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另一个男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2章 另一个男人

第332章 另一个男人 “正当防卫。”男人道,“那也得是我攻击了你,我如今站在这与安夏儿小姐心平气和地说话,那安夏儿小姐你认为你若开枪算是正当防卫?” “……” 安夏儿抿着唇。 “而安夏儿小姐你是否敢杀人,还是个问题。”他毫不忌惮地道,“所以你那个东西,吓不倒我。” 如今在这个游轮上的人,几乎每一个都是以‘陆少夫人’称她,毕竟陆白在没有人敢轻视她。 这个男人叫她安夏儿小姐—— 那就是不怕陆白? 这么一想,安夏儿握着枪的手更紧了,“你到底是谁?” “安夏儿小姐请放心。”他笑了声,“我对你很满意,以后我们一定会再见面。” “什么?满……”安夏儿耳根一热,感到被调戏了,“你知道在这里对我无礼,会有什么后果么?陆白不会放过你!” “安夏儿小姐知不知道,陆白有个未婚妻。” 他不回答她的问题,或是完全不在意她的问话。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知道?” 安夏儿对这个男人的态度感动生气! “那就是知道了。”男人很快从她的话中得到了答案,“那安夏儿小姐知道他有未婚妻,还嫁给他?不怕以后后悔?” 安夏儿发誓,她绝不是那种把答案写在脸上的人,“不,嫁给陆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我永远不会后悔。” “是么。” 他似乎觉得她的话幼稚。 安夏儿再次不爽这个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也许那个女子对陆白更重要。”男人墨镜下的脸庞露出一丝不明的微笑,“对陆家也更重要,陆白娶你只是他自己的意愿,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是一个个体,那必定会牵连太多人,特别是像我们这种身份,家族,亲人,事业利益……有时因为一个不正确的选择,也许就会让自己的家族走向灭亡,不过安夏儿小姐应该不明白这些。”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安夏儿压抑住眼底那一丝丝的涟漪,让自己的心坚定。 “没什么。”男人道,“我说过,只是来认识一下安夏儿小姐。” “请叫我少夫人。” 男人不屑地笑。 “你笑什么?” “放心,以后就不是了。”他说。 “……”安夏儿一怔,“你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的话令她很不舒服…… “我告诉你,我很讨厌你。”安夏儿道,“你再敢说一句对我无礼的话我会杀了你,你挑拨我的陆白的关系就是对我最大的无礼。” 换平时,她绝说不出这种狂大的话…… 但此时她需要用这种狠话,对这个男人起到震慑的作用! “但我却并不讨厌安夏儿小姐你。”但显然安夏儿的狠话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他笑起来,笑容好看又神秘,“我喜欢有个性的女子,越烈越好,温顺的小狗永远没有训不服的烈犬令人感兴趣!” “你这个变态!”安夏儿牙齿咬得直响,“你的话简直令人反感!” “而且,我喜欢作两手准备。”他一步步向安夏儿走来,“安夏儿小姐你看看你身后,你有开枪的机会?” “……” 安夏儿一惊,速度回头。 只见自己身后几米外,有几个穿着黑夹克的外国保镖站在那,就像x战警里面的画面一样。 那些人警惕地盯着安夏儿,安夏儿若真一开枪,毫无疑问她也会被那些人射杀。 ——果然这个男人来头不简单。 “再说了。”男人走到安夏儿面前,“安夏儿小姐,你的枪保险栓还没打开……” “……” 安夏儿窘迫地后退。 男人看着她慌乱有趣的脸,唇角带起一味不明的笑意,似乎看到安夏儿的慌乱这让他很开心,“呵呵,安夏儿小姐,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安夏儿看着手上的枪,马上查找枪的保险栓在哪…… “安夏儿小姐不必试了。”他的声音和他的气息袭来,站在了安夏儿的面前,“让陆白先教会你开枪再说吧,你若是伤着自己了,那就太得不偿失。” 安夏儿马上又后退了一步,“离我远点,我喊人了!” “……” 他没有动,只是微笑着。 “你……你不要过来。” 安夏儿看了看周围,一边摸出身上的手机。 