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解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30章 解释

第430章 解释 “哼,这是肯定的吧。”安夏儿笑了一下,努力忍制着心里的不安,“她是想告诉我,在陆家大家都会随了她是么,她在陆白眼前有着不比我低的地位,连我都没去过陆白母亲的房间,但她可以……因为她是特别的。” “少夫人,你先别猜什么,也许事情根本不是这样。”菁菁知道这事可轻可重,赶紧劝道,“要不,晚上问问大少爷他。” “问,我是肯定会问。”安夏儿手指握得生疼,“我只是在想,如果真的是陆白让她住进去的,我该如何面对这个现实。” 陆白会怎么跟她解释? 想到一个惦记着她老公的女人,住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安夏儿就开始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他母亲对他那么重要,重要到为了他母亲的死,他恨了他父亲十几年……但他如今却同意让南宫蔻微去住他母亲的房间? “少夫人,我相信这件事大少爷这么做一定有原因。”菁菁撇向南宫蔻微离开的房向,“起码不可能像这南宫小姐说的那样。” 安夏儿没说话,脸色不是很好看。 “对了。”菁菁又拿出手机递给安夏儿,“少夫人,那这录音……” “删了。”安夏儿道。 “啊?” 安夏儿哼了哼,“有什么用,这南宫小姐狡猾着呢,没见刚才套了半天,人家就是不正面回答她坠下天台的事?” “那她刚才故意挑衅说,住进去了大少爷母亲的房间……” “如果这是事实,那她说了对她也没什么影响。”安夏儿道,“因为这是陆白同意的。” 菁菁低下头,不说话了。 但安夏儿心里却开始起了波澜。 远远的,小纹给安夏儿端柠檬水回来了。 她回来后左右瞄了眼,“诶?那个南宫小姐走了?走了好,看了就讨厌,来,少夫人你喝喝看,这回肯定没那么酸了……” 安夏儿郁闷地端起喝了一两口。 但柠檬再酸,也酸不过她心里。 “怎么看着这么耀眼呢?”天边的晚霞透过云层照来耀眼的光,安夏儿伸手挡了挡头顶,“这是秋天么,怎么看着像夏天似的,真令人烦躁。” “少夫人,你是有一阵没晒过太阳了。”小纹将安夏儿躺椅旁边的太阳伞往她那边倾斜了一些,挡住落日,“帝京这边的边天气比s城热,现在正在秋老虎的时候。” “是么。” 安夏儿合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小纹看菁菁也不说话,气氛有点怪,“喂,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菁菁低着头。 “也没什么。”安夏儿长叹了一气,“刚才那南宫小姐说,她住在陆白母亲的房间里,是陆白亲口同意的。” 小纹愣了一下,“不可能?我不信!大少爷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事。” “所以……才纳闷啊。”安夏儿缓缓睁开眸子,笑了笑,“你们说,陆白是不是真的对人家南宫小姐心里有愧,想弥补点什么呢。” “不可能!” “不可能!” 菁菁和小纹几乎同时说。 安夏儿垂下眸子。 *** 但下午回去的时候,安夏儿以探望的名义去看了一下南宫蔻微。 南宫蔻微的话并不假。 她果然是住在陆白母亲的那个房间里。 “那南宫小姐休息吧,我就过来看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不习惯地方。”安夏儿出来后,客气地说,“总之有什么需要,记得跟华管家说一声就行,我离这里也不远,有什么事……找我也行。” “谢谢安夏儿小姐。”南宫蔻微意有所指道,“不过安夏儿小姐放心,陆家对我很照顾,陆先生的安排也很周到。” “……”安夏儿的微笑僵了僵,“是么,那就好。” 南宫蔻微房间外面站着两个外国保镖,以及祈雷。 祈雷低着脸,一直不敢正视安夏儿。 “哦,还有你,祈雷。”安夏儿想了一下,对祈雷说,“我上回去你奶奶所在的医院,看过她老人家,怎么说呢……” 祈雷马上抬头看着安夏儿,“夏……陆少夫人你去看过我奶奶?” “她老人家精神还不错,虽然有些健忘,不过总问我他孙子怎么没去看她呢。”安夏儿笑了笑道,“你说,我该怎么回答你奶奶呢?” 