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情势的大反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69章 情势的大反转!

第469章 情势的大反转! “这位是陆家的少夫人,s城安家原来的养安二小姐。”安夙夜顿一下,“也就是说,也是我姐姐,一个小时前陆白先生已经报警了,说他的妻子遭人恶意劫持,不知去向,现在她在南宫先生这里,南宫先生逃不了嫌疑吧。” 安夏儿心里就想鼓掌了,太棒了—— 就这么问下去! 原来陆白特地通知了警方,还让夙夜过来了,做得不能太对了! 南宫焱烈眸子沉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陆白这么快就发现安夏儿不见了,并且还让警方查到了gk国际分部公司这里…… “我想你们是误会了什么吧。”南宫焱烈道,“没有人劫持安夏儿小姐,安夏儿是自愿来这里做客。” “不对!”安夏儿不怕了,她瞪着南宫焱烈一口气道,“就是他把我劫持过来,并且还让人打晕了我的女佣和司机!” 南宫焱烈眼睛马上阴了下去…… 安夏儿咽了咽。 她知道,如果安夙夜这次不能将她带走,南宫焱烈一定会对她不客气! 但安夙夜来了,就不可能会让她留在南宫焱烈这一边,所以她不怕了! “南宫先生,她说是被劫持的。”安夙夜道,“现在你怎么说?” “这样啊。”南宫焱烈感概般地叹了下,点点头,“那可能是安夏儿小姐误会了,我路上碰到安夏儿小姐的车,想请她来gk国际分部参观一下,绝没有什么恶意,安厅长你们看,她现在坐在这里也毫发无伤吧。” “胡说八道!”安夏儿拆穿他谎言,“南宫先生你就是把我劫持走了吧,你是怕我跑才把我带来了这里……” “如果我的热心让安夏儿小姐误会了,那很抱歉。”南宫焱烈不慌不忙地道,“但警方可以放心,我绝没有要劫持她的意思,也请安夏儿小姐放心。” 几句话,黑变白! 安夏儿发现这些人太有颠倒事非黑白的能力! “但她说是被南宫先生劫持过来的,南宫先生要给一个说法才行,或者……”安夙夜道,“配合调查!” “无论是犯罪还是犯法,都要讲究证据不是么。”南宫焱烈道,“安厅长开口要我配合调查?那就请你们警方拿出证据,我劫了她的证据!” 南宫焱烈万没想到,在他要带着安夏儿离开这个国家的时间上,警方的人过来了。 这致使他现在,不得不抽出时间应付一下警方…… “我可以作证!”安夏儿抓着这个机会,“南宫先生,就是你劫持了我。” “安夏儿小姐,提醒你,这只是你单方面的说辞。”南宫焱烈道,“换句话来说,有没有旁人可以作证,或者有人当目睹了我本人劫你?” “……” 安夏儿咬着唇。 靠! 这她确实找不出来…… 当时将菁菁和小纹打晕的人,也是一帮带着面具的人,似乎不是南宫焱烈。 南宫焱烈就这样将劫持安夏儿的事推得干干净净了,继续又问这个帝京新厅长,“所以,安厅长你们还有什么疑问?” 女秘书和刚回来的副总见警察来了,一时紧张地站一边。 他们很清楚,恐怕是出事了。 这个陆少夫人,可能真的是南宫焱烈劫持过来的…… “确实。”安夙夜点头,“如果要这么说的话,确实证据不足,不能认定是南宫先生你劫持了她。” 安夏儿一急,“夙夜,他……” “姐姐,如果南宫先生没有劫持这不是好事么?”安夙夜意味不明地道。 “……” 安夏儿咽了咽。 什么意思? 两年不见,她更看不透安夙夜了,虽然他以前就是个少年老成的性格,虽说她是姐姐,但安夙夜方方面面都比她成熟。 南宫焱烈意识到了安夙夜的话,脸色微变。 “南宫先生,你刚才说没有劫持她是么?”安夙夜道,“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是将她送回去,也不要紧吧?” 安夏儿又猛地抬起头,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睿智! 利用南宫焱烈的话柄,光明正大从他手上要人? “……”南宫焱烈的脸色微僵,“送回去?请问安厅长,你们想将安夏儿小姐送到哪去?” “送回陆家,或者先带回公安厅都行吧。”安夙夜道,“怎么,难道南宫先生还怕警察将她带走,对她不利?警察是为人民服务,只会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 南宫焱烈环着的手,缓缓握了握。 