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追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92章 追究

第392章 追究 第二天陆白从楼上下来,魏管家正在下面候着他。 “大少爷,早上医院传来来消息,南宫小姐醒了。” 陆白冷峻优美的面庞上满溢着昨晚的疯狂甜蜜,他迈着修长的步伐从华丽的楼梯上下来,“醒来了你就代我过去看看她吧,我不过去了。” “是,大少爷。” 陆白走了两步,“对了,南宫小姐醒来后,对于昨天的事她怎么说?” “这个。”魏管家道,“还没有消息,医院只是传来她醒了的消息,以及……” “嗯?” 陆白侧过脸庞。 “那个南宫先生……”魏管家皱紧眉头,“似乎也到了。” “是么。”陆白唇边泛了一下,“那他也该会问起昨天的事,‘anlge’殿堂的天台以及那些下人,时刻让人看住了,明白了?” 魏管家明白这是要保护好那个南宫蔻微坠楼的现场,以便应付南宫家族那边的追究。 “大少爷放心。”魏管家点头,“我会让人看着。” 菁菁从大厅的另一边走来,“大少爷,电话——” 魏管家严肃地道,“身为一个九龙豪墅的下人,慌慌张张成何成体统?” 但菁菁一向是比较稳重的,不比小纹。 “是……”菁菁马上低下头。 “什么事?”陆白道。 “那个……南宫先生打电话过来了。”菁菁低着头,“电话还没挂。” 魏管家,“……” 那个男人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了? 大厅的走廊尽头,九龙豪墅的座机电话正放在那,话筒放在一边,并未挂断。 陆白拿起电话,“南宫先生?” “陆先生的电话真是难打。”电话里的男人道,“据说工作的时间内不携带手机,私人时间也不一定带移动电话,能联系到你还真是难事。” 不,只是外人很难联系到而以! “南宫先生说事吧。”陆白直奔主题。 “好。”电话里的男人道,“昨晚陆先生匆匆挂了电话,现在微微醒了,请今天给我一个解释吧?” “解释?”陆白淡淡地笑了笑说,“昨晚是南宫小姐请安夏儿陪她去天台放孔明灯,不是安夏儿主动提起,这一点那座别墅里的下人可以证;以及那天台的栏杆不低,安夏儿也不可能毫无动静地将南宫小姐推下天台,如果是安夏儿做的,南宫小姐当时一定会叫吧?但昨晚那座别墅中的下人并没有听见南宫小姐的叫声,以及天台杆上也没有挣扎的痕迹……这一切我的管家已经过去核实过了,南宫先生若是不放心,可以过去看看。” “但不排除那别墅中的下人已被你控制了的可能性,现场,可以伪造。” “南宫先生若要这么说,那就不必讲了。”陆白道,“你若是要追究,我奉陪到底!” “是么。”电话里的男人阴沉地笑笑,“陆先生贵为亚洲首屈一指的总裁,毁了与我妹妹的婚约,请问陆先生你心中无愧?” “南宫先生听好了,我从未承认过与南宫小姐的婚约,并且我现在已经结婚了。”陆白道,“在我面前,没有任何人可以污蔑她冤枉!” 陆白声音陡然沉了下去。 带着冰霜的冷悸! “这就是陆先生的态度?”男人道。 “当然。” 任何人都不能找他妻子的麻烦。 这就是陆白的强硬态度。 “是么。”电话里的声音也变了几分。 “不过我倒想知道南宫小姐的说法。”陆白褐色微眯,“她现在对于昨晚的事,是什么说辞?” “微微生性善良。”男人道,“她醒来后对于昨晚的事一直缄口不提,但她的沉默代表什么我想大家都明白。” “缄口不提?”陆白唇角动了一下,“南宫小姐……还真是令人意外。” “当然,她大概不想为难安夏儿小姐吧。” “……” 陆白脸色微冷。 男人道,“但陆先生你们又是怎么对她的,且不说看这情形,微微的坠楼一定与安夏儿小姐有关,据说微微手臂上的伤是被陆先生的车撞了?你是不是该给她一个交待?陆先生你的车撞了我妹妹,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是南宫小姐过马路不小心。”陆白道,“当然,我可以负起这个责任,按一般情况来说顶多是赔钱,南宫小姐身份贵重一点,不过是价钱贵一点,那南宫先生你开个价吧。” “但微微并不想计较这件事,再说陆先生,钱对我们而言都是小事。”男人道,“但我想追究的是,我妹妹作为你毁婚的对象来到s城,你非但没有好好照顾她,还让她接二连三受伤?如今还坠下天台……” 男人的声音缓缓地阴了下去,“请问,陆先生是不是太不把南宫家当回事了?” 