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自寻的死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4章 自寻的死路!

第414章 自寻的死路! “你们要走可以走!”陆老冷声道,威严的双目扫过安琪儿,“但这位安大小姐得给我留下来,在夏儿那个孩子被谁迫害了的事弄清楚之前,她哪也不能去!” 陆老叱咤商界,威慑力自然不是盖的。 安琪儿吓得直接退后两步! 面若石灰! 慕夫人马上扶着有身孕的安琪儿,对陆老道,“陆老,这目前也只是陆少夫人一人的说词而以,也不见得是真的,您不能现在就怪琪儿吧?” “怎么?”陆老道,“照慕夫人你的意思,我该听信这安大小姐片面之词,而不相信我的孙媳妇?” “陆老,我不是这意思……” “不是这意思,那慕董事长和慕夫人就先住下吧?”陆老道,“放心,夏儿是不是冤枉了这个安大小姐,陆家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查个清楚。” 陆老看向安琪儿,脸皮笑着而肉不笑,“安大小姐,如果夏儿说的是实情,那你最好作好心理准备,别说你绝对不可能再嫁入慕家,你安家我也不会放过!” 安琪儿吓得花容失色,直接瘫坐了下去。 “来人啊。”陆老唤道。 “陆老,在。” 金管家和华管家同时应道。 “给慕家的各位备上好的贵宾房。”陆老看向安琪儿道,“至于这个安大小姐,你们给我随时监视着,明白了?” “是,陆老。” 华管家应下声。 陆老和金管家起身而去,留下了慕家的几位在客厅里,气氛好不尴尬。 慕董事长见他们竟被陆家的人给晾在这里了,气从心中来,指了指慕夫人和安琪儿,“琪儿,刚才安夏儿说的事是不是真的?我告诉你,陆老盼望陆白结婚多年,心心念念着想要孙子,如果这事是真,别说你嫁入慕家的事不会再有可能,这回谁也帮不了你!” “慕伯父!”安琪儿哀家求起来,“不是那样的,安夏儿是信口开河……” 慕夫人一心惦记着安琪儿有身孕,责怪地看了一眼慕董事长,“我说你现在这里说什么,安夏儿她这明显是不想让琪儿嫁给斯城,难不成她的话你也当真么?” “那斯城,你说!”慕董事长又看向一边在旁喝茶而没出声的慕斯城,“安夏儿是不是怀过一个孩子?还有琪儿是不是跟那个达芙妮勾结去迫害过安夏儿?” 慕夫人又马上道,“斯城一直是跟琪儿在一起,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事……” 慕斯城站了起来,“安夏儿确实怀过一个孩子。” “什么?”慕董事长一惊。 “以前她去医院检查过,而我让人问过给她做检查的医生。”慕斯城,“安夏儿怀过一个孩子的事,千真万确。” “斯城!”慕夫人叫道,“你知不知你在说什么,陆老很有可能会相信安夏儿,那会对琪儿和安家不利!你现在应该为琪儿说话!” 而不是确定安夏儿怀过孩子的事实! 慕斯城黑眸波澜不惊,“我早警告过你们,别想着来陆家让陆白松口,是你们不听。” 一身暗红哑光西装的慕斯城在下人引领下离开客厅,慕夫人看着他的背影大叫,“斯城!斯城!” 慕家的人与陆家见过后,被华管家引去休息了。 因为安夏儿一席话的原因,陆老似乎也没有心情与董事长以及慕斯城谈话,而陆家的下人更得知了另一个事实……原来他们少夫人怀过一孩子。 几个佣人经过走廊,留下细细的私语声: “诶,听说没?少夫人和大少爷有过一个孩子……” “听到了,真是可惜了,陆老盼孙子盼了太久。” “那个s城的安大小姐,之前美名远扬,今日一见也不过是个自私的女人,解除了与慕太的婚约还跟着慕家来陆家,好不要脸,她有什么身份过来呢!” “切,人家只要能嫁入门第更高的豪门,要脸做什么。” …… 某一间客房内。 慕斯城坐在窗前抽着烟,背影肃然又有几分慵懒。 身后安琪儿看着这间朝北的豪华客房,不满地对华管家道,“你们先留步,我家里找算命先生算过,为了稳定我的胎,我不能坐朝北的房间,这个方向对我不利……” “安大小姐。”高大的管家婆婆眯眯地笑着道,“提醒你,你现在可不是慕太子的未婚妻更加不是慕家少奶奶,充其量也就是个怀着慕太子孩子的女人。我们少夫人失去了一个小少爷或小小姐,这让整个陆家上下惋惜不已,而你安大小姐还有心思在这挑房间?你现在是监视对象。” “我说过那不是真的!”