祈雷缓缓低下了头,手紧紧握着。 “我说他在学校忙着考试呢。” “……” “不过祈奶奶对于她孙子寄于厚望,如果知道她那个乖孙走了歪路。”安夏儿顿了一下,对低垂着脸的祈雷道,“想必她老人家一定很伤心吧。” “……”祈雷紧紧握着手,脸上内疚。 “你在我这的人情牌是用完了。”安夏儿提醒他,“那,祝你这次能平安离开陆家了?” 最后安夏儿笑笑,带着菁菁和小纹离开了。 晚上安夏儿怄气,晚餐的时间也没下去。 陆家隆重的晚宴过后,陆白回到了和安夏儿的卧室。 “安夏儿呢,怎么没下去吃饭?”陆白问卧室外厅中的两个女佣。 菁菁和小纹一脸不情愿说话的表情,心里有点替她们少夫人委屈。 最后菁菁低低回了句,“……不知道。” “她人呢?” “里面看电视呢……”小纹啜嚅着道。 陆白看着她们二人脸色不对,皱了皱眉,“怎么回事,给我好好说话。” 菁菁和小纹一惊,马上害怕地站直了,“是,大少爷,少夫人说不想吃饭,现在正在里面看电视。” “你们在这做什么?”陆白道,“不去侍伺着她?” “少夫人说她想静静。” …… 陆白走进卧室后,就看到卧室没有开灯,电视的屏光照亮着周围。 安夏儿侧躺在沙发上看网络电视,电视屏幕中放的是一幕美国经典电影,玛丽莲梦露主演的《七年之痒》,因为是老片,不能以全息播放的方式投影出来,平面的电影有着年代感。 安夏儿侧躺在那看着电影的画面,显得有几分等待丈夫晚归的幽怨。 时不时还听着她几声叹息。 陆白走过去,抚了抚她头发,“怎么了,哪不舒服?” 安夏儿也不回头,“这不是陆大总裁回来了?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别乱说。” “话说陆家真是大啊。”安夏儿感叹道,“住的地方跟生活用餐的地方,完全不是在同一个地方,总感觉住在陆家,两个人只要不想见面的话,一年都可能见不到一次。” “……”陆白拢了拢眉,“我叫医生过来看看。” “不必了。”安夏儿道。 陆白以为她在闹什么情绪,坐回来伸手探探她额头,“我今天在接见客人,那个南宫焱烈过来了,我不会会那个男人怎么行。” 安夏儿挡住了他要探自己额头的手,“不用看了,我只是这里不舒服。” 她指了指自己胸口。 陆白挑了挑眉峰,“想我了?” 他手直接朝她胸口衣服的扣子伸去,以为她要跟他云雨一番。 “干嘛?”安夏儿吓了一跳,手赶紧攥着领口往沙发另一边缩去,“你昨天弄伤了我我现在都还不舒服,你别过来啊!” 卧室内没有开灯。 电视屏幕的蓝光照在陆白半边的脸庞上,一边明晰,一边阴暗,剑眉褐目,西装衬衫,领带笔挺,英俊得令人窒息。 他手在空中停了一会,“你不是要?” “要什么要?”安夏儿瞪着他,“我告诉你,今天的事你不给我说清楚,以后都别想碰我!” 陆白想起外厅中两个女佣的反应,心想着,她们肯定是在替安夏儿抱不平了—— 他的女佣居然向着安夏儿了。 “你让外面的菁菁和小纹小心点。”陆大总裁道,“她们对你尽心尽力是好事,但如果在我面前不敬,我随时都可能解雇她们两个,我对下人很严格。” 安夏儿一甩抱枕,坐起来,“你是在指桑骂槐是吧?你想说是我教她们了,想说是我对你不敬了?” 陆白褐眸停在她生气的脸上,“你脑子怎么想的?我有说你?” “你就是这个意思!” 生气的女人很敏感! 男人说什么,她们都会往那方面想去…… “既然你喜欢这两个女佣,那就算了。”陆白道,“你让我解释今天的事?我说过我在接待客人,中午我让魏管家来叫过你下去用午餐,是你没下去。” “那不是你说……” “我上午是说过没必要太给南宫家族面子。”陆白道,“但我没让你一天都下去,你起码要下去吃饭吧?” 安夏儿此时就像是一个被充了气的气球,满腹怨气,但又被扎紧了口子,不知从何发泄。 陆白就看着她气得红胀的脸,“怎么,吃了点东西没?” 安夏儿怒气像气球继续膨胀…… 还好意思问她吃没吃东西? “你等一会。”陆白站了起来,“我让魏管家帮你准备点东西送上来……” “陆白!” 身后安夏儿突然一声愤怒。 终于爆炸了。 陆白身线优美的英俊身躯在安夏儿面前站了一会,皱眉回过头,“怎么了?你不吃了?” “吃什么吃,我已经气饱了!”安夏儿醋意大发地怒视着他,仿佛全身都要炸起来,“你给我解释一下,南宫蔻微的事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就给我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