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我会退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20章 我会退婚

第420章 我会退婚 将头甩在肩头一侧,露出后背的样子真是性感极了!无限风情! 陆白冰冷的眸,因为这一香艳画面生出一丝欲望的东西,“你若是不反抗,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哈?”安夏儿将衣服一甩,简直不敢相信他的霸道,“你在无理地强迫我,我为什么不反抗?” “……” “当时明明是你不对,我不想要的时候你也该尊重我的意见!” “尊重?”陆白目光如冰,“你有尊重我?” “我哪里不尊重你了,我敢不尊重你么?”安夏儿道,“我告诉你陆白,你别想又偷换概念,反正这次就是你的不对!” “你在我面前口口声声要维护那个安锦辰,你有尊重我?”陆白步步逼近过来,“你有想过我的感受?” “那本来就不关他们的事……唔!” 陆白显然不想再听到这件事,手指紧捏她的脸颊,“你还想为他说话,我告诉你安夏儿,你别踩我底线!” “……放开!”安夏儿拼命扒着他的手,艰难地说道,“本来就是你……先提起的。” 陆白在她耳边低低警告道,“安夏儿,听好了,这件事就此打住以往谁也不许再提起,你也别在我面前为安家那三少爷四少爷说话。” 他可以容忍她的一切。 她杀人他都可以递刀。 但唯独不能容忍她在意别的男人…… “放开……还说没对我用暴力……咳咳咳!”安夏儿像只小猫一样抓了抓他的手,“陆……你放开……” 陆白眸子动了动,最后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得以解脱,安夏儿赶紧捂着脸,“你捏我脸做什么,你不知道我最漂亮的就是这张脸了吗?要捏出个淤青,或把我脸颊捏变形了你就准备告诉外边你有个丑老婆!” 陆白才不理她这些话,“我弄伤你了?难不成你以为你是受害者?” 安夏儿叫道,“这不明显着么?” 咻! 陆白抽下领带。 一看到他这解领带的动作,安夏儿马上警惕往后一退,半个身子躲在窗帘后面,“你你你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别说我现在还在生气,就是没有生气我现在也不能跟你……你你你再强迫我,我就离开陆家。” 陆白抽下领带后,直接将衬衫领口几粒扣子给解开。 他把领口将旁边一拉,露出颈项和大半个优美胸肌的胸膛,怒视着安夏儿道,“你受伤了?那这是不是也算你的杰作?你自己过来数数你在我身上剜了几道爪子印!” 安夏儿又从窗帘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慢慢看过去…… 只见陆白衬衫领子下面,脖子上果然有一道血红的印子,胸膛上也有几道。 “……” 安夏儿眨了眨眸子。 满头雾水。 她抓的? 她怎么不记得…… “你……”安夏儿忐忑了一下,“确定是我抓的?” 陆白眸色看着就覆盖上一层清冷,“那你是想说,是别的女人抓了?我出轨了?” “呃,我不是那个……” 陆白冷冷一笑,“过来。” “干什么?” 安夏儿又往后退了两下,他脸色太可怕了。 见她不动,陆白大步流星走来,一把抓起她的手腕,“‘教育’你!”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夏儿拼命道歉拼命挣扎,“我就随便说说而以,好了,那上午那事我们一笔销了,只要你以后不这样对我,也不会对锦……” 前面男人身躯一停。 安夏儿在撞上他之前立即刹车,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马上改口,“总之你不能伤害我身边的人!” “……”陆白回眸盯着她。 这个小丫头! 还敢跟他讨价还价? “还有。”安夏儿又补充道,“你……先放手,你又握疼我了。” 陆白极尽忍制着心里那怒气。 当你生气得不得了,但又狠不下心揍她,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她。 安夏儿就看着陆白紧锁着的眉头,一点点放松。 就在她准备警惕他又会将她扔在床上变着样压榨时,陆白却沉闷地叹了一气,松开了手,径自往床边走去。 “站着做什么,过来。”他说。 “……”安夏儿眨眨眼睛。 只见陆白往床上一躺。 “啊!”