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最庆幸的是你没出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45章 最庆幸的是你没出事

第445章 最庆幸的是你没出事 安夏儿看着陆白,有一丝动容。 原来,他并没有不顾她的安危,是因为他和慕斯城说好了…… 陆白站了起来,“慕斯城将你带出陆家后,我打过电话跟他确认你的安全,之后他会将你带去皇城庄梅林跟南宫焱烈碰面,而修桀已经赶过去等在那了……本来一切都在掌控中。” “没想到安琪儿会出现是么?”安夏儿道。 “是没料到她能逃出陆家。”陆白褐眸深深合了起来,“或许当初南宫蔻微跟老爷子求情放她出来时,我就该让人时刻盯着她。” “那安琪儿是怎么从陆家出来的?” “应该是南宫焱烈把她带去了。”陆白眸子蓦地睁开,负在身后的手握得关节直响,“所以,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若不是南宫焱烈将安琪儿带出去了,安夏儿就不会遇上今晚的危险。 安夏儿咬了咬唇,“她是看到慕斯城和我在一起……” 陆白听着安夏儿微微颤抖的声音,目光沉了沉后,转过了身去,“你如果要原谅他,我不会阻止。” “……” 安夏儿看着陆白的背影。 “看在今晚他救了你一次的份上。”陆白垂下眸子,“只要他以后不来纠缠于你,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安夏儿一时说不出话。 以前,她很恨慕斯城。 当得知他背着她,和安琪儿在一起两年了时,她是恨不得他和安琪儿那对狗男女去死。 可眼前看到慕斯城真的差点丧命……她心里又说不出的滋味,特别是慕斯城是因为救她才遇到了危险。 陆白看着安夏儿低垂的脸,“他跟我联手,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取得你的原谅,我虽并不愿告诉你这一点,但看到你没事,就当是感谢他对我老婆的一次相救吧。” 安夏儿低着头,头发阴影下,一滴泪滴在了她的手背上。 “陆白。”她哽咽着,“以前的事,他伤害过我的事,我该去忘了么?” “想忘就忘。”陆白道,“忘不了就释怀。” 安夏儿轻轻抽泣着。 陆白单膝蹲下,捧起她的脸,“知道吗,对过去最大的淡忘就是释怀,当有一天提起的时候,你发现你根本不在意了。如果提起某个人你会马上气怒,那说明,你忘不了。” 说到这,陆白笑了下,“我虽然看不惯跟你有纠葛的男人存在,不过,我确实希望你能忘了和他的过去。” 安夏儿抽泣着,“真的吗?” “听着,我今晚最庆幸的事,就是你没出事。”陆白说,“所以其他的没那么重要。” “……” 安夏儿眼睛泛红。 “虽然你以后提起他我可能会继续吃醋,因为任何一个出现在你身边的异性,我都会敌视。” 安夏儿看着陆白温和的眼眸,带着眼泪笑了起来,“陆大总裁,你在拐着弯警告我吗,以后身边别出现异性?” 陆白眉峰微挑,“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错。” “你想得美!你身边还有其他女人,你陆家还有一个未婚妻……” “是前未婚妻。”他纠正,“并且很快这个婚就会退了。” 前面,一个保镖带着慕董事长过来了: “大少爷,慕董事长过来了。” 慕董事长看着陆白和安夏儿相视微笑的画面,脸色不是很好看。 毕竟他儿子出事了,而陆白和安夏儿却在这你侬我侬…… 陆白松开安夏儿,站了起来,“慕董事长,请问慕夫人情绪好点了?” 慕董事长点了点头,“斯城是她的命……他奶奶听到消息现在正在赶过来。” “相信慕斯城会没事。”陆白道,“陆家会提供一切医资力量救他。” “是么,那真是谢谢陆总了。”慕董事长不太高兴地笑笑,因为他们慕家也请得了各种医生,慕董事长看向安夏儿,“我过来主要想问一下陆少夫人,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样?斯城的车为什么会爆炸,他为什么会出事,琪儿当时怎么也在?” 安夏儿抿了抿唇,“慕董事长,慕斯城出事你一定认识是因为我吧?” “难道不是?” “并不是我。”安夏儿道,“我当时和一个佣人在慕斯城车内,安琪儿跟了过来,趁慕斯城打电话之际,安琪儿割断了车座底下的油管,之后点燃了地上的机油,安琪儿她……是想让我死。” 