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南宫蔻微的要求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24章 南宫蔻微的要求

第424章 南宫蔻微的要求 什么安排她离少夫人房间近一点。 少夫人是他们大少爷的妻子,他们夫妻房间当然是一块的,是人都该有这个常识,直接说想住得离大少爷和少夫人他们近一点,不就好了? 陆老与华管家对视了一眼,显然也有一点这个顾忌,但又不好回绝这个南宫小姐。 气氛有点安静。 南宫蔻微眨了眨眸子,“请问……不行吗?” 南宫焱烈笑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精明眸子扫过陆白和陆老的脸色,步步紧逼,“怎么,陆白毁了与微微的婚事,如今微微一个小小的请求,陆家都不能答应?” 这是直接拿陆白毁婚的事作文章了。 总之一切都要随他妹妹的意思。 陆老笑道,“当然不是,只是那里不是客房所在的地方,不过既然南宫小姐想与夏儿处好关系,我想夏儿也会高兴,华管家,那里还有空置的房间么?” 管家婆婆看了一眼陆白,“陆老,那里的房间除了大少爷和少夫人的主卧室,还有就是大少爷母亲和二少爷的房间了,二少爷的房间不适女性住,大少爷母亲的房间又……” 陆白母亲的房间,他一般都不会让陆家的下人进去。 陆家别墅群那么庞大,其他地方房间几百间多得很,只是那个地方是主人住的地方,不好安排客人。 陆白不客气地道,“南宫小姐,我母亲去逝了,她的房间我不会给任何人住。” “诶?”南宫蔻微似乎听明白了,“主宋,那失礼了,当我没说吧。” “我不可能当作没听到。”旁边南宫焱烈再次为难,“我妹妹贵为南宫家族的千金,既然陆夫人已经去逝了,她房间空着,请问给我妹妹住一下很过份么?” 陆老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南宫焱烈的紧逼,“南宫少主,话不是这么说……” “这么说吧。”南宫焱烈看着拇指上的暗红宝石戒指,“在南宫家族,客人的要求南宫家族一定会满足,怎么陆家,这般小气?那还谈什么这是礼仪之国?” 直接上升到了待客问题。 “……” 一时陆家这边的人都没说话了。 陆老和慕董事长用目光看向陆白。 ——眼下希望他退一步。 毕竟这一次是要跟南宫家族退婚,那眼下满足一下这南宫小姐比较好。 陆白脸庞上带起优美的微笑,“南宫小姐,你要住哪个房间其实只是小事,陆家没有怠慢客人的意思。只是,在这我想先问南宫小姐一个问题,我打算跟南宫家族退了当时和你的婚事,毕竟我结婚了,那对于我的退婚,你怎么回答?” 陆白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南宫蔻微手指抓着身侧的裙摆。 南宫焱烈眼睛一抬,“陆白!你毁了与我妹妹的婚约不说,如今为了一个房间你还想退婚……” “哥哥。”南宫蔻微咬着唇,“别说了……” “他想退婚就退婚?”南宫焱烈声音也沉了下去,眼神逼视着陆白那一边,“微微,他应该离婚,重新履行娶你的约定。” 陆白只看着南宫蔻微,“我只听南宫小姐的说法。” 陆家的人也没说话,只等着这南宫小姐的话。 南宫蔻微眼角沾着破碎的泪水,微微笑了一下,“陆先生,你放心,我会好好考虑这个问题的,我知道你和安夏儿小姐已经结婚了,我不该拆散你们……” “南宫小姐比你哥哥明事理。”陆白扫了一眼脸色黑沉的南宫焱烈,笑了笑对华管家道,“带南宫小姐下去,把我母亲那间房让她休息。” 陆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就怕陆白会不答应。 “好的,大少爷。”华管家老脸上也绽出了微笑,上前对南宫蔻微道,“那南宫小姐,您请跟我来吧。” “失礼了。” 南宫蔻微对众人颔了颔首,在华管家的带领下下去了。 陆老收回视线,“南宫小姐倒是谦和有礼,丝毫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 “这是自然,微微心地善良,跟其他贵族女子完不一样。”南宫焱烈看向陆白,“就像陆先生毁了与她的的婚约,她也不追究……但作为她的哥哥,我必须为她向她那个未婚夫讨伐。” 陆白不理他,冷漠起身,“南宫先生,快中午了,有兴趣的话出来走走吧。” 