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安琪儿你这张脸看了恶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8章 安琪儿你这张脸看了恶心

第418章 安琪儿你这张脸看了恶心 安琪儿坐在长餐桌的最尾那端,整个过程低着头,不敢说话。 晚餐结束后,慕家的人站了起来,慕董事长道,“陆老,那您多休息,既然我们留下来了明天就一并迎接南宫家族的人,陆慕两家沾亲带故,我们自然就是一家人。” 这是言明了会向陆家靠拢的意思。 “对对对。”慕夫人也附和着。 慕斯城眼角看了一眼陆白,“不过,想不想维持我们两家的关系,这以后恐怕得看陆总了。” 陆白唇边笑了一下,“慕太子这话说的好像你很想维持住一样,怎么,我听说你跟南宫家的人接触过?” “不。”慕斯城马上说,“我顶多算是见过那个南宫焱烈。” 这两个男人之间,气氛不比其他人。 他们有太多心知肚明的东西。 陆老道,“好了,慕家若有这个心意自然是好事,来人哪,带慕董事长他们下去用茶吧。” “是。” 佣人恭敬地上来有请。 慕家那边的人刚刚离桌,陆老看了一眼安夏儿和安琪儿道,“夏儿和安大小姐留下来吧,我有话要问你们。” “……” 慕家回过头,一片寂静地望着陆老。 都不知陆老的意思。 陆白眼眸也定了一下,他抓起安夏儿手腕,“爷爷想谈什么明天跟我谈吧,现在我和安夏儿有紧要的事需要回去协商。” 安夏儿正处于火上添油的状态。 她一抽手,“不,爷爷想找我谈话这是我的荣幸,我要留下来受教。” “……” 陆白眼睛冷了冷。 但安夏儿就是不走,一副他说往东她偏要往西的架势! 陆老把这些看在眼底,“我说陆白啊,夏儿也是我的孙媳妇,你怕我会为难她?放心,就是一些平常的谈话,留安大小姐一起,是想核实一些情况。” 陆白看了一眼安夏儿,“是么,那爷爷你们谈吧。” 陆白带着魏管家,转身而去。 茶室。 金管家已经在这里准备好了茶具。 黄花梨木雕刻的龙形茶盘,有着古色古香的华美,价值千金。 陆老坐在上座,手展了展对面,“夏儿,安大小姐,坐吧。” “谢爷爷。” 安夏儿爽快地坐了下来。 安琪儿犹豫了几秒钟,才施施礼地坐下来。 “晚上喝得惯茶么?”陆老道。 “不要紧。”安夏儿道,“我睡眠质量一向很好。” 安琪儿顾忌地看了一眼陆老,似乎怀疑陆老会这么客气地留她下来喝茶,这个时候,陆家应该都在想着法怎么处置她了才对…… “……我,没事。”安琪儿讨好地笑道,“能陪陆爷爷喝茶,是琪儿的荣幸。” 安夏儿暗里翻了一个白眼。 “放心,普洱茶不会太影响睡眠。”陆老一边自己悠然地将茶叶放下壶中,笑了两声,“我也很注重养生,毕竟我怎么都要活到我陆家孙子出世,才舍得走啊,哈哈哈。” 听着他提孙子,安夏儿笑笑,没说话。 而安琪儿脸色煞白。 “不过。”陆老的声音马上压了下去,合将那茶具放下了,“我昨天睡得不是很好,可以说辗转反侧,一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事能令失眠了。” 金管家马上上来,替他们斟茶。 陆老转着手里那个念珠,“毕竟我陆家一个孩子离开了……太令我生气了,我盼了多久,从盼陆白结婚,到他送回结婚证。” “……”这下安夏儿沉默了,开始流汗了。 不好。 这老爷子话里有话啊。 “夏儿啊。” 安夏儿一惊,背挺睦,“……是,爷爷。” “听说你和陆白白天闹情绪了?”陆长问道。 安夏儿眉角抽搐,“没……没有啊。” 啊! 早知道她就不留下来了! 难道她和陆白分房睡的事,陆老都知道了? “没有?那为什么让华管家准备了另外一个房间?”陆老又问。 安夏儿咽了咽,大脑高速运转,“是因为……我听说陆家周围的风景都非常优美,每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不一样的景色,于是我就想去别的房间换下视觉。” 陆老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道,“夫妻两个,最重要是要沟通,相互理解。” “是,爷爷说得对。” 安夏儿应道。 “明白就好。”陆老点了点头,“你上回怀孕,是什么时候?” “……” “放心,我只是问问,毕竟那个孩子走了陆家也不知晓。”