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绑架,劫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68章 绑架,劫持?

第468章 绑架,劫持? 他们讲的是意大利语,安夏儿并听不明白他们说什么。 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转回了中文,“至于安夏儿小姐你,实在不好意思,那就跟我去参观一下‘gk国际分部’?” 说着一只手拽着安夏儿手臂,将她往里面带去。 安夏儿想起什么,一边回头一边道,“我的东西我的包!” “帮她拿上。” 南宫焱烈头也没回地对保镖道。 一个保镖又倒回车里,将安夏儿那个黑色爱马仕包提上了。 进去gk国际分部公司后,南宫焱烈似乎就跟其他公司高层开紧急会议去了,而安夏儿被关了那个副总的办公室里面。 “……”安夏儿看着站在她前面两个魁梧保镖,咽了咽口水。 陆白让她带的那个包,被保镖放在另一边。 “那个……”安夏儿试着出声,“我想去洗手间。” 两个保镖像机器一样不说话。 安夏儿缓缓地站起来,往办公室的大门走去。 身后两个‘机器’也跟着她去。 安夏儿瀑布汗,“那个,我是女的。” 没用,这两‘机器’还是跟着她。 尿遁的办法不管用。 安夏儿也不想去了,又坐了回去。 过了十分钟。 安夏儿又僵硬地道,“刚才,南宫先生不是说让人来参观一下这‘gk国际分部公司’么?那,我现在去走走吧,我早听闻过这个意大利的金融财团,现在有机会,我去看看……” 她刚又想站来,其中一个‘机器’终于出声了,用生涩的中文道,“安夏儿小姐不必动逃跑的心思了,在少主回来之前,你到哪我们跟到哪。” 安夏儿道,“我只是出去看看……” “并且鉴于眼前的情况,我们可以凭自己的判断做出决定,比安夏儿小姐你若敢乱说话,我们要可以直接将你打晕。”这保镖道,“这是少主的话。” “……” 安夏儿心里咒了一声。 太过份了。 她不敢说什么了,又坐了回去。 但她心焦如焚,虽然陆白像是有什么计划的样子,但她完全不明白,而且现在南宫焱烈要将她带走,陆白的人还没来,她担心,她害怕,她想自己想办法逃走。 …… 半个小时后,南宫焱烈马上就回来了。 “尽量撑着,稳住公司的人心……”南宫焱烈面色凝色,用英语跟身gk国际分部的副总交代着什么。 “好的,南宫先生。” 副总跟着他进来。 南宫焱烈坐下后,“把这一段时间财务的报表以及跟银行的合同给我,我回意大利看看。” “是。” 副总又退了出去,找他要的东西了。 安夏儿看着南宫焱烈,心里动了动,“南宫先生,这公司出事了?” 南宫焱烈抬起眼睛看着她,“拜陆白所赐。” “所以我说嘛。”安夏儿笑笑道,“陆白一定是发现我被人劫持了,你还是别带我走了,你把我带走说不准他会追到意大利去。” “是么。”南宫焱烈依然看着她,似乎在打算什么。 “真的,南宫先生你放了我吧。”安夏儿道,“现在陆白一定是知道你把我劫持走了,要不然gk国际分部怎么会突然出事了,这是他给你的警告。” 南宫焱烈环着手靠在对面,高大健硕的体型将西装穿得很有型,跟陆白那种将所有衣服都穿出贵气感的感觉不一样。 垂下额头那一边头发,半挡着那只眼睛上的纱布。 “我该感谢安夏儿小姐为我担心?”他脸色冷沉,“或者说,我需要你为我担心?” 安夏儿心里忙道,不不不,我不是担心。 ——是警告你。 丫的赶紧放她走。 南宫焱烈接了一个电话,放下后说道,“放心,私人飞机那边准备好了,等我将分公司这边的一些文件拿上,安夏儿小姐你会马上随着我离开这个国家,并且以后都不会回来。” “你做梦。”安夏儿火大地道,“我再次警告你,你休想将我带走,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哦?但你能做什么?”他笑道。 安夏儿紧攥着手。 确实,她想遍了办法…… “其实你又何必排斥。”他道,“我说过我可以保障你以后的生活,既然他不跟你离婚的话,那你就跟她离婚吧,我会让你们离婚的。” 什么,这人还想让她和陆白离婚? 他那么想分开她和陆白? “你休想!”安夏儿怒道,“我和陆白好好的,我们为什么要离婚,你做这种强拆散别人的事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喜欢!”南宫焱烈直接三个字。 安夏儿怒火一下飚得更高了。 