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光有爱还不够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32章 光有爱还不够

第432章 光有爱还不够 “别管他。”陆白拉起安夏儿的手往回走,一边对身后菁菁和小纹道,“让人准备一份晚餐送上来。” “是,大少爷。” 金管家拧了拧眉,“大少爷,陆老正在等少夫人呢。” 陆白停下脚步,勾起薄唇,“想请安夏儿一个人过去,并且不想让我在场?那老爷子想对安夏儿说什么?他若敢对她说什么过份的话,小心我跟他也断绝关系。” “大少爷,请您别这么说。”金管家叹息着颔首,“我只是奉陆老的话过来请少夫人,陆老找少夫人有什么事我并不能揣测。” 陆白脸色又冷了一个度。 陆老找安夏儿说话,他总是不放心。 就像上回陆老留安夏儿和安琪儿说话一样…… 就在气氛要僵在这里时,安夏儿道,“算了,陆白,我过去看看爷爷有什么事吧。” 陆白英眉深皱。 “没事的。”安夏儿微笑了一下,“爷爷是长辈,他要见我我总不能太过无礼,我过去看看爷爷有什么事,我等下回来吃东西吧。” 如今南宫家族的人在,安夏儿不想陆家内部再徒添矛盾。 “走吧,金管家。”安夏儿道。 “好的,少夫人,请。” 金管家在外面引领着。 安夏儿离开后,陆白倒了一杯酒。 魏管家接到陆白电话,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大少爷,怎么了?” 陆白坐在房间的前厅里,一张冰冷的脸庞,看着十分慑人,“在忙什么?不知道安夏儿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你刚才人哪里去了?” 魏管家马上汗了,“大少爷,我正在让人准备一些少夫人吃的东西,接到你电话已经马上赶过来了。” 陆白怒视了他一眼。 脸色依然很难看。 “大少爷,我刚上来时见少夫人跟金管家过去了,是陆老要见少夫人么?”魏管家道。 陆白笑了一下,眼底冰寒,“除了那老爷子,陆家还有第二人敢把安夏儿叫过去问话?” “这……”魏管家想了一下,“陆老不会因为少夫人没去见客人的事,责怪少夫人吧。” “这是我允许!”陆白冷道,“他敢有什么意见。” “大少爷,你也别太担心,兴许陆老有别的事。” “……” 陆白没说话,脸色冰霜。 他缓缓看向魏管家,“安夏儿问起南宫小姐住在我妈咪房间的事,你中午没跟她说?” 魏管家鞠道,“大少爷,中午少夫人听到南宫小姐暗指是被她推下了天台,心情不是很好,再说起南宫小姐住在大少爷母亲房间的事,我担心少夫人会受不了……” 陆白没说话,拿起那瓶martell又往杯里倒了一杯。 魏管家道,“少夫人她是知道了么?” “南宫蔻微下午找她了。” 陆白喝了一口酒。 魏管家叹了口气,“那真是不巧了,我还特地吩咐过保镖尽量别让少夫人跟南宫小姐碰面,少夫人想必是下午出去了。” “算了。”陆白抬起冰冷的褐眸,“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等把南宫焱烈这男人拿下,我们就回s城。” “只是,南宫焱烈那个男人怕是不好对付。”魏管家说,“如果裴少的情报是真的,他这次过来的目的,恐怕不简单。” 陆白握着酒杯的手指收紧,“总之,你们给我把安夏儿看紧了。” “是,大少爷。” …… 夜色下,陆家比白天清静了不少。 陆老是在花园的一个中式凉亭中,凉亭建在湖上,秋水映月,别有一番夜晚的景色。 远远地,安夏儿就看到陆老跟慕董事长正在下象棋,两个女佣站在旁边给他们在斟茶。 “陆老,少夫人过来了。”金管家欠了欠身。 “爷爷。” 安夏儿上前。 “夏儿过来了?”陆老笑了两声,一边对慕董事长道,“慕董事长,你输了。” 慕董事长站了起来,“陆老棋艺高超,甘拜下风。” “好了,麻烦慕董事长陪我下棋了。”陆老道,“这会斯城也该回来了,你这个父亲,也该和儿子好好谈谈,至于他和安大小姐的事就先放一放吧。” “是,陆老,那我先回去了。” 慕董事长话落,看了一眼安夏儿,转身先走了。 不知是否错觉,安夏儿竟从慕董事长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怒意。 估记还是因为安琪儿的事呢…… “夏儿坐吧。”陆老张罗着让佣人将棋盘收了,一边喝了口茶,“怎么,听说你今天没有怎么吃东西?” 隔着花岗石雕刻的圆滑石桌,安夏儿在陆老对面坐了下来。 