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他是护妻狂魔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65章 他是护妻狂魔

第365章 他是护妻狂魔 而他不可能去照顾她,他有什么理由不顾安夏儿的感受去照顾另外一个女人? 南宫蔻微低着头,棕色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只看到几滴眼泪从她脸上落了下来。 ——滴在她手上。 “……陆先生说得对。”她紧握的手发抖,带着微涩的微笑,“我是很没用,从小南宫家把我保护得太好,出门被人护着,专车代步,我没有独立生活过……所以,我想现在离开了,就尝试一下,陆先生,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我并不想这样。” 后面的话,哽咽在她的喉咙。 似乎被人残忍无情地刺中了痛处,甚至狠狠地伤了她的自尊,声音显示柔弱可人。 “但是……”南宫蔻微轻轻地微笑说,“还是要谢谢你,我不知道陆先生你还让人保护我,当时若不是你的保镖过来,说不定我已经……” “……” 陆白没说话。 他也不是说专门让人去保护着她…… 说是保护。 在她离开之前,他想让人继续盯着她,更正确! 所以南宫蔻当时出院后,保镖是通知了陆白的,陆白只是让人继续盯着她,没想到南宫蔻微被车撞了,保镖也只好再次出去救起她。 “你感冒不是没好?”陆白看着她,“为什么突然要求出院?” 南宫蔻微咬着唇,“……因为,我看陆先生和安夏儿小姐吵架了,我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让安夏儿小姐不高兴。” “她只是过来看你,没有不高兴。” 陆白想起安夏儿带回去的那个果篮,一看就是探病的吧? “但是……”南宫蔻微道,“昨天看到陆先生来医院后,安夏儿小姐看上去很不开心,她来医院,是担心我会继续与陆先生见面吧?” 陆白眯了眯眼睛,“她是我的妻子,她担心我会去见别的女人很正常。” “安夏儿小姐对我那么好,我不想让她不开心。”南宫蔻微低着脸,紧紧攥着手,“我也怕她怪我,她说……要帮我找住处。果然,还是误会了什么吧,担心我会和陆先生在医院见面。” 陆白想刚才电话里安夏儿的话。 她确实白天来了医院。 “那南宫小姐听好。”陆白皱了皱眉,“我的妻子,我相信她不会无故伤害别人,南宫小姐说话最好小心一点,你敢在我面前诋毁她半句,我不会对你客气!” 他的无情,令人措不及防! 冰冷得令人绝望! 南宫蔻微一愣,忙摇头解释,“不是的,陆先生,我没有怪安夏儿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离开医院,只是不想让她不高兴。” “不是就好。” 护妻狂魔陆白道。 安夏儿纵使有不是的地方,也只能由他来说! 他都舍不得责怪,别人算什么东西,敢说他老婆? “当然。”南宫蔻微点头,“我也喜欢安夏儿小姐,安夏儿小姐还送我来医院,帮我送汤过来……我怎会诋毁她,没有。” 陆白看着她包扎纱布的手臂,“那南宫小姐现在没多在的事吧?” 南宫蔻微眨着泪湿的眸,“麻烦陆先生过来一趟了,我只是手受了点伤,相信很快会好的。” 陆白站了起来,“你受伤出什么事,虽然与我无关,但我并不想要多一些麻烦。南宫小姐既然是带来找我的名义过来,那就不要在我的地盘出事。如果南宫小姐再点什么事,我会让人把你送回南宫家族那边。” 南宫蔻微紧紧握着手,“……我知道了,陆先生请放心,我不会再打扰您和安夏儿小姐的生活。” 陆白自然不可能彻夜陪着她在这打点滴。 也不知安夏儿有没有睡。 以她那性子,还在等她也说不准…… 想到这,陆白皱眉。 “看着她。”从病房出来后,陆白交待那两个跟着南宫蔻微的保镖,“她若再出点什么事,直接把她送回南宫家族,不必再跟我报告了。” “是。” 保镖应道。 病房中,南宫蔻微紧紧握着手。 —————— 陆白回到九龙豪墅时,已经12点多了。 安夏儿靠在客厅的沙发中睡着了,手中还拿着啃了半边没吃完的苹果,菁菁和小纹显然不敢吵到她,只拿了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站在她旁边。 看到陆白回来后,菁菁和小纹马上躬身,“大少爷!” “……” 看到安夏儿睡在客厅,陆白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不是让她先去睡了,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她睡在这里着凉了怎么办?” “大少爷,我们说过了。”菁菁道,“是少夫人不肯回房去睡,她想等你回来……” 小纹看着陆白,很想问那个南宫小姐的情况,是不是撞车了受得伤了…… 但想到自己一个下人,又不敢僭越身份。 陆白看着那个果篮,里面的水果已经被吃了一大半…… 竟然大晚上吃这么多凉的东西? 陆白眉心皱得更深了,“安夏儿?” 安夏儿睫毛微微颤了颤。 “起来。”陆白严厉地道,“你睡在这做什么?” 