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交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50章 交涉

第450章 交涉 “哼。”陆白唇角划起,“他想要人,先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是最起码吧。” “但是陆总,你认为南宫焱烈真的会写下正式退婚的函件么?”秦修桀有点怀疑,“昨晚南宫小姐同意,也许是形势所逼,南宫焱烈不一定同意。” “不同意?那下回切断他们兄妹的联系,南宫小姐在陆家的身份就是人质,他南宫焱烈什么时候会收到一根手指也说不准了。” 秦修桀颔首,“是,陆总。” 陆白的无情,也许安夏儿永远都不会看到他这一面…… ‘梅林’是皇城庄富豪的中心会所,平时只供皇城庄这里的富豪开放,纵横商界的权贵者们闲暇时会在这里小聚,商讨国际大事,也许几桩上亿的生意在‘梅林’的茶会上就可以签下来。 ——同时,这里也帝京最大的商界信息收集中心。 陆白的车刚到,‘梅林’的老板刘隼便带人在大门外迎候,刘隼是个市侩而风流的男人,一把折扇不离手,绸质的唐装风格衬衫成了他的标志形象。 陆白一下车,他便迎上来,“陆大少好,几个小时前得到您到来的消息我不信,如今看来你果然回了帝京。” “不必废话。”陆白扫了他一眼,“我交待的事刘老板记住了?” “陆大少亲自交待的事哪能怠慢。”刘隼用纸扇拍了下手,“到时只要你一句话,‘梅林’的人会立即包围那个雅间,绝不会让南宫焱烈离开。” “很好。” 陆白唇角微勾。 陆家作为国内第一豪门,又在皇城庄,这座‘梅林’自然不敢怠慢陆家的人。 刘隼一边迎请着陆白进来,一边摇着折扇说,“陆大少许久没回陆家了吧,想电话联系你过来一趟喝喝茶都不容易呢。” “没这个时间。” 陆白大步往里面走去。 “陆大少真是大忙人。”刘隼发挥一个生意人的恭维,“帝晟集团几项新产品成功上市后,市值突破六千亿,帝晟称霸智能科技界看来是早晚的事了,在这先恭喜陆大少了……” 陆白只是笑笑,“刘老板客气,你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了,你这个情报买卖者的生意做到国外去了吧。” “陆大少爷真是手眼通天,我也是为你们这些权贵者服务,靠你们吃饭罢了。” “刘老板太谦虚了吧?”趁着这会进去的功夫,陆白也不吝啬跟这个情报生意者谈几句,“无论什么时代,情报可是一种武器,生财的手段。”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最愿意就是跟陆大少你做生意。”刘隼撑着折扇笑说,“说到这,我现在倒想知道你那个美好聪明的前未婚妻同意跟你退婚没有?” 刘聿的信息情报那么强大,陆白有个未婚妻的事,自然早就知道了。 而那个南宫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刘聿大概也听说了一二。 “刘老板似乎对我的事很感兴趣?”陆白薄唇微扬。 “当然,陆大少爷你信息价钱可是其他人客户的五十倍,不过,我想那南宫小姐不会对你这个身价千亿的总裁放手吧?” “有些事,不是对方会不会。”陆白道,“而是我想不想。” “……”刘隼微怔,“这么说,真退了?” 陆白大步往里面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刘隼便简直不敢相信。 那南宫家族真会同意跟陆白退婚,要知道能跟陆家联姻,是多少豪门梦寐以求。 …… ‘梅林’的上等贵族雅间,是中式复古的装修,墙上挂着水墨画轴。 南宫焱烈正坐在里面品着酒,欧洲的绅士风范,与这个中式的会所形成一种鲜明对比,利威廉管家和达荣浩站在他身后,雅间里面站着上十个穿着黑色夹克的保镖。 服务员敲了两下门,一个保镖打开—— “陆先生来了。” 服务员说。 南宫焱动作动了一下,抬起眼睫。 陆白和秦修桀一进来后。 顿时,宽敞的雅间站了一半的人。 南宫焱烈与陆白对望了一会,南宫焱手往旁边的沙发展了展,唇角带起一丝弧度,“陆先生请坐吧。” 陆白掂着手上那杯红酒,酒是暗红色,如丝缎一般柔滑,是好酒—— 二人一时都没有出声。 半分钟过去。 “陆先生,你没有把带微微带过来。”南宫焱烈也看着手里的酒,“看来,你也不准备交换,是么。” 