她凭直觉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善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赌王号’上碰到! “想叫陆白过来?”他看穿了她的意图,语气平静得像冰冷的海水,似乎连他说的话也带着一丝侵入鼻息的高位者的香水味,“但你不必担心,我来这个‘权贵峰会’确实只是想看看陆白与那慕斯城的赌局,以及……看看那个他藏了半年多结了婚的女子。”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都会带着一股恐惧……安夏儿此时便是这种感想,她不知这个人是谁,为什么陆白这边会有这样的敌人。 黑色立领的大衣,将他高大的身形罩住了,连扣子都是黑曜石打磨的,发出华贵而暗沉的光,衣摆被夜风吹开,露出里面穿着的咖啡条纹西装。 西装里面,欧洲贵族式的白色领巾束在他脖子上。 全身上下穿得严严实实,连双手上都戴着严密的手套,只看到一枚戒指套在手套拇指外面,镶歆着暗红妖冶的宝石…… 显然想掩盖他的身份与面容,大大的墨镜之下,连他的脸都看不清,只是那唇角撩起一抹危险又玩味的弧度令人忌惮! ——似乎稍有不慎,一切都会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还有,至于安夏儿小姐问我是谁……”他又安夏儿走近了几步。 “别过来!” 安夏儿大声说。 她的声音刚落下,另一个不羁的身影出现在了男人身后不远处,“真是意外啊,罗成祥那老头连你都请过来了?” 男人脚停下了。 唇边的线条变得僵硬。 那几个穿得像x战警的人马上上前护在这个男人身后,盯着裴欧。 安夏儿抬脸望去,只见裴欧正环手靠在花园一根罗马柱旁边,盯着她面前的那个男人—— 裴欧认识这个人! 这是安夏儿一瞬间的想法。 “不过。”裴欧又懒懒地道,“南宫先生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赌一两局,要这里调戏女人呢?” “调戏女人?”南宫焱烈唇角动了一下,“我会做出那么没有格调的事?我当然只是来找陆少夫人谈一两句。” “陆白醋劲可是大得很。”裴欧道,“南宫先生敢私下找他老婆说话,我想陆白知道,你可能就走不了了,南宫先生。” 笑话,就算陆白不在,看上安夏儿的也是裴欧。 什么时候轮得到别的男人? 既然朋友妻不可欺,那朋友妻也不许别人欺! 此时裴大少就是这想法,他几步走到安夏儿面前,“安夏儿小姐不用怕,你可是遇到一个大人物了,还记得以前和你说过的那个南宫家族?” 安夏儿瞳孔睁大—— “是那个是陆家对头的南宫家族,收买并利用了祈雷的南宫家族?” “正是。” 裴欧道。 “你……”安夏儿咬牙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呼吸马上变了,“你是那个南宫家族的人?” 男人没有说话,也没回答。 只是唇角动了一下。 “当然。”裴欧环着手,“安夏儿小姐,这位是南宫家族的少主,上回与陆白同时接受过国内栏目专访的男人……陆白最不待见的一个人,记住了,以后碰到这位南宫先生,万般小心了。” “裴少爷说笑了。”南宫焱烈唇角动了一下,“难道我是什么牛鬼蛇神,没必要向女士这样介绍我吧?” “但本来就是吧?” 裴欧冷冷地看着这个男人。 “……”南宫焱烈想了一下,笑说,“确实,也算是。” “你……”安夏儿攥着拳,“是你们让祈雷潜入陆白这边?你们为什么利用祈雷?” “祈雷?”他想了一下,“有点耳熟,不过南宫家族收纳的人太多,一些小角色我也记不住,应该是一些新人吧。” 安夏儿瞳孔放大,“就算你们有权有势,就可以那样利用人家么?你们又明白什么,把人家的命运当什么了?” 祈雷因为自己的奶奶,不得不接受那南宫家族的收买条件,而冒着危险潜入陆白这边……但到了这南宫家族的人口中,只是一些名字都记住不住的小角色? 南宫焱烈道,“安夏儿小姐若是想见那个祈雷,那我回去问问是否有这个人,让你们见见?” 安夏儿紧握的拳发抖! “你们这些人,把人当什么了?” “那,安夏儿小姐,后会有期?”他墨镜下的目光,贪婪地扫过安夏儿美丽绝伦的脸,那是侵略者的目光,“相信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面。” “南宫先生你见到的将会是陆白。”裴欧提醒他,“而且你再不走,我保证陆白出来,你会走不了。” 南宫焱烈笑了一下,“也是。” 在他的人拥护下,这个男人离开了甲板花园。 这个男人一走,安夏儿便蹲了下去,抱着膝盖。 裴欧打了一个电话,“查一下这场权贵峰会有没有请南宫家的人,还有……”他回头看了一眼安夏儿,“告诉陆白,那个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