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女人不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4章 女人不狠

第334章 女人不狠 “确实。”安夏儿看着镜中的自己,拔了拔头发,“得想个办法。” 展倩的样子适合当黑脸。 她一回头,狠道,“干脆把窗外打开,把这二人往海里一扔,再让鲨鱼吃了,一了百了!” “唔嗯嗯嗯!!” 林小姐和黄小姐吓得不停地摇头。 安夏儿动作一停,“嗯,这办法不错。” “又或者!”展倩伸出两手,作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一了百了!” 林小姐和黄小姐吓得脸色更差了。 “也行。”安夏儿点头,“这也算是个办法。” 二人平静得,就像平时在讨论某件刚上市的时装,该什么时候买划算…… 安夏儿来到这两个名媛面前,“我记得你们,上回我回安家找照片时,你们就是在安家的那个名媛是么?当时你们说我什么来着?说我为了要与安琪儿平起平座,就只好勾搭上陆白了?” 这两个名媛声音停了下去,脸撇向一边。 “啧啧,那话真是酸哪!”安夏儿紧捏着一个人的脸,将其板了回来,“我就告诉你们一件事好了,当初可是陆白要我嫁给他的?怎样,你们就像达芙妮一样去嫉妒吧?因为你们勾搭他他也不屑看你们一眼啊!” “呵呵!”安夏儿又笑了,“还想跑?” “唔唔唔嗯嗯……” “这么高的鞋。”安夏儿看着她们的鞋子,“又怎么可能跑得了,我不太喜欢穿太恨天高的原因就是这,倘若有什么事要逃命,这是百分百要摔跤的。” “当然。”安夏儿又挑了一下眉,“我也没有遇到过要逃命的情况,所以不会落得像你们这样的下场。” 林小姐和黄小姐嗔怒地瞪着她。 但因为胶带封住了口,而发不出什么大动静。 “好了,我们来谈谈正事吧。”安夏儿倚靠在化妆台的边沿,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等会陆白也该出来了,我还要去恭喜我老公赢了赌局呢。” “少夫人,这是她们的手机。” 保镖将林小姐和黄小姐的手机递了上来。 安夏儿将她们手机放在一边,“既然你们听到了罗老先生和我的谈话,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他说我不是随夏家的人姓,所以有可能也不是夏国候亲生……所以你们就是听到这,觉得我有可能不是夏家的女儿,将这个消息告诉安琪儿后,她和安家,他们就会公布这消息进一步压制我吧?” 展倩一惊,“什么?小夏……” “比如,现在公众与媒体谁都知道我是夏家的女儿,所以我夺回安氏的股份是民心所向。”安夏儿道,“现在若是安家再曝出我不是夏家的女儿,也许安家就会重新审视我继承夏家股份的问题,并且说我故意冒充夏家女儿的话,那我将再次面临着媒体与社会的炮轰。” 安夏儿说完,看向这两个名媛,“是么?” “嗯嗯本来就事唔嗯!” 其中那林小姐发出不甘愿的声音。 “你想说本来就是?”安夏儿不屑地笑了笑,“什么本来就是?罗老先生也说了,那是他的猜测吧?我知道你们是站在安琪儿那条战线上的。” 安夏儿叹了一气,“不过呢,你们也别忘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我不是夏国候亲生,但我也还是夏家的女儿吧?我在5岁前也是在夏家长大吧?” “呵呵。”安夏儿笑说,“继承法里面,可没有规定说父母的遗产不能让非亲生的儿女继承,就算我不是夏国候亲生,可我也是夏家唯一的女儿啊,那夏家在安氏的股份还是由我继承吧。所以就算安家依法申请让我交出股份,那也是没可能的事,我还是夏家遗产的正规继承人。” 林小姐和黄小姐听到这,相互看了看,眉眼缓缓低了下去。 “但尽管如此。”安夏儿道,“我也不想让你们将这事传出去,因为我心里已经认了夏国候是我的父亲,这一点我不想再让任何人跳出来质疑。” 尽管她对夏家没有印象。 对于夏国候那个父亲,也没有记忆。 但是,当年他们被人杀害,而5岁的她却逃了出来,如果不是夏国候夫妻的牺牲与帮助,她一个5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躲过一劫? 