最后一句话,安夏儿手紧紧握了起来。 安琪儿是真的想杀了她。 “什么?”慕董事长眉头皱了起来。 “之后。”安夏儿紧紧握着手,“慕斯城他……是冲过来救我出去后时,车子爆炸了,为掩护我他才被火焰波及了。” 慕董事长脸色青白。 安夏儿抬起脸望着他,“慕董事长,你如果要说与我有关,那也只是间接的关系,因为当时慕斯城确实是因为救了我,这一点我并不否认。但当时让慕斯城车子爆炸的人,是安琪儿。” 罪魁祸首是安琪儿! “你的话当真?”慕董事脸色变了,“是琪儿引起的那场爆炸?” “当时不只我一人在场,还有一个女佣,慕董事长若是不信可以问问她。”安夏儿道,“我没有说谎,也希望慕董事长将事情告诉慕夫人,我不希望慕家对我有别的误会。” 慕董事长紧紧握着手,脸色青了一会,转身走了。 当晚,慕斯城从急救室出来后转进了icu重症监护病房,半边手臂和脸庞上有烧伤,正缠着洁白的纱布,昏迷不醒。 安夏儿和陆白当晚离开医院时,去看了一下慕斯城。 站在窗口,看着那个俊美全城的男人躺床上时,安夏儿鼻子有点酸。 “慕斯城,无论你以前对我做过什么,对于今晚你的相救我还是要谢谢你。”安夏儿哽咽着,“……其实早知今日后悔,你当初又何必那样对我。” —————— 皇城庄,‘梅林’高级富豪休闲会所。 当晚南宫焱烈在一个雅间里等了很久,但慕斯城一直没过来。 “少主,慕斯城他不会临时变卦了吧?”利威廉怀疑道。 “不无可能。”达荣浩对陆白恨之入骨,哼了一声,“慕家跟陆家世代交好,慕斯城若是跟陆白联手了,一点也不奇怪。” 南宫焱烈冷静极了,站在一幅中式水墨画挂轴前,笑了一下,“他们联手了又怎样,现在那安夏儿小姐既然不在我手中,他陆白还能找到我头上?” “但少主,这样一来,那安夏儿和陆白手上的记忆器得不到手了。”利威廉道。 “急什么?”南宫焱烈道,“微微不是还在陆家,只有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以接我妹妹的名义再返回去。” “但慕斯城现在没有过来,有些反常……” “把电话给我。”南宫焱烈道。 “是。” 南宫焱烈接过电话后,打了下慕斯城的号码。 电话响了一会,传来了慕董事长的声音,“我是斯城的父亲,他现在医院不便接电话,请问是哪位?” “……”南宫焱烈黑白分明的眸子眯了一下,“慕太子他现在在医院?出什么事了?” “受了伤。”慕董事长情绪不高,“你是哪位?” 南宫焱烈道,“我是他的朋友,那请代我转达一下问候,希望慕太子早日康复。” 电话挂后,南宫焱烈脸色一点点变得冰寒。 “慕斯城出事了。” “什么?”利威廉一惊。 南宫焱烈没有回答,想了一下后,又打给了还在陆家的南宫蔻微,“微微,我这边的计划出了事,你在陆家好好注意陆家的情况,随时告诉我。” “哥哥。”电话里南宫蔻微道,“现在陆白对我正眼都不看,你跟他又闹得这么僵,我经常跟哥哥联系他们会怀疑我。” “你在跟谁说话?” 南宫焱烈声音骤然可怕起来。 南宫蔻微静了下来。 虽然南宫焱烈重视她这个妹妹,但他不容许任何人反抗他! “今晚让我把那个安大小姐带出来的人是谁?”南宫焱烈暴怒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你听着,没有我和南宫家族,你跟陆白一点可能都没有!” “……是。” “听着,微微。”南宫焱烈喜怒无常的声音又低沉了下来,恢复了一个兄长的温厚,微笑说,“慕斯城出了事,这件事会不会在陆家引起什么动静,你好好注意着,陆白和那个陆老的阴险不是你能想象,应付不了,你就收敛锋芒,这两天在陆家好好呆着。” 电话里,南宫蔻微叹了一下,“好了,哥哥,我知道了,但没有我的相助,你的目的也不可能成功吧?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 南宫焱烈没有回答她,挂了电话。 南宫焱烈站了起来,“不必等了,让慕斯城把那陆少夫人带过来是没可能了,现在去gk国际分部看看,我看那些银行到底在搞什么鬼!” “是,少主。” 南宫家族一行人的车,又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梅林。 这座高级富豪会所里的一个服务员,见南宫焱烈等人走后,拿起电话打了出去,“陆大少,南宫家族的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