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整个亚洲谁最有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95章 整个亚洲谁最有钱?

第395章 整个亚洲谁最有钱? “华经理,你放心。” 安夏儿一手拍在华经理肩膀上,无比感概而郑重地道,“等‘唯丽’公司做起来了,以后你就是副总!” 就像是事先给予一个开国功臣的肯定。 华经理吓得不轻,“安夏儿小姐言重了,我是拿着薪水的,这是我该做的,总之‘唯丽’公司所在地已经定下来了,我找风水师算过,这座写字楼是附近这片区域内位置最好的,现在正在装修,大概要个几个月。像人事部的人目前已经先定来了,目前他们会着重聘请以及寻找相关的人才加入‘唯丽’公司……” “嗯。”安夏儿重重一点头,“辛苦你了,等公司开起来,我第一件事就是给你们加薪!” “谢谢安夏儿小姐。”华经理对这位陆少夫人,自从无比敬从,“你平时要开发产品太忙,我理解,所以你不必忧心公司的事,这边我会全程看着,并定时向你汇报情况。” 安夏儿眉角不自然地抽搐两下,很过意不去。 其实她大部时间,都是忙着与陆白……周旋一些事。 她真正在工作室的时间,是占不了多少的。 “咳咳。”安夏儿咳了两下,点头,“嗯,现在香水的升级已经完成了,我已经去注册了专利,等第二件产品上市时,就对外公布‘唯丽’公司的事吧。” “对,我也是这么想,这样还可以起到广告的效应……” …… 跟华经理谈了一会后,安夏儿往外边看去。 陆白正在写字楼外面的走廊接电话。 秦秘书今天没跟他出来,因为她和陆白直接从九龙豪墅出来的,陆白今天还没有去帝晟集团。 想到陆白还专门让华经理替她去办开公司的事,安夏儿再回头看着这一层漂亮的写字楼,心里又澎湃起来,确实也是好事啊! “好了,华经理你忙去吧。”安夏儿道,“我今天就过来看看,以后有什么情况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就好,像开支问题,就不必找陆白的人了,这是我的公司,我给钱就好了!” 华经理愣了一下,回头看看外边的陆白,点头,“好的好好。” 看着华经理又忙去了,安夏儿无比感概,连公司装修的事都要亲力亲为地监查,真是一个好经理啊! ‘是你让我看见干枯沙漠开出花一朵,是你让我想要每天为你写一首情歌……’暖心的铃声响了起来。 安夏儿接起电话,“喂?” “出什么事了?”电话里展倩爆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咝——” 安夏儿吸了口冷气,避免她的耳朵失聪,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你别这么喊好不好。”安夏儿道,“为我的耳朵着想一下好吗,我年纪轻轻的耳朵就聋了这也太坑爹了吧?” “是我吓了一跳好吗?”展倩道,“我昨天白天离开‘angel’殿堂后发生什么事了?我听到一些记者的消息,那个南宫小姐又去医院了?还有那个南宫家族的掌权者南宫焱烈也来了s城?我以前在s城商报的记者朋友都在机场拍到那个男人了,现在媒体界都传这件事,我到底错过什么了?” “嗯,错过了一个亿。”安夏儿说。 “别这样,别让我着急。”展倩道,“我现在满头雾水,就过了一天,怎么那个男人也来了?” 安夏儿想了一下,事情描述起来又太长,她想了一下道,“嗯,昨晚南宫蔻微从天台上掉下来,又去了医院,然后我为了让她离开,让人联系了南宫家族那一边……所以那个南宫焱烈就过来了,嗯,事情大致这样。” “啥?从天台上掉下来了?”展倩声音充满惊骇,“上回还撞车,现在直接跳天台了,玩命了?” 安夏儿不得不服展倩的想象,“对,她就是自己跳了,一点也没错。” “等下,我……我要消化这事情。”展倩声音一虚,“靠,我昨天走的时候就说不放心,总担心她要做出点什么来,很好,跳天台了,特么不服都不行!” “确实,一般人还没这胆子。”安夏儿也笑道。 “等等,那跳下来怎样了?没死那残了没?” “哪能呢。”安夏儿,“人家精明着,下面刚好一颗树,最后落在地上时,听说就只是腿骨折了。” “靠。” 