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要她一无所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6章 要她一无所有!

第336章 要她一无所有! “喂喂喂,听着啊,我在‘权贵峰会’上拿到采访了,我等下就送去报社,现在就联系出版社那边,连夜排版,争取明天就把发出去,拿到全城第一快报……” 她不确定,这场权贵峰会会不会有其他记者混进来。 在她忙得不得了的时候,旁边的沙发陷了一下,一个人坐了下来。 展倩一惊。 回过头看去。 见是莫珩瑾…… “对对对。”展倩一边瞪大着眼睛,一边说着电话,“大概一小时后游轮靠岸,我会马上送过去,先联系出社版社那边作好准备就行了……” 急急忙忙记交待完,展倩挂了电话。 “看来,展小姐已经拿到你的采访了?” 莫珩瑾手指间夹着一根细细的烟,烟雾吞吐间,有着一股超然脱俗的高雅。 “是拿到了。”展倩点了点头,“请问,莫总有事?” “替裴欧过来跟你赔声不是。”他说,“他刚才可能心情不太好,喝得有些多了,话说得可能有点过,但他性格如此,豪放不拘,但大抵也没多大的恶意。” “……” 展倩鼻息无声地哼哼两声。 没多大的恶意? 那混蛋是每见她一次,就损一次! “展小姐?”莫珩瑾看着她,“你还介意?” “哦哦。”展倩回过头,咳了一声,昂起头,“虽然那混蛋说的话,是不大好听,但是,我呢,虽不算是什么大人物但这点肚量还是有的,我才不会跟某些人计较,莫总请尽管放心。” 说完展倩心里就很尴尬。 她能说,她完全没放心上么? 她正忙着跟报社联系……根本没顾得上裴欧那边么?因为刚才那一杯酒泼得已经爽翻了,她一般是有仇当场就报了的那种。 莫珩瑾点点头,“那就好。” 啧啧。 展倩看着眼前这个温雅无比的男人,心里简直感叹无比,都说近朱者近墨者黑,怎么这个莫珩瑾这般令人心情舒服?跟裴欧那种混蛋根本不是同一类人嘛! 还有陆白那种完美的大boss,跨国集团大总裁,国民老公……这跟裴欧那混蛋也不是同一类人嘛! ——怎么他们会是熟人呢! 展倩百思不得其解。 莫珩瑾不知是否从她脸上看出为了什么,轻轻微笑说,“看事情不能片面。” “……” 展倩一怔。 “人也一样。”莫珩瑾站了起来,“也许我不会像看上去的那么好,裴欧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坏。” 展倩已经愣住了。 “就像陆白,他也不是什么gay,外人只道他冰冷凉薄,却不知他会把老婆宠得上天入地。”莫珩瑾一笑说完,离开了休闲区。 展倩看着他刚才一瞬间的侧颜,久久没说话。 就像浮光掠影,有什么远去的东西浮现眼前,稍纵又即逝。 …… 休闲区另一边,生怕莫珩瑾会背着他干什么不仁道的事,裴欧跟过来了。 看着展倩盯着莫珩瑾方向发呆的目光,裴欧嗤了一声,晃着身躯又走了。 —————— 夜空中,有一架直升机从游轮上升上了夜空,神秘地离去了。 慕斯城眯着眼睛看着那直升机的影子…… “那是什么人?”他问身后的一个随从,“‘赌王号’号上身份最高的不过是陆白和我吧?难道罗成祥那老头,还请了其他的人?” “不太可能吧?”身后一随从道,“在刚才的酒会上,以及你和……陆白的赌局中,也没什么身份更高的人出现过。” 知道慕斯城输了两局,随从说起赌局时,特地顾忌地停顿了一下。 “哼。”慕斯城冷道,“那还可能有谁敢开飞机来罗成详的游轮上,陆白的直升机在码头边,不可能是他的。” 该死的。 来的时候他刚好撞见陆白和安夏儿刚从直升机上下来…… “那。”随从想了想,低下头,“属下就不知了。” 慕斯城手紧握。 “要不,让阿晋再查一下这场‘权贵峰会’上所请的贵宾名单?”随从觉得阿晋没来,他总要起到一点作用,特地提出一些建议。 “不必了。”慕斯城离开窗边,“之前已经让阿晋收买那个发牌员时已经查过了,根本没有比我和陆白身份更高的人,如查有……” 说到这,慕斯城的脸色更加森冷了,“那也是罗成祥另外请过来的。” “是。” 随从低下头。 “不过,这一场赌局。”慕斯城唇边笑了一下,“就让罗成祥那老头给我记着吧!” “是。” 随从应着,什么也不敢多说。 慕斯城从未输得这么惨烈过,原本想要回那个块皮,给陆白一记打击……想不到,还把‘angel殿堂’以及和安大小姐的婚约给赔进去了。 