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陆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08章 陆家

第408章 陆家 安夏儿看着这个比魏管家年长一些管家,想起确实在他们婚礼上出现过,是陆家的人。 “哦,不用客气。”安夏儿微笑道。 前段时间被陆白派回陆家的鲁主管,这会见陆白和安夏儿到来,赶紧激动走了上来,“见过大少爷,见过少夫人,一段时间没见了中,甚是想念。” 怎么就他一个人被扔回陆家了呢? 魏管家在陆白身后撇了他一眼,这就是只有赢者才能呆在大少爷身边! “少夫人!” “大少爷!” 菁菁和小纹也跑到安夏儿身边。 陆白担心安夏儿不适应陆家,特地将平时的仆从都带来了。 陆白只是问金管家,“那个人没回来吧?” “大少爷放心。”金管家道,“如今陆老刚好休闲在家,也是接到南宫家族的请帖,所以特地推了去美国度假的行程,专程等大少爷回来。” “没有就好。”陆白抓起安夏儿的手腕,就往里面走去。 主别墅门口两排穿着黑上衣白色围裙的女佣鞠下身,声音清脆响亮: “欢迎大少爷!欢迎少夫人!” 安夏儿不知道陆白刚才问的是谁,陆白大步往前,她低道,“你走慢一点,我今天的鞋跟有点高。 “要不,我抱你?”他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带着暧昧。 “别逗我。” 安夏儿看着他们前前后后的管家佣人,压低声音。 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针织裙,腰间系着条棕色镶缀宝石的细腰带,她本想穿低跟一点的鞋子,结果菁菁和小纹硬是说,要穿高一点的细跟鞋子比较适。 现在陆大裁要是大步若飞,她非得摔倒不。 “其实你若摔倒了,想想也不错。”陆白突然说。 安夏儿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你若是摔倒了,就怪你脚下这块地。”陆白道,“就像南宫小姐从那天台掉下来,他们就赖在现场的你一样,让老爷子也去想想这个问题吧?” “……” “想必,南宫小姐从天台掉下来并与你有关的传闻,也传到了陆家吧。”陆白说。 安夏儿看着他,“你说真的?你要让我摔跤?” 陆白扫了一眼看着她认真的脸色,唇角有一丝玩味,“假的。” “……”== “我怎么可能让你承受着肉体的伤害去摔跤。”陆白表示刚才只是一个玩笑,“别当真。” 安夏儿这才松了口气。 继续挽着陆白手臂走进去。 穿过中西合壁风格的宽阔庭院,来到金色的门厅外面,几名穿着西装的男仆正站在那,“欢迎大少爷和少夫人回来,陆老正在里面等候。” 说着,便又在前面引领着走进去。 穿过门厅,以及挂着名画的气派走廊,前面是豁然开朗近百平米的大客厅。 大客厅主要以白色和黑色以及金色主色调,气派堂皇,入目之处是价值连城的家私,厚厚的白色地毯一尘不染,几乎每个角度都站着佣人。 在大客厅的白色真皮沙发区上座,一位约莫七十多岁的老者坐在那边看着报纸,身着老年富豪的灰色西装,身后站着一位高大的穿着管家服的老婆婆。 “陆老,大少爷和少夫人到了。”金管家领着陆白和安夏儿一行人进来。 “哦,回来了?”老者马放下报纸,笑着过来。 陆白脚步停了下来。 安夏儿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陆老。 陆老剑眉星目,跟陆白眉宇间有几分相似,虽然上了年纪,但难掩他眼目之间的威严之气。 想必年轻时必定是个叱咤商界的人物。 ——虽然现在也是。 “不必这样欢迎我。”陆白道,“说到底我这一趟回来,也不是因为爷爷你的意思。” 陆老哈哈笑了两声道,“陆白,咱爷俩多久没见了,你也好不容易回一趟陆家,陆家上上下下都念叨着他们大少爷,你脾气也稍微放好一点吧。” “我话没说完。”陆白冷道,“不用欢迎我,但我可没说不必好好欢迎一下安夏儿,我的妻子。” “……”安夏儿站在他旁边,一脸囧。 陆老哈哈笑了笑道,“你这是什么话,当然不欢迎你我也得欢迎我的孙媳妇回来啊,来人哪,赶紧把大少爷和少夫人的茶奉送上来。” 身后那个穿着管家服的老婆婆慈详地笑着说,“陆老,已经去了,大少爷和少夫人这是回来家了,不是客人上门,下人们自然知道怎么做。” 安夏儿看到这个这么高大的老婆婆很惊讶,无法形容。 “哎呀,少夫人真是漂亮。”她眼睛笑成了两条缝看着安夏儿,“比电剧上的还漂亮呢。” “……谢谢。” 安夏儿笑笑。 “你就是陆白的妻子,安夏儿小姐吧?”陆老道,“初次见面,不用生疏啊,跟陆白一样叫我爷爷就行了。” 