这个安厅长…… 看着年轻,着急不简单呢。 “安厅长说笑了。”南宫焱烈唇角动了一下,“我怎会怀疑警察。” “既然这样,那姐姐等下跟我回去。”安夙夜对安夏儿道。 “好好好。” 安夏儿拼命点头。 心里已经佩服得不要不要的了。 “那等下我们回去的时候就顺带将她带回去,南宫先生没有意见吧?”安夙夜又问南宫焱烈。 南宫焱烈那张尊贵的脸庞,看着青白了一阵,但面对警方他又不能改口刚才的话。 保镖沉默地站在一边。 都知道,安夏儿恐怕带不走了。 “南宫先生?”安夙夜又提醒了他一声。 “当然。”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点头,“你们可以将她带回去。” 声音平静,听着没任何异样。 却是他握紧手说出的。 他费了心思将安夏儿带过来,却又不得不让警察将她带回去,因为他总不能当着警察的面强行将安夏儿掳走。 “那就好。”安夙夜点头,“既然南宫先生没有劫持她,那这件事可以作误会处理。” “请问没事了么?”南宫焱烈站了起来,“如果没事了,那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不,南宫先生你还不能走。”安夙夜突然说。 南宫焱烈眼睛眯了起来,一派优雅对他展了展手示意他说,“好,安厅长还有什么事?请说。” 安夙夜扫了一眼这宽大的办公室,食指抚了抚那只爬上了他肩头上的蜥蜴,“我刚才说了,那一件事可以作误处理,自然就还有另一件事。” “……” 南宫焱烈眸色变了。 “南宫先生,其实我们接到匿名举报说南宫先生你们做贩毒生意。”安夙夜说到这,看着南宫焱烈的表情,笑了一下,“我们这一趟过来是顺带搜查。” “安厅长是在开玩笑么?” 南宫焱烈脸色马上黑了下去。 两个保镖也马上站到南宫焱烈的面前,似乎要阻止警方对他们少主的无礼。 “不是玩笑。”安夙夜道,“在我们搜查清楚之前,南宫先生你不能离开。” 南宫焱烈脸色从未见过的难看,“这位安厅长,我提醒你们,gk国际分部是个金融财团公司,我是意大利贵族的掌权者,我身份千亿,有用之不尽的财富,庞大的家族生意,遍布整个欧洲的产业,我会贩毒?请你们警方想清楚这个问题再来搜查我吧。” 但话虽这么说,他心里却鸣起了鼓。 这个手段太熟悉。 熟悉到就像他对付陆白的…… 但他是真正将毒品藏在了陆家。 想到这,南宫焱烈心里一寒,看向安夏儿。 “南宫先生,这不是警方想清楚这个问题的事。”安夙夜道,“而是南宫家族有多大的财富,与这件事也没有关联,法律只讲究证据,你们若真是藏了毒品或严重到贩毒,只要物证据在,有多少的财富也掩盖不了这个的罪行。” 安夏儿完全懵了,怎么回事? 怎么又变成南宫焱烈贩毒了? 情势大反转啊! 南宫焱烈道,“那请问安厅长,是谁举报我贩毒?” “是有人匿名举报。”安夙夜看着他,意有所指地道,“对,昨天也有人匿名举报陆家私藏毒品,我们也去陆家搜查过,不过,显然这是个谎报电话。” “……”南宫焱烈嘴角的笑森冷,“是么,那安厅长,我们身上是不可能携带毒品,你们若在我们身上搜查不出来,又怎么解释?” “不,不只是你们身上。”安夙夜扫了一眼这办公室,“包括南宫先生你们所在的场所,也必须搜查,以及,你们的车,因为不排除你们藏起来了。” “我若是拒绝你们搜查呢。”南宫焱烈冷道。 这些警察,一定是有备而来。 作为一个阴谋家,南宫焱烈很清楚。 “不配合警方的调查或干扰警方办案,也是一种刑事责任。”安夙夜从身后那名警官手上接过一张搜查令,往南宫焱烈展了一下,“这是搜查令。” “……”南宫焱烈眼神黑暗无比。 “南宫先生,你虽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但如果在这个国家犯了罪警方也能扣留你。”安夙夜面对这个南宫家族的掌权者,毫不畏忌。 ——一如他昨天去搜查陆家一样! 南宫焱烈显然知道让警方搜查,可能会不妙,“安厅长,知道得罪权贵会有什么下场么?像安家那种二流豪门,也许会分分钟会出事。” “南宫先生这是威胁?” “不,是提醒。” “不好意思,我们忠于的是法律,若畏忌强权也就不必当警察。”安夙夜的话一落,便对身后的警员道,“搜!” 两个警员马上上去,在这个办公室开始搜了起来。 南宫焱烈看着这些胆大妄为,还敢在他面前搜查的警方,眼里泛起看不见的黑暗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