安夏儿想了想,“我……没什么胃口。” “不舒服?”陆老关切地问。 “……” 安夏儿只是笑笑,不说话。 “既然这样,叫医生过来看看。”陆老说着马上对旁边的金管家说,“去联系一下医生……” “爷爷。”安夏儿阻止,“不用了,我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叫医生没用的。” 陆老怔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夏儿,你这丫头……还真是够坦承。” “不坦承也不行啊。”安夏儿耸耸肩,“不然爷爷就要叫医生过来了,没病看医生,那不自讨苦吃么?” “没病就好。”陆老道,“那夏儿一天没下来用餐,就是因为心里不舒服?” 安夏儿不承认也不否认。 “因为南宫小姐住去了陆白母亲房间的事?” 安夏儿笑笑,“原来爷爷知道?” “这事,你也别怪陆白。”陆老道,“不是我为他说话,因为当时提出去陆白母亲房间住的人是南宫小姐本人,我原本都以为陆白不会答应。” 安夏儿还是有点好奇,“那……他最后为什么又会答应呢?” 是什么原因。 促使陆白答应了南宫蔻微的要求? “那南宫小姐是说想去探望一下夏儿你。”陆老语重心长道,“所以她提议想住在离夏儿你近的地方,只有陆白母亲生前的那个房间合适。” 此时,安夏儿暗下只想笑。 原来是说,想去探望她? 想住得离她近一点? 南宫营蔻微这表面话,说得真是够漂亮的。 “夏儿?”陆老见她走神。 “哦,爷爷,我听着呢。”安夏儿回过神,“所以你们就答应她的要求了吗?” “陆白原先是不同意。”陆老说,“那毕竟是他母亲的房间,他几乎不会让任何人碰,平时不在家,陆家的下人也不会进去。是当时南宫小姐说不跟你追究坠下天台一事了,以及当时南宫焱烈那男人也在,陆白还要退婚,所以必须给他们一个面子。” 陆老说到这,品了一口香茗,“想必,陆白也是想着为了退婚才给这南宫小姐一分面子吧。” 安夏儿手指握了一下,“那我想问一下,爷爷,是不是以后南宫小姐在陆家,陆家都会尽量顺着她呢?就因为,陆白要跟她退婚?” 陆老叹了叹,“夏儿,一个家族有一个家族的立场。不提她跟陆白的那个婚事,她和南宫焱烈也是客人,满足客人的要求,这是主人家该尽量做到的责任。” 安夏儿点点头,“是,爷爷,我明白了。” 总之,哪怕南宫蔻微再怎么作。 她都要睁一只眼闭一点眼? 此时,安夏儿突然很想念s城,很想和陆白一起回s城。 ……那里有他们两个人的家。 “明白就好。”陆老点头,“陆家也没说不顾你的感受,像慕董事长和慕夫人,他们这两天都在为那安大小姐求情,但你在安家受到过什么,老爷子我自然清楚一二,爷爷不会答应慕家。” “谢谢……”安夏儿眼睛酸了酸,“谢谢爷爷顾及我的感受。” 如果陆家都打算放过安琪儿了。 那她对陆家,真的是灰心了。 “安大小姐害陆家失去了一个血脉,无论如何,陆家不会放过那个安大小姐。”陆老道,“陆白也不会,所以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嗯。” “说到这。”陆老放下杯子,爽朗地笑了起来,“爷爷在s城时曾答应过你一件事,不知夏儿还记得?” 安夏儿想了一下,不禁笑了,“爷爷是指,你来s城找我时,在南湖茶庄说的话么?” 原来这陆老还记得…… “不错。”陆老点了点头,“当时你跟陆白刚结婚,爷爷若当面见你,怕会吓着你,所以才隔了个屏风,夏儿不会生爷爷气吧?” 如果不知道这个陆老是名动亚洲商界的富豪,以眼前他的慈详,难以想象他是个这么厉害的人。 安夏儿当时若是见到陆老本人,也肯定会认出来,毕竟一些财经上还是有刊登陆老的照片。 “爷爷言重了。”安夏儿道,“我当时……也才刚跟陆白结婚,也没有做好准备要见他的家人。” 她和陆白那时是协议结婚。 去见他的家人,这是安夏儿当时想都不敢想的事…… “那现在?”陆老耐心地问安夏儿,“你现在了解他了么?” “呃……”安夏儿有点无措,“爷爷是指?” “比如他喜欢什么,他想要什么,对他最重要的又是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 将安夏儿问了个茫然。 最后陆老叹了叹,“丫头,爷爷虽喜欢你,但是,豪门的婚姻光是有爱还不够啊。” “……”安夏儿抿了抿唇,“我不太懂爷爷的意思。”

下一篇   第433章 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