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姐姐,为什么不等我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60章 姐姐,为什么不等我们

第460章 姐姐,为什么不等我们 “夙夜?”安夏儿眨了眨眼睛。 “姐姐!” 安夙夜大步走过来,在安夏儿没有反应过来时,他猛地激动地将安夏儿拥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像在感受着他思念的人终于在他眼前。 “……”安夏儿一时不知所措,眨了两下眼睛,“真的是你。” “是我,姐姐,我回来了。”一向老练得不像这个年龄的安夙夜此刻呼吸乱了,抱着安夏儿手臂紧紧地用力,脸埋在安夏儿颈间呼吸着。 “我很想你。”他说,就像细雨般的低喃,“很想,好几次我们都想回来。” 安夏儿眸光有什么东西在滚动,热热的,“太好了,你们真的没出事,以前……安家说你们死了,我觉得我是我害死了你们,我自责过很久。你们真的没事,真的太好了。” 安夙夜用力地点了点头,“姐姐,我们没有死。” 虽然安夏儿从安雄那得知了他们没死,但眼睛看着安夙夜真实地在她面前,她还是忍不住动容。 安夏儿眸光动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推开他看着他,“对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穿着警服,你现在……” 安夙夜猛地松开了她,握着她肩将安夏儿全身上下看了一遍,“先别说这个,姐姐,告诉我,你过得好不好?我们走的时候你不是回大学学校去了么,为什么我们回来去你们学校问的时候,他们说你休学了?” “你们去学校找过我了?” 安夏儿不敢相信,他们去学校找过她了? “回到s城,我们才知道……”安夙夜说到这,喉结下下滚动着,目光从未离开过安夏儿的脸庞,“姐姐,你嫁人了,你既然嫁人了?” “……”安夏儿抿着唇。 “不是慕斯城。” “……” “是另外一个男人。”安夙夜似乎难以相信这个事实,“并且你已经离开安家……没有想到,在我们离开的这两年,发生了这么多。” “对不起,夙夜。”安夏儿低着头,紧紧握着手,“我离开安家也是被逼无奈,你们不在的这些时间的,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很多。” 多到一言难尽。 “我知道。”安夙夜看着她难过的脸,“姐姐你不要难过,姐姐什么也没做错,是父亲不分事黑白将你赶出了安家,是大姐……和慕斯城对不起你,我知道。” 安夏儿几乎要落下泪来。 但在安夙夜他们面前,她一向都觉得自己是姐姐,应该成熟稳重一些。 她抬起红红的眼睛,挤出一丝微笑,很庆幸安夙夜理解自己,“是么,你知道了?” “当然,知道姐姐不但离开了安家还嫁人了,我们当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我们离开的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安夙夜握着安夏儿肩的手,在收紧,“我找出了这两年间的所有的媒体信息,尽量去了解姐姐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姐姐,对不起,我代安家向你道歉……” 安夏儿看着安夙夜低下的头,“不……这不关你什么事。” “我没有想过妈和大姐做出那种事。”安夙夜紧扣着安夏儿肩头的手指,在发抖,“当时,你和慕斯城在订婚礼上发生那件事,安家没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帮你相信你,却将你独身一人赶出了安家……姐姐当时,一定很难过吧,对不起,是安家对不起你。” 对于这件事,安夏儿心里是有委屈的。 以及对安家的怨…… 但此刻听到安夙夜的话,她却觉得,自己受过的委屈都可以过去了,因为他们了解她,安家有人了解她的委屈。 “是难过。”安夏儿努力不流泪,笑起来,“不过,过去了呢,夙夜你不必自责,那些事与你无关。” “我也是安家的人,姐姐会不会也恨我,恨锦辰?”安夙夜抬起脸看着她,目光紧锁着她的脸,似乎不放过她脸上一丝的表情。 显然,他很担心,担心安夏儿连他们一起恨了。 “不会。”安夏儿道,“你们是在我安家,最值得珍惜的人。” 如果恨他们。 