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老公很阔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94章 老公很阔绰

第394章 老公很阔绰 他老公在背后给她开了公司,而她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做老板了? “当然。”陆白道,“反正你现在就是‘唯丽’品牌的老板,考虑到你的时间问题,你平时也不必去公司,请人帮你管理公司不就行了。” 安夏儿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 这就是陆大总裁的惊喜方式! 她已经习惯了! “你有兴趣偶尔过去看一下,平时有空开发一下产品,坐着收钱就行了。”陆白说得很轻松,似乎这件事在他眼里,就是如此简单罢了。 “你说得轻巧!”安夏儿叫道,“这万一公司出事了呢?” 公司注册名都是她,出事了还不是她负责? 陆白一个眸锋扫过来,“你老公是我陆白,你怕出什么事?” “可是……” “没有可是,实在不行你就当是开个公司玩玩吧。” “还玩玩……”安夏儿顿时瘫坐了下去,泪牛满面地咬着被子,“我可没有你这种魄力,把公司开来玩玩,这‘唯丽’的品牌名原来可是我生父取的,我是打算着等我毕业后再好好开公司经营,慢慢发扬光大的,我怎能玩玩呢,结果你现在就让人替我开了。” “那现在开起来也一样。”陆白道,“你可以不出现,让华经理去他们管着公司就行了。” 安夏儿用袖子一抹眼睛。 说得好听。 “穿衣服起来,我下面等你。”陆白看着她委屈的小脸,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我不下去,我也不出去!”安夏儿想赖在床上,与床同生死共存亡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着……有多诱人?”陆白扫过她雪白的肌肤,给了她一个暗示的眼神。 “我去。” 安夏儿一秒屈服在他淫威之下。 “乖。” 陆白拍了拍她肩头,这才离开房间让她穿衣服了。 看着陆白英俊的身躯离开,安夏儿整个人都处于一片怨念中。 外面菁菁见陆白出去了,拿着衣服进来,“少夫人?你还没起么?” 听到‘唯丽’的公司要开始开了,安夏儿只好爬起来,“……我现在就起来。” 吃了点午餐后,安夏儿和陆白上了车。 车上,陆白看着穿戴整齐的安夏儿,褐色中掠过一丝惊艳。 比起他休闲时间都是西装衬衫的富豪衣着方式,安夏儿穿着轻松的白色中长款卫衣和黑色九分紧身裤,外套是粉色拼白色的羊羔绒外套,衬出她花一样年纪的甜美以及少女般的浪漫。 只是她鼓起脸颊,衬着她扎起的丸子头,显得有几分小孩子气。 “不是腰疼?”陆白优雅地微笑,“过来,靠我身上。” “我才不过去。”安夏儿躲得更远了,坐在了车门另一边,“等下你又要揩我油。” “就你,我还用得着揩油?”陆白为她的话感动滑稽,“你全身上下包括头发都是我的,我可以光明正大占有,好么。” “……” 安夏儿才不会忘了他昨晚的行径。 以前,他还说会心疼她来着。 说好得爱她呢? 爱她,就要上她吗? “好吧。”作为一个大她十岁的大总裁,陆白让了这个小女人一步,“昨晚是我没控制好,但你要理解一下我心情,我这几天都没碰你,会有所激动是难免。” “就这样?”安夏儿回头看着他。 “还要怎样?”陆白唇角划起一个弧度,“要不,我给你睡回来?” “哈?” “你也可以折腾我一个晚上,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陆大总裁落落大方地表示。 “你废话!还占偏宜的不还是你么?”安夏儿气得叫起来。 “那你说要怎样?”陆大总裁开始了糖衣炮弹的攻势,“要不,给你买十个香奈儿的包包?” “不要!” “阿玛尼的口红?”陆白又一笑,“女佣她们说你喜欢那个品牌的口红?我给你买几百支回来堆满你的化妆台?满目琳琅闪闪发亮的那种?” “不要不要!”安夏儿指着他,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话说,陆白你是不是觉得我丑了,所以你要给我买化妆品?” “丑?”陆白看着她纯美的脸,“不是这个意思好吧,女人不都喜欢这种东西么?” “女人喜欢也不全是化妆品!” “那,钻石?” “……” 安夏儿差点一个orz失意体跪在地上。 想到blinbin的珠宝钻石,安夏儿无话可说。 确实女人都喜欢这些。 怎么他怎么那么清楚呢! “不要?”