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双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55章 双敌!

第455章 双敌! 金管家道,“确实。” 摒去他陆家大少爷这个身份,一个公安厅长想见亚洲第一集团的总裁,确实也不是易事。 “金管家,你去大门口跟那些人周旋一会。”陆白手指优雅地掂着高脚杯的杯脚,声音淡然,“陆家这边安装的是ds智能安防系统,让操控室将大门口的映象输送过来给我看看,先看看这新厅长是什么来路吧,敢来查陆家?整个国家也没几个人有这胆子!” “是,我马上过去。” 金管家马上带着两个仆人出去了。 魏管家在旁边联系陆家安防系统的操控室,“将大门口的影象输送过来给大少爷看看,利用人物信息搜寻功能,探查一下那新厅长的底……” 挂下电话后。 “大少爷,估记要点时间。”魏管家说。 陆白平静得像个优雅贵族,就像在处理公司日常的公事一般,神情淡淡。 他喝了一口酒,“这件事,重点不在警方为什么敢上门来查陆家,毕竟一个无知者的话很快就会得到教训,重点是匿名向警方举报陆家藏了毒品的人。” 魏管家迅速回想起,“对,刚才金管家是这么说,是谁敢胡说陆家藏了毒品?” “还有谁?”陆白褐眸射出一丝精寒,“这一阵子跟陆家百般刁难,想与我陆白你死我活的人,还有第二个?” “南宫焱烈?”魏管家震惊。 陆白将杯里最后一口酒喝完。 脸色冰冷无比。 “对,极有可能。”魏管家马上道,“差点把他给忘了,这南宫小姐还在陆家呢,这么看来他同意退婚一定不是情愿。” 南宫焱烈上午让人送来的一封退婚函件,让陆家上下都松了一口气,也以为这件事了了。 万没想到,在陆家上下都放松的状态下,南宫焱烈又杀了个回马枪。 ——他还留着这一手! “他当然不是情愿。”陆白冷道,“若不是他一只眼睛为代价,那封退婚函他估记都不会写。” “但大少爷,他怎么可能会无端说陆家藏了毒品?”魏管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该不会……” “大抵如此了。”陆白道,“估记他这几天在陆家的时候,就事先留下了什么隐患吧,比如将毒品藏在陆家的某个地方,打算离开陆家后,让警方上门抓个物证据在,让陆家落得个藏毒的罪名……” 一个顶级豪门若是被发现藏毒品,马上就会被法律制裁。 而消息传出去。 无事造谣者便会说这个家族可能是暗下涉黑、贩毒之类,一个富可倾国的豪门自此名声灰暗,股市下降,家族产业受到重大影响…… “太毒了。”魏管家紧握着手,“这个南宫焱烈,看来是准备一辈子跟大少爷为敌了。” 陆白冷声笑笑,“既然他要跟我来这一手,我也不能再客气。” 是的,他和南宫焱烈之间,还没完! “但大少爷,如果真是如此我们要在警方进来之前找到毒品,不然让警方先发现就说不清了。”魏管家说,“现在派人去找的话,陆家这么大,恐怕难以找到。” “我说让金管家带人跟那个新厅长先周旋着,是为什么?”陆白一个跨国集团总裁的运筹帷幄体现得淋漓尽致,唇角勾起一个弧度,“现在让监控室看一下,陆家哪些地方没有摄象监控,去那里找就行了。” “对,南宫焱烈不可能藏在监控摄象看得到的地方,不然早被人发现了。” 魏管家对陆白满心佩服,意识到这个问题后,立即打电话到监控室。 这里是紧张的遥指布阵,而陆家佣人对主人的服务,也依然有条不絮。 女佣用盘子端着餐后擦手的热毛巾上来,“大少爷,请。” 陆白拿过左右擦拭了一下手掌,甩回盘子里,“现在,跟把那个新厅长拖一些时间,让人先把南宫焱烈留下的东西找出来就行了。” 是的,再严重的一件事在他眼里也不过就是这么简单。 …… 帝京,某座专接待黑卡贵宾的酒店别墅,总统房。 深色厚重的落地窗帘拉着,挡去了外面所有的光,连这奢华的套房内也没有开大灯。 就像某个男人此刻黑暗愤怒的心情。 “陆白,你以为就那样完了?”南宫焱烈像一个受了伤的王,坐在沙发上阴笑着,“我送给你的厚礼,你还没拆吧,就等着收这个惊喜吧。” 他一只眼睛上面贴着纱布,渗出药味和血味。 配合他此刻的阴邪冷笑,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嗜血的可怖! 套房内,七八个保镖倒了一地,身上中子伤弹而死。 “尽快处理了。”利威廉管家交待旁边的一个人,“少主现在心情不好,别再让这些保镖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是是是……” 来人胆战地点着头,将这些保镖的尸体一一拖出去处理。 “利威廉,你觉得我杀他们不对?”南宫焱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利威廉整个身体僵硬。 似乎南宫焱此时一枪杀了他,也是不意外的事。 他回过头鞠了鞠,“不,是他们该死,在皇城庄‘梅林’没有保护好少主让少主伤了眼睛,少主取了他们一条命是应该了。” “若不是我现在要用人,我一定也让你也跟他们倒在一起。”南宫焱烈声音阴森地冷,令人战栗不起。 他是真正视人命如草芥的人! 他温和时有绅士的一面。 但他暴怒的时候,就像个阎罗! “……是。”利威廉垂头叹息着,“我也有错,没有保护好少主,谢少主饶我一命。” “你知道就好!”南宫焱烈咬牙。 “……”利威廉忍着对这男人的惧畏,问道,“但是少主,达荣浩还有必要留着么,此人除了脾气横胆子小,没什么可取之处,这回带他去陆家他什么功劳也没有,口口声声说恨陆白,这回在梅林却吓得动都不敢动,这种人留着能派上什么用场。” 利威廉的看法,这达荣浩就是一个纨绔公子出身,还不如将他驱逐出去。 “哼。”南宫焱烈手缓缓触了触他那只贴着纱布受伤的眼睛,手在发抖,唇边却露出令人胆寒的笑,“先留着吧,这达公子……迟早会有用处。” “是,少主。” 利威廉不敢有二话。 “这个仇,我是一定会陆白付出代价。”南宫焱烈声音带着凶恶的沙哑,眼睛在昏暗中犹若鬼神,“让警察去陆家了?” “少主放心,帝京公安厅的人这会应该已经到陆家了。”利威廉道,“并且,那个人回来得及时,想不到他去了帝京公安厅的消息是真的,只要他不畏忌陆家按我们提供的线索去紫园找的话,就一定能将毒品找出来。” “不会的。”南宫焱烈道,“他不会畏忌陆家,特别是看到安夏儿小姐嫁给了陆白,他也许更想要陆家出事吧,认为只要陆家出事,他们就能将安夏儿小姐抢回去。” 南宫焱烈正在输液的手紧紧握起,带着喋血般的微笑,就像等着看一场好戏—— 另两个突然回来的恶魔对付陆白的好戏! —————— 陆家这边。 陆白看着立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中是操控室输送过来的陆家大门口的画面。 看着大门口那个领首的清俊身影,他褐眸再次深了一下,是他? “好,知道了。”旁边魏管家放下电话,回来对陆白道,“大少爷,监控室那边调查过了,整个陆家内部,没有监控的地方只有陆家主人的房间以及客房,还有就是紫园。” “不必去查客房,佣人每天都会打扫客房,他不可能会将毒品放在客房。”陆白道,“在紫园,让人去紫园找。” “是。” 魏管家又马上一个电话通知人去紫园了。 被叫过来问话的菁菁和小纹站在旁边。 小纹听到南宫焱烈将毒品藏在紫园,瞪大了眼睛,“难道,是那天晚上……” “怎么了?”菁菁问。 “我陪少夫人去紫园见慕斯城的那天晚上。”小纹道,“我们在那看到南宫焱烈也在,难道那个男人就是那天晚上将毒品藏在那里了?可恶!太阴险了!” 菁菁,“难道他是看到南宫小姐没回去,以为大少爷要扣留她,所以就叫警察过来了?” 小纹怒道,“那是南宫蔻微自己说生病了,要过两天回去!关大少爷什么事?再说他们毒品都藏在那了,肯定迟早都会拿这事发难!” “这倒是。”菁菁点头。 周围陆家的佣人看着菁菁和小纹,有些惊讶。 不愧是跟着大少爷的女佣啊,听到毒品在陆家也没有紧张呢! 陆白神情淡贵地看着屏幕中的画面,冷峻地笑了下,“意外,想不到是你们回来了……” “大少爷,你认识这个新厅长?”菁菁和小纹很惊讶。 “……” 陆白没说话,眸光微寒。 若不是看在安夏儿不让他动那两人的份上。 他会立即让人将这个新厅长拿下! 屏幕画面中,大门口那个新厅长身材高挑,肩头披着一件警服,非常年轻但却有不容忽视的气势。 他正跟金管家在谈判什么,脸上完全没有他那个年龄的急躁和冲动,反倒像和风细雨,一切都信手捻来般带着老练。 ——安夙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