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深夜醉驾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39章 深夜醉驾

第339章 深夜醉驾 “……” 好,好肉麻。 但很让人感动。 “就算没打疼你的手。”陆白眼底冰冷,但语气温和,“脏了你的手,也不好。” “……”安夏儿看看他,笑笑。 “那两个保镖跟着你是做什么?”陆白说,“真要打的话,让他们去打就行了,一样出气。” “好了,知道了。”安夏儿抽回手,“我当时哪管得了这么多。” 看到安琪儿那张嘴脸,她就想抽两耳光过去。 还好意思过来跟她炫耀孩子! 给她等着! 她一定让安琪儿那个女人为她的孩子,付出代价。 “别咬牙。”陆白捏了下她的双颊,“为讨厌的人动气,值得么。” “我……” “记住就行了。”陆大总裁道,“以后栽到你手里,连本带利还回去。” 安夏儿看着陆白,眼眶热热的。 她很想告诉陆白,是安琪儿刺激达芙妮来对付她,他们的孩子是因为安琪儿那个女人才没了。 但若这么说,安夏儿怕陆白会把安家一锅端了—— ……总要给锦辰他们留一个家。 毕竟这件事,与锦辰他们无关。 “嗯?”陆白看她望着自己,“怎么了?” 安夏儿敛去眼底的湿泣,“……没什么,那个,我在甲板的花园里,碰到了一个人,裴少爷说那是南宫家的谁。” “别去在意。”陆白道,“只是一只趁乱上了‘赌王号’的老鼠罢了,若不是遛得快……” 他褐眸中,冷光乍现! 安夏儿看着他冰冷的脸庞,“陆白你放心,我什么也没有说,更没有说关于你的事。” “我没有问你这些。” “裴少爷说,他有可能是想从我口中得知关于你的信息。” “那你知道我什么?”陆白问她。 安夏儿愣了愣。 有些不明他这么问的用意。 “知道我与陆家的关系很差?这几乎人人都知道,知道我这边有记忆器?那个祈雷已经知道了,要传的话也传到他耳中了。知道我爱喝白葡萄酒?连网上百科里都写着,不是什么秘密。”陆白修长的手指上绕着一缕她垂下的发丝,唇弧弯起,“知道我不是gay?现在人人都知道我娶了你,跟你躺在同一张床上,这个问题已不必再说。” 安夏儿脸颊飞上一朵红晕,“……我没说这个。” “那其他的你也不知道我什么。”陆白手渐渐抚上她的腰,“他问你没有用,你也不用担心会泄露我什么信息。” 这就是陆白,他的事似乎所有人都知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其实,又没人知道他什么…… 安夏儿的感觉就是这样,她觉得她所知道陆白的事,好像外界也都知道。 ——那陆白是故意不让她知道那么多? 为什么? 有点绕不清楚了。 安夏儿觉得想这问题累,“那,你爱我么?” 她问出了一个天下女人都爱问的蠢问题! “……”陆白勾起薄唇,“你确定,要这么直接问我?” 安夏儿鬼使神差地点头,“嗯。” “爱。” 安夏儿心里暖了,“那就行了。” 无论陆白有多少谜,只要他是真心爱她就行了,那她就不必担心什么。 陆白身影突然倾下来,在他的唇吻上她之际,霸道却暧昧的话语传出来,“当然爱……我身体力行去爱你。” 直升机升起夜空时,旋翼的声音掩去了他的声音,安夏儿没听到。 当晚,安夏儿与陆白直接回了浅水湾,二人甚至没有理会鲁总管和女佣的激动,一回房间便滚在了床上…… —————— 半夜12点。 “啊,终于排版完了。”从报社出来,展倩张开双手迎着自由的夜风,“明天大家就等着看吧,哪家报社是第一线为你们报导有关‘权贵峰会’上的人物采访的,是我,是《知星》!” 展倩指着《知星》的报社大门口,气壮凌云地道,“明天是属于我的,是属于《知星》的,这是以后即将会成为国内第一商报的报社,知——” 星字未落下! 身后一‘吱’地一声! 轮胎磨在马路面的声音,接着“砰”地一声巨响—— “啊!有人撞车了!” 路人大叫。 展倩吓得一抖,回过身来。 夜色下,一辆豪车撞在了马路边沿……的一颗绿化树上。 “靠!”展倩马上啐了一声,“撞哪不好,干嘛撞在我的报社对面,老娘的报社准备要掘起了,在我对面出一起车祸,是要给我添晦气么……” 眼下半夜,除了车行人较少。 