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在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53章 在意

第453章 在意 来到医院后,安夏儿一边跟陆白通电话,“报告陆大总裁,我到医院了,很安全,路上没遇到任何事,我说了你不用担心嘛,也许那个南宫焱烈不会再来找麻烦了。” “没事就行。”电话里陆白声音磁性优雅,“看完他马上回来,不要在外面逗留太长的时间。” “没事啊,你不是让保镖跟我出来了?”安夏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七八个戴着墨镜高大魁梧的保镖吓得其他人都绕道,安夏儿叹了叹,“太夸张了,我说了不用这么多人,其实我带菁菁和小纹她们出来就算了。” “若是有什么意外,她们保护不了你。”陆白严肃道,“别顶嘴了,虽然慕斯城是救过你一回会,但他也伤害过你,看过他就回来吧。” “好吧,我知道了。” 安夏儿耸了耸肩。 听陆白这语气,她特地出来看慕斯城,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挂了电话后,安夏儿往慕斯城所在的病房走去。 一路上,经过的患者和护士都用一种‘又一个有钱人来了’的眼神看她,纷纷离远了一些,不过安夏儿已经习惯了,并且她觉得她以后都要习惯。 毕竟她以后可能都没啥一个人出门的机会了。 来到高级vip病房门口,安夏儿敲了两下门,听到里面看护的应允声才推门进去。 设私高档的专人病房,空气中响着仪器的声音,两个穿着淡粉色护士装的看护站在床边,以及一个穿着职业西装的男子也坐在床边—— 是慕斯城的助理,阿晋。 “……”安夏儿一进来就认出来了。 “陆少夫人。”看护向她点了下头。 阿晋正捧着一份文件坐在床边的座位上。 见安夏儿来了,他合起文件站了起来。 “安夏儿小姐好。”说到这,他又客气纠正,“不,现在该叫陆少夫人了。” 安夏儿也不好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笑笑走过去,“我过来看看慕斯城。” “那陆少夫人请坐吧。”阿晋道。 安夏儿点了点头。 保镖留在了病房外面。 慕斯城身份显贵,安夏儿更是帝晟集团的总裁夫人,看护礼貌地帮安夏儿倒了一杯水过来,“陆少夫人,喝水吗?” “谢谢。”安夏儿接过杯子,放在一边。 阿晋看着安夏儿现今的模样与神态,有些感概,“陆少夫人性子真是好,既使你现在是陆家的少夫人,对周围的人也没有阶层感,不,应该说待人很随和。” 或许是因为安夏儿与慕斯城认识了很久的原因,如今面对慕斯城的助理,也有一种看到了熟人的感觉。 对于阿晋的这个问题,安夏儿莞尔,“我总不该去摆什么架子吧,无论外面的人怎么看我,是否觉得我现在是否身份贵重,但我心里明白,我今天的一切都是陆白给的。” 那不骄不纵,是她最起码的姿态。 毕竟她以是安二小姐的时候,也很低调。 “你跟安大小姐还真不一样。”阿晋看着安夏儿,“我以前听‘angel’殿堂的下人讲,安大小姐对待下人……很严格。” 他特地将刻薄说得委婉了。 安夏儿知道阿晋是什么意思,声明,“我不想讲安琪儿,你如果想替她求情的话,就免了吧。” “陆少夫人误会了。”阿晋笑笑道,“安大小姐在陆家出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但这回太子因为她重伤住院,到现在都昏迷不醒,慕家都只为保她那个孩子,我没有理由再为安大小姐讲话。” “不是就好,安琪儿以前怎么对我的,我想你们都清楚。” 阿晋想了下,“倒也是。” 又道,“不过,安大小姐现在被送去警方的事,漫天都是媒体的报导,说是身败名裂也不为过,她一个名动s城的名媛,太子曾经的未婚妻,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我想陆少夫人你也没必要再去恨她了。” “这是她作的,与我无关。”安夏儿声音轻轻的,“对了,若叫不惯我陆少夫人的话叫我安夏儿也行。” “哪能这么失礼。”阿晋颔了颔首,“只是你现在身份变化得太快,但叫安夏儿小姐,感觉还是比较亲切吧,毕竟你以前也是太子的熟人。” “所以,你现在拿文件是什么?”安夏儿看到了他刚才看的文件。 “这个?”阿晋举了下那个文件。 安夏儿点头。 “这是慕氏内部的文件,如今太子出事董事长只好回公司主持大局了,如果太子在医院一直昏迷不醒,可能慕氏得另外选一个总裁出来。”