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我相信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90章 我相信你

第390章 我相信你 菁菁和小纹一愣,“啊,少夫人要向大少爷买下我们?” “对。”安夏儿道,“我要是走就把你们带走!” 菁菁笑了,“少夫人,我们是和签了工作合同的哦,不到合同的时间一直都是大少爷的女佣,在这期间不能做任何不忠于主人的事更别说和别人走了。” “那有什么难的。”安夏儿哼了哼,“我跟他把你们的工作合同拿过来不就行了。” 菁菁和小纹听到她这么说很高兴,“那就谢谢少夫人,不论怎样,这是少夫人对我们的认同是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可不想看到你和大少爷少离婚。” “这回人家可不一定这么想……”安夏儿低低地念了几句。 “啊,少夫人说什么?” “没什么。”安夏儿吃完桌子上这些东西,看着空空的碟子,又摸摸肚子,“好像,还没饱啊,还有没有?” 小纹瞪大眼睛,“少夫人……这不夜宵么,厨房只准备了这一些啊?” “啊?” “晚上吃多不好,算了吧。”小纹看了看安夏儿,“少夫人吃这么多,别不是又怀孕了吧?” “别乱说。”安夏儿恼了她一句,“我现在避孕做得好好的……不,是他避孕做得好好的,我刚来过例假没几天,不可能的。” “哦。” “那……”安夏儿一想,情敌临头,她更要保持好自己的体型不要变胖了啊,“好吧,不吃了,就让厨房再准备一份西米露糖水就行了。” “……好吧。” 两个女佣汗颜着应下,心里很想说,糖水更容易变胖啊少夫人。 安夏儿在九龙豪墅广阔的庭院中走了一会,似乎越晚,星空越亮。 她看着外面浅水湾的夜景,从这望出去的景色绝佳,想起今晚南宫蔻微的话,安夏儿抿了抿唇,“确实……这事还没完。” 厨房准备好糖水时,安夏儿刚喝没一会,陆白回来了。 金色的劳斯莱斯夺在九龙豪墅外面停了下来,后面几辆轿车中的保镖迅速下车,魏管家正在候外面迎接。 车停下后,魏管家上前打开车门,“大少爷,欢迎回来。” 陆白下来后看了一眼九龙豪墅里面,“安夏儿呢?” “少夫人在喝糖水。”魏管家恭敬地颔首道,“可能这两天在‘angel’殿堂吃得不太好,今晚回来吃了很多东西,不过,也有可能是她心情不好。” 陆白唇角动了一下,向九龙豪墅里面走去。 听到外面车的声音时,安夏儿喝着糖水的动作停了一下,没有抬头继续埋下头喝糖水。 糖水刚做好,还烫,又不能一咕噜喝完丢下碗上楼去,她只能拿着银质的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的舀着吃,结果就磨到了陆白来了餐厅。 “听说你吃了很多东西?”前面陆白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皮鞋踏在地面的声音,唯美冷冽。 陆白一进来,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变了,就像有了一阵强大的气压袭来。 菁菁和小纹马上鞠身,“大少爷。” 陆白和魏管家来到餐厅后,陆白打开安夏儿对面的一张座椅,坐了下来。 安夏儿当作没看到她,继继吃东西。 “不减肥了?”陆白道。 安夏儿差点一口呛住。 她当地一声清脆,她放下银勺子,抬起脸看着面前的陆白,反笑说,“我说陆大总裁你现在有这个心思问我减不减肥么?有人来到s城后,已经三次去医院了,你们肯定已经同情地不要不要了吧?” 陆白剑眉飞扬,上挑的眼角,让他的面庞看着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冰冷气质。 他不笑的时候,给人的感觉都很冷。 他看着安夏儿,“……” 安夏儿拿起勺子,继续吃起来,“怎么?这么南宫小姐又伤到哪了?没缺胳膊断腿吧,放心,我不会连累的,也不会给你添麻烦。” “连累?”陆白吐出两个字。 “我已经想好了。”安夏儿破罐子破摔了说,“如果南宫蔻微真摔出什么事来了,南宫家族会追究什么,你们就把我交出去吧,要是觉得将你们的陆少夫人交出去有损陆家颜面,那你……就跟我离婚吧,我不会有怨言的。” 这个女人…… 陆白眉眼冷了冷。 “那你是觉得,南宫小姐坠楼的事与你有关?”陆白问道,“所以你已经想好后路了?” “怎么可能与我有关。”