安夏儿尖叫起来,“你躺在这做什么,这是我的房间,你大总裁的奢华卧室在那边呢,你要睡回去睡!” 陆白睁开睫毛,冷肃地盯着她,“你要睡这里是么,行,我搬过来……” 说着他便准备按响服务铃,准备让魏管家去准备,他今晚就睡这了。 “停停停!”安夏儿几乎是狂奔着扑过去,抢在他之前,一把捂住那服务铃,“你干什么?我难得清静一下,你不要搬过来睡!” 陆白用一种令人胆战的眼睛看着她,“那你是确定要跟我分房,是么?” “……” 安夏儿咕咚地咽了一口口水。 “回答我。”陆白严肃道。 安夏儿抿了抿唇,凶什么凶,他还有理了。 她抓着最后一丝倔强,“反正上午是你先动手我才抓你的,你不对我用强的我也不会抓你,这件事必须你道歉。”对,原则性的问题不能退让,她也不能被他压得死死的,立场一定要坚持。 陆白盯了她半天,最后他缓缓坐了地来,凑过安夏儿的脸。 “……”安夏儿缩了缩,吞咽着,“干嘛。” 靠……靠这么做什么? 就在安夏儿担心他会不会在她脸上也咬一口时,陆白压低声音警示性地说道,“对不起……” “……”安夏儿看着他森冷的目光。 “够了么?”陆白道。 安夏儿又心惊胆颤地吞咽了一口。 道歉就道歉。 怎么道个歉都像大爷似的! 但安夏儿不敢再计较下去,自己嫁的老公含着泪也要接受他的一切……她必须接受陆白的醋劲大,并且变脸比翻书快的冷漠性子! 最后安夏儿忍了忍道,“那……以后不许这样了啊。” 陆白刚沉下一口气。 “但是。”安夏儿又马上要求道,“我可以搬回去和你睡,但我那里痛,你这几天不能碰我……你必须发誓!你绝对不会碰我!” 陆白冰冷地看着她,真恨不得再给她一顿教训! 当晚,安夏儿搬回陆白的那间卧室。 只是安夏儿的话,陆白必须履行答应。 他们各自盖着各自的被子,陆白背对着她…… 夜里安静无比。 只剩下他们的呼吸。 “明天。”陆白突然说,“南宫家族来人的时候,你不必出去迎接他们。” “哦?”安夏儿瞪着繁丽的天花,“我该感谢你的体贴么,知道我不想看到那个南宫小姐?” “不只是这样。”陆白合着眸子,长长的眼缝线往上挑着,“陆家不必要给他们太大的面子,全部人出去迎接他们,说到底我也并不打算跟他们联姻和解。” 安夏儿看了他一眼,“行,知道了。” 又静了一会。 静到了气氛微妙。 “上午。”他叹息了一下,“是我太生气了。” 安夏儿没说话,眼睛莫明有点酸…… “算了。”最后她大度地道,“我当你无心之失,反正以后别那样了,我不喜欢……”果然还是情到浓时自然而然地滚床单比较好吧? 那种粗爆的方式,她就觉得自己被人强暴了! 陆白没说什么,轻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我说真的,你别敷衍我……”安夏儿情绪一激动,又想起自己扶着墙走到浴室的事,“反正,你不是女人,你无法理解那种撕裂般的痛!” 安夏儿觉得她绝对没有夸张! 她当时迈开腿去浴室时,就是那种感觉!像美人鱼踩在刀锋上! “那以后都尊重一下对方的情绪。”陆白闭着眼睛道,“惹我生气的事以后不要提,以后你不想要,我不会强迫你。” 安夏儿一卷被子,翻了个身,“行了,知道了。” 了不起她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到锦辰他们,让他们不要回来好了…… 只要不碰到陆白,也许就不会发生她不想看到的事。 最后陆白道,“放心。” “什么?” “我会退婚。” “……” “无论如何,我跟那个南宫蔻微之前的婚事,我一定会退了。”陆白道,“不惜一切。” “嗯。”安夏儿轻轻应了应。 “晚安。”来自冰山总裁的温柔。 安夏儿眼睛酸了酸。 这是今天晚上,她听到最感动的话了。 *** 翌日上午,慕夫人得知昨晚安夏儿用茶水泼了安琪儿,马上就去见了陆老。 前面,陆老和陆白正在商量事情,慕董事长也在。 “陆白,安夏儿她太过份了吧?”慕夫人看了看身后的安琪儿,气得不行,“我称她一声陆少夫人,是给她面子也是对陆家的尊重,但琪儿是我慕家未来的少奶奶,她一杯茶泼向琪儿是想做什么?她安夏儿怎能做出这么没礼貌的事,她有一点身为一个豪门少夫人的矜持与端张么?” 慕董事长皱眉站了起来,“等下南宫家的人马上就要到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这是琪儿的事!”慕夫人显然将安琪儿看得极重,“她在陆家受辱了,表示慕家的面子也被人给打了,你不替琪儿说话,你还觉得我不该为她声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