慕家和安家得知消息,都不知道会怎样。 外面安琪儿拿着电话走了进来,慕斯城也看着她,没说话。 “刚才林小姐和黄小姐打了个电话给我,但没说什么事就挂了。”安琪儿举了举手机,“之前她们跟我说,看到安夏儿和罗老先生谈话去了,我让她们跟过去了……但现在她们的电话打不通了,也许,出什么事了,也许我该去找到她们,看她们有没有得知什么消息。” “所以。”慕斯城走到一边,拿起一瓶红酒倒了一杯,“你想去找她们,你可以去找,不必来问我。” 贵宾房间内,将他的贵气,衬得更加出色。 酒香四溢着。 安琪儿的手指越握越紧,“你难道不想,抓一抓安夏儿的把柄么?也许这就能让陆白松口,那个赌注你就不必履行了。” 慕斯城手停了一下,继续将杯子送到唇边。 剪裁合身的衬衫,流畅的腰线,高级订制西装礼服勾勒出他修长的身体。 洁亮的皮鞋模糊地倒映着他喝酒的姿势…… “斯城,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安琪儿情绪越发激动起来,“我已经怀孕了,而且已经订过婚,我们结婚是理所当然的,你该不会是真的想不结婚了吧?就为了与陆白的那个赌注。” 慕斯城将酒杯放在一边,背靠着,手撑着后面的柜台,“如果我结婚了,外界和全国的名门权贵会怎么看我,你说说看?” “我不管!”安琪儿突然叫起来,清眸不停地闪烁着,“反正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告诉安家和慕家这件事了,大家都不会同意,慕老夫人说,说……” 她眼角一点点扇下泪来,委屈地看着慕斯城,“你一定会娶我的,让我爱护身子,不要着急。” “……” 慕斯城没说话。 “但我想要的,是斯城你的态度。”安琪儿一步步走向他,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我想要你给我和孩子一个答复,斯城,我有你的孩子了,我们……” “我已经知道了,不必重复提醒。”慕斯城抽回了手,“还有,你说安夏儿打了你?” “当然。” 安琪儿抿着唇。 “我问过了。”慕斯城道,“那是在安夏儿休息的房间外面,你去找她做什么?” “……” “我说过一切我自有打算。”慕斯城道,“如果你们的争执再激烈一点,你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又是你先去找她麻烦。你是要我强行为你讨回公道而去对抗陆白?” “不,斯城,不是的。”安琪儿紧握着他的手,“我是过去求她,想着她是在安家长大,我们好歹姐妹一场,如果我低下姿势去求她的话,说不准她会让陆白松口的,那样我们就可以继续结婚了……” “……”慕斯城瞳仁暗了一下,“你不必去做这些。” “怎么不必要?”安琪儿清眸颤动着,握着慕斯城的双手,“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订婚了,要结婚了,还有孩子了……我绝不能让她的诡计得逞!” “我知道她想报复我们!让我们也结不成婚!”安琪儿道,“所以陆白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你既然知道她的目的,那你去求她,有用么?” “她不就是想看到我如今的狼狈么?”安琪儿道,“我以为我退一步,她至少会消气了,谁知道她这么恶毒,看到我低下姿态去求她,她居然还打我!” “……” 慕斯城看着安琪儿水盈盈的眸。 那里面,似乎藏着天大的委屈。 “还不仅如此。”安琪儿仰头看着慕斯城沉默的脸,“她还让她的保镖推我,若不是工作人员扶着我差点就摔倒了,也许,也许宝宝现在已经……” 她的谎言,以假乱真。 时间、地点,情况基本上都合得到。 只是她过去是找安夏儿示威的,并没有低下姿态,安夏儿的保镖也没有推她,是她自己一气之下撞了上去…… 慕斯城身后的手,紧紧握着,像在挣扎。 “斯城。”安琪儿扑入他的怀中,哭泣着: “这一切都是安夏儿的阴谋,我就知道……她嫁给陆白后,有了陆白的势力,她一定会开始打压安家,以及报复我。你看,她现在已经打上了‘angel殿堂’的主意,她明明知道,那是你打算送给我的,她还设法让我们解除婚约,她要我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