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老公很可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7章 老公很可怕

第337章 老公很可怕 慕斯城捏起她的下巴,幽黑的瞳子看着她的脸,“你不该去找她,我和不和你结婚是我们的事,刚才那种情况下,愿赌服输,我不履行赌注,是要所有的人看不起我么?” “不,斯城,我不能没有你……”安琪儿抱着他,“我们的孩子也不能没有你,斯城,你想想办法,你以前说过的,你一定会娶我,会给我一个名份。” 慕斯城的唇角动了一下,有点晦涩的味道。 是的,以前。 —————— 安夏儿和陆白走在甲板的边沿,夜风抚动着他们的头发,游轮正逐渐向码头边驶去,岸边,s城的夜色美景映入眼帘…… “所以?我们就底牌一个2都赢了?”安夏儿从陆白口再次得知事情详细经过后,两只眼睛已经泛起了崇拜的星星中,“陆白,不愧是你,你绝壁是你坐阵的原因!” 陆白看了一眼旁边脸色雀跃的安夏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 “我谦虚什么,那决对是你的原因。” “但我却认为,赢了有你的功劳。”陆白露出一丝笑意,“比如你翻到了一个不会比2更小的数……” “……” 安夏儿一下静了。 这特么是夸人么? 那里面还有比2更小的么? “别逗我了。”安夏儿道,“我还是懂一点规则的,反正恭喜你,这两局赢的太漂亮,连第三局都省了。” “确实。”陆大总裁自负地道,“我不可能把老婆都输了,这不符合我的风格,毕竟我找了这么多年,才找到你,虽然娶回来挺容易的。” “当然了,我可是……”安夏儿眨了眨眼睛,一回头看着陆白,“喂,什么意思,什么叫娶我挺容易的?我那时被关拘留所了,我不答应结婚,我出得去么?是你使诈!” 秦秘书带着保镖,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 秦秘书一边打着电话,似乎在让码头那边的人准备,他们从游轮下来后会马上回去…… 陆白看了安夏儿一会,“不,也不只是使诈。” “不是?”安夏儿环着手,“我严重怀疑啊,当时你还说你为了搪塞陆家,觉得我够普通,所以想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了。” “当然,那些也是原因之一。”陆白淡淡地笑着,停了下来,与她面对站着,“但如果我不想结婚,再拖个几年,还是行的,我会立即娶你是因为——” 看着他缓缓泛起的薄唇。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是什么?” 夜色下,安夏儿脸庞洁白,美丽极了。 当她在他面前之时。 就像世间最不染污垢的那一个女子…… 他愿意宠着她,让她永远天真,不必多虑什么。 陆白一只手对她勾了勾手指,“你过来,我告诉你。” “……”安夏儿好奇走过去,“你娶我还会有什么原因?” 陆白一搂她的腰,“为了你那500块。” 安夏儿几乎是触电般地推开他。 闷骚,下流。 这个快30的老男人…… “那啥。”安夏儿尴尬地抽着嘴角,“陆大总裁,陆先生……过去的事,咱以后就再提了好么,挺难为情的。” “为什么不?”陆白向她靠近过来,“你那个举动很可爱,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收过到500块的过夜费,我当时就决定,我一定会让你明白,我是不是只值500……” “……” 安夏儿推挡着他靠近过来的胸膛,脸上羞得冒血。 他一定要提么? “你现在觉得?”陆白看着她红扑扑的脸,继续问她,“我值500块?” “我,我错了。”安夏儿马上道歉,“你不只500……” “什么?” 陆白脸庞黑了黑。 “不不不,你听错了。”安夏儿马上解释,“我是说不只,不是不值,陆大总裁一夜无价,我当时能遇上您,是我无上的荣耀,上辈子拯救了银河修来的福份,我对陆大总裁的感激和崇拜之情无法用更多的言语来形容。” “好。”陆白叹息着,点头,“明白就好。” “嗯嗯!” “但光明白不行!”陆白一睁开眼睛。 安夏儿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什,什么?” “当然是用行动来表示。”陆白带起淡雅优美的微笑,“你既然那么庆幸遇到我,那就该以后都表现在行动上。” “行……行动?” 安夏儿有不详预感了。 “不能拒绝我。”