刚才嚷的人见此赶紧打了一个110,然后拍了张照片,就走了。 展倩简直看不过去这种行为,“这素质……打个110说出车祸就行了?好歹看下人死了没,也要打下120嘛!” 展倩骂归骂,但她人还是比较热心的。 她哼了哼,头顶着社会大好青年光环地走过去了—— 走到一半。 眉头皱紧了。 只见,那辆撞在树上的豪门,疑似一辆红色的法拉利。 天空飘过一朵不详乌云,印象中,有个位高权重嘴巴毒舌勾三搭四还是个上校的混蛋……疑似也开着这款车。 “……” 不会那么巧? 展倩走过去时,越来越像是在侦查地雷了,脚步都不敢迈过去。 “叭!” 一个计响亮的喇叭声传来。 马路上一辆经过的车摇下车窗,车主露出头来大骂,“站马路上干什么,嫌命长了?要做好事就赶紧过去,撞死一分钱都不赔你!” 车主骂完,又咻地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去你妈,赶着投胎吧。”展倩骂了一句回去,回头发现自己真的挪出了马路,这才赶紧跑到对面。 一看那辆红色法拉利车牌。 “擦!” 展倩捂着眼睛,顿时回过身去。 没有错了,就是这个车牌。 裴欧的。 新仇加暗恨,展倩很想置之不理,但转念一想,她受到的教育不该如此,起码见死要救……最最重要是,不能在她的报社外面发生了死人的惨重车祸! ——这要给她报社添上霉运的。 思忖再三,展倩走上去敲了敲车窗,“喂喂喂,死了没?没死的话吱一声?” 里面没声音。 “死了?”展倩又敲。 她皱起眉想透过车窗看进去……但漆黑的车窗,什么也看不到。 “如此平坦的大道,还能出车祸?再说你哪出车祸不好,要挑我这?”展倩看着这马路,又同情地指指那颗树杆被擦伤的绿化树,“我替它喊冤,我看你们这些被权势金钱喂饱了的人是睡着了开车吧?” 一把拉开车门。 冲天的酒气,从里面扑鼻而来。 “呕——”展倩差点被熏吐,赶紧捂住鼻子,“醉驾,不用看了,警察就该把你们这种人拖走……去公安局坐坐,喝上半年的茶!” 想起在‘赌王号’上裴欧的恶言,以及平时对她的处处刁难,展倩表示她想把他丢在这算了,让警察过来把他带去公安局做做思想工作才行。 但想到她的好友安夏儿。 安夏儿的老公陆白。 陆白与这个混蛋的关系…… 展倩重重一跺脚,咬牙打开车门上去了,“老娘我就是心太软了。” 车上,裴欧不知是昏过去了,还是被撞得失去了意识。 脸砸在了方向盘上的安全气囊上,手脚看着没事,身上也没流血,也还有呼吸……目测该没啥大事。 放低驾驶座位后,展倩一边咬着牙,一边把裴欧高大的身体往后拖,“没办法,我让我三观正呢,不与你这混蛋计较……靠,简直沉得像铁!” 展倩自认力气不小,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裴欧从驾驶位上拖开。 但她觉得,这件好事不留名简直太傻了。 起码她要添油加醋地让裴欧知道,是谁没让他被警察请去公安局喝茶的,以后别再刁难她了……他还要感谢她。 大汗淋漓地将裴欧拖在后面后,展倩拿出手机开始拍视频,让视频画面里同时呈现出自己和身后的烂醉如泥的裴欧: “姓裴的,看好了啊,今晚,你出车祸了,警察很快就会来了,你这是重度醉驾,驾照要被吊销,并要拘留,还要罚款,我看在你跟陆白认识的份上,陆白又是小夏老公的份上,我又是小夏朋友的份上,以往的恩怨老娘我不跟你计较,为你的名声着想,我现在发发善心把你从车祸现场带走,只求你丫的以后别没事老找我麻烦。” “如果我不把你带走,等下警察来了会马上把你连人带车拖走,明天媒体就会报出裴欧深夜醉驾的消息……你上校是吧,被部队得知醉驾进了公安局,你想想这后果!” 狠狠地将要说的话恩威并施地录完,展倩这才结束了视频。 以防万一,她还把这视频发了一份电子邮箱去保存着。 然后才将这辆车开离了车祸现场。 豪车就是豪车,撞了一下,一些损伤都没。 展倩一边流畅地转着法拉利的方向盘,一边感概着有钱人就是懂得享受时,她突然一刹车。 “不对啊,他住哪?我现在送他?哪” “……” 展倩缓缓往后看去。 裴欧躺在那一动不动。 身材太高。 躺在后座,他长腿一半都曲在那,衬衫勾勒出结实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