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哭泣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48章 哭泣

第448章 哭泣 最后南宫蔻整个人都失力地瘫跪在了地上。 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 她双手捂着面孔,哭了,“对不起安夏儿小姐……我不知道哥哥会做这种事,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他的,对不起。” 两个南宫家族的保镖上来,扶着她用意大利语说,“蔻微小姐你别这样,注意下身份,作为一个贵族千金不能当众失态……” 南宫蔻微立马抹干眼泪,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 安夏儿看着她落满眼泪的脸,一时无法再说下去了,如果她是装的,那已经无法用演技去形容了。 ——简直是怀疑她有两副面孔。 周围陆家的下人,似乎都为南宫蔻微的伤心有所动容,看她的目光充满了同情和感叹,感叹这个善良的南宫小姐会有南宫焱烈那么阴险的哥哥。 而南宫蔻微一哭,陆家的人也不好再为难她。 “南宫小姐,既然与你无关那就算了。”陆老说,“说到底,让你卷入这件事也不是你的责任,当初为你和陆白订婚的人是我和你的父亲。” “陆先生,陆老先生。”南宫蔻微突然抬起哭得伤心的脸庞,“不用再说了,哥哥想绑架安夏儿小姐是他不对,他没有理由再提及我和陆先生的婚事。” 她咬着红唇,“我同意,在这我同意退婚。” 陆白和安夏儿脸上掠过意外。 安夏儿甚至不知她这话是真是假…… 她突然就说退婚了,她真会这么做? 陆老马上站了起来,“哦,南宫小姐同意退婚?” “是的,我同意。”南宫蔻微哭着说,“虽然南宫家族是我哥哥说了算,但我是当事人,这回是哥哥他不对,南宫家族不能再为难了,不管哥哥怎么说,总之我同意退婚。” “好!”陆老赞赏地看着南宫蔻微,“南宫小姐不愧是贵族千金,通情达理,体恤大方。在这我给南宫小姐你一句话,无论将来陆家与南宫家族是敌是友,但南宫小姐你永远是陆家的朋友。” “……是。” 南宫蔻微带着眼泪,微笑着。 她突然答应退婚,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如果她是在以退为进,那她成功了,她得到了陆家的谅解。 安夏儿看着眼前这情形,估记要对南宫蔻微追究是不太可能了,她站了起来,“爷爷,我今天有点累了,先回房间了。” “好,夏儿回去休息吧。”陆老应允了。 安夏儿和菁菁小纹三人先离开了。 之后,南宫蔻微也回去了,因为她主动同意退婚,陆家也没有再为难她。 偏厅里,最后剩下陆白和陆老,气氛再度回归了平静。 “老爷子,别说我没提醒你。”陆白道,“刚才你的话仅代表你和陆家的立场,我可没有说不论将来与南宫家族是敌是友,她都是朋友。” 陆老爷子道,“陆白啊,你这人就是过于冰冷了,圆滑一点也没有什么大碍。” “我不可能说那种话,毕竟我要顾及安夏儿的心情。” “所以爷爷才出面说嘛。”陆老笑道,“这南宫小姐已经同意退婚,陆家也得给她一点表示,中国有句古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比起陆白的高冷,陆老显然圆滑老道。 陆白看着这老爷子,似乎更加明白了他以前在商界‘笑面狐’的名号,他怎么说确实只代表他和陆家,至于陆白怎么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既然如此,后面的事就请爷爷不要再干涉。”陆白站了起来,“我是不会放过南宫焱烈那个男人,现在南宫蔻微是我手上对付他的筹码。” 看着陆白冰冷而去的背影,陆老叹,“年轻人啊,就是火气重。” “陆老,南宫小姐同意婚退是一回事。”金管家说,“但大少爷自然不可能就此放过南宫焱烈。” *** 花园中,月色将夜晚照得透亮。 南宫蔻微没有回房间,在花园里打电话,祈雷和两个保镖跟随着她…… “哥哥,是你把事搞砸了。”南宫蔻微冲电话里的人气道,“你抓住安夏儿时她的佣人都在,你想绑架安夏儿的事脱不了嫌疑,那个佣人还可以作证。” “什么,慕斯城没有杀了那个女佣?” “好着呢,刚还站在安夏儿后面!” 