陆白唇角划起一丝冷笑,“这么说,南宫先生也不准备同意退婚?” “微微不是同意了?” “我们都明白。”陆白看着杯里的红酒,“南宫小姐答应退婚只代表她的立场,倘若南宫家族以后反悔,你们大可以说她的意思不能代表南宫家族。” “所以说,整个商界,我只佩服陆先生这个敌人。”南宫焱向他敬了一下酒杯。 陆白直接说正题,“我话放在这,只要南宫先生同意和陆家退婚并立下退婚的字证,我现在立即打电话到陆家,让人将南宫小姐送过来。” 作为一个纵横商界多年,阅历过万千生意合同的男人来说,他们都明白,有时候一句话并不能代表什么。 毕竟空口无凭。 特别是像南宫焱烈这种男人,他大可以先口头答应,得到他所想要的东西再反悔…… “陆先生,这门婚事要退可不容易。”南宫焱烈眸里别有深意,“最起码,仅仅是将微微送回来是不可能。” “那南宫先生的意思是怎样。” “先说如果陆先生不答应,我会怎样吧。”南宫焱将将高脚杯放了下去,“如果陆先生不同意我的条件,我会把你和微微有过婚约的事公诸于媒体,陆先生你毁了婚约另取了其他女人,我想这对于零绯闻的陆先生你来说,这个消息一出去,会绝对沸沸扬扬。” 陆白眸瞳有着玻璃般冰冷的色泽,“看来,你很想要我手中的东西。” “不错。”南宫焱烈道,“想要南宫家族正式同意退婚,第一是陆白你将微微送回来,第二,我想要陆先生你手上那个记忆器的科技技术。” 陆白抬起眼睑,“第二个才是南宫先生你的目的吧。” 南宫焱烈并不反驳,“可以这么说。” “我倒想问一下,南宫先生想要那个记忆器的科技做什么?想要比帝晟集团更早发布这个新科技,掌握这个巨大的商机?” “这是我的事,陆先生就不必问了。” “但那是我开发的产品,你觉得我会给你?” “所以才说是交换。”南宫焱烈道,“用这个交换南宫家族正式退婚。” 陆白眸中掠过一丝森冷。 “陆先生你和安夏儿小姐那么相爱,想必为了以绝后患,你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退了这个婚吧。”南宫焱烈叹了一声,“毕竟陆先生你先前有未婚妻的事传出去,也不好听,这对你陆白的名声来说是是个黑点。” “那还多谢南宫先生为我考虑。”陆白道,“但你真的只想要这两样东西?” “……” 南宫焱烈抬起眼睑看着他。 “你不是还想把我妻子带走?”陆白拆穿他的阴谋。 南宫焱眼睛定了一下。 陆白也将酒杯放了下去,逼视着南宫焱烈,“从s城那场‘权贵峰会’上你找上安夏儿开始,到你来到陆家,你看我老婆的眼神令人起疑,南宫先生,就好像……” 陆白想了一下,“盯上了某只猎物?” 南宫焱烈唇角缓缓带了起来,里面有着不言而喻的意味 “我这个人对自己的东西有很强的占有欲。”陆白提醒他,“更别说是我老婆,想打她主意的人,我不管他是什么人,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南宫焱烈笑了起来,“陆先生那么紧张你的妻子……是怕哪一天她会被人带走?” 陆白眼神也定了一下。 南宫焱烈前倾着身躯,“这么说,你知道她不是夏家的女儿?” “与你无关。”陆白抬起冰冷褐眸,“我警告你,你敢打她主意只有死路一条!” 但南宫焱烈能成为陆白的对手,并不是虚言。 陆白虽可怕。 但他无所畏忌…… “哈哈哈。”南宫焱烈突然大笑,“你果然知道,陆白,你知道你娶的那个妻子是什么人……” 唰唰唰! 秦修桀和保镖举枪对着南宫焱烈。 南宫焱烈的人也马上用枪指着陆白那边。 空气一瞬凝结。 这两个权贵男人若是一开火,谁都难免会受伤。 陆白冷道,“南宫先生,在我陆白眼里,她只是我的妻子。” “所以你想说,你们是真心相爱,不存在客观因素?”南宫焱烈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自然。” “灰姑娘嫁给了王子,她说她只是爱王子并不是因为王子的身份……”南宫焱烈唇角扬起,“可能吗?” “不要用你们的眼光来衡量我和安夏儿。”陆白对这个男人感到厌憎,“我还是想问南宫先生那个问题,你知道婚礼誓言的意义么,我和安夏儿只是夫妻,仅此而以。” 南宫焱烈一脸轻屑,在他眼中,眼前陆白也只是一个狡猾之徒。 “我陆白说话算数。”陆白冷厉地道,“只要你正式向陆家退婚,我立即让人将南宫小姐带过来,自此我们各守一方,互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