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总裁大人的怒火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5章 总裁大人的怒火

第415章 总裁大人的怒火 “我告诉过你很多次,很多次。”慕斯城脸庞冷硬,“如果事前没有跟我商量,那出事就不要求我帮你,是你一次次透支了我们的情份。” 安琪儿趴在他膝上哭起来。 慕斯城没有动,任由她抱着自己在哭,他身躯坚挺如山。 *** 陆白回到他的卧室外面时,见菁菁和小纹正站在外面。 菁菁和小纹向他礼了一下,“大少爷。” “怎么了?”陆白看了一眼卧室紧闭的门。 “少夫人说,她想静静。” “……” 陆白推门进去后,见安夏儿正站在窗前,就算昨天一样。 她穿着白色的薄高领毛衣,外面是coco的墨绿色秋季外穿吊戴长裙,脸庞洁白秀美,裙子长至地上,背影绝美高贵。 比起昨天她的气愤,她现在显得忐忑得多,身前的手指紧紧地绞着…… 一双意大利黑色高档男士皮鞋走到了她身后不远,地毯吸去了脚步声,但安夏儿闻到了空气中他的香水味。 “你是不是又想怪我?”安夏儿眨了眨红润的眸子。 陆白看了她一会,“首先,关于我们那个孩子的事,你不要再想了,那件事始终过去了,你再念着那个孩子也不会……” “我就是难过。”安夏儿呼吸颤抖地道,“她安琪儿凭什么,凭什么在我面前提起她的孩子,为了她的孩子我就必须祝福她和慕斯城有个盛世婚礼?凭什么?” “你在意这个做什么。”陆白道,“那个安大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早就清楚?” “……” 安夏儿吞咽着。 就像在咽下这一口闷气。 陆白笑道,“再说她跟慕家来到陆家的目的也很明显,不过就是想当着陆家的面,让你大度地原谅她和安家以用对你做的事,你若不原谅,就说你小气不配成为陆家的少夫人,这点小技俩,明眼人都看得明白好吗,爷爷他也清楚。” “我不开心。”安夏儿道。 “那让她滚出陆家?” 安夏儿紧抿唇。 “其实若没有激化这个矛盾,我当时就打算让人将这个安大小姐赶出陆家。”陆白眼角站了她一眼,“所以我让你冷静一点,但现在你说出了我们那个孩子的事,爷爷不会罢休,他眼下是扣下了她,准备查清楚我们那个孩子出事的事……是不是与这个安大小姐有关系。” 最后一句话后,陆白语气缓缓沉了下去,听着有点冰冷。 安夏儿咽了咽。 就像在等一个严重的问题。 她心头都是紧张的。 “说到那个孩子。”陆白刚才温和的语气没了,冰寒的眸锋扫安夏儿,“你还有事瞒着我?” 扑嗵! 安夏儿心脏猛地剧烈跳了一下。 “当时这件事,我让修远查问到,只与达芙妮有关。”陆白道,“但这安大小姐说过,她指使达芙妮去墓园找你的事,你从未跟我提起。” 安夏儿紧握着手指,没有说话,因为她明白陆白想指什么。 她也只是猜想到的。 但后来安琪儿的话,验证了她的猜想——是安琪儿让达芙妮去墓园的。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陆白盯着她的脸,“怕我对安家怎样?” “……” “如果当时达芙妮绑走你的事,与这个安大小姐有关,我就是铲除整个安家也不为过。”陆白道,“你在维护安家?所以你没有跟我提起这件事?” 安夏儿咽了咽,“也不是这样,起码不全是……” “不是?”陆白笑,“你确定?” “安家……”安夏儿想了一下,“安琪儿和她妈妈他们怎样,与我无关。” 说句不客气的,他们就是死了也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那就是为了安家那两个双生子吧。”陆白道,“你担心会连累到他们。” 安夏儿呼吸有些停滞。 被陆白问中要点。 胸口有点窒息。 陆白唇边带起一丝优美而冰冷的弧度,“安夏儿,我从来未问过你,你跟安家那三少爷和四少爷当时发生的事。” 安夏儿猛地回过头看着陆白,“陆白,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这话该问你,你怕我会对安家不利连累到他们,怎么,你是觉得,我们的孩子还没有他们重要?” “我没有这么说。” “你也知道那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如果当时是达芙妮指使安琪儿绑架了你,至使我们失去了那孩子。”陆白冰冷的褐眸看着安夏儿,“那让整个安家陪上这个代价,也是理所当然吧?你在维护谁?你想维护谁?” 