话一落,陆白就带人先走了。 陆老也站了起来,“那南宫少主,这个话题就先放一放吧。” “也好。”南宫焱烈放下搭着的腿,站了起来,“我也有兴趣参观一下陆家这座价值千亿的别墅群。” “请。” 陆老展了展手。 *** 安夏儿在卧室的外厅中,看着电视。 菁菁和小纹听着魏管家的话,二人瞪大眼睛。 “少夫人,大致是这样,现在秦助理正在大少爷身边。”魏管家道,“我是趁着这会他们用午餐的时间,过来将情况告诉你,总之以后在陆家碰到南宫小姐,还望你……冷静一点。” “又不是第一次见她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安夏儿一边看着最近的商界新闻,“不过我倒是对她感到佩服啊,上回来s城的时候,不是口口声声说着绝不会拆散我和陆白,以及她是过来祝福我和陆白的么?怎么到了现在,陆白说要跟她退婚了,她的说法就变成要考虑一下了?” “……”魏管家轻轻叹息了一下。 “这个南宫小姐藏得太深了。”菁菁道。 “可不是,我现在都怀疑她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了。”小纹哼了哼。 “呵呵。”安夏儿一边磕着瓜子。 “少夫人,这个南宫小姐太会做人了。”魏管家说,“能进能退,就上回她从天台坠下来的事情,硬是给她扯过去了……以后你跟她碰面小心一点。” “不追究?”安夏儿哼了哼,“她倒说得冠冕堂皇,可不就是想告诉其他人是我推了她么,她现在却在那做好人?” “少夫人……” “哼,她不想追究,我还想追究呢。”安夏儿将手上那把瓜子壳扔在了另一盘子里,“她摆明知道陆白要退婚故意跳下天台,就是想让众人痛斥我心思恶毒吧,想让陆家将我驱逐出门?” 安夏儿手指握了握。 轻微抖动。 魏管家道,“少夫人,你放心,我们相信你。” “对,我们也相信。”菁菁和小纹说。 “你们相信有什么用!”安夏儿撇了他们一眼,咬了咬牙,“她戏是做给陆家和其他人看的,如今也不知爷爷是怎么想我……” 估记现在陆老觉得她出身又不好,心思又恶毒,全身上下没一丝优点了! 再跟那个南宫蔻微一对比…… 安夏儿又烦躁地抓起一把瓜子,开始磕起来。 “这个,相信大少爷会跟陆老讲清楚的。”魏管家说,“所以大少爷就让我过来跟你说一声,让少夫人你这几天先忍忍,碰到南宫小姐了……别跟她起什么冲突,他会想办法退这个婚。” “行了,我知道了!怕我坏他事是吧?”安夏儿愤懑地道。 “也,也不是……”魏管家汗道。 “是就是,我也没说不听他的。” “……” 安夏儿道,“那上午是怎么回事?听说安琪儿被关起来了?上午慕夫人还说要见我呢,我没见她。” “慕夫人估是想向你求下情,希望少夫人你让人把安琪儿放出来。”魏管家道。 “向我求情……”安夏儿不屑笑道,“我哪受得起哦,我在他们眼里,不一向是靠见不得人手段才嫁给陆白的女人?” “少夫人你别去计较。”魏管家叹道。 少夫人就是心思太敏感了…… “我计较什么,慕家再看不起我我也是陆白的正牌妻子啊,他们就是气死也拿我没办法。”安夏儿哼了哼,“所以呢,安琪儿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早上达芙妮所在的那个监狱将审问视频传回来了。”魏管家说,“达芙妮说了那天是安琪儿让她去墓园的,以及在达芙妮的手机上,发现了安琪儿发给她的信息。” “早知道是她。”安夏儿一点也不意外。 不然达芙妮当时怎会去那个墓园,若不是碰到了达芙妮,估记她的孩子就不会出事。 说到底。 这一切都是安琪儿导致的! 安夏儿眼睛微胀,“所以呢,陆家打算怎样?” “少夫人放心,等南宫家的人一走,陆家会马上处置安琪儿。” 安夏儿垂眼眸子,“行了,我知道了……魏管家你忙的话就先回陆白那边吧。” “少夫人真不过去用午餐?”魏管家问道。 “不去了。”安夏儿合着眸子,看到南宫蔻微,心烦啊。 “好的。” 魏管家这才退了出去。 将门关上后,魏管家叹了一气,始终不知怎么告诉安夏儿南宫蔻微住去了陆白母亲的房间……离安夏儿这里非常近。 估记他们少夫人知道,心里又有芥蒂,会怪他们大少爷。 只希望南宫兄妹住个两天就会离开。 “你们。”魏管家对守在卧室外面的两个保镖道,“好好看着少夫人,尽量别让她和南宫小姐碰面,明白了?” “是。”保镖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