虽然安夏儿不记得当年的具体经过是怎样,但她知道夏家一定是很疼爱她,甚至在外面碰到赌王时,都会骄傲地提起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这一份来自父母的爱,她隔着生死时空她都能感受得到,又何必再去怀疑。 “那你们想将罗老先生的猜测告诉安琪儿,好让外界继续对我产生非议?”安夏儿眯了眯眸子看着她们,“但你们别忘了,我现在除了是安夏儿,还有另一个身份,你们得罪不起的身份。” “陆少夫人。” 安夏儿重重地提醒她们。 林小姐和黄小姐的眸子闪烁了一下,提起陆白没有人会不胆战。 “你们以为有陆白在,你们还能让媒体把我打压下去?”安夏儿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从客观的角度告诉你们,不可能,他那么疼我,他不会坐视不理的,敢伤害我他会废了你们!” “实话跟你们讲吧。”安夏儿眼里泛起盈盈的感动与笑意,“我和陆白曾经吵过一次架,很严重,当时我问他,如果我不是夏家的女儿……他还会不会爱我?” 虽然她当时问的是,如果她不是当年救他的那个小女孩…… “他后来说,他爱的是他现在的妻子。”安夏儿看向这两个名媛道,“所以,我是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又或者外界对我议论什么,他不会在意。” 林小姐和黄小姐的眼睛蓦地瞠大—— 难道陆白是真心爱安夏儿? 为什么? 不可能…… “所以你们明白了?”安夏儿突然猛地一揪起她们领口的衣服,“你们将这件事传出去,也是徒劳,我继承安氏股份的事不会改变,陆白也对我的感情也不会产生半分动摇!你们这些嫉妒羡慕恨的女人就死了这颗心吧!” 说完安夏儿将她二人一扔,站了起来,一身华美杏色礼服高雅地站在她们二眼前: “但我不能让你们将罗老先生的话传出去,给我制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展倩已经听明白了,“小夏,别跟她们废话了,直接让她们闭嘴。” “是呢,用什么办法呢?”安夏儿看着这两个名媛。 这两个名媛眼睛闪烁着。 “不过。”安夏儿转身走向保镖,再次将保镖身上的枪拔了出来,“我会有办法的,作为帝晟集团的总裁夫人,我如果连两个小角色都对付不了的话,那也太给我家老公大人丢脸了。” 林小姐和黄小姐一看安夏儿连枪的都拔出来了,以为她要杀人灭口了,脸色煞白—— “唔嗯嗯嗯……” 安夏儿刚才遇到那个男人时没打开枪的保险栓,这回她学乖了,让保镖将那个保险栓打开。 保镖一个动作,轻而易举拔下。 “哦——”安夏瞪着眸子,“原来是这样,挺简单的嘛!” 她拿着枪走过来,“那听好了,我现在要让你们闭嘴,忘了罗老先生与我的谈话,并且以后都不会泄露出去半个字。” “嗯嗯嗯嗯!” 她们不停地点头。 “嘴里答应可没用啊。”安夏儿挑了挑眉,“你们现在被我威胁时肯定会答应了,但回头就告诉了安琪儿,我怎么办?” “嗯唔不嗯嗯……” “对我而言,必须保证你们永远也不会说出去才行。”安夏儿说着叹了一下,“所以啊,你们就是听到不该听的,也别怪我。” “对,这在电影里面,八成要被灭口!” 展倩神补刀。 林小姐和黄小姐脸色立即灰白灰白的,“唔嗯嗯嗯!!” “但放心,杀人放火的事我肯定是不会做地!”好宝宝安夏儿给了一个让她们放心的眼睛,温柔地说,“毕竟我可是良好市民啊,怎么会杀人呢,而且我年纪轻轻,哪里敢杀人,这多可怕,是吧?” 在林小姐和黄小姐松开一口气时,安夏儿又话锋一转,抬起纯美的脸,“但打伤一只手或打断一条腿,我想还是可以的。” 林小姐瞳孔一下瞪大,“嗯嗯里这个魔鬼……” “魔鬼?”安夏儿听着她话里的这两个字,感到好笑,“兔子惹急了还咬人呢,你们觉得我会连兔子都不如?对于孩子被安琪儿害没了的我来说,你们说我是魔鬼?那你们又是什么?有道是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哪!” 难道要放她们走,任由她们将罗老先生的话告诉安琪儿? 她安夏儿会做这种冒风险的事? 绝不能! 在被赶出安家时,她的天真被消磨殆尽! “来人!”安夏儿马上一回头对保镖道,“去把她们衣服扒了!把她们的果照拍下来!” 两个名媛一听,撑大眼睛。 不停地发出抗议之声。 两个保镖对望一眼,马上上去了。 安夏儿对枪指着她们,“你们若是敢乱叫,我就一枪打断你们的腿!跟刚才不同,这会枪可是拉下了保险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