她就不会让陆老只处置安琪儿,而放过安家。 她就不会让陆白放过安锦辰和安夙夜。 如果说她对安家还留有最后一丝念想,也就是这两个弟弟了,在安家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的弟弟。 安夙夜紧张的脸色立即松了下来,带起好看的微笑,“谢谢姐姐,谢谢你不恨我们,锦辰听到也一定会高兴。” 他的手终于从安夏儿被握疼的肩头上放了下来。 对于安夙夜的回来,安夏儿有太多疑问,但目前她想起在帝京市中心医院外面看到的那个身影—— “对了,锦辰是不是也回来了?”安夏儿想到这瞪大眼睛。 “当然。” 安夏儿倒退了一步,念着,“果然么……果然是他么?” “什么?你看到锦辰了?”安夙夜道,“不可能,知道你结婚了后,我跟他说过不能轻举妄动,无论怎样,绝不能为难姐姐。他现在应该在s城才对。” “不……我并不确定。”安夏儿道,“我只是回来前在外面,好像看到了他。” 安夙夜眉头皱了起来,“不,也不是没可能,他一定是在s城呆不住,自己过来了。” 有一点,陆白猜得没有错。 那就是安夙夜来陆家,确实就是为了找安夏儿,顺带搜查毒品。 “他……”安夏儿想到那个身影,眼睛有些酸胀,“那是锦辰,一定是他。” 安夏儿和安夙夜说话的这会,几辆轿车又从陆家快速地开了出来。 寡吱—— 那几辆车一个急刹,全部停下。 只见陆白从车上走出来,冰冷地看着和安夙夜站在一起的安夏儿,“安夏儿,你给我过来!” 魏管家看着前面那一幕,心惊肉跳,他们大少爷百般不想让安夏儿跟那个安夙夜见面,不想那个安夙夜又返回来了…… 安夏儿回头看着追出来的陆白,一边对安夙夜道,“夙夜,你先回去吧。” “姐姐不跟我走?”安夙夜也看着陆白。 安夏儿摇头。 她不能。 就算走也不能和安夙夜走,不然陆白肯定会另有想法…… “问姐姐一个问题。”安夙夜道,“你当时嫁给陆白是你心甘情愿么?” 只要安夏儿回答不是情愿,安夙夜知道,他一定会拼尽全力将安夏儿从陆家带走! 不论陆白是谁。 安夏儿眼睛微热,“放心,没有人逼我,我是自愿和陆白结婚的。” “……” 安夙夜看着她,眼睛里一瞬有些失落的东西。 但他不是安锦辰,他不会将情绪都行动化,所以安夏儿对于安夙夜是比较放心的。 ——自小,他稳重而懂事。 “姐姐……”安夙夜唇缓缓地动了下,“你没有等我们回来?” “夙夜,你听我说……” “你跟慕斯城分手了,你为什么不等我们?”安夙夜道,“你不回答我这个问题,锦辰也不会这么算了的。” “……” 安夏儿眼睛点酸涩,她就知道情况会变成这样。 “但我现在不问这个了。”安夙夜看了一眼那边的陆白,“那姐姐你嫁给他,你爱他么?” “……爱。”安夏儿用力地道。 虽然看到他刚才和南宫蔻微,她生气得不得了。 “爱?”安夙夜置疑了,看着那边陆白冰冷得吓人的脸,“既然爱,那为什么姐姐现在要跟他置气?他如果对你好,为什么对你动怒?” 最后一句话,安夙夜情绪有些激动。 安夏儿没有看安夙夜的脸,就看到陆白在一步步向她走来,眼神充满警告。 安夏儿眼睛红了红,“因为他现在让我生气了,他做了些没有顾及我感受的事。” “是么。”安夙夜紧握着手。 “安夏儿,你别忘了我说过的话!”陆白的声音听着更怒了,他在几米外停了下来。 “夙夜,你回去吧。”安夏儿道。 安夙夜不舍得看着安夏儿。 陆白看着安夏儿与安夙夜站在一起,他整个人情绪都变了。 安夏儿知道,她如果不回去,陆白可能不会放过安夙夜,他说过不会放过安夙夜和安锦辰……她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跟他做思想工作,但安夙夜和安锦辰就回来了。 她跟慕斯城的助理上午都还谈着他们的问题,他们就已经回来了……一切措不及防。 “夙夜,你快走。”安夏儿道,“看到你们没事,我真的很高兴。” “姐姐不跟我走?” 安夏儿笑了下,“别说这种话了,我结婚了,陆白是我丈夫,就算现在我很生气。” “……” 安夙夜看向陆白那边,目光冷清。 “夙夜,你走吧。”安夏儿再次要求。 最后安夙夜点头了,“好,那姐姐,我先回去……” 他也没有说回哪里,就一边看着安夏儿退了几步,上了警车。 警车在安夏儿身后,走了。 陆白身后的保镖准备上车追上去。 “你们别动!”安夏儿红着眼睛瞪着陆白,“你们谁敢去追他,从我身上辗过去!” 保镖看向陆白。 陆白脸庞森冷,握紧着手。 最后他朝后摆了一下手,保镖才停下没有去追安夙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