陆白手机响了一下,魏管家赶紧递给他。 陆白接过手后看了一眼,顺势回击陆老,“第一次见面?不是吧,你不是早就背着来s城见过她一次了?” 说完便到旁边接电话去了。 这个问题很尴尬。 但陆老只是爽快地笑了两声,“陆白,你是无论小时候还是现在,说话就是爱这么令人添堵,安夏儿小姐,你跟他在一起真是委屈你了。” “不……还好。”安夏儿眉角抽了两下。 “上回我在s城的南湖茶庄,我确实迫不及待,先跟安夏儿小姐见过一次,不过怕惊动到你们小两口,我当时也没露面,安夏儿小姐不会介意吧?” “……您言重了,不会介意。” “那就好。”陆老道,“安夏儿小姐果然明事理,那我就叫你夏儿吧。” “好的,爷爷。” 安夏儿礼貌地道。 有点出乎意外。 原以为陆家可能不会承认她和陆白在一起,毕竟门第天壤地别,而陆老估记也会开始说让他们离婚的话。 ——没想到,陆家上上下下对她都很客气,眼前的这个陆老也出奇地亲切。 “这位是华管家。”陆老介绍了一下旁边那个高大的管家婆婆,“是陆家有所有女仆的总管,刚才出去迎接你和陆白的是金管家,上回你和陆白的婚礼上我差他过去了。” “陆老,我刚才已经向少夫人介绍过了。”戴着一只金链子复古眼镜的金管家道。 “是的,爷爷,我知道了。”安夏儿礼貌地颔了一下首。 “那就好。” “陆老,许久不见了,您老身体还安康?”魏管家问候了一句。 “魏桐啊,放心,老爷子我身子骨比现在的年轻人都好呢。”陆老笑着,“倒是陆白那性子我明白,你服侍他怕是不容易啊,哈哈哈。” “陆老言重了,这是我该做的。” “好好好。”陆老看了一眼安夏儿和他们这些九龙豪墅的人,“都站着干什么,华管家去安排一下其他人的房间,夏儿和陆白刚坐车回来,也去准备一下,呆会让他们去休息一会。” “是,陆老。” 华管家鞠身退了下去。 黑檀木的雕龙刻龙沙发架,上面是白色真皮的软垫,脚下的长毛厚地毯吸去了一切脚步声。 安夏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头发斜斜地编了个鱼骨辨垂在肩头一侧,看着很端庄,淑女美丽。 菁菁和小纹自动站在她沙发后面,在下人送上茶时,菁菁接过茶放到了安夏儿面前,“少夫人,请。” “话说夏儿和陆白上回去过‘赌王号’是吧,那老罗对你评价可是很高啊。”对面陆老道,“说夏儿你聪慧伶俐,并且很会见机行事,陆白跟慕斯城那一场豪赌,你们夫妇配合得很好,是这样?” 安夏儿刚喝茶,听到这抬起眸子,“爷爷跟那个赌王罗老先生果然认识?” “认识认识。”陆老道,“这全国的权贵我都认识。” “……” “无论是商场还是官场,都有陆家的人。”陆老道,“据说现在陆白跟裴欧关系不错?那现在勉强可以算上军界,陆白这小子也是厉害。” 安夏儿为这陆老爷子这么平淡地说出这话,震惊不已。 三界都有陆家的势力,那是什么概念? 怪不得人不敢碰陆家…… “夏儿以前还进过拘留所是吧?”陆老来了一句。 安夏儿差点杯子没端稳,“爷爷,我不是作风有问题才进去,是当时慕斯城……” “知道知道。”陆老叹了声,“你不必紧张,放心吧,那个记录我已经让人消除了,爷爷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没有怀疑你什么。” 安夏儿松了大口气,“……谢谢爷爷。” “陆白看上的人,怎会差。”陆老爷子道,“虽然南宫家族的人过两天可能会过来,但现在陆家只有老爷子我在,我这人很好说话,你不必怕,至于陆白的父亲。” “……” 听到陆白的父亲,安夏儿手停了一下。 “他也不在。”陆老道,“他常年在国外。” 陆白接完电话后回来了,从安夏儿身后经过,“他若是在,我也不会回来。” “……” 安夏儿看了一眼陆白。 “你们父子俩就像是仇人。”陆老道,“不过咱爷俩在夏儿面前,就别说不高兴的话了啊!” 陆白颀长的身躯陷在了沙发里,叠起长腿,褐色的双目看着这个满面慈和笑容的陆老,“既然爷爷一口一个孙媳妇,那就是再次认同了我们是吗?既然这样那就别再提我和那个南宫小姐的婚事。” “陆白你倒是会拿人话柄。” “既然这样,你就该把南宫家的帖子退回去。” “南宫家的帖子不好太啊,陆白你该清楚……” …… 安夏儿对陆家内部的事以及陆白父亲的事,完全不了解。 陆白和陆老说话时,她也不插嘴。 趁此机会,赶紧喝了几口水润喉。 茶是上等的大红袍。 格外香醇。 眼前的大客厅天花顶吊得极高,周围奢华迷离,佣人满屋,身处于皇家宫殿也大抵如此了。 陆白和陆老谈了一会,就见金管家拿着一个电话匆匆过来了,“陆老,你看中的那个鼻烟壶又有人出价了,价格上升到了3亿8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