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没有人会囚禁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58章 没有人会囚禁她

第458章 没有人会囚禁她 陆白听着他的话,再次肯定了,这个匿名举报陆家藏有毒品的人,一定是南宫焱烈。 ——如他所料,警方进陆家后直奔紫园而去。 安夙夜挂下电话后,“陆先生,你会给一分薄面这是我的荣幸,不过,陆家跟别人有什么恩怨纠纷警方不会管,只要从陆家搜出了毒品,警方一定会凛公处理。” 陆白平静冰冷,“等警方搜到再说吧,安三少,那就边喝茶边等?” 佣人送了一杯茶上来,放在安夙夜面前。 安夙夜端起了杯子。 紫园那边的警察开始搜查时,陆白与安夙夜这边便在喝茶,等待。 二十分钟过去。 华丽的会客厅气氛进入了安静,只有周围价值不菲的家私流光溢彩,泛着金钱与权势的奢华。 安夙夜搁在桌上的那只手有一下没一下敲了敲,看着眼前陆家的豪华,“看来,我姐姐还真是不在陆家了。” “当然。”陆白一脸‘反正你别想见她’的表情,“如果她在,知道安三少你来陆家了,不可能不出来。” “确实。”安夙夜点头,“知道我回来了,姐姐应该会马上出来见我,当然,除去陆先生将她囚禁起来的情况。” “安三少放心,她是自愿嫁给我。”陆白道,“她在陆家是得到尊敬的少夫人,没有人会囚禁她。” 非但没囚禁,今天还跑去看她的前男友了。 “是么。”安夙夜不惊讶也不认同。 陆白不说话。 总之他要搜查毒品就让他等。 “不过,奇怪呢。”安夙夜道,“我听说她现在不在s城,既然陆先生回陆家了,她应该和你一起回陆家了才对。” “……” 陆白抬起眼睑看了他一眼。 这个安夙夜…… 原来打听过了? 最后安夙夜唇角弯起一个弧度,分析出结果,“陆先生,她不是不在陆家,是这会不在吧?” 魏管家和金管家看着安夙夜,很惊讶他的分析能力。 陆白靠在上座上,不否认也不承认。 “既然这样。”安夙夜道,“那请陆先生告诉我,她去哪了吧?身为她的丈夫,陆先生你该不会说不知道她去哪了吧?” “这我还真不好说。”陆大总裁明光正大地撒谎,“我刚才说过,安夏儿在陆家是受尊敬的少夫人,换言之她有行动自由,她这会可能觉得在陆家呆得有些烦闷了,出去了,但去哪了,我一般不会过问。” “这就是陆先生对于一个妻子的态度,不闻不问?” “当然不是,我有安排人跟着她。” “那请陆先生打个电话,通知她回来。”安夙夜看着陆白。 因为安夏儿以前的手机号换了,安夙夜联系不到安夏儿。 陆白将一个新型的ds手机扔在桌上,“实不相瞒,我刚才试着打过,她手机关机了。” “……” 安夙夜怀疑地看着这个男人。 “她就这点毛病让人烦脑。”陆白继续撕谎,“在外面经常出现手机没电关机的情况,在s城她若出去了,我有时也找不到她人。” 虽然这种时候并不多。 但确实发生过这种事,所以陆白才能顺手就甩出一个联系不上安夏儿的理由。 安夙夜风眸犀利地看着陆白,“陆先生不想让她见我,也不必找这借口,还是陆先生你没有信心怕她会跟我走?” 安夙夜话一落,连魏管家和金管家脸色都变了。 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站在女佣群的菁菁和小纹也看着安夙夜—— 没人敢跟陆白这样讲话! 陆白褐眸冷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立即消失了,“我想安三少你应该担心一下你的问题,你们用死亡作掩护离开了安家,我想你们的上级是不许你们这样露面吧?” “……” 安夙夜脸庞清冷,但并没否认。 “但碰到了这个来陆家搜查毒品的机会,所以你用手里的特权暂时顶替了帝京公安厅厅长的位置。”陆白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帝京确实很少人认识你,但如果我将你是安家三少爷的消息放出去,你们不可能没事,你们诈死的消息,也不攻自破了。” 精明如陆白,自然知道安夙夜他们的身份是不便公开,而安夙夜是为了来陆家找安夏儿,所以才使用了手上的特权去了公安厅。 果然,安夙夜脸色也微微变化了,“陆先生,果然是个明白人。” 但这时,他电话响了。 他拿起电话,“怎样了?” “安厅长,没有搜查到。”