某刚才的话就权当没说,不过有个事,相信安雄也知道。” “什么。” “那就是夏国候先生的来例。”罗老先生道,“夏国候先生夫妻当年是从海外归来,与安雄一起集资开化妆品公司,那夏国候先生以前应该是在国外,至于夏国候先生在国外的事,我想陆总应该能调查到。” 罗老先生的话落下,他的随从道,“罗老先生,酒会那边您应该过去一趟了……” 罗老先生点了一下头,“那陆少夫人,你看你是随罗某回酒会上,还是在这花园逛逛?” “不必了。”安夏儿看着海上的夜色,“我随便走走吧。” “那好,我会跟陆总说一声。”罗老先生笑说,“那罗某去招待一下酒会,陆少夫人请自便。” 罗老先生走后,展倩赶紧走上来,“喂喂喂,他真的认识夏国候么?” “嗯。”安夏儿点了点头,“他确实见过我父亲……” “哦哦,那说了关于你父亲的事?” “他说与我父亲,是在一次博览会上认识。”安夏儿带起唇角,“至于其他的,无关紧要。” 海风吹拂着安夏儿的脸庞,她的头发在脑后盘成时下最新颖自然的花苞头,几缕发丝随风轻轻摆动着,粘到她的唇上,丝丝柔媚。 她看着美丽的海面,想起陆白…… 他的名字取得真是好。 夜白如昼,白色恋人,溺水三千,世上只有一个陆白。 是的,无论怎样她都还是夏家的女儿,当年那个救过陆白的小女孩,她与陆白有着一段最无暇的过去,一段最洁白的恋情,一场最浪漫动人的缘份! ——这才是重点。 展倩啧啧两声,“不知一个人在陶醉什么呢,结果那个罗老先生就只说了这么点信息?哎,枉我这么大期待,不说了,我看到了那个华远集团的董事长,我过去采访那个酒业大享……” 说完展倩拜拜两声,又奔着她的采访目标而去了。 “好的,去吧。”安夏儿道。 但安夏儿话刚落,两个保镖马上警惕地看向一个地方,“有人!” 只见几米外,两个女子站在一株盆景后面,一边拿出手机: “听到没,安夏儿可能不是那个夏家的女儿,快打电话告诉琪儿……” 安夏儿几乎想都没想,一指那个方向,“把那两个人给我拿下,千万别让她们把电话打出去了!” 两个保镖一听,其中一个迅速上上去。 一个手刀砍在那个林小姐拿手机的手腕上。 手机啪地一声掉地上。 “啊!” 这个林小姐吓一跳,转身就跑。 而另一个叫黄小姐的也跑了,这两个人还是往不同的方向跑,似乎怕被抓到。 安夏儿深知这个消息传到安琪儿耳中,会让自己处于怎样不利的立场,那估记又会徒增事端…… 她对另一个护在身边保镖道,“抓住那两个人,她们一个也不能跑!” “可是少夫人,你……” “我没什么事!”安夏儿一把将保镖身上的枪拔出,“有谁敢对我不利,我会马上开枪,但刚才罗老先生说的话若传到安琪儿耳中会很麻烦,安家正愁抓不到我把柄!” “是,少夫人!” 保镖也向那个黄小姐追上去了。 安夏儿手里紧握着那只枪。 “安夏儿小姐?”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安夏儿握着枪的手马上紧了一下,回头望去。 华灯下,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站在旁边,看着海面的方向,立起的高领,挡住了他一半的脸庞…… “你……”安夏儿心里紧窒了一下,“你是谁,你过来多久了?你听到了什么?” 她不敢保证,这个人有没有听到她和罗老先生的谈话。 “我注视着这场权贵峰会。”他墨镜下的脸庞上,唇动了一下,“包括陆白和那个慕斯城的赌局,不愧是陆白,真是赢得漂亮,亏我对慕斯城寄于了那么大的期望。” “你到底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安夏儿马上拿起枪指着他。 难道他还希望慕斯城能赢? 安夏儿凭直觉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起码来头不小…… 他既然说注视着这场权贵峰会,而罗老先生却没有提起游轮上还有这么一号人物?——这人来做什么的? “我过来没什么目的。”他语声听着有一丝戏谑,几乎可以从他平稳的语气中听到里面的一丝笑,“只是过来见见让陆白喜欢上的那个女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毕竟对于敌人,我们要抱以最崇高的敬意去了解对方,方能制胜。” 听到敌人二字,安夏儿马上又握紧了枪—— 对准他的头! “你是陆白的敌人?”安夏儿手微抖,“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是陆白的弱点,惹急了,我现在就开枪!” 好讨厌! 为什么这些人都把她当成陆白的弱点。 罗老先生想请陆白,也从她这里下手,这个人为了解陆白也过来堵她? 去他妈的! “他是我丈夫。”安夏儿两只手拿着枪,“你们休想从我这得到任何不利于他的信息,而且你敢对他不利,我……我会杀了你。” “安夏儿小姐长得小意柔情,纯真美丽,你敢开枪?”男人笑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敢开枪杀人,那安夏儿小姐,对着这来——” 他指了指自己的额边。 这个疯子! 变态! 可怕的变态! 安夏儿手不停地抖着,她连一点鸡都没杀过,但气势绝不能输—— “你真以为我不敢?”安夏儿咬着牙,让自己的声音变得狠一点,“我就算杀了你,也算是正当防卫,所以,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别激怒我。” 说着,安夏儿笑了声,“还有,这位先生,我可不会开枪,万一走火,死了还算好的,打到了其他的地方残废了那可就太悲哀了!” 她没接触过真枪,不知是否材质问题在手里觉得沉甸甸的。 安锦辰他们以前好玩枪械之类的东西,在他们的房间有许多仿真枪,但她一个女孩子根本地这些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