陆老一脸的惋惜。 安夏儿抿了抿唇,“好几个月前了。” “是么。”陆老长长叹了一气,“当时你和陆白,为什么不把你怀孕的消息告知陆家?” 安夏儿当然知道为什么。 因为陆白不想回陆家。 陆白根本不想跟陆家联系。 这老爷子也该清楚…… “爷爷,我当时怀孕也只有一个多月。”安夏儿顿了顿,“那一阵子,也发生了一些事,我刚刚发生自己有身孕没几天就……”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下去。 这欲言又止,充份地表达出了后面的悲剧。 陆老点了点头,果然将矛头开始对准安琪儿,“安大小姐,我留你下来,并不是代表陆家对你有所原谅,只是想再问一问你,再次听听你的回答。” “……陆爷爷想问什么。”安琪儿紧抓着衣服。 “你说你并没有指使那个达芙妮迫害夏儿,你,及安家,都不知道夏儿怀孕的事?”陆老转着手里的念珠问道。 安琪儿咽了咽。 “最好想清楚回答。”陆老道,“陆白已经让人去问那个达芙妮小姐了,相信过两天就会有消息,如果说了假话……” “……”安琪儿鼻翼旁都渗出了薄汗。 要两天会有消息,那说明达芙妮一定在很远的地方,此时安琪儿只希望达芙妮能突然死掉,这样就死无对证了! 但眼下她若承认了,马上就不会有好日过。 她怎么着都要拖一拖。 况且白天她跟安家打过电话了,告诉了安夫人这边的情况。 “回陆爷爷。”安琪儿有礼地颔了颔着,“我不知道,我从来都不知道安夏儿怀孕的事,她是恨我,所以才会把孩子的事栽赃到我头上。” 安夏儿冷声笑笑,“安琪儿,你的脸是不是忘在家里了?” “安夏儿,我知道你恨我和斯城,不希望我们结婚,但你也不能血口喷人吧。”安琪儿看着自己的手,死活不承认。 安夏儿只想喝一口热茶,直接喷到她脸上去! “我血口喷人?”安夏儿哼了哼,“上回我回安家找照片时,你是怎么对我说的,你当时不是很得意地告诉我是你让达芙妮去墓园找我的么?你现在矢口否认,你以为我会忘记?” 安琪儿看向陆老,“陆爷爷,您明鉴,我从未说过那样的话。” 安夏儿手指缓缓握了起来。 安琪儿装模作样的本事,倒是高深。 “既然如此。”陆老半睁开眼睛,“金管家,打个电话去安家。” “是。” 金管家马上拔电话去安家了。 显然,陆老从安琪儿这边得到回答后,已经准备好再打电话到安家了。 “这里是安家。”电话里传来安家佣人的声音。 “我是陆老的管家,让安雄接电话。”金管家直接道。 安夏儿嗤笑了一下,她几乎都可以想象到,安雄到顶级豪门陆家亲自打电话来,是怎么大汗漓淋地跑去电话了。 “你好你好。”电话里传来安雄呼吸喘重的声音。 “安总,陆家这边有个疑惑,请问安总知道我们少夫人是否有过身孕?”为不打草惊蛇,金管家特地问得比较含蓄,“放心,没别的目的,只是想向安家打听一下我们少夫人的事。” “陆家能向安家打听安夏儿的事,是安家的福份。”安雄道,“不过,安夏儿怀孕了?” 金管家,“……” 安夏儿瞳孔一点点放大。 而安琪儿满意地低下了脸。 “她什么时候怀孕了?”安雄故作不知问道,“是现在?那恭喜恭喜了,虽说她已经离开了安家,但我安家是希望她能过得幸福,我们会祝福她……” 金管家道,“安总误会了,我们少夫人现在没有身孕。” “什么?那陆家是……” “打扰了。”金管家礼仪性地说完,挂了电话。 安夏儿手指握得生疼。 安家…… 安雄。 若不是为了安锦辰他们,陆白铲除掉安家,安夏儿理都不会理。 ——说她无情也好,但此刻她就是这想法。 安琪儿马上为自己辨解道,“陆爷爷,现在你也听到了,安家也不知道安夏儿怀孕的事,可见她说的话并不是真的。” “安琪儿,你说这话违不违心?”安夏儿咬了咬牙,“爷爷你别相信她,她一定是跟安家事前打过电话了。” 安琪儿如泣如诉,“安夏儿,我这一趟让慕家带我过来,其实就是想当面跟你道歉,毕竟你结婚了,也希望你能祝福我和斯城。但你不原谅我,你恨我,我理解,可你不能冤枉我啊。” “你这张脸,现在我看了恶心!”安夏儿抓起面前那杯未喝的茶水,直接泼在她脸上。 “啊!!” 安琪儿叫了起来。 安夏儿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爷爷,我先回去了,不过我没有冤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