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在公司的甜蜜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75章 在公司的甜蜜

第375章 在公司的甜蜜 文秘看向陆白,“陆总,那……” 陆白不关注这点鸡毛蒜皮的事,“随意。” 于是,陆白办公室换上了几盆绿植,‘romantic花店’失去了经常送花过来的机会…… 陆白知道安夏儿喜欢花,隔个几天,总是会送花给安夏儿。 文秘又问,“那陆总,这回是订什么花?” 陆白抬头看了一眼在他办公室的安夏儿,“人不在这?自己问?” “哦,那少夫人……” “随意随意。”安夏儿也说,“那就买一束铃兰吧,响响幸福,这花语也挺好。” “哦,好的。”文秘一推脸上眼镜,马上记下,“我马上去订。” “对了。”安夏儿又道,“以后送花上来的这种事,就不要麻烦人家花店的人了,人家很多业务,人家也很忙的,让送到前台那里,由前台送上来就好了。” “好的,少夫人。” 文秘又马上记下了这点。 安夏儿满意地叹出一口气。 现在好了吧,就算来帝晟集团也见不到陆白了。 她不是怕她家总裁大人出轨,是担心外面有狂蜂浪蝶想法接近,她要守住陆白。 有天安夏儿躺在陆白办公室睡着后,陆白接起一个内线电话,“什么事?” “陆总,监视着花店那边的保镖打了电话过来,有点南宫小姐的事……请问您听一下么?”秦秘书在电话里道。 陆白放下电话后,从他奢华的办公室出来并轻轻地带上了门,没有吵醒安夏儿。 秦秘书就候在总裁办公室外面,特地打电话把陆白叫出来。 自从安夏儿经常来帝晟团的这几天以来,但凡有关南宫蔻微那边,以及其他名媛打来邀请陆白共进晚餐的电话,生日邀请帖,一些女星的到来……秦秘书和文秘根本不必请问陆白,直接一并回拒了。 因为以陆白身份,无论他没有结婚,找他的女人都很多。 “怎么了。”陆白拢着眉从办公室出来,眉宇带着一丝烦闷。 安夏儿呆在他办公室的那点小心思他岂会不知道,只怕是会有些名媛女星找过来的消息安夏儿听了会吃醋。 “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有点异动。”秦秘书道,“南宫小姐那边的保镖说,花店老板给南宫小姐住的那套房子,被人收购了,南宫小姐现在在外面找住的地方……她现在没地方住。” 作为一个贵族千金,遇到这种事,简直令人心生不忍。 秦秘书见陆白皱起了眉,“虽然陆总你有说过,南宫小姐若再遇到麻烦,直接让人把她送回去……但现在,她也不算是遇到了麻烦,只是有点难处。别说她是陆总你之前的未婚妻,是那个南宫家的小姐,哪怕只是一个熟人,不帮忙,人情上也过不意。” 陆白扫了他,“你想说什么?” 秦秘书不想因为陆白太过冷淡南宫蔻微的事,从而引发陆家与南宫家更深的矛盾。 “陆总,我只是提议。”秦秘书看了一眼陆白身后的办公室,“你名下还有其他的住处,现在帝晟城堡以及白夜行宫那边都可以先安置一下南宫小姐……这件事,只要不惊动少夫就行。” 又马上道,“或许南宫小姐过阵子,就会自己回去了。” 陆白冷道,“让安夏儿知道,说我背着她金屋藏娇?” “……只要少夫人不知道就行。” “没看到她现在来公司盯着?”陆白道,万一安夏儿得知这件事,那不得了。 “那……” “别说了。”陆白道,“我答应过安夏儿,不会再她,就算我要再帮她也不瞒着安夏儿。” “那现在怎么做?”秦秘书道,“南宫小姐今天若是找不到房子,晚上估记是没地方住了,她身上没什么钱了,花店的工资不高,以s城一环线内的出租公寓或其他租房,她也不可能付得起租金。” 陆白烦闷不已。 南宫蔻微千金之躯,南宫家族更是意大利华裔贵族,对他们这些人来讲,怎么可能会有缺钱的这一天,偏偏他这个前未婚妻,这南宫小姐要离家出走,并且还不想回去……结果现在还没地方住了。 他是管也不好,不管也不好。 “修远。”陆白一个眸锋过来,“你不是一个人住么?” 秦秘书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陆总,你别折煞我了,南宫小姐是什么身份的人,怎么能住去我的地方,再说了孤单寡女也不方便。” 怎么这南宫小姐怎么说,也是陆总你之前的未婚妻,他怎敢接回自己的住处。 陆白就看着他的秘书百般推辞,目光冰冷。 “陆总,您别这么看我。”秦秘书叹息道,“你还是快点拿个主意吧,南宫小姐到了这边的消息若是传到了陆家,陆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再看看。”陆白沉声道。 “那南宫小姐今晚……怎么安置?”秦秘书道。 “先送她去酒店,这种事都要问我?” “是。” 身后秦秘书鞠下身。 陆白回到办公室后,眉心依然拢着。 