陆白又有了另一个主意,“你这回不是说,我都没给送过你房子却要专门买一座给南宫小姐住?为了你吃的那个飞醋,那我送一套房子到你名下?” 不得了了! 你他妈不就有钱么? “停停停!”安夏儿手一挡,受不了这个男人的阔绰大气了,“没事了没事了,我不生气了,我只是说着玩玩的,不用了不用了。” 她才不会被他的钱砸得失去尊严! 等哪天她要是很富有了,她也要用这种方式用贵重礼物砸一下他才行,可恶…… “没事了?”陆白伸出手,“那过来。” “……” 安夏儿只好慢慢挪动着坐到了他旁边。 陆白搂着她肩头,“本来就是吧,有什么好生气,我结了婚不可能不过夫妻生活吧。” 安夏儿撇撇嘴。 哼。 “再说安夏儿,我让人帮你开公司,你是不是该感谢一下我?”陆白看着她的小脸。 安夏儿丧气地垂下脑袋,“是,谢谢陆大总裁,我对你的感激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又犹如……” “行了。”免得她将那段电视台词背下去,陆白皱着眉打断了她的话,“总之你明白就好,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换了其他人你以为我陆白会费这个心思?” “是,陆大总裁,我感到无比的荣幸。” 安夏儿放弃了。 总之他说怎样就怎样吧。 陆白又一个冷眸,“叫老公。” “老公。” 叫吧,又不会少块肉。 她现在已经想通了。 “乖。”陆白叹息着,一脸这差不多的表情。 “所以?”安夏儿看着车窗外面的商业街,“这一趟出来,就是去‘唯丽’公司的所在地?” “当然。”陆白道。 好吧,既然她的‘唯丽’公司要提前开起来了,她总要过去看看。 安夏儿叹了一下,缓缓垂下脸,想起昨晚的事,“那,南宫蔻微那边的事怎样了,她……现在还在医院吧?醒来了么?” “醒了。”陆白没多在意,“医院传来消息,她早上已经醒了。” “……” “那个南宫焱烈也过来了。”陆白道,“南宫蔻微她哥哥。” 安夏儿脑里闪过什么,看向陆白,“就是……在‘赌王号’上的那个男人?” 陆白点了点头,“是他。” 想到那个男人当晚接近安夏儿,陆白心里至今都不舒服,就感觉像是有人偷偷地看他老婆一样……他老婆那么可爱那么美,给别人多看一眼他都不舒服。 何况是他的敌人。 那就更让他不舒服了。 “那,南宫蔻微醒来后怎么说?”安夏儿心里很紧张,虽然她昨晚让人保护好了‘angel’殿堂的天台,但其实想到南宫家族会因此追究,她还是很忐忑。 “她没有说什么。”陆白道。 “不可能!”安夏儿道,“她那么储心积虑跳下去,不可能什么都不说。” “南宫焱烈亲自跟我打过电话。”陆白道,“他说南宫蔻微对昨晚的事,缄口不提,不过,这让他们更加坚信,南宫蔻微只是想维护你而以。” “……”安夏儿咬着唇,“果然。” 还缄口不提。 这比她一醒过来就大叫着是她安夏儿推了她还糟糕! 南宫蔻微的缄口不提,只会让别人相信是自己将她推下天台,更让别人相信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好到她在维护推了她的人……真是菩萨心肠。 ——这个贵族小姐。 ——果然不能低估。 陆白看向安夏儿,“昨晚我一直没问,你说她是自己跳下天台?” “肯定了。”安夏儿道,“陆白,你是不是又不相信我了?” 陆白看了她一会,“我没这么说,你别急好吗?” 安夏儿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过庆幸。”陆白又说。 安夏儿回头看着他,“为什么?” “庆幸昨晚在天台出事的不是你。”陆白的声音低沉平静,高贵的褐色却带着微微颤耀的光,“不然你出事,不能平静的人恐怕是我了。” “……”安夏儿怔了怔。 “我不担心她出事,我担心你。” 片刻,安夏儿眼睛湿润起来,掩下心里的动容撇过脸道,“我才不会出事呢,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我都没享受完,为了讹你一辈子我也要平安下去。” 陆白捏了捏她的脸颊,“安夏儿,你是不是得意过头了?” “啊,痛,放手!” 安夏儿捂着脸。 但下一刻,陆白炙热的唇却覆上了她。 有生之年,能遇到他,是她的幸运! 半个小时后,他们去了s城内另一片商业区,不知陆白是有意无意,这片商业区离安氏的距离很近。 车子停在一座全新的钢化玻璃写字楼大厦外面时,安夏儿抬头看着,有点惊讶,之后才和陆白进去看了一下这个公司的楼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