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你的朋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43章 你的朋友

第343章 你的朋友 “最好是这样。” 安琪儿握紧了手。 由于太用力,手几乎在发抖,她从未遇到过这种绝境。 ——一切拜安夏儿所赐! 慕斯城从‘angel’殿堂出时,‘angel’殿堂的下人出来送他。 “你们听着。”慕斯城在上车之前停了一下,“如果安夏儿或者陆白的人过来了,谈起‘angel’殿堂的事,马上通知我。” “是。” 下人低下头。 “琪儿近期不会过来,我也不会过来住。”慕斯城又道,“以后这里我们可能都不会回来住了,总之在这座别墅移交之前你们好好看着就行了。” 几个下人马上面面相视,“太子,发生什么事了?” 他和安大小姐不过来了住了? 这不是以前他们最喜欢的别墅么? “没什么。”慕斯城哼笑了一声,“有人看上了这座‘angel’殿堂,而我不得不给罢了,若是琪儿过来了,你们照常服侍她,但安夏儿若是过来了,你们什么也别多说,让琪儿先回去就是。” 这是说如果安夏儿过来了,就把安大小姐赶回去的意思? 下人惊讶不已。 到底发什么了? 难道看上这座‘angel殿堂’的人是那个安夏儿? 但下人不敢多言,“……是,太子。” 慕斯城上车后,离开了‘angel殿堂’。 车刚开出浅水湾,慕夫人就打了电话过来。 慕斯城免提接起,放在一边。 “斯城!”慕夫人气急败坏从电话里传来,“刚才安雄打电话给你奶奶,你跟陆白打赌的事是真的?你怎么能这么做!” “既然知道了,还问什么。”慕斯城一只手转着方向盘,用车里的点烟器点了根烟,吐出的烟雾飘过他眼前,黑眸有一丝模糊不明。 “你这是什么语气,你是在跟你妈说话么?” “那我该怎么跟你说?”慕斯城笑,“难道你认为儿子的婚事比你儿子的尊严更重要?我已经当着全国权贵的面说了不娶琪儿。” “不行!你怎么可以把你和琪儿的婚事当赌注?琪儿怀孕了,她心脏刚康复不久,就有了慕家的血脉,你不争取早点将她娶过门,还跟陆白下那样的赌注?你这是把慕家置于何地?”慕夫人对于慕斯城的决定,完全不敢相信,作为慕家的继承人他竟如此轻率就解除了与安琪儿的婚事。 “置于何地?”慕斯城失笑道,“怎么听你们这话,像我在外面把哪个女人肚子搞大了,却不娶她过门一样?” “这有什么区别?”慕夫人道,“何况琪儿还是你的未婚妻,你娶她是应该的,你和她解除婚约的事,慕家不会同意!” “我还不能为我自己的终生大事作主?”慕斯城眉眼冷了一下,“你是这意思?” “斯城,你的婚事不能儿戏!事关慕家严面!” “那就不顾我的严面?” “你……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慕夫人叫起来,“你赶紧回来跟你爸还有慕家其他人商量一下这个事怎么办,你不用担心会在全国权贵面前无法履行你的承诺,只要陆白松口了,就不会再有人当真……” “哦?”慕斯城眼神黯了下去,“又想让奶奶去找那个男人?” 虽然输了那赌局他心烦,他也不想放弃安夏儿。 但慕家若是去找陆白。 这简直让他心情不能再烦闷,他输得再惨,他也不想让慕老夫人去找陆白去说什么人情! “那也总比你单方面解约与琪儿的婚约好!”慕夫人道,“总之这件事绝不行,并且琪儿现在有了慕家的果肉,婚期也不能拖延了。” 慕斯城没说话。 “斯城,你听到没,赶快回来!” “不好意思,我有事。”慕斯城冷冷地吐出一口烟浓,墨玉瞳仁紧缩了一下,“还有,我劝你们,慕家在陆白那里的人情迟早会用完,如果你们不想自讨没趣的话。” “你怎么说话呢?”慕夫人气得不得了,“谁会不知道陆白那个凉薄的人,他上回将我和你爸赶出宴会的事你以为我不生气么,我们想去找他么?还不是为了你和琪儿的婚事!” “那就不必了。” “你还在说这种话!” “我不是推卸责任。”慕斯城想起在慕家酒吧的那一晚,眸心的冷光再次沉了下去,“我原本就没有打算跟她生孩子。那次是她趁我喝多了……” “她是你的未婚妻,琪儿有了孩子是好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琪儿娶迎过门……” …… 慕斯城将手机挂了。 