安琪儿狡辩道,“是安夏儿在胡说!” “不,我们更相信我们少夫人。”华管家说,“安大小姐,你若不是怀着慕家的孩子又是慕太子的女人,你是不可能和慕太子住这种豪华客房,知足一点吧!” “那,慕太子,请你们好好休息。” 对窗前那边的慕斯城礼貌说完,华管家退了出去。 安琪儿跑上去,“你们——” 砰! 门不重不轻地在她面前关上了。 安琪儿又打开门。 外面有两个人把守着。 “你们干什么?”安琪儿看着这个穿着西装的保镖。 两个保镖冷酷而有礼地道,“慕太子是陆家的贵客,当然是保护他的安全,安大小姐你请回吧,你不回出去……” 安琪儿心机过人,岂会看不出来这两个人是受陆老之命,监视她的。 她只好退了回房间。 房间再次被关了起来。 “劝你别折腾了。”慕斯城抽着烟,“那老爷子现在没将你丢去看守房已经是看在慕家的面上。” 安琪儿走过去,“我是为了保胎……” “你如果不想死的话,下回在陆白面前少提孩子两个字。”慕斯城道,“你看到他离开大厅时的脸色了么?” 安琪儿眸子动了一下,“他们,他们想做什么?” “如果真是你指使达芙妮去迫害过安夏儿,你最好作好心理准备,陆家不会放过你的。”慕斯城眼睛映着外面的天色,“不,不会放过整个安家。” 安琪儿往后退了几步。 步子有点虚浮。 她也没想到,安夏儿会这个时候提起她那孩子的事。 “看刚才陆白的表情,安夏儿八层还没跟他提起过这件事,所以陆白才至今都没有对你们安家下什么狠手。”慕斯城道,“而安夏儿刚才会提起,我看完全是因为你提起了孩子,让她想起了她的孩子。” 安琪儿扑嗵一下跪蹲在慕斯城膝旁,握着他的手,“斯城,我是为了我们啊,我们总要在孩子出生之前结婚,陆白那个男人是肯定不会答应的。我只有让安夏儿松口……” “就是因为你在逼她。” “我也没想到啊。”安琪儿急道,“我没有想到她会当着陆老的面提起这件事,不,她一定是故意的……” 慕斯城看了她一眼,“如果她说的是事实,她什么时候提起,她都有理。” “……” 安琪儿开始害怕了。 “她以前。”慕斯城唇角笑了笑,“估记是考虑到安家吧,不,是安锦辰他们,怕陆白不放过他们,所以才没有提起你指使了达芙妮的事……如果这一回因为这件事让安家出了什么事,这完全是你自找。” “不。”安琪儿叫道,“斯城,你要帮我,就算不看在我的份上,你也要看在我们孩子的份上,我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孩子也会出事的。” 慕斯城没回出声,指尖的烟雾往直升起,他的眼神看着有几分晦暗…… “这是不是你做的?”慕斯城问她。 “什么,什么是不是我做的。”安琪儿目光闪躲。 “你知道我指什么。” 慕斯城目光逼视着她。 那时他只知道安琪儿让人去挖了夏国候夫妻的墓,至于之后安夏儿遇到了什么事,他并不知详情……更不知安琪儿是否指使了达芙妮做了什么。 “我……”安琪儿咬了咬唇,“我都说了我没有,斯城,连你也不相信我么?” 慕斯城只是看着她,“你知道,你经常背着我做一些事……” “不。”安琪儿马上说,“我都说与我无关了。” “但愿如此,倘若不是,以陆白和陆老爷子的性子……”慕斯城顿了一下,目光沉了下去。 安琪儿本心虚,这会听到慕斯城的话生怕自己出事慕斯城会不帮她,“斯城,我……我后悔让你爸妈带我来陆家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慕斯城脸庞紧绷。 “我怕陆家会相信安夏儿的说辞,他们一定会相信她的,就算没有证据,他们也会相信她吧。”安琪儿又说道,“陆家会不会对我不利,不,斯城,你带我离开吧,我不想呆在陆家了。” 慕斯城笑了一下,“现在想走了?” “斯城你带我走……” “迟了,没听到那老爷子说要让人监视着你?” 安琪儿失力地坐在了地毯上,“不,不会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慕斯城没说话,用力吸了一口烟。 安琪儿摇晃着他的手,“斯城,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就算你不看在我们过去的情份上,也要看在我们孩子的面上,这回你一定要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