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他生气了,很可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6章 他生气了,很可怕

第416章 他生气了,很可怕 他几乎是在低吼。 看着他阴鸷的双目,安夏儿愣住了。 过了一会。 安夏儿靠在墙上,头缓缓垂了下去,紧紧咬着唇: “不是这样的,当时情况不是这样,不是媒体写的那样,那天是是锦辰和夙夜他们过生日……” “无论怎样,总之他想对你下手是事实。”陆白强有力的手指捏起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而你还想维护他也是事实。” 这件事,就像刺痛了安夏儿心里的一个伤口。 跟当时被慕斯城背叛时的痛不一样。 锦辰…… 她是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反倒对于他们,她心里还有丝愧意。 当时锦辰的眼神,让她心疼得要死。 她说。 他还是问这个问题。 可是没有。 既使她和慕斯城分了,她也没有给他回应,因为她爱上另一个男人……陆白。 ——在安锦辰离开的时间里,她还嫁人了。 安夏儿缓缓地抬起泪湿的目光,“陆白,你应该知道,我跟你在一起时,我是第一次……我没有跟锦辰发生什么。” “安夏儿,如果他当时真把你怎样了。”陆白在她耳边,声音轻轻地,毫不留情地残忍地说,“我会杀了他,无论他现在在哪,我一定会杀了他。” 安夏儿眸子颤抖了起来。 或许,刚才在大厅内她不该提起是安琪儿指使了达芙妮的事,而她刚才太生气了…… 她只是想让陆家知道,她和陆白的一个孩子也因为安琪儿而没了,她现在没有任何理由因为安琪儿怀孕了,而去原谅她。 “但别说我。”陆白道,“爷爷他知道这件事,估记也不会这么跟安家算了。” “爷爷……”安夏儿缓缓看向陆白,“我不怕。” 陆白眸色深了一下。 “我会求他不要对安家下狠手。”安夏儿道,“起码对锦辰他们不要,他会答应我的。” 是的,陆老会答应她的。 因为…… 陆白脸色看着阴冷了下去,“那你觉得我会?” 安夏儿看着陆白,眼神开始无措起来。 她就害怕陆白不会。 “安夏儿,那你就给我听着。”陆白面若冰霜,“且不说他们是安家的人,冲那个安锦辰当初对你做的事,我也不会放过他!” 他刚一转身,安夏儿马上抓着他的手,“我说我跟锦辰没什么,当时是误会,而且我们那时候也没有结婚,结婚之前我跟其他人发生的事,这并不算对你有任何不敬吧?” “你说没有?”陆白笑了一下,“你别忘了安夏儿,我找了你多久,既使没有结婚,当年那个小女孩也是属于我的!” 安夏儿叫道,“你疯了?你手也不能伸这么长,把我的过去也管了啊!” “我如果说硬要管呢?” 安夏儿目光缓缓柔和下来,她轻轻握着他的手,“陆白,算我求你了,你别对锦辰怎样好不好?” “你就这么想护着他。”陆白的脸色再次一点点发生了变化。 “你就当答应你妻子的一个请求。”安夏儿看着他优美冰冷的脸庞,“安琪儿和她妈妈确实对我不好,安雄也骗了我很多久,但是锦辰和夙夜他们……是无辜的,我以前一直将他们当弟弟看。” 陆白一字一句说,“我若不答应呢。” “……”安夏儿眸子闪动着,“那我就后悔说出安琪儿与我们那个孩子出事时候的事了,我应该藏在心里,想办法自己去对付她。” 陆白脸色看着一点点气愠。 她还想不说…… “哪怕别人说我小气,不配成为你们陆家的少夫人,我也不会原谅她。”安夏儿湿泣的眸子映着陆白冷漠的脸庞,她缓缓微笑,“我原先是想着你会理解我的……如今看来,我不该说出这件事。” 陆白抓起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摔在了旁边的床上。 “啊!”安夏儿倒在床上看着他,“你突然干什么,你吓到我了!” 陆白没着脸,抽下领带直接床这边走来。 安夏儿爬起来,“陆白,我没有说在为安家说话,我不是那个意思……” 陆白将她按在了大床上,一只手直接扯下她的衣服。 他们都是两情相悦而缠绵。 