阿晋说到这叹了叹,“其实这不是我们大家愿看到的,说到底,慕氏近几年的几个大项目,都是太子的功绩,慕氏在太子手中也市值也上升了几倍……我们认同的总裁只有太子一个,希望他能醒过来。” “……” 安夏儿看着躺在洁白病床上的慕斯城。 他紧闭着双目,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平时挂满邪魅的脸庞也缓和了不少…… 清寂的空气中,仪器声缓慢地响着。 安夏儿目光移到床头柜上的那瓶花,估记是慕夫人或是阿晋买的。 “所以,你过来将慕氏的情况告诉他?”安夏儿不知为什么,觉得阿晋会这么做。 阿晋听到有些吃惊,片刻,叹息着垂下了眸,“安夏儿小姐说得不错,我习惯了向太子报告每天的工作,即使他现在没醒,我有空还是会过来将慕氏每天的情况跟他说一遍……” “也好。”安夏儿点了点头,微笑了下,“也许有人在他旁边说话,真能唤醒他也不一定,医生不说多跟他说话么?” 阿晋觉得好笑,“但我不觉得我说话管用,这种情况……一般得是患者在意的人才行吧,比如安夏儿小姐你,太子最在意的人是你,说句不客气的,他在意你超过慕家。” 安夏儿没说话,拿起刚才的杯子埋下头喝了口水。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她跟他以前有过什么,都过去了,现在说在意没有用了。 作为一个前任,安夏儿也只能期望他能平安醒来,以后他不会再作恶她…… “对了,慕夫人不在?”安夏儿叉开话题。 “慕夫人一直在医院,我过来后她去休息了。” 安夏儿点点头,“无论慕夫人以前怎么看我,她对慕斯夺倒是尽到了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呢。” “这是自然,天底下的母亲都一样。”阿晋顿了顿,“其实夫人也只是想,让太子娶一个她认为配得上他的女人而以……不过显然,天下母亲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太爱操心。” 而没有去顾及,自己的儿子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慕斯城或慕家,对我而言,始终是过去。”安夏儿道,“我今天主要是过来看看他,因为他确实救了我,无论慕斯城以前怎么对我或做过什么,但一次我是感谢他的。” 不然,她可能就真会被炸死在那车里,再也回不到陆白身边。 阿晋将目光望向躺着的慕斯城,“如果太子醒着,听着安夏儿小姐这话,想必他一定会高兴。” “……” “其实他一直想取得你的原谅,你会感谢他,我想太子自己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还会听到安夏儿小姐你的感谢。”阿晋说,“他甚至有暗下去查问过安家三少爷和四少爷的去向,因为那是安夏儿你想知道的事……” “什么?”安夏儿有点吃惊,“他去查过锦辰他们的事?” 阿晋点了点头。 安夏儿想起那天慕斯城打电话让她去紫园,他说是有了是安锦辰他们的消息…… 难道是真的? “那……”安夏儿眨了眨眸子,“查到了什么?” “太子很多事都是交待我去做的。”阿晋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医院外面,“所以这件事我知道,安夙夜和安锦辰当年死亡的消息,也只是媒体以讹传讹,安家虽未否认,但也没有正式对外界公布他们的死亡……这说明,他们的身份需要消失一段时间,这是有人要求的。” 安夏儿看着阿晋,目光微微颤动。 这些事她完全不知道,当年她也以为他们死了,而安家也告诉她他们死了。 ——这还让她自责了很久。 “上回……”安夏儿低道,“我养父安雄提过一次,说隐瞒他们的死因,是锦辰他们上级的要求。” “对。”阿晋点头,“所以应该是有一个很大的组织,将他们两兄弟带走了,并且这个组织在每个国家的都有通行权,可以让国家有关部门锁了他们的个人身份信息;上回太子分析出这个一结论后,让我试着去s城的公安厅查看他们的身份信息,不出所料,公安内部的系统显示他们身份信息状态是不可调看。” 安夏儿眸光微微动了动,“怎么会这样?” 阿晋道,“以慕家在s城的影响力,可以说要在警方那查点东西是轻易而举,对,就像当时太子将安夏儿小姐你送去拘留所一样……只要是慕家的意思,警方会直接将人扣留了再说。” 安夏儿干笑两声,“是呢,我当时真是恨死你们这些人了,无法无天。” 还好陆白把她捞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