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伪善的面孔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3章 伪善的面孔

第413章 伪善的面孔 陆老看向安夏儿,“夏儿,你看慕董事长也说明了带这位安大小姐过来的原由,安大小姐称呼问题,就别去计较了。” 老爷子一出声,安夏儿哪能继续抵抗。 “是,爷爷。” “陆白,夏儿,刚才慕董事和慕夫人已经说明了来意。”陆老道,“就上回你们在‘赌王’号上那赌注一事,慕家希望能与陆家协商,得到一个妥善的解决。” 果然还是来了…… 安夏儿抿着唇。 “慕夫人说这安大小姐已经有了身孕。”陆老道,“她和斯城的婚事不能再拖,慕家作为名门,斯城结婚不能低调,他们必须办一个盛世大婚礼,希望上回那个赌注的事算了,祝福他们进入婚姻的殿堂。” 他们还要举行一个盛世婚礼? 安夏儿觉得幽默。 “不。”安琪儿眼睛尖得很,马上看向安夏儿说,“陆先生想必也是尊重安夏儿的意见吧?其实这件事只要安夏儿你答应就行了,我相信陆先生一定会……” “不可能。”安夏儿切断了她的话,“安琪儿,你听着,你曾经怎么对我现在就怎么对你。” 说完,安夏儿站了起来。 “菁菁,小纹,我回房间。” 还想办得盛世婚礼?还真是会想! 安夏儿只想给她一计白眼! 奢美大气的会客厅,气氛有点安静。 安琪儿一心想利用当着陆家人的面,让安夏儿答应,这会便又突然站了起来,“安夏儿,你身为陆少夫人,连我们那点过去都还记恨在心,也未免太显得小家子气了吧?你这样还是陆家的少夫人么?” 安夏儿背影一停。 “如今陆爷爷都没说什么,你却不肯松口,是不是一点肚量都没有呢。”安琪儿尖酸地道,“这事若传出去,外界的人知道陆家少夫人斤斤计较,岂不是在给陆家带来话柄?外界又会怎么评价你安夏儿呢。” 安夏儿回过头,用一种看她在作死的眼神看着她,“安琪儿,伪善的面孔真是丑恶!” “你——” “你有资格指责我么?你身为一个跟着慕家才得已有机会来到陆家的客人,没大没小冲撞我,还咄咄逼人,不将我当陆少夫人尊重,那你是不是不把陆家放在眼里?” 安琪儿回头看了一眼旁边,只见陆老和陆家所有的管家和下人都冷盯着她。 一瞬间,连空气似乎都冷凝了。 “我,我没有……” 她忐忑地退了几步。 “没有?”安夏儿看着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那你就给我听好了,那个赌注是陆白和慕斯城的事,答不答应让你们结婚也是陆白说了算,你不敢向他开口就想来为难我?我又凭什么为了让你们顺利结婚而去向陆白说情,不好意思,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并且是你们安家对不起我,我没有必要帮你。” 安琪儿看了一眼对面面孔冰冷的陆白,自己脸色开始白了。 “至于你刚才说你怀孕了?”安夏儿笑了声,“你怀孕了了不起啊?你怀孕了关我什么事,你怀孕了就要全世界都顺着你?” 安琪儿看着周围的目光,“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夫人站了起来,“陆少夫人,现在咄咄逼人的人是你吧!” “慕夫人,你是不是觉得你们慕家的孩子就比别人的孩子高贵?你们慕家的孩子就一定要有个名正言顺的出生?”安夏儿道,“所以你们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结婚?” 不敢跟陆白开口。 就想让她答应? 敢情他们所有人都认为,陆白会提出让慕斯斯与安琪儿解除婚约,是因为她安夏儿的要求? ——虽然陆白是为了替她出气! 慕董事长也生气了,“斯城与琪儿结婚是理所当然,难不成你要让琪儿未婚生子……” “慕董事长。”安夏儿深呼吸了一气,“她安琪儿的孩子就要名正言顺生下来?那我的孩子呢?你们知不知道我和陆白也有过一个孩子?” 她话一落下,全部人都惊鄂地看了过去。 陆白拧了拧眉,没有想到安夏儿会在陆家乃至陆老面前提起他们那个孩子的事…… “安夏儿,你冷静一点。”陆白道。 陆老果然反应激烈,“等等,安大小姐与斯城的先不提,陆白,你们有个一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孩子在哪?怎么没有带回来?” 七十多岁高龄的他,急切以及迫切地想要一个孙子! 因为第一顶级豪门的陆家,现在就陆白一个独子。 