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两个可能性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57章 两个可能性

第357章 两个可能性 南宫蔻微看着安夏儿。 “因为。”安夏儿笑了笑,“早在你们订婚之前,我和陆白就认识了,他也欠我一份交待,他必须对我负生,对我的一生负责。” 是的,如上回他们所说,如果她父母是因为她救了陆白而死的话,那陆白就有责任照顾她的余生。 ——她怎么可能会因为陆白的一个未婚妻,而放弃陆白! 南宫蔻微眨了下蓝眸,“……虽然不太明白,但安夏儿小姐和陆先生是有缘份在先,是吗?” 安夏儿点头,“大致是这意思。” 南宫蔻微又微笑了一下,“所以我说……哥哥他们向陆家提起我和陆先生的婚事是错误的,陆先生若是与他的妻子相爱,那任何人都不该拆散你们。” 安夏儿站了起来,“南宫小姐这般明事理,我感到很欣慰。” 南宫蔻微,“安夏儿小姐请放心。” “南宫小姐,没有人要刻意伤害你。”安夏儿道,“只是陆家给陆白订下的那场婚事,他并不同意,不然他也就不会娶我。那陆家和南宫家为你们订下的那婚,自然也就不作数,也就不算陆白毁约。” “我明白。”南宫蔻微道,“谢谢安夏儿小姐送我来医院,可以的话,我真愿意交安夏儿小姐这个朋友呢,而不是因为我伤害到陆先生和你的夫妻感情。” 安夏儿笑笑,“那南宫小姐好好休息吧。” 南宫蔻微点了点头。 安夏儿出去后,南宫蔻微手背盖在了眼睛上,难受地忍着身体里的高烧,“哥哥……都说了,你们的做法是错误的。” *** “是,大少爷……少夫人没事,南宫小姐为少夫人抱不平被那个安大小姐打了一耳光,高烧有点加重,现在少夫人已经亲自送她来了医院。”魏管家在病房外面打电话。 安夏儿怔了一下…… 手指缓缓握了起来。 魏管家放下电话后,“少夫人,我已经将情况跟大少爷说过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嗯。” 安夏儿点了点头。 她还没出声,说留下两个保镖看着南宫蔻微,魏管家便交待了两个站在病房门外的保镖,“你们在医院好好看着,有什么情况记得报告。” “是。” 从医院出来后,安夏儿看着魏管家想问什么。 “少夫人?”魏管家见她欲言双止。 “是陆白说,要留下人看着南宫小姐?”安夏儿问。 魏管家皱了下眉,“是大少爷的意思,少夫人为何这么问?” “……”安夏儿抿了抿唇,“没什么。” 毕竟这南宫小姐一个人在医院的话,她也打算留下两保镖照看着她,只是听到陆白早有这个打算,她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魏管家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少夫人,你别误会,大少爷让我留下两个人在医院不是说照顾南宫小姐的意思,而是这南宫小姐始终是南宫家族的人,大少爷是让人盯着她会不会有什么异动……” 安夏儿眨了眨眸子,“……是么。” 是这样? “当然。”魏管家打开车门,“少夫人上车吧。” 安夏儿深吸了一气,“不用了,我不回去。” “……” “我去帝晟集团。”安夏儿笑了笑,“找陆白。” 安夏儿上车后,开着她自己的车调转了方向。 魏管家忙跟其他几个保镖道,“还站着做什么,赶紧跟上少夫人。” “是。” 四个保镖上车后,忙追上安夏儿那边去了。 帝晟集团,总裁办公室。 坐在休闲区的两个男人,一个喝着咖啡,一个喝着酒。 裴欧喝着咖啡,看了半天对面的陆白,“所以,那个南宫小姐大老远跟过来找你,让你们放心,她不会跟南宫焱烈站一条战线?” “大概是这意思。” 陆白手指间掂着高脚酒杯,杯里的酒映着琥珀般的流光,宛若他高贵的眸色。 “所以她又生病了,你们把她送到医院去了?”裴欧继续看着陆白,“我无法理解你这个做法,把那个南宫小姐放眼皮底下盯着不更好?退一百步,你可以安排个住处给她,明着可以说是照顾,做个顺水人情,暗里可以监视……倘若她站在了陆白你这边,将来对付南宫焱烈那个男人,不是也多个筹码?” 陆白浅浅地喝了一口酒,“我不能安排什么住处给她,安夏儿会误会,我安排了人在医院,那个南宫小姐这趟过来若没什么目的最好。” “目的?”