安夏儿马上又抬起脸,眼里坚决,“那是她自己跳下去,死也了都与我无关,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可以让人去‘angel’殿堂的天台去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我推她下去的痕迹。” 说着,她又缓缓垂下了眼睛,“至于后路……我是南宫蔻微是不会这么简单算了的,她若是说我推了她,南宫家族肯定相信她吧,他们本来就看到你娶了我很不满,这回又多了一个借口找茬也不奇怪。” “你是说实在不行,就把你交出去?”陆白道,“你这意思?” 安夏儿没回答,一口一口勺着糖水吃。 “吃这么快做什么,给我留点。”陆白突然说道。 安夏儿简直不敢相信! 但她在气头上。 吃得更快了。 “我才不给你。”安夏儿哼了哼,这会糖水已经凉了一些,她端起碗一股脑给喝完了,最后碗一扔上楼,“你们肯定都在怀疑我吧,我嫉妒她是你的未婚妻,我把她推下去了!” 听到身后远去的脚步声,陆白唇角动了动,看着前面那个空空的碗。 魏管家叹了一声,“看来我应该早点把事情告诉少夫人,不然她误会不会这么大。” 菁菁愣了一下,回过礼忙道,“大少爷,你刚才说要糖水么,那我让厨房再做一点。” 陆白没说话。 安夏儿回到房间后,深吸了一气,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浅水湾外面。 那个大大的小黄人坐在床上,露出永远俏皮的笑脸,滑稽的神态。 过了一会,外面房间门敲了两声。 “……” 安夏儿没作声。 陆白推门走了进来,脚步踏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声音。 陆白看着安夏儿站在落地窗前的背影,“你确定不去我房间了?” 安夏儿脑袋动了一下,就像是在赌气,没有回答他。 陆白看了一眼旁边床上,他上回买给她的小黄人,走过去,手在小黄人脑袋上拍了拍: “放心,我今晚虽然去医院看南宫小姐去了,但魏管家去‘angel’殿堂看过了,你做得很好,让人保护好现场以及没有让那些下人走。就算南宫家要追究这件事,‘angel’殿堂里的下人可以证明是南宫小姐让你陪她去天台放孔明灯,以及,天台上没有你推她的痕迹。” 安夏儿抿了抿唇,“你相信那些证据,相信我没有推她?” “我不相信什么证据。” “……” 安夏儿心一悬。 “但我相信你。”陆白看着她挂在墙上的那个雪白的晴天娃娃,唇边淡淡泛了一下,“若要说生气的话,确实还是有一点。” 果然! 安夏儿猛地回过头,“我就知道你在怪我,说什么相信我,你只是觉得我是你老婆你应该相信我是吧,你还是怪我闹出了这件事,我不该去盯着南宫蔻微,不该和她接触,不该这么多事,应该由你让把她接去帝晟城堡保护起来,这样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是吧?” 陆白看着她生气的脸,“安夏儿……” “我告诉你陆白。”安夏儿眨了眨酸胀的眼睛,心里非常委屈,“南宫蔻微一开始出现时,我也相信过她是过来祝福我们的,而你只是见她昏迷在雨中才出手相助将她带回了九龙豪墅,这件事该过去就过去,我不该过多去计较。” “并且。”安夏儿想了想,好笑道,“她之后说她离开了,我也真的以为她离开了,那几天我每天跟着你去公司,与其说是怕外面会有女人缠着你……其实是我自己有了患得患失的感觉,我害怕我们就算结婚了,倘若出现其他的因素,我还是会失去你。” 陆白身躯英挺地站在一边,合身的黑色的马甲和白色衬衫修饰出他颀长迷人的身材,他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安夏儿,听着她的担心。 他的褐眸,深邃美丽。 “结果。”安夏儿声音低了下去,“她真的没走……她去了你经常订花的花店。” “你怪我没有把她送走?”陆白道。 安夏儿没回答他,只是道,“她如果过来之前,就知道你经常在哪家花店订花,那她出现在那花店就绝对不是偶然,那么她这趟过来的目的,也没有她说的那么单纯……你觉得我还能平静下去?想着只要你不喜欢她,我就不必去管她?随便她做什么?” 说着这,安夏儿回过头生气道,“不好意思我做不到!就算你说你不喜欢她她也在想尽办法接近你,跟以前那个达芙妮一样围绕在你身边转,你觉得我看到不烦?倘若她们去勾引你,与你暧昧,故意做给我看想气死我,我也不该有情绪?不好意思我做不到,如果那样做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那你就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