陆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安夏儿。 “夏儿?”陆老看向安夏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安琪儿脸色开始急骤变化了。 “不好意思,爷爷。”安夏儿垂下眼睑,“那个孩子还没来得及来到这个世界上……” 晴天霹雳! 陆老指着陆白,“陆白,怎么回事?夏儿怀孕了你当初为什么不把她送回来?不然在陆家的照顾下肯定不会出任何事……” “爷爷,这不怪陆白。”安夏儿缓缓笑了一下,“因为当时我们那个孩子,是因为我受人所害,才发生了意外。” “是谁?”陆老拍了一下沙发扶手,脸色大变,“谁有这胆子害我陆家的血脉!” 大厅一片安静。 威严的声音,似乎整个冷气都冻了! 陆白懊恼地捏着眉心,他知道,这下老爷子肯定又要问他当时为什么不把怀孕的安夏儿带回陆家安胎了…… 安夏儿盯着安琪儿不安的脸色,“是那个达芙妮,当时那个达家的千金小姐带人打了我,我……流产了。” “s城的达家?”陆老紧握着青筋突露的手,一向脸色慈祥的他沉怒道,“那他们应该庆幸他们达家现在已经破败了,不然我的火气,恐他们达家吃不消!” 慕家的人一时都没说话了,安夏儿怀过孕的消息,他们根本没听说过。 照陆老这脸色,他们知道。 这老爷子的雷霆一怒下来,估记不只是达家的人要出事,恐怕与达家有所牵边的人都会出事! 陆白现在是陆家唯一的独子,这位高权重的陆老一直盼望陆白结婚,早日为陆家生出小少爷,如今听到安夏儿曾经怀过孩子却没了—— 他的心情,估记要多差就有多差! “陆白!”陆老回头看向陆白,“那个达家……是不是你?” 陆白知道他指什么,“还等你做这些事?我的孩子,不可能会白白出事。” “不过爷爷……”安夏儿晦涩地笑了一下,“当时迫害我的人虽是达芙妮,但指使达芙妮对我不利的人,却是这个安大小姐。” 还想将她的军? 安夏儿不惜说出这件事也要告诉安琪儿这是送死! 陆老的目光犹如寒箭一般扫过安琪儿! 连陆白都有点吃惊地看向安夏儿,她竟没说过这件事…… “不,不是!”安琪儿马上叫起来,“她胡说!安夏儿,你为什么冤枉我?你怀孕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 慕夫人也马上道,“对对对,陆老,陆少夫人一定是气过了头……” “你不知道?”安夏儿听了想笑,“当时整个安家都知道我怀孕了,安家的下人更是说是你将我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安家,安琪儿你现在说你不知道我怀过身孕?” “你胡说!”安琪儿脸如霜雪,“安夏儿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你不想让我和斯城结婚就算了,你为什么要这样血口喷人?” “你难道还想说跟达芙妮也没有往来?s城整个名媛圈,都知道你们走得近吧?” “不是!” “上回我回安家时,你不亲口对我说你故意刺邀达芙妮去墓园找我么?”安夏儿紧紧握着手,“那不排除是你让她害我的吧?” 安琪儿看着陆家的人敌视着她的目光,“……你胡说!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据说达芙妮现在还没死……”安夏儿抿了抿唇,“我相信如果找到她,是不是你刺激她以及让她当天去墓园找我的……她一定会说!” 这话,安夏儿是特地说过陆老听的! 如果如上回陆白说的,达芙妮没死的话,陆老一定会找人去求证! 安夏儿说完这话,便与两个女佣先走了。 陆白以杀人般的目光冷扫了安琪儿一眼,“安大小姐,如果这是真,你能躲到现在挺幸运。” “不,陆先生,我没有……”安琪儿拼命否认。 “达芙妮确实没有死,我会让人去求证,如果那件事与安大小姐你有关,你和安家躲不了。”陆白撂下这狠话,起身向安夏儿离开的方向去了。 慕董事长和慕夫人见情况不妙,这件事牵扯到了安琪儿这边,一时不好再提起让慕斯城和安琪儿结婚的事。 “陆老?”慕夫人挽着慕董事长站了起来,带着一丝客气的笑说,“既然陆家这边有事,我看我和斯城他们父子两个还是先回去,改天再来探望您吧?” “慕夫人。”陆老望过来,“怎么,这回不想解决斯城和这安大小姐结婚的事了?陆白和夏儿可还没有同意解除那个赌注的事。” “陆老,这回就算了吧。”慕夫人道,“我们下回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