陆白一步步向她逼近。 他不想看到安夏儿因为任何一个原因,而去维护安家的任何一个人。 安夏儿看着陆白的眼神,他万里冰封般可怕的眼神震惊到了她,她知道他是说真的。 “如果,你想要对安琪儿他们怎样,我不阻拦。”安夏儿退了两步,“但不能祸及无辜,锦辰他们根本与这件事无关,我也不想让他们无家可归,我只想留下一个安家给他们,以及保证他们的安全。” 仅此而以。 安家的其他人她管不了,她也不想管,但她唯一就想保住安锦辰他们。 但安夏儿这话,显然刺激到了陆白。 她被他逼到了墙边。 嘭! 陆白一只手按在了她脑袋旁边的墙上。 “……”安夏儿咽了咽,看着陆白近在咫尺的森冷脸庞。 陆白眼神凌厉地看着她有所惊谎的脸,“与他们无关……这么说,在你眼中,他们跟安家其他人不一样是吗?” “……” 安夏儿忐忑起来。 她就担心这个。 她没有说出可能是安琪儿指使了达芙妮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她怕她越不想牵扯到安锦辰他们身上,而陆白就会越发注意到这个问题。 她越在意谁,陆白就会越生气。 “从,某一方面来说。”安夏儿背贴着墙壁,“安家无论是骗了我,还是对我做过什么,又或者我们的孩子是否因为安琪儿而失去了,这确实与他们无关,他们现在根本不在安家。” “无关?”陆白眼睛眯了起来。 安夏儿想说服他,“是,陆白,以前我在安家里时,自从到大他们对我也很好,现在他们也不在安家,这笔账不能算到他们头上啊……唔!” 陆白突然掐住她的脖子。 狠狠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你干什么!”安夏儿疼痛地皱起了眉头。 陆白警告地盯着她,“安夏儿,你听着,我可以疼你宠你,但我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你把其他人的男人当回事!” “不是那样的……”安夏儿艰难地掰着脖子上他的手,“你先放开!” “不是?”陆白冷笑了下,“他们既然是安家的人,安家得罪了我陆白,他们就该负起连带责任,怎么与他们无关?又或者,你觉得我们一个孩子还没有他们重要。” “你不要偏离主题,我根本没这么说……” “没有。”陆白眸心里有什么深藏的东西在慢慢跳跃上来,“说到这,你刚说他们对你很好?” “陆白,你先放开!”安夏儿拍打着他的手。 这个男人真是翻脸就是另外一个人。 前一秒可以将她疼到骨子里。 可但凡触到他的怒点,他可以像扼制着她的命一般扼制着她,如她上回和展倩开玩笑所说的,如果有朝一日她出轨了或做了对不起陆白的事,他绝不会杀她。 他会用一百种方式折磨她! 他平时有多宠她,生气了他就有多可怕! “可恶,陆白你放开,我生气了啊……”安夏儿咳嗽着,因为呼吸困难的原因,小脸涨得通红。 “他们对你好?”陆白唇边一抹戏谑,念起那则曾经被安家花大价钱压下去的一则新闻,“‘安家四少爷安锦辰于海上生日宴上强吻安家二小姐,安二小姐衣衫不整匆忙逃离房间……’” “陆白!”安夏儿瞳仁一点点放大,像是被揭开了某个不想回忆的阴影,她声音发抖地道,“我不允许你说这件事,你你不能提这件事伤害我!” 陆白看着她的反应,唇边的笑意更甚。 以前他曾稍微提过她在安家的事,安夏儿的反应就不是很好,所以他也一直都没有说起过。 陆白将安夏儿脸上的慌乱收于眼底,“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尽管当时安家出钱压下了这个新闻,但我们结婚之前我彻查过你在安家所有的事……” “你为什么要说。”安夏儿眼睛红了,“还是你也不相信我,当时情况不是那样的,我和锦辰没有……” “那也不能否认他想对你出手。”陆白手紧扣着她的颊脸,步步紧逼,“你说他是无辜?一个曾经想染指我老婆的人他无辜?我告诉你安夏儿,安琪儿如果真做了那件事,这安琪儿过后,我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那个安锦辰——” “你敢!”安夏儿推开了陆白的手,“我也告诉你,陆白,这人在世界上总会有除了爱人以外比较重要的人,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你若尊重我,就不该伤害我所珍惜的人。” “他们对你重要?”陆白脸色骤变,冰冷到掩去了平时所有的温情脉脉,“一个想强暴你的人,你说他对你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