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他暴力的证据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19章 他暴力的证据

第419章 他暴力的证据 安夏儿离开后,安琪儿拼命擦着脸上的茶水,生怕她那张脸被毁了,“陆爷爷,你看到了,安夏儿她想毁我容貌,她心思狠毒,你们不要相信她说的话……” 陆老示意了一眼旁边的佣人。 佣人拿着毛巾上来擦了擦她脸上的水。 “安大小姐放心,夏儿那杯茶她一直未喝,想必已经不热了。”陆老看得明白,“当给你洗了个脸吧,有时面目脏了,还是早日洗清污垢清白做人为好。” 这陆老爷子的意有所指,安琪儿目光闪烁,“陆爷爷……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 陆老威严的老脸上,微微含笑着。 “现在是安夏儿不可喻拿茶水泼我!”安琪儿气恨不已地指着安夏儿离去的方向。 “说到这个问题。”陆老道,“据s城以前的媒体所讲,在慕氏发布会上,安大小姐曾经用酒泼向自己意在栽赃夏儿是么?” “……” 平地一声惊雷。 安琪儿没有想到这个陆老爷子连那个新闻都知道了。 “既然安大小姐曾经想那样做。”陆老道,“你有那样的心思白废了也可惜,那刚才夏儿的那杯茶,安大小姐就权当是做实了你当初想栽赃给她的罪名吧?” “陆爷爷,不是,我……” “不过,陆家可不会请媒体。”陆老道,“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向我控诉?” “……” “当然,夏儿用茶水泼了你的事是事实,我老爷子看在眼里,绝不会否认。” 安琪儿头发上滴着水珠,狼狈中带着楚楚动人,最后她抖起胆子,“那刚才安夏儿用茶水泼了我,陆爷爷您打算如何?我不会原谅她那种不可理喻的行为!” “那安大小姐指使达芙妮小姐迫害夏儿,导致陆家失去了一个血脉的事,又打算如何?” “那不是真的,安夏儿她胡说八道!”安琪儿急道。 “夏儿是不是胡说,陆白自会去求证,如果事实证明确实是夏儿冤枉了你,我会亲自让夏儿给安大小姐你赔礼道歉,并且让陆白解除和慕斯城赌约的事,你和慕斯城可以顺利结婚。”陆老说。 安琪儿清眸中马上放出光芒,似乎看到了希望…… “不过。”陆老老脸看着黑沉了下去,“安大小姐,我今晚看在慕家的份上是给过你一个坦承的机会,如果达芙妮那边消息回来,证明你和安家在撒谎,别说你不可能再嫁入慕家,陆家对你的处置也不会留任何情面!” “……” 安琪儿手发抖。 但她什么也不敢说,她若是说了现在就会完蛋,她只能拖下去想别的办法。 “来人哪,把安大小姐送回去吧,记住这两天好好看着。”陆老拿起茶杯,以示这次谈话的结束。 一个佣人走上来,“安大小姐,请吧?” 安琪儿这才腿发软地慢慢站了起来,在佣人引领下离开了茶室。 金管家道,“陆老,您留少夫人和这安大小姐下来的目的,是在试探这个安大小姐?” “当然也是想找这孙媳妇说说话。”陆老笑笑,“毕竟上一回我去s城找她谈的话题,还没谈完呢。只是没想到她就那样走了。” “那我再去将少夫人叫回来。” “不急。”陆老吹了吹杯里的热茶,“改天有空再找她谈谈吧。” “好的。” “不过陆白恐怕不这么想。”陆老笑道,“他估记是在想我是在想法拆散他们吧。” “那陆老,您会反对大少爷和少夫人么?” “夏儿这孩子看着是挺让人喜欢。”陆老道,“不过,作为陆家的少夫人,不是只讨人喜欢就行,再看看吧。” “是。” …… 安夏儿回到房间的时候,魏管家站在她房间外面。 安夏儿看了一眼那打开的门,蹙眉,“怎么了……” “少夫人,大少爷过来了。” 魏管家回答她的疑问。 什么? 安夏儿马上进去了。 听说陆白过来了,菁菁和小纹留也在了外面,不敢进去。 魏管家道,“陆老找少夫人和那安大小姐谈了什么?” 菁菁叹了一气,“说实话,我和小纹并不知道陆老和少夫人她们谈了什么。” “什么?”魏管家皱了皱眉,“菁菁,我和大少爷走的时候,特地将你们留下来陪同少夫人,你们必须注意少夫人身边的一切情况。” “陆老将少夫人叫去茶室谈话了。”菁菁说,“我们只是站在茶室外面等待。” “就是啊,而且那个安琪儿也被叫进去了。”小纹恨了恨道,“那个安琪儿,算什么s城第一美人,心灵丑陋的要死,还不及我们少夫人十分之一呢!” 菁菁看了一眼旁边的房间,“魏管家,大少爷是过来跟少夫人道歉了么?” 是不是准备过来哄他们少夫人了? 