安夏儿意识到是陆白的声音,马上一个激灵醒了,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陆白,“你……陆白,你回来了?” 眼睛眼睛有点肿。 不知是不是哭…… 菁菁见他回来了,也松了口气,低下头,“大少爷,我们去浴室帮你放洗澡水。” 二人一离开客厅,小纹便道,“大少爷是去看那南宫小姐了么?少夫人都伤心死了,大少爷为什么这大晚上的要过去……” “别说了,大少爷回来了就行了。” 菁菁制止了她的抱怨,二人忙去浴室帮陆白放水了。 …… 陆白看着安夏儿红红的眼睛,“怎么了?” 安夏儿看到陆白回来了,一时很不敢相信。 想到刚才他听到南宫蔻微出事急急离开的背影,她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没什么。”她摇了摇头,“可能刚才看电视久了,眼睛有点痒,揉了一会。” “不是让你先睡了?” “睡不着。” “躺这就睡得着了?” “……” 陆白看着那个被她吃掉了一大半的水果篮,“你饿了不知道让厨房准备吃的?” 安夏儿看着陆白冰冷的脸庞,心里幽怨…… 还怪她! 也不知道谁听到南宫蔻微出事,马上连夜出去了。 “没有啊。”她将手里那半个苹果放了下去,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平下来,“水果也很好啊,助于消化,还能减肥,对皮肤又好,为什么不能吃?” 水果惹他了? “你忘了你是凉性体质?”陆白皱眉,“你不怕生病?” “……”安夏儿抬起头,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我是凉性体质?” 陆白侧脸带着一股缄默,到一边去倒了一杯酒,“我让医生帮你做过全面的体检,你忘了?” 他显然记得一开始娶安夏儿时,让医生给安夏儿做过的体检。 此后她的饮食,都是照顾着她的身体来安排! “……” 安夏儿看着陆白。 看到这个帝国总裁连她体质要注意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又不知道该不该和他生气了。 其实,他是一个很体贴的男人。 就是有时…… “我让你多吃点是为你好。”陆白道,“厨师的料理,除了按我的胃口,都是顾及着你的身体做的。” 安夏儿愣了三秒钟。 反应过什么后。 “什么!”她恍然惊叫,“我说我怎么重了那么多,我肚子上都可以捏到肉了,原来你们是在给我补?” 这补的尽是肉嘛!整整胖了十五斤啊! 安夏儿想起那个梦,不能冷静了,“你们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同意,给我安排增肥的餐饮呢,我胖了怎么办,我胖了你好嫌弃我了是不是?” “胡说什么?就你以前那样的体型,能被折腾多少回。” 他轻描淡写地说着这种意味十足的话。 听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安夏儿窘迫不已,“……不要脸。” 陆白眼睛扫过她胸前,笑笑,“这不挺好,胸前也增加了几两肉?” 陆大总裁用行动表示,娶回来一个女孩,慢慢被他宠成了养成系的妻子。 越养越美了,越养越圆润了…… 她鼓起漂亮可爱的脸庞,穿着甜美风的白色休闲卫衣和黑裤,扎起的丸子头,真是从头美到脚了,无论哪一个角落,似乎都那么地若人爱! 安夏儿赶紧捂着,羞红了脸瞪着他,“……” “遮什么,我没看过?”陆白丝毫不顾忌她的这点矜持之心,从她身上收回视线,薄唇微扬,“还有,你等我回来,是想睡前和我做点爱做的事?” 陆白坐下后,褐眸看着她陡生出一丝邪魅! 安夏儿脑袋一轰,马上蹭地站了起来“……谁谁说的,你还敢说我,我还没问你呢!” “问什么?” “你……”安夏儿一想起心里越想越委屈,“那你说,你是不是去看南宫小姐去了?” “是。”陆白毫不言晦,“我说过了。” 竟这样的坦荡? 连夜出去看别的女人,你还这么坦荡! “你……”安夏儿咬着牙,心里难受死了! “嗯?”陆白看着安夏儿欲言又止的脸,“我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说!” “有什么不能说?”陆白道。 安夏儿被他这一回,反倒不知从哪问起了。 问他为什么要去医院看南宫蔻微?但南宫蔻受伤了的话,他去看她又确实有理由。 安夏儿想了半天,最后才凛足一气问出几句,“那你说,你为什么一个人去?你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去?” “……” “……” 说出这话,安夏儿自己都觉得幼稚。 陆白好笑地看着她,“你要去?你当时也没说吧?” “我刚要说的。”安夏儿涨红了脸,气愤地道,“谁让你走那么快,你为什么不等我说完,我知道南宫小姐在外受了伤你可以去看看她,但你大晚上地出去还把我丢在这,你想过我的感受么?如果别人知道我老公晚上把我丢家里,出去看一个女人,大半夜才回来,别人会怎么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