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他的目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02章 他的目的

第402章 他的目的 作为一个大名响彻军界的兵王,甚至名声传到了商界,引无数美女爱慕的裴少,裴欧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他更加笃定一件事—— 他真是自找麻烦才会答应于世勋的要求! 他阴沉地盯着展倩抬起的脸,“女人,你再嚷嚷,我会让你后悔!” 或许这就是一个有来头的男人,一句话足以震慑到人! “……” 展倩咽了咽。 看着他眼睛流露出的寒意。 “你……你干什么?”展倩后退两步,作出防御的手势,“我我我告诉你,我不怕你啊!” “哼!”裴欧冷道,“你真以为我跟踪你?” 以为这是他愿意的么? 看着展倩被震慑住了的脸色,裴欧哼了一声,转身回车上了。 身后展倩紧握着手,“姓裴的,虽然不知你是什么目的,但你若再跟着我——” 裴欧脚步一顿,“你有什么证据我跟着你?” 展倩抿着唇,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最后,她点点头,“行,那谁跟我谁是孙子!” 扔下一句狠话,展倩回到自己车上,马上进小区了。 黑色的极光路虎的车窗玻璃上,映着裴欧扭曲黑暗的脸! 他紧握的手发抖。 “这个女人……” “少爷少爷!”警卫赶紧下来劝他,“别生气别生气,这展小姐是于世勋看中的女人,不能用暴力的。” 另一个警卫也道,“对,女人嘴里说的不一定是心里想的,少爷你大人大量别跟她计较……” “滚!” 裴欧甩开这二人。 两个警卫站在一边,暗呼不妙! 但裴欧并没有将展倩抓回教训一顿,在车前站了一会,抬起脸狞笑着,“不让她后悔……本少就不姓裴!” 车子离开这‘幸福小区’后,裴欧打开那盒糕点,一把抓起就往自己嘴里塞—— “啊,少爷,这是……”警卫瞪大眼睛看着他。 “少废话!”裴欧一边吃一边道,“既然她不要那就我吃了。” 吃了一会。 裴欧又啪地一声将盒上了,扔在一边,“靠,这种甜腻的东西也就只有这种女人吃得下去!” “……” 前面警默然。 对面,一辆阿诗顿马丁与他们的车擦身而过—— 裴家的警卫自然见多识广,马上警觉,“少爷,那是……” 裴欧也看到了。 黑眸瞬眯。 “慕斯城。” …… 刚过去的阿诗顿马丁车内,阿晋也看到了刚才那辆在全球限量订制特别车型的路虎极光。 “少爷,刚才过去的是裴欧。” “……”在后面抽着烟的慕斯城手停了一下。 烟雾缭绕的车内,看不太他的眸色。 “以前我在外面见过裴欧开这一辆车。”阿晋道,“他平常出入名门或上流社会的场合,座驾是那辆红色的法拉利,但凡开这辆车出来,据说必定是有事……” “是么。”慕斯城墨玉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东西,看向前面那个‘幸福小区’,嘴角斜起一个笑,“看来,这座公寓区并不一定要推了重改不是么,连裴欧这样的人都会过来,这不是很有意思么?” “少爷的意思是说?” “上回碰到他过来的时候,是安夏儿来了她那个叫展倩的朋友那是吧?”慕城城掐灭烟头,“让物业去问问,看是不是安夏儿来了。” 似乎一听到安夏儿,这个男人总会有异样的反应。 阿晋马上道,“好的。” 展倩刚回到她八十平米的温馨小家没一会,就接到了小区物业的人打来的电话,她不耐烦地道,“没有,就我一个人……还有,我是不是带了朋友回来关你们物业什么事啊?我就是带了男朋友回来了也没你们什么吧?” “不是,展小姐……”电话里物业公司的人找了一个借口道,“就是这阵子有媒体反应,有些小区内存在着一些房客暗下在做非法的行为,像我们这种中高级的公寓区,是严格规范……” “行了行了,什么跟什么!”展倩本来心情就极复杂,一把挂了电话。 肚子太饿了。 展倩首先给自己做了一顿晚餐吃。 但想到今天裴欧突然跟踪她,她饭都吃得不安心,最后碗也没洗抱着笔记本去写‘遗书’去了…… 坐在榻榻米上,展倩抱着个抱枕,看着屏幕中空白的word文档—— 半天不知如何下笔。 最后她一摔抱枕,“擦,姐我事业才开始,还没满三十,我活得好好的写‘遗书’干嘛啊!” 圆形的抱枕滚出去几米远。 她又一拍腿,“不,姓裴的那种人肯定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得以防万一。” 就这么想着,她打下了‘遗书’二字。 但一打下这二字,她又觉得哪不对劲——这太不吉利了! “喂,小夏。”最后她五指顺着头发,叹息着给安夏儿打电话了,“我有个事要跟你商一下,你……有没有空?” “啊?我刚洗完澡。”电话里传来安夏儿甜美的声音,“说吧。” “就是……” 展倩叹了一气。 “怎么了?”听到她叹息,安夏儿宝宝很体恤地想着她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是有什么困难么?