陆白毫不掩饰他的意图,“无论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白天还是晚上,你要全心全意地迎合我,配合我,满足我,并且要心甘情愿。” “……” “你现在又不能生孩子,作为一个男人,我对你也就那么点要求了。” 安夏儿汗了汗,“你能不能别这么直接?” “有什么要紧?”陆白看了一眼周围,“我们在说夫妻之间的情趣之事,谁会这么不识趣地来打扰?也不有人在意。” “我会在意!” 安夏儿咬着牙低吼。 “哦?” 陆白的笑形不露色。 “这种事能回去再说么?”安夏儿忍着滚烫的脸颊,感觉全身都要炸毛了,“在外面说多尴尬,再说了,我要全心全意迎合你,满足你……我不要命了?几天前就是因为你的不节制,我才会下不了床!” “……” “这一点绝不行!”安夏儿控诉着他的罪行,“陆白,你还说你会疼我,你哪里疼我了?” “那是个意外。”陆大总裁毫不知耻地道,“我憋了一个月,你总要让我吃顿饱的吧,放心,以后我会注意——” 又向前一步。 “你,你站那里。”安夏儿指着他脚下,“你发誓。” “发什么誓?” “说你以后会克制一点。”安夏儿怕了,“不会再让我下不了床。” “好,我发誓以后会克制一点。”他道。 “后一句!” “那我不能说。” “什么?”安夏儿瞪大眼睛。 “这万一你故意不下床,冤枉我,我岂不是蒙上不白之冤了。”陆白连一点作假的机会都不会给她,“放心,以后我克制一点就行。” 安夏儿呆呆地看着他,面对这样精明的男人,她还能再说什么。 风舒适地吹着。 甲板上的灯,晕开夜的光华,染上一份浪漫色彩。 他的眸子在甲板复古的灯光下,像琥珀一般深邃雅贵、幽美。 陆白轻轻搂着她柔软的腰,“好吧?” “……”她点点头,“我才不会故意不下床,冤枉你,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着赖床上不起来。” 陆白只是笑笑,没有戳破她。 有那么一阵子,她每天睡到中午才起床的事……忘了? 不过当时,她可能是怀孕的原因。 “对了。”安夏儿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马上掰开他的手,“还有一件事我都没问你呢,在赌厅的时候,你为什么拿我们的婚姻下注?你是不是不爱我?还是不够爱我?” “你这是,算后帐?”陆白眯了眯褐眸。 “不算,反正你要回答我这个问题!” “当时赌局的规则是由对方下注你也听到了,再说了,你当时不是很大度地认同了么?” “那是当时。”安夏儿这会觉得,不能轻易算了,“我不能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跟你吵吧,但你怎能拿我们的婚姻下注呢,如果输了,我们就离婚?” “……” 陆白看着安夏儿瞪圆的眼睛。 他的小女孩果然变成女人了。 只有女人才会这么善变。 “你是说真的么?”这才是安夏儿在意的,她看着陆白,“如果你输了,你是不是就打算着和我离婚了?” “是。” “……” 安夏儿只觉得世界轰隆一声。 一片黑暗。 不要生气,生气会变丑。 “离就离。”陆白道,“离了我马上回去找我前妻。” 诶? 世界又一点点亮起了曙光。 “找……我?” “找你复婚。”他笑了笑。 “……” 安夏儿咽了咽。 陆白踱了几步,手握着甲板边沿的围栏,灯光照着他颀长高贵的身形: “刚好上回我们结婚时没有通知媒体,也没有办什么婚宴,再结一回,刚好可以趁那机会可以重新办一次,还有,我还没求过婚,说不准还可以尝试一下,也不错?” 安夏儿认为不得了的问题,在陆白口中,风趣地变成了一个轻松的话题。 气鼓鼓的安夏儿宝宝马上泄了气,呆呆地看着陆白谈笑风声的脸庞,“你,是这么想的?” “不然你觉得?”陆白挑了挑眉峰。 “……”安夏儿扁扁嘴,“我觉得离婚不好。” 陆白看着她。 久久。 褐色的眸底,露出一世温宠的情意。 “傻瓜。” 大手安慰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秦秘书上来提醒,“陆总,游轮很快靠近码头了,要准备下船了。” 陆白搂着安夏儿的肩头往回走,“放心,我不会输。” “为什么?”安夏儿抬头看着陆白自信的脸庞,“你不说赌博这种事,靠运气么?你怎么那么肯定不会输?” “反正不会。” “……”安夏儿怔了一下,“难道,那个赌局,你动什么手脚了?” 陆白的笑高深莫测,“算是吧。” “……” 安夏儿目瞪口呆。 这些人,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