倒后镜中倒映着他蹙起的眉头。 手机上,那个号码又发了消息过来, 对方提了一个私人会所的名字。 这是在s城,仅次于‘帝爵’高级富豪休区的私人会所,比起‘帝爵’高级富豪休区的高端商业化,香江苑背景复杂,迎接的客人三教九流,是一个只要有钱就能进的地方。 一个美艳的女迎宾员站在‘香江苑’彩绘风格的大门外边,看到慕斯城,深深鞠了一下,“慕太子里面请,那位先生正在等您。” 迎宾员特地引领着慕斯城走了高级贵宾电梯,慕斯城环手着靠在电梯里的扶杆上,眉头一直拢着。 前面,迎宾员美好的身体曲线在他眼前,但他也没心思没看一眼。 “慕太子,请。”电梯门打开后,迎宾员站在外面请她。 慕斯城走了出去,心里预测着,这个联系他的人是谁,从对方电话里的语气看,肯定是一个身份不简单的人……不然没有人敢这么跟他慕斯城说话。 想到这,慕斯城脸庞的咬肌浮动了一下。 “这位先生在里面。”迎宾员站在了一个包间外面。 门开后,迎宾员便退下了。 慕斯城走进去之后,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坐在华丽贵宾房间的达荣浩,这个消失了几个的人坐在里边,两个打手站在他身后,房间里有几个女人缠在他周围…… 慕斯城对这个人不屑一顾,只是冷冷皱起眉,“那个人在哪?” “慕太子来了?”达荣浩睁开眼睛,懒散地笑着对旁边那几个女人道,“看你们这些没眼力见的,还不过去迎接,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慕氏集团太子爷!” 达荣浩身上的女人这才下来了,脸色畏忌地向一脸森寒的慕斯城靠近过去。 “不必了,我嫌脏。” 慕斯城像看垃圾一样看着这些人。 “慕太子何必这么说,女人越荡男人越爱,不是么?”达荣浩笑道,一条不小的伤疤划过了他的脸,这使他的笑容多几分玩命般的狰拧。 “垃圾自然会这么认为。” “你……” 达荣浩的脸马上扭曲了。 “你们兄妹败了达家。”慕斯城看着这个躲了几个月才出现的男人,“我为你们的父样达董事长感到可惜。” 达荣浩脸色五彩纷呈。 他如今的狼狈与以前豪门公子的他,完全不能混成一谈。 蓦地,似乎想起什么他又狰狞地拉扯了一下唇,“慕太子见达家出事后,不是也及时与达家的公司解除合作了?如今又保必再说这种同情达家的话?” “我不想跟你废话下去。”慕斯城没有多少耐心,“你也不配跟我说话,把那个人叫出来。” 慕斯城清楚,请他过来的怎么可能会是这个躲藏了几个月的达荣浩,这个达荣浩必定是投靠了什么人……所以才能躲过一劫。 而请他过来的,是让达荣浩跑腿的那个人…… 达荣浩咬了一下牙。 “你们出去。”他推了一下旁边的一个女人。 “是。” 这些女人马上低着头出去。 达荣浩伸手示意了一下对面的沙发,“那慕太子就请坐吧。” 慕斯城坐下后,叠起腿点了一根烟,“我没有空跟你废话,那个人在哪?” 达荣浩道,“慕太子怎么知道,请你的人不是我?” “凭你?”慕斯城抬了一下黝黑深邃的眼眸,“你没这个资格请动我,一个连自己家公司被瓜分都不敢露面的人,连逃命都来不及,更没胆子出现在s城。” 以及他还会叫这个人一声达公子。 现在,他根本不屑跟这个杂碎客气一分。 达荣浩皮笑肉不笑,紧握的手上青筋显露,“确实,毕竟我现在可是一直在逃命,但我相信这样的情形不会维持多久……” 慕斯城在烟雾下的眼皮,抬了一下。 达荣浩连脸皮都恨得在发抖,“这个仇,我一定会向陆白报仇!” “你没这个本事,而且我对你们的事也不感兴趣。”慕斯城道,“我最后问一遍,那个人在哪?” 达荣浩忍了一下,扯出一下笑道,“不愧是慕太子,要找你的人确实另有人,我只是过来与慕太子你见个面以及传个话而以。” 说完他拔通了一个号码,将手机从空中抛给了慕斯城。 慕斯城接过手机,放到了耳边,“我是慕斯城。” “慕太子好。”电话里,男人声音带着一丝神秘的暗哑,“昨晚‘赌王号’上你跟陆白的赌局,真可谓精彩,只是可惜,你输得有点难看。” “你是谁?”慕斯城声音一沉。 “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