电话对面,队长向这个新厅长报告,“我们已经去举报人说的那个位置找过了,甚至扩大范围将这个紫园都搜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毒品。” 安夙夜看了一眼陆白,“知道了,收队,准备回去。” 挂电话后。 安夙夜站了起来,“陆先生,打扰了,看来这个举报电话应该是谎报。” 陆白也站了起来,“既然是这样,那还请警方务必找出这个举报人给陆家一个交待,陆家可不是你们想搜查就搜查的地方!” 留下这话,陆白带着魏管家冰冷而去。 金管家来到安夙夜面前,“安厅长,既然没有搜查到毒品,那就请你们离开吧。” 两个警员看着安夙夜,“厅长?” “我们走。” 安夙夜步子稳健地离开,肩上的警服从未落下。 …… 陆白刚从会客厅出来,魏管家便接到了紫园那边的电话。 “大少爷,刚才在紫园那边灭火的人找到了一袋毒品,说是埋在一颗紫藤树下。”魏管家表情凝重,“没有错了,一定是南宫焱烈放在那里的。” 陆白本就为烧了紫园一事心里很窝火,这会听到南宫焱还将毒品埋在他母亲最爱的紫藤树下,他大步流星的步伐倏然停了下来。 “看来,伤他一只眼睛还不够……”陆白宛若修罗,身上散发出慑人的寒意。 “大少爷!”前面一个下人跑来,“陆老问,警方的人走了么?” “那老爷子操什么心,几个警方的人会搞不定?”陆白心情极差。 下人吓得战战兢兢,“是,我马上去告诉陆老。” 魏管家知道陆白有多动怒,“大少爷,你这么做也是万不得已,跟少夫人解释一下紫园的事就行了。” 毕竟安夏儿想在那拍婚纱照。 陆白垂下双眸,“算了,等她回来我跟她说。” “是。” “不过。”陆白猛地睁开眼睛,唇边带起可怕笑,“南宫焱烈敢在陆家放毒品,哼,我会让他后悔!” 他的怒意不言而喻! 真正惹怒他了! *** 安夏儿他们的三辆轿车进入皇城庄后,延着长龙般的盘山公路往矗立在山顶的陆家别墅群开去。 皇城庄景色优美,盘山公路两旁的绿意葱笼,安夏儿他们的车上去的时候,迎面几辆警车正往下面开过来…… “嗯?”安夏儿眨了眨眼睛,“这上面只有陆家吧,这些警车?” “八层是去陆家的。”前面保镖道。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警察会去陆家?” “不知道。” 安夏儿疑惑了,“我们离开一天发生什么事了,快点回去!” “是。” 保镖马上踩大了油门。 几辆警车从车窗外唰唰而过。 但就像有什么感应似的,安夏儿回头看向最后一辆经过的警车里,对面警车内坐着的正在安夙夜,安夙夜也回头扫向这几辆开去陆家的车。 隔着车窗,谁也没有看到对方,车子擦肩而过往相反的方向开去。 安夏儿回到陆家后,站在紫园外面呆住了,那个美丽浪漫的紫园已经完全变了样,一片烧焦,空中灰烬飞舞,陆家的下人正在里面收拾…… 安夏儿抱着脑袋大叫,“what?what?发生什么了?” 保镖和带着单反设备的摄影师,集体瞠目结舌望里面的景象。 这就是陆少夫人要拍婚纱照的地方? 正在紫园里面指着着其他下人收拾残局的仆人看到安夏儿回来了,忙跑过来,“少夫人,你回来了?” 安夏儿一把揪起他的衣服,指着紫园里面,“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紫园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就出去一天,怎么回来这个漂亮的花园都没了?” “少夫人少夫人,你冷静。”仆人摆着手,“是大少爷下令把紫园烧了……” “什么?”安夏儿大脑一轰,“他他他他……” 就因为他不建议在紫园拍婚纱照,就让人给烧了? 天理何在啊! 那是他母亲留下的花园啊! 不可理喻啊! 安夏儿一把甩开这仆人,“我亲自去问他!” 身后摄影师看着她,“那个,陆少夫人,那还拍不拍……” “还拍什么拍?”安夏儿一回头指着被烧了一大半的紫园,“在这满是灰烬的地方满一拍暗黑系焦碳婚纱照吗?不拍了!” 两摄影师,“哦……好的。” 安夏儿意识是自己请人家过来的,又回头稳下语气,“不好意思,两位摄影师请回吧,你们这一趟的出差费稍后我会补回给你们的。” “没事。” 两摄影师心想道,看上去你才是最需要安慰的那一个啊。 回头再一看这被烧掉的花园,两个摄影师不由感概摇头,从留下的迹象看这是个绝对适合排婚纱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