南宫蔻微很生气,要她哭着去演戏她真是不太愿意。 电话里的男人阴恻恻地笑了两声,“这么说,那慕太子果然还是站在陆白那一边……” “所以我能怎么办?”南宫蔻微急得一握手,“我只能同意退婚了,我不退婚做下好人,陆家怎会继续信任我!” “你同意退婚,陆白就会重新信任你?” “……” 南宫蔻微怔了一下。 “别怪我没提醒你。”南宫焱烈道,“无论陆家怎么说,陆白的态度才最重要,你要嫁的人是他……” “……” 想起刚才陆白没有表态,南宫蔻微眸色微颤动起来,似乎心里又没底了。 “不过算了。”南宫焱烈道,“反正我也没打算真让南宫家族与陆家联姻,明天我会把你从陆家接出来。” “什么,你要把我接回去?”南宫蔻微一惊,“我不回去,我要留在陆家,我对陆白……” 但南宫焱烈已经挂了电话。 南宫蔻微气愤地叫道,“南宫焱烈,你这个一意孤行的男人!你想过我的幸福么!” 旁边一抹冰冷颀长的身影走来,声音优美华贵,“原来南宫小姐在跟南宫先生联系,你留在陆家,该不会为了探情吧?” 保镖和祈雷一惊,回过头。 南宫蔻微心也蓦地一凉,回头看去。 月光下,陆白和魏管家从旁走过,他瞳眸盛着月华般的华丽与冷漠。 见南宫蔻微瞪大蓝眸,陆白道,“我该说,打扰到你们兄弟通话了?” “陆……先生。” 南宫蔻微手指微微发抖了。 “传闻南宫二小姐容貌美丽善良,但心机过人,是南宫焱烈的左右手。”陆白负着手,像在说无关痛痒的事般叹了叹,“现在看来,确实如此,我想到如今为止被南宫小姐这张脸骗过的人应该很多吧。” “不……陆先生,不是这样。”南宫蔻微唇色苍白了,她看着陆白眼眶渐渐变红,两行泪无声落了下来,“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不是?”陆白勾了勾唇,“你刚才的电话我听在耳中,继续在我面前辨解,没有意义。” 南宫蔻微心一下凉到了底。 她蓝眸瞪得大大的,手因为无措而不自然地握在裙摆两侧,身体微微发抖…… 就像她迄今为止塑造的面具,一下被人揭穿撕裂,裸露地站在了陆白面前。 “但你在陆家,就还是陆家的客人。”陆白说,“南宫小姐若打完了电话就早点回去吧,若是吹了夜风生病了,可就难办了。” 留下这话,陆白和魏管家径直从旁边经过。 身后南宫蔻微腿一软,扑嗵地瘫跪了下来。 “陆先生!”她泪水汹涌地哭了起来,几乎涕泪一起流,完全不像装的:“我不是有意要活得这么虚伪,他们说我聪明有心计只是别人的看法,我只是有能力处理一些事,南宫家族内部的事是哥哥让我做的,我是剑桥大学的硕士,知识过人,但两面做人我也是被逼的,我是骗了很多人,在一个贵族中我被迫这么长大……” “这趟来陆家提及我们的婚事,也是哥哥的主意。”南宫蔻微哭道,“我以前没有见过陆先生你,上回去s城确实是怀着祝福你和安夏儿小姐的打算,只是看到陆先生后,我喜欢上你了。” 陆白拢了拢眉。 魏管家看着这南宫小姐,缄默着…… “我一直想脱离南宫家族,脱离哥哥的控制。”南宫蔻微悲怆地哭着,声音幽怜无比,“我也是害怕哥哥,南宫家族所有人都怕他,我不得不听命于他,他想绑架安夏儿小姐的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我是羡慕嫉妒安夏儿小姐,但没想过安琪儿会想害死她,她们以前好歹是姐妹,我以为安琪儿顶多会为难一下安夏儿小姐,我不知道……如果知道安琪儿会做这么过激的事,我是不会让陆老放她出来的。” 陆白唇角泛起一丝弧度,“南宫小姐的哭诉听着真是可怜,一个聪明美丽的贵族千金被迫成为其兄长管理家族的左右手,用尽心机,做尽各种角色,却不能做真正的自己?” “对不起……” 南宫蔻微低着头,眼泪一直往下掉。 “不过,你将‘angel’殿堂的房产证送回给了安琪儿?”陆白道,“你跟她不是另有来往?” “不,没有。”南宫蔻微马上抬起哭得红肿的眸子,“因为那个别墅产房证在我这没有用,我又不需要那个别墅,所以就给回她了……” “是么。”陆白唇角动动,“你不是应该还给安夏儿?那座别墅是我赢过来送给安夏儿的。” “对不起陆先生,我不知道……” “不过算了。”陆白道,“我想安夏儿也不会要了。” 说到这,陆白回头扫了一眼南宫蔻微瘫跪在花园中央的纤美身躯,“多谢南宫小姐对我的喜欢,不过我有喜欢的女人,我给不了你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