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请求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0章 请求

第410章 请求 见陆白不说话,安夏儿道,“是让我不要随意接近,是这样意思么?陆白?” 陆白看了她一眼,“是给你介绍。” “啊?” “不过平时确实不让下人接近。”陆白又淡淡笑了下,“不然,擅闯入者马上离开陆家。” “……” 可怕。 安夏儿咽了咽。 从这座宏伟如宫殿般的现代主别墅出来后,天边金红色的夕阳洒在眼前广阔的庭院里,整个画面就像是油画一般炫丽壮观,震撼无比。 得知陆白和安夏儿要出去走走,魏管家已经先打电话通知了外面。 安夏儿和陆白一出来,几名保镖便候在了车旁。 这是陆家内部用的车,用于在这些别墅群中往来,毕竟陆家别墅群太大。 “大少爷,少夫人,请上车。” 一个保镖拉开车门。 陆白把安夏儿送进车后,“晚餐的时间延点一后,可能会晚点回来。” “好的,大少爷。” 魏管家鞠身。 看着车子在眼前开走,魏管家打电话,“大少爷和少夫人去散步了,晚餐时间延后。” …… 位于皇城庄山顶的陆家别墅群,宛若一座现代城堡沐浴在夕阳之中,格外像电影中的画面。 安夏儿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陆白,去哪?” “怎么,怕我卖了你?”陆白看着手机里的邮件。 “你又不缺钱,你卖我做什么。”安夏儿恼了他一眼,“我才不怕。” “那不就好了,放心,一会就到了。”陆白唇边的微笑很优美,他抬起脸,褐色的眼眸映着外面的夕阳,像最贵贵的琥珀水晶一般美丽沉静。 安夏儿看得出来,虽然他脸上平静。 但其实他很高兴。 “去的那个地方能让陆大总裁你这么高兴?”安夏儿挑了挑眉,“比跟我在一起还高兴?” “你这个问题,不就像把自己和我妈咪放一起,问我比较在意谁么?”陆白意味地看着好奇的安夏儿。 安夏儿眼睛一眯,“那个地方,与你妈妈有关?” “可以那么说。” “……” 安夏儿开始期待了。 十分钟后,车停在了一座花园门口。 保镖迅速从后面那车停下车,上前打开他们车门,“大少爷,少夫人,到了。” 安夏儿下车后,仰望着这个独立花园的拱门,以及面的字,“紫园?” “这里有什么好看,走,进去。” 陆白马上拉着她进去了。。 进去后,安夏儿看着这个栽满高大的紫藤树的花园,惊呆了! 金色的夕阳下,紫园里面繁花似锦,淡紫色的紫藤蜿蜒攀绕在这满园的大树上,又像流苏一样垂下,霞光从随风摇曳的垂腾缝隙中照射进来,满地的花朵,就像铺满了一整个花园的紫色地毯…… “好……”安夏儿瞪大眼睛,“好梦幻啊,这是你妈妈的花园吗?” “嗯嗯。”陆白看着眼前的如锦画面,俊脸微仰,“是她的秘密花园,当年她亲自设计并让花匠栽种了这些紫藤树,平时她会来这里画画。” “好浪漫啊!”安夏儿睛睛发亮,“你妈妈她一定是个好女人,只有美好的人才会设计出这么美的花园啊。” “她当然美。”陆白带起微笑。 “……” 安夏儿看着陆白。 也对,能生出这英俊的儿子,那陆夫人怎么会不漂亮。 “陆白,谢谢。”安夏儿看着她,眼睛有点红。 陆白看着她泪光闪亮的眸子,“谢什么?” “谢谢你肯带我来你妈妈的花园,我知道,平时这个地方一般人也不能闯进来吧?” “嗯。” 他点了点头。 “我很开心哦~”安夏儿弯起眸子,“怎么说呢,就感觉你带我见你妈妈一样。” “如果她还在,我一定会带你见她。”陆白看着安夏儿落满霞光的眸子,“告诉她,这是我喜爱的女孩,现在她是我的妻子。” 安夏儿感动得快哭出来,她扑进陆白怀里抱着他,“嗯,你是我最喜欢的陆白。” 风吹拂过,淡紫色的花瓣到处飞着,就像空中飞舞的花瓣雨。 陆白看着眼前的母亲留下的地方,“可惜了,回来的不是时候,紫藤花不是这个季节开得最好,皇城庄的气候比较好,所以现在依然可以看到这里的景色。” “不不,很漂亮。” 安夏儿埋在他胸前摇着头。 “我原本,是想将这些紫腾树移植到帝晟城堡,毕竟我不常回陆家。”陆白说,“但考虑到这些紫腾树的年龄比较大了,移植不易存活,所以还是留在了陆家。” “陆白!”安夏儿猛地抬起脸,带着泪目笑得灿烂,“我们补拍一次婚纱照吧,我们就来这拍,好不好?” 