这种单方侵占的方式,粗暴的力度,让安夏儿皱起了眉。 “松手。”她抓着自己的衣服,抵死不从。 但陆白显然情绪不同以往。 脸色可怕。 他一只手将她按趴在床上,没有任何前奏,甚至一个吻都没有,抽下lv的男士皮带,直接攻占她。 …… 两个小时后,陆白离开了卧室。 安夏儿趴在床上,雪白的背上遍满鲜红的牙印。 就像是惩罚她似的! “陆白,你给你记住了……” 她咬着牙,抓着床单爬起来。 “啊。” 察觉到那种羞耻的痛,她吸了口冷气,皱紧了眉头。 以婚以来她和陆白在一起那么多次。 他从没有这么粗暴过…… 完全不顾她的感受。 说起缠绵,刚才他的行为更像是强暴,没有任何收敛。 浴室在卧室的另一边,她忍着发颤的两条腿,扶着墙走去浴室那一边。 富丽堂皇的浴室中,一片耀眼的光,大得离奇。 热水从头顶上淋下来,打湿了安夏儿所有的头发,想到陆白刚才的脸色,她死死地咬着唇,“我应该想得到,其实我最该担心的是你,陆白……” 虽然他是她的丈夫,他会宠爱她,但他也是握住她命运的人。 她如果让他不高兴,她会比任何时候都惨。 顺着温热的水。 有一丝血水从身上流下来。 安夏儿生气地蹲了下来,抱着膝微微颤抖着,“还说会疼我……陆白你这个恶魔。” 卧室外面,菁菁和小纹看着刚才陆白生气而去的背影,半天想不出为什么。 “怎么了?”小纹眨巴了一下眼睛,“刚刚大少爷脸色看着不是很好,他该不会跟少夫人吵架了吧?” “有可能。”菁菁说。 “可是……”小纹怎么都想不通,“之前不都好好的么,少夫人还说,我们这一趟回去她和大少爷就准备去拍婚纱照,还要度蜜月呢,这就吵架了?” 菁菁想了一下,马上说,“我们还是进去看看。” 二人进卧室一看,床上一片狼藉,安夏儿的衣服像被人强撕扯下来扔在那里的,床下还落着一件内衣…… 想到刚才陆白出去时的脸色。 两个女佣一对望,完了,真吵了! ——又或者是他们这次亲热没配合好! “少夫人!少夫人!” 两个人又赶紧往浴室跑去。 安夏儿没有锁门,菁菁和小纹一进去,就看到她蹲在花洒下面,莹白的身子就像是一朵雨雾的雪莲,在热水下瑟瑟颤抖着。 “少夫人?”小纹瞪大眼睛,“大少爷他,欺负你了?” 安夏儿缓缓抬起脸,淋湿地头发卷卷曲曲地落在她的肩头,她眨着湿润的睫毛,“你们……去帮我找点药过来。” …… 陆白从别墅内庭院出来时,魏管家正等那里,“大少爷,陆老把慕董事长叫过去谈话了,中午估记会和慕家的人一起用午餐,你要去么。” “不必了。”陆白浑身像散着一种戾气。 “是。” 魏管家颔首。 陆白拿起电话打给秦秘书,“让那边的人审问一下那个达芙妮,她当初带人绑走安夏儿时,是不是安琪儿指使了她……把结果尽快给我送过来。” “是,陆总。” 听到陆白语气有异,在帝晟集团的秦秘书立即应了下来。 陆白放下电话后,一双英气的剑眉紧锁了起来。 理解…… 安夏儿那女人还希望他能理解她? 他一个孩子因为那个安琪儿而没有了,她还希望他放过安家的其他人?更别说是安家的那个四少爷安锦辰。 “大少爷,发生什么了?”魏管家看出他脸色有异,“少夫人呢?她要下来用午餐么?” “不必了。”陆白紧紧握着手机。 魏管家没有见到安夏儿,不敢乱猜测他们两个又发生了什么事。 “大少爷,少夫人说是那个安大小姐指使达芙妮绑走了她……”魏管家顿了一下,“怎么以前没有听少夫人提起过这事,大少爷知道么?” “我若是知道,这个安琪儿还能来陆家?”陆白薄唇边划起一个冷漠弧度,“她在瞒着我,怕我对安家不利,她想把安家留给那两个少爷。” 一听陆白这话,魏管家就有点苗头了。 怕是因为那个安琪儿,而说到了安家的三少爷和四少爷。 “大少爷你消消气,其实少夫人以前在安家那么多年,跟安家有些的人有感情很正常。”魏管家说,“这安大小姐和安雄是伤了她的心,但安家那两个少爷应该与少夫人还有些姐弟感情。” “姐弟感情。”陆白讽刺地道,“笑话,你是没看到以前安家的那个新闻?” “当时那个传闻并不可信吧。”魏管家说道,“少夫人也不是那样的女子,就算少夫人不是安家亲生,但他们当时还是姐弟,应该不会逾越那层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