小纹也眼睛一亮,“哦哦,是这样是这样么?我就知道大少爷不会跟少夫人吵太久的。” “大少爷没说。”魏管家一脸你们高兴得太早的表情,“不过以回来时大少爷的脸色,他八层是担心陆老找少夫人谈了什么。” 安夏儿走进房间时,就看到没有开灯,只是落地窗帘往两边拉开着。 外面庭院中的灯火从落地窗照进房间,落在咖啡色的地毯上,将房间照得有一种宁静的唯美。 陆白坐在窗前,背对着她,影子被拉得修长。 “回来了?”声音有点冷。 安夏儿壮着肚子道,“……是啊,怎么了。” “老爷子跟你说了什么?”陆白声音听着有点沉闷,心情不太愉悦。 安夏儿愣了愣。 她以为他要质问她晚餐后他拉她走她故意不走的事……听到这,安夏儿马上松了一口气。 “跟我的话,也没说什么,就问我们那个孩子的事,问我什么时候有的,当时为什么不回陆家来安胎……” “你怎么回答?”陆白回了一个冰冷的侧脸。 安夏儿咽了咽,“我就说实情,我当时刚知道自己怀孕不久,而且发生了点事……” 陆白没说话。 目光又缓缓森冷地望着外面。 “其实你也没必要讨厌陆家。”安夏儿道,“起码就我过来以后,我眼睛所看到的,陆家上下都拥戴你,爷爷他……看到你回来,也很高兴。并且对我也还算好,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陆白唇角薄美地勾起,“我告诉你,你别看那老爷子表面笑呵呵,他年轻时有一个称号叫作‘商界的笑面虎’,你如果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那你就太天真了。” 这样? 难道陆老只是表面没反对她和陆白结婚? “……”安夏儿咽了咽,“我不想去猜那么多,反正别人的心思我也不想猜,我没有做错什么,也不怕别人为难我,我光明正大心里坦荡!” “光明正大?心里坦荡?”陆白笑了一下,“你确定?” “那当然,本来就是……” “你跟我分房间睡的事,敢光明正大地告诉他?” “……” 安夏儿一瞬泄了气。 但这算什么问题呢。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但想必你不说那老爷子也知道了。”陆白抬起眼睫,褐眸有着琥珀的流光,“你以为陆家这些下人是摆设?你让人给你换房间会传不到他耳中?” 安夏儿瞪大眼睛道,“那又怎么了,我要去另外一个房间关他们什么事?而且我刚刚已经跟爷爷说了我是……” “目前正面临南宫家的人上门,明天就会到,我跟南宫蔻微的婚事我想他们是不会这么轻易罢休。”陆白说,“对那老爷子而言,什么都敌不过陆家的荣耀利益重要,倘若让我离婚娶那个南宫小姐对陆家会有更大的益处,老爷子一定会要求我离婚……” 安夏儿抓着衣服。 陆白缓缓回过头看着她,“看到我们恩爱,也许他那些反对的话无从说起,你跟我分房睡算什么?安夏儿,你说算什么,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整个陆家,跟我感情出了问题?给那老爷子一个让我离婚的理由?”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的。 他一半的脸庞被外面的灯光照得华贵,另一半脸庞没在房间的黑暗中。 那双褐眸冷漠中有着一种无以反抗的压力! 安夏儿安静了一会,笑,“那现在你是怪我?” “不怪你怪谁?” 安夏儿越想越气,“是怪你!” 陆白褐眸暗了一下。 “谁让上午那样对我?”安夏儿攥着拳头。 “我怎么对你?”陆白唇角一丝冷笑,“说说看?” 安夏儿咬牙挤出三个字,“你强暴我!” 陆白又笑了,“对于我老婆我还用强暴?履行夫妻间的义务,是你该做的吧?” “那你也不能那样用强的!”安夏儿气得双目瞪圆,心情愤怒无比,“你弄伤了我,你还咬了我,就算是你的妻子,你也不能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不尊重我强迫我!” 安夏儿说着,唰唰地两下将上衣脱掉,将头发甩在肩头一侧将后背给他看,“你看看你的杰作,这就是你对我使用暴力的证据!” 还有…… 还有那种羞耻的地方她就不想提了。 她雪白的玉背,上面遍着几个绯红的牙印,就像染在上面的几朵红梅,有着一种别样的诱惑,裸色的内衣,在这种光线下就像没穿,比起陆白刚认识她时,她头发长长了。

下一篇   第420章 我会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