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既使生气也藏不娇美的脸庞,唇角动了下,“再说了,为了报我这只眼睛的仇,我让他失去老婆也并不过份吧?” 这个疯子! 安夏儿知道,这个男人性格格外阴暗,并且睢眦必报! “你……”安夏儿咬着唇,“我说你们男人的事,能不要牵连到我么,这些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南宫焱烈那只好看的黑眸映着安夏儿的怒容,“因为对我来讲,如果得不到那个记忆器的科技,那我就会带走他老婆,我总要得到点什么不是么?” 而且一点亏都不吃! 安夏儿又总结出这个男人的一点。 “安夏儿小姐很生气?”他看着安夏儿的脸,“你怕会被我带走,怕被陆白救不了你,怕跟我这种危险的男人在一起一定是很可怕的事?” “……” “并想着如何逃走?” “……” “但眼下却想不到什么办法?” “……”可恶,安夏儿咬着牙。 “放心吧,我有把握。”南宫焱烈说,“只要离开这个国家,你再也回不到陆白身边。” 安夏儿怒点值一下爆表了,“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对,她要相信。 每次她出事,陆白都会及时救她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 因为她老公很厉害的…… 南宫焱烈给了她一个嘲讽的笑,“你要明白,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一个再厉害的人都会有办不到的事,这是绝对的,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完美,所以也没有完美的人,我们只是追求并接近完美而以。” 安夏儿眼睛没来由地有点湿了,想起她和陆白的一切的一切,或许早上她不该跟他生气—— 不该一个人想先回s城。 外面有人匆匆打开办公室的门,“南宫先生,警察来了。” 诶? 安夏儿马上回过去。 只见一个女秘书脸色极不自然地站在那。 南宫焱烈脸色变了变,皱眉,“什么?” 女秘书往旁边让了让,一个年轻清俊的警官带着两个警察走进来,伴随着他温润而有力的声音,“久闻南宫先生大名,意大利gk国际财团的董事长,不过警方是带着公事过来,打扰之处还望南宫先生海函?” “夙……夙夜?”安夏儿眼睛猛地放大,像看到了光。 安夙夜也看了一眼安夏儿,视线又回到南宫焱烈那边。 三个警官走进了办公室里面。 南宫焱烈脸庞掠过非分惊异的神色,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警察过来,他很意外。 他缓缓往后靠在沙发椅中,看着这些突如其来的警方的人,“警方的人?那请问警方来这个公司做什么,这是合法的金融公司,并且依然纳税,为这个国家做出了一定的经济贡献。” 安夙夜身材清瘦而高,脸庞清秀,一双单凤眼格外增加气势。 他的警服似乎永远都只是护在肩上,露出里面扎进皮带下面的衬衫,这显得他整洁而高挑…… “南宫先生说笑了,我也没有说是gk国际分部有商业上的问题。”安夙夜道,“若真是有商业方便问题,该是检查院过来了,我过来只是一个原因。” “哦?”南宫焱烈脸上恢复了平静,他展了一下手,“那安厅长,但闻其详。” “南宫先生认识我?”安夙夜道,“我还是没有自我介绍,看来,南宫先生事先知道我这个帝京的新厅长吧?特地了解过?” “当然是听说。” “听说?”安夙夜微笑道,“奇怪呢,我去帝京公安厅只是想查一些这个国家的情况,并且暂代厅长一位几天而以。公安厅没有对外公布我这个代理厅长,公安内部也该没有泄露消息。” 因为他身份保密的原因,所以只是暂代公安厅厅长一位几天。 昨天是因为接到了有人匿名举报陆家藏毒品,而他也刚好要查安夏儿在不在陆家的事,所以才以新厅长的身份露了面。 南宫焱烈面对质问,一点也不慌张,“世界没有不漏风的墙,不是有这一句话么?再说就算我知道了安厅长的事情,那也只能说明我的情报强大而以,请问这犯法?” 安夏儿眼睛拼命看着安夙夜,夙夜,别说了,看她啊看她啊,她被南宫焱烈这混蛋劫持了,快救她出去! 安夙夜突然来了gk国际分部,真是太好了! 安夙夜看了眼安夏儿充满期等的眼睛,又对南宫焱烈道,“这倒是不犯法,只是,绑架和劫持是犯罪吧?” 哦哦! 终于说到点上了。 安夏儿眼睛更加亮了…… “绑架,劫持?”南宫焱烈看了一眼安夏儿,“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