现在他倒希望南宫家的人把南宫蔻微接回去了。 沙发那边的安夏儿翻了一个身,揉着眼睛醒了,“陆白,几点了,可以回去了么?” “还早。”陆白看了一下表上的时间,“要不你先回去。” “不用了,我等你。”安夏儿拿开盖在她身上的那件西装外套。 陆白迈着沉稳的步伐从她面前走了过去,安夏儿就看到他脸色有点复杂,不知在想什么事。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是公司的事让他烦心了? 作为一个妻子。 她觉得她有义务让她的老公大人开心。 陆白正翻一个文件,前面就一个阴影袭来。 陆白回过头,只见安夏儿托着她那张美丽动人的脸庞,凑在他办公桌对面,眨巴着眸子看着他,“总裁大人,请问有什么需要么?” “……”陆白褐色微眯。 “coffee?tea?or……me?”她微笑着,语气撩人。 看碰上这个诱人的小东西,陆白唇角缓缓勾了起来,“你,我晚上慢慢吃,那现在就咖啡吧。” “遵命,总裁大人。” 安夏儿一个敬礼的手势,忙跑去帮他冲咖啡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陆白一笑。 不一会,安夏儿便端着陆白的咖啡回来了,背着手规矩地站在他面前,“总裁大人,没有加糖的,请!” 在安夏儿冲咖啡的这点时间里,陆白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那几份文件批完了,并且回了几份国际邮件…… 他端起那杯咖啡,“你没事,每天在公司伺候我,也不错!” “看陆总你说的。”安夏儿一抚头发,哈哈笑道,“何止是公司,在家我也是每晚伺候您嘛,我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合不合格,我需要检验一下。” 陆白喝完那杯咖啡,打横一抱起安夏儿直接去办公室附带的休息间。 安夏儿一惊,“诶诶诶,不是说我就等晚上慢慢吃么?” “我改变主意了。” …… 安夏儿从未想过,她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不过只要陆白心情好了,她也愿配合。 *** 下午,金色的劳斯莱斯城打头,后面四五辆保镖的轿车跟随着回浅水湾。 劳斯莱斯车内,隔着挡帘,陆白抱着安夏儿缠吻着。 吱—— 劳斯莱斯突然急刹下来。 “啊!” 安夏儿牙齿与陆白一个亲密碰撞,硌到了唇,痛得她直吸冷气。 “怎么了?”陆白皱眉问前面司机,声音里隐藏着冰冷的怒火。 “陆总……可能撞到人了。” 前面司机声音有点抖。 不是因为自己急刹车惹怒了陆白,还是因为撞到了人。 跨坐在陆白腿上的安夏儿缓缓回过头…… 陆白面不变色,“下去看看。” “是。” 司机马上下车了。 安夏儿看向陆白,“……你的车撞到人了,你不紧张?” “紧张什么。”陆白声音淡然,“我的司机不可能是车技有问题,多半是不守交通规则自己冲到马路上来的人,给点钱送去医院就完了。” 跟他找麻烦,死路一条! 此时天色已经昏黑,司机下车后,后面几辆车内的保镖也下车了。 劳斯莱斯车前,一个穿着花店围裙的女子倒在地上,手臂的血渐渐在延曼…… 保镖马上上去检查了。 司机看清她的脸后,马上回到车旁,敲敲陆白那边的车窗,“陆总。” 陆白降下车窗,“把人送去医院就行了。” “不是……”司机顾及地看了一眼车内的安夏儿,忐忑地道,“陆总,是南宫小姐……” 陆白一拧眉,“什么?” 安夏儿只觉脑里一股不明的阴暗袭来。 她咬了咬牙,马上推开车门下车了。 陆白眯了眯眼睛,一边下车一边道,“怎么回事?南宫蔻微为什么会在这?情况怎样?” “还有意识,目前看情绪,手受了伤。”司机低着头道。 前面,保镖扶起南宫蔻微,南宫蔻微蹙着眉,脸色惨白,她原本受过伤的手臂上再度流血了……一个保镖在旁边打电话叫救护车。 “我……没事。”她声音低落。 昏黑的天色下,看不太情她的表情,身体摇摇欲坠,。 安夏儿看着她,没有上前,只是紧咬着牙。 果然…… 她是不会走的。 陆白看见南宫蔻微又受伤了,紧握着手,在旁边打电话,“修远,怎么回事?不是让把南宫蔻微送去酒店……该死,她现在倒在我车前,你干什么去了?” “陆总,我下班后就带人去花店找南宫小姐了。”电话里秦秘书急道,“但花店说她出去送花了,现在都没有回来,陆总你的车撞到她了?” 怎么会那么巧。 刚好被他的车给撞上了! 陆白脸庞阴暗,最后撂下一句话,“修远,这件事我明天找你算帐!” 当天傍晚,陆白再度将南宫蔻微送去了医院。 手术室外面,安夏儿没说话。 陆白在旁边接电话,不知是谁打来的电话或带来了什么消息,他的表情很凝重,但并没有回话,只是一直听着,到了最后才到,“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