报社缺钱了?我看看啊……” “不是。”展倩赶紧阻了她又要打钱过来的念头,眉头抽了抽,“是别的事……” “别的?你家里联系你了?” “不是不是。” “那……”安夏儿想了一下,“是你答应我找外媒记者,问南宫蔻微的事么?” “呃……”展倩有点尴尬了,“其实这也算是个事。” “没找到么?那就算了吧。”安夏儿道,“不要勉强,反正那个南宫小姐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 “我会再试试的。”展倩将头发顺到脑后,叹了叹说,“但眼下,我感觉我遇到了另一件恐怖的事。” “什么?” “我在写‘遗书’。”展倩说。 听到电话里哐当一声,似乎杯子掉了的声音,接着就传来了安夏儿慌忙的声音: “那个,展倩你听我说,你别冲动啊,其实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没什么想不开的啊,也许明天就会遇到什么大好事了也说不定,比如买彩票中了几百万啊,或者遇到了你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啊,你看我,是不是就是一不小心就碰到陆白了,人生就开挂了……” “什么跟什么,你以为我要自杀?”展倩皱着柳眉道,“你先听我说完嘛!” “啊?你不是要……” “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姐我也要活下去!”展倩一握拳头,愤昂地道。 “那你刚才说‘遗书’……” “哎。”展倩又去将她的抱枕捡了回来,一屁股坐下说,“我要活下去,不一定别人会让我活下去啊,我跟你说个事啊,就是上回从‘权贵峰会’上回来的那天晚上,我急着先赶回了报社记得吧?” “嗯嗯,然后呢?” “那晚从报社出来后,其实我遇到裴欧了。” 安夏儿一惊,“然后呢?” “那姓裴的喝多了。”展倩道,“开车撞树上了,昏迷过去了,我怕被狗仔拍到或传出我和他深夜在一起的新闻,不敢将他送去医院也不敢开房丢他进去,联系不到他的家人,一时不忍就把他带回了我的公寓。” “……”安夏儿自动脑补出各种言情剧的情节,“所以你们就顺其自然地——” “没有!”展倩赶扼杀她那点想法,“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啊。” “哦。” “但那姓裴的觉得在我这过了一夜的事,是屈辱懂吧?”展倩说起心里就不痛快,“我们是属于两看生厌,再看生恨的那种知道吧。” “这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某些故事的开始? “加上以前,我离开《s城商报》的那一会,干过一阵娱记偷拍过他。”展倩说到这再次叹气,“估记他就记恨我了,觉得我很可能会暴露出他的隐私以及他在我这过过夜的事情,所以,今天我看到他在跟踪!” “啊?”安夏儿惊讶道,“裴欧跟踪你?” “绝对的!尽管他不管承认!” “所以,你觉得他可能想要抹杀你?” 展倩心里一阵感动,“不愧是我最好的姐们,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不是。”安夏儿道,“这不可能吧?”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问题是他跟踪我做什么?”展倩说着又来气了,“并且今天还跟着我回到了我的公寓区,被我发现后,他还威胁我,并说了危险的字眼!” 想起当时裴欧阴沉的脸色,展倩就越想越不安…… “不不不,展倩你冷静一下。”安夏儿作为一个旁观者清的角色,劝说,“我感觉不是这样啊。” 展倩又一摔抱枕,“哪里不是了?不然那浑蛋跟踪我做什么?!” “裴欧若真想抹杀你,他没必要用这么迂回的方式吧。”安夏儿道,“以裴欧的身份,他直接让人去抹杀你或让人去跟踪你就行了嘛,干嘛还要亲自去?他花天酒地的场所多得是呢。” “……” “再说,裴欧是军人。”安夏儿道,“不可能真的这样抹杀掉一个人吧?” “……” “上回我被达荣浩带走的时候,他是朝那达荣浩开了枪,但那是达荣浩掳走我在先。” 展倩一急,“可是……” “我感觉他绝对不是想抹杀你。”安夏儿道,“我打个比方啊,如果我哪天出轨了做了对不起陆白的事,你觉得陆白会马上杀了我?” “……” “他会有一百种办法折磨我,绝不会杀了我。”安夏儿道,“真正恨一个人,是不会那样让他死的。” 展倩汗颜道,“小夏,你打这种比方好么?” 电话里安夏儿声音马上又压低了一些,“我这不是跟你打比方么,我现在特地来到阳台跟你打电话呢,这话肯定不能让陆白听到了。” “所以,你觉得裴欧跟踪我另有目的?” “我想是这样。”安夏儿道,“还有没有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