真是可恨。 “嗯。”安夏儿挑起秀眉,“知道我现在在哪么?我在‘唯丽’公司的写字楼,我这个品牌公司可能会提高开起来。” “不,我不担心这个,你是谁,你老公是谁,你那公司开起来是早晚的事。”展倩道,“现在是那南宫小姐估记不会这么算了,她肯定要说你推了她,借此让南宫家族追究你的责任了,你小心点啊!” “没事。”安夏儿看着外面陆白的背影,“只要陆白相信我就行,再说难道他们说我推了她,我就推了她?我也可以说是她自己跳下的。” “这个女人太狠了。”展倩说,“这样,我找渠道向外媒打听一下这个南宫家族,以及这个南宫小姐,她藏得再好也一定能挖点她的事出来。” 安夏儿目光微冷,想起南宫蔻微从医院醒来后的缄默……确实,南宫家族不会这么算了。 “喂?”展倩道,“听到没,反正我这边尽量打听一下。” 安夏儿回过神,“好啊,那谢谢了。” “咱俩谁跟谁。” “放心。”安夏儿一握拳头,“到时为了展主编你的奔波,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 “不行?” “不……”展倩一笑,“那就谢谢陆少夫人大方喽!只是听到红包小小地激动了一下,想起上回去医院陪你,那秦秘书开的那一张支票!有个有钱的基友就是好哈哈哈!” 电话在展倩的狂笑中挂了。 安夏儿风中凌乱了,喂喂喂,别拿她跟陆白比啊! 她包个红包也给不起陆白给的数字啊! 只是为了体恤一下朋友的辛苦! 安夏儿出来时,陆白刚好也挂了电话。 “秦秘书的电话?”安夏儿眨了眨眼睛,“如果你公司有事,那现在过去吧,我会自己回去。” “不是秦秘书。”陆白将电话挂下,“裴欧打来的。” “哦。” 安夏儿点点头。 “看过了?”陆白看了一眼这个全新的写字楼大厦,“满意。” “嗯嗯,我很喜欢,位置很好也漂亮。”安夏儿道。 “那就行。” “对了。”安夏儿听到他刚是跟裴欧打电话,问道,“你跟裴欧关系这么好……并且,我看你们除了记忆器项目有合作,并且,还有别的事?你们是什么性质的朋友?” 而且她总感觉,似乎裴欧总是会替陆白办事。 按理说裴欧又不是陆白的下属,还是权倾一方的军少,也不可能会这么听从别人的意思而去办事。 似乎从安夏儿的眼中看出了她的疑问,陆白道,“因为我是陆白。” 几个字,霸气得不要不要的。 安夏儿咽了咽。 “我手中有裴欧想参与的项目是其一。”陆白道,“再者,还有共同的敌人。” “……” “至于我们是什么性质的朋友。”陆白想了一下,“棋友、酒友、盟友、以及裴家不能得罪想结交的人,都可以这么说。” “这,前三种我理解。”安夏儿道,“但裴家不能得罪……什么意思?裴家是军门世家,你是商界巨头,这不同的领域吧?” “因为裴家的人开始涉入商界。”陆白薄唇勾起,仿佛掌控一切,“还记得当年慕斯城和安琪儿所在的白金商界大学?” 安夏儿呐呐地点头。 “裴家入股了那座商界大学,意在开始在商界培养裴家的势力。”陆白道,“至于我,你觉得要进入国内或亚洲商业圈里的人,有谁敢得罪我或跟我作对?” 那是不想赚钱了。 “……” 安夏儿再次吞咽了一下。 “再者裴家能稳操华南军区的大权,是因为裴家有自己的裴家军。”陆白道,“但你觉得要培养自己的势力军,首要需要什么?” 安夏儿小心脏抖了一下,有所预感了。 “钱。”陆白给出一个简洁的答案,对她华丽一笑说,“整个亚洲谁最有钱?” 安夏儿差点跪伏在他脚下,向陆白势力大佬低头,“你。”t_t “儒子可教。” 陆白摸摸她的脑袋。 商界,军界,豪门界,作为势蔓延这三界的这些男人来说,安夏儿用头发丝都可以想象,这有多可怕,怪不得提到陆白,无人不忌惮。 至于裴欧,还有莫珩瑾那些人,更是连媒体都不敢播报绯闻的对象…… 哦,除了一个。 想到上回不知死活去跟踪拍过裴欧一次的展倩,此时安夏儿只想叹一声,展倩你能活着,实是在太好了。 “对了,跟你说个事。”陆白突然说。 “嗯,你说。” 安夏儿马上回过神,对这个老公更加敬畏了。 陆白看着外面的城市,目光幽远,“过阵子你跟我回一趟陆家吧?” “啊?” 诶? 回陆家? 安夏儿脑袋一炸,瞪大双眼!诶诶诶诶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