确实没当回事。 陆白心里就这一想法。 “哪里。”陆白薄唇微掀,腹黑出天际,“只是我已经结婚,对其他的女人太好难免让我的妻子误会,适当保持距离是理所当然,对南宫小姐未照顾到的地方,还望理解和海涵。” 电话对面,男人眼眸暗了一下。 “至于另一个方面。”陆白声音停了一下,“南宫先生,这是作为你上回接近我的妻子的回礼。” 所以他也不会对他妹妹好到哪! 挂下电话后。 魏管家在身后听得冷汗测测。 “大少爷,这……不要紧么?”魏管家道,“是不是该好好跟那个男人谈谈?现在南宫小姐回到了他们手中,他若是带着南宫小姐马上去陆家……” “有什么好谈,刚好让老爷子退了那门亲事,让他们去陆家吧。”陆白身影冷漠而去,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件事了。 身后魏管家只好躬下身,“是。” s城第一中心医院。 高级vip病中。 身穿深色大衣的男人站在房间窗前,裤子套进靴子里,连手上也戴着手套,全身洁净得纤法不染。 仅仅一个背影,气质深沉而神秘,又带着与医院这种格格不入的贵气,就仿佛以他的身份不该出现在这种一般市民都来的医院。 他对身后举了一下手机,“刚才陆白的话,听清楚了?” 南宫蔻微坐在病床上,低着头。 “他根本不在意你。” “……”南宫蔻微手指握了握。 “那个安夏儿小姐在,你不会有任何机会。” “那哥哥想怎样。”南宫蔻微额前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 “以后你必须听从我的计划行事。”南宫焱烈英挺的脸庞有着独特的异国风情,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不出什么情绪,“就算你把我打算以达家的事应付他的计划,告诉他,他也不会就因此对你产生感激之情。” “我是没想到……”南宫蔻微声音有些颤抖,“他对安夏儿会那么信任,毫无理由地相信。” 她的唇角动了一下。 微笑里有着晦涩复杂的东西。 她从天台上掉下来,陆白都不会质疑什么? “世界上。”她声音发抖,“真的会有这样的感情么?” 南宫焱烈看着她低垂的脑袋,这个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 此时,南宫蔻微显然受了打击。 她那样美丽。 不该被男人轻视。 “他们感情好到。”南宫蔻微紧握着手,“估记令人看了,就想成全他们吧,但我成全他们谁来成全被未婚夫毁婚的我……” “你以为仅是这样?”南宫焱烈提醒她,“当时那个花店老板的房子,若不是我让人特地去收购了,你以为你能有离开那个花店出去找住处的机会?那你会连再次接近陆白的机会都没有。” 南宫蔻微蓝眸闪动着。 “这就是你不按我的计划偷偷跑出去的后果。”南宫焱烈声音阴冷地彻骨,“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跑去找陆白了?不知道你来了s城?” “……” 南宫蔻微低着头。 棕色的头发打着卷落下。 “你的想法再好,也不会比我更了解陆白。”南宫蔻烈脸庞冷了冷,“他能脱离陆家将帝晟集团发展成现在的跨国集团,以私人财产登上福布斯榜前列,你以为你只要祝福他和他的妻子,他就会领你的情?” 南宫焱烈看着这个雅致的vip病房的窗外,看着这座赫赫有名的商业化大都市,这个帝晟产品全民覆盖的s城,他眼眸生出一份侵占之意。 “这个s城在他的掌控中,也许自从你出现,你做的一切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没有将你送回南宫家是完全想从你口中得知一些我的消息。” 南宫蔻微手指握得更紧了。 几乎被所有人赞美的她,从未这般挫败过。 意大利多少贵族男子,富商名流,排着队想向她求婚! 而她对陆白谦逊有礼,那个冰冷的男人只是利用她,她真的不值得他看一眼? “没用。”南宫焱烈扫了她一眼,“亏你住进了浅水湾,本来可以有更长的时间与他们继续接触下去,才两天你就沉不住气激怒了那个安夏儿小姐,让她通知了二姐。” “才不是……”南宫蔻微紧握着手,“我没有激怒她。” 是安夏儿在一直想法让她走。 用那个‘国王游戏’提出让她离开s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