陆白勾起一味笑,“你说真的?” “那当然了。”安夏儿马上道,“仔细想想,我们结婚时还没有拍过婚纱照呢?好像别人结婚时会做的事,我还有很多没做过。” “还有什么?”陆白看着这个眼睛灿亮的妻子。 “比如求婚啊,度蜜月啊,拍婚纱照啊……” “可我们已经结婚了,怎么求婚?”陆白用手指刮了下她精致的鼻子,“我们离了,我再求婚,我们重新结一次?” “不不不,不好。”安夏儿摇头,“求婚就算了,我们可以再补拍婚纱照,以及一起去度个蜜月!” “那你就是怪我当初给你的婚礼,太简单了?” “没有,当时的情势我明白。”安夏儿道,“你也是急着结婚,而我当时也不愿公开,对于我们的婚礼我没有任何怨言。” 陆白抚着她的脸庞,看着这双清澈如水晶球的眸子,“安夏儿你知道么,从未有人,如你这般美好。” 安夏儿微笑着,“如果一个女人结婚后变得越来越美了,那只说明一件事,知道是什么么?” “是什么?”陆白挑了挑眉峰。 “那她一定是嫁对了人。” 陆白看着她。 安夏儿也含笑看着他。 二人的瞳里映着对的脸。 “走,过去看看。”陆白拉起她的手,往其中一颗紫藤树下走去。 那颗紫藤树下有一张长木椅,很洁净,只落着几朵花瓣。 出着那些随风摇曳的垂腾一起,有一个秋千也轻轻荡悠着。 安夏儿道,“对了,刚才出来时我就想问,你跟我介绍那些房间时,为什么说是你妈妈的房间……不应该说是她和你父亲的房间么?难道她和你父亲?” 说起陆白父亲,他眉头明显得皱了一下。 安夏儿想起这是他的禁忌,马上摆手,“哦,我只是问问,若是说起这个话题让你不太开心的话……” “他们没什么。”陆白道,“不,应该说我妈咪生前跟我父亲还恩爱得很。” “那为什么……” “她就是太体恤我父亲了。”陆白握着秋千的绳子,往上看了看,“我父亲一直都很忙,忙到几乎没有时间跟她在一起,我妈咪担心他工作会太累,所以另外准备了一个房间睡……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想和我父亲在一起。” 安夏儿看着他,“陆白……” “嗯。”陆白冷笑了一下,“可她做一个贤妻,那个男人是怎么对她的?” “……” “夏儿,你不明白我的心情。”陆白看着眼前这颗紫藤树,唇边一丝讽刺,“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妈咪和裔倒在血泊中时,我多么为她感到不值。” “陆白……”安夏儿牵了牵他的手,“你不要难过了。” “我恨他。”陆白直接了当地说,回过一个冷锐的眼神,“我恨不得让他死,让下去陪我妈咪,而我当时确实也那么做了。” “啊?” 安夏儿心里一惊。 “我当年回到陆家后的第一件就是找到了他,向他开了一枪。”陆白道,“只不过没死。” “……” “当然,是陆家动用了所有的医疗力量,之后老爷子便阻止我和我父亲的见面。”陆白道,“虽然,我也不想看到他,因为我看到他我一定会再次杀了他!” 最后一次话,陆白是咬着牙说的。 安夏儿眸光动了动,“陆白……你跟你父亲,多久没见面了?” “从当年我打了他一枪之后。” “……” 那就自从他妈妈死后,他们父子便再也不见面了。 陆白道,“你不用同情他,一个能狠心舍去妻子和儿子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安夏儿点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还是劝你,陆白,你妈妈如果还活着,她绝不愿看到自己的儿子跟她心爱的丈夫闹得这么僵。” 陆白回过身,“好了,不提这个了,谈点开心的事。” 繁花飘过他们周围,保镖在不远处巡逻着。 陆白将安夏儿按坐在秋千上,绅士地半跪在她面前,牵起她那只戴着婚戒的手,“那,安夏儿,当时我没有向你求婚,很抱歉让你错过了女人生命中那么美好重要的一个过程。虽然我不能再给你一次求婚,但在这我正式请求你跟我维持一辈子的婚姻关系,做我陆白一辈子的妻子,好吗?” 霞光在他们身后,就像一对梦幻的精灵求爱画面,唯美得似乎要静止住。

下一篇   第411章 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