裴欧捏着下巴,“你已经结婚了,并且已经明确表示过你不会再娶她,还能抱什么目的接近你?为了探查memory的事?难道那个祈雷后面没有将memory的事情告诉南宫家族那边?” 陆白拧了下眉。 “又或者。”裴欧笑了,“她的目标是你?那过来看着你和安夏儿小姐你侬我侬的,不是找虐么?” 陆白没好声气道,“如果是像你裴欧一样,那大概是会自讨没趣。” 他可没忘记,裴欧惦记着安夏儿的事…… “哈哈。”裴欧一点也不尴尬,“那也不能跟我比。” “确实不能,你脸皮厚。” “诶,陆总”裴欧将杯子放了下来,“没必要这样吧,怎么说我也算是帮你和安夏儿小姐拉红线的人吧,若不是当初我提议让你直接娶了她,也许你们现在……” “你不提议,她也是我的。”陆白道。 “好好好。”裴欧摆摆手,表示停止这个坑爹的话题,“如果是从第二点看,将那南宫小姐先送去医院也确实比较妥当,不然你另外安排一个住处给她,安夏儿小姐误以为你金屋藏娇……” “绝不会。” “你别小看女人的想象力。”裴欧道,“况且这南宫小姐与你有婚约在先,关系本来就比较尴尬,反正为顾及安夏儿小姐的感受,我同意你将那南宫小姐送去医院。” 秦秘书道,“也不排第一个可能,这南宫小姐是为了刺探陆总这边的商业情报。” 陆白将酒杯放了下来,“无论她有没有什么目的,总之给我防着点。” “是,陆总。” “不过陆白,你可能多疑了。”裴欧拿起面前那份文件,“也许这南宫小姐就是一个千金小姐离家出走,特地来告诉你们不必担心她的存在,就是那种傻甜的女人,不介意你娶了别的女人,甚至过来祝福你们。” 他扬了扬手里那份文件,“这是秦修桀送来来的吧?” “是,裴少爷。”秦秘书道,“陆总的话传过去后,修桀查了一下这个南宫蔻微与南宫家族的关系。” “那就是了。”裴欧翻了几页,“跟传闻中的差不多,目前南宫家族的掌权者南宫焱烈,他有两个妹妹,一个与他差不多心狠手辣,是南宫焱烈的左右手;据说他另一个妹妹心地善良,与南宫家族的另外两兄妹完全不一样……如此看来,过来找你的这个南宫小姐应该跟他哥哥不是同一类人,是后者吧。” 陆白拢了下眉,“由于时间的关系,修桀那边只作了大致的调查,关于南宫家族的内部情况估记还要花点时间……” 话说,陆白对秦秘书道,“收起来。” “是。” 秦秘书将那文件收了起来。 陆白又倒了一杯酒,问裴欧,“不喝?这可是我花高价拍下来的一瓶五十年香槟王。” 裴欧心里吐槽:不知上回谁说他总过来喝他的酒呢。 “呃……不喝了。”裴欧道,“我下午还有事,要回一趟军区……” 叩叩! 办公室大门外面敲了两下,文秘小姐推开门道,“陆总,少夫人过来了。” 裴欧眼睛一下蹭亮,头回得比陆白还要快,“哦,安夏儿小姐过来了?” 陆白看着他…… 安夏儿进来看了一眼陆白,陆白背影对着她,无比高冷。 “嗯。”安夏儿点了点头,“原来裴少你也在,你们……是有事在谈么?会打扰到你们……” “不会。”陆白道,“裴少爷还有事,马上要走。” “……” 裴欧有点后悔,他为什么要那么早说下午还有事。 “哦,那就好。”安夏儿微笑走过来,“我还担心你们有事,我过来打扰到你们谈话了呢。” 陆白将她拉到了旁边坐下,对秦秘书道,“修远,送裴少爷吧。” “是。”秦秘书礼貌地一展手,“裴少,请。” “……”裴欧看着陆白,好你个陆白,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 “……”陆白也看着他,敢盯着他老婆看,给他利索地滚。 眼神交战之后。 裴欧收回了视线,心虚地咳了两声,“那陆白,安夏儿小姐,我就先走了,下回再聊哈。” “慢走不送。”陆白冷道。 “哦。”安夏儿愣愣地眨了眨眼睛,“裴少爷慢走。” 裴欧心不甘情不愿地出去后,安夏儿看向陆白的脸色,“你们……刚才是谈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么?” 陆白捏了捏她的脸,“不,只是有人看着我老婆的眼神,我不太喜欢罢了。” “……” 陆白将那杯酒喝完后,回了办公桌后面,执起笔将最后几份文件签名,“魏管家说,你亲自送那个南宫小姐去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