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她最爱的蛋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72章 她最爱的蛋糕

第472章 她最爱的蛋糕 安夏儿说不过他,“你们若是没事了的话,我建议我们不要再碰面了,陆白……知道两年前我和锦辰的事后,他很生气。” “哦?”安夙夜唇边荡起一丝轻风般的笑,“姐姐怕他伤害我们?” 安夏儿没说话。 “但我们怕过什么,让他来吧。”安夙夜毫不在意地道。 安夏儿一急,“夙夜……” 戛吱—— 高级轿车轮胎磨过地面的声音。 几辆轿车在前面停了下面,秦修桀带着人匆匆走下来,“少夫人,陆总让我们接你回去。” 安夏儿看到到秦修桀,手微微发抖。 安夙夜站在安夏儿前面,“如果我姐姐不愿回去,你们谁也别想把她带走!” 秦修桀昨天就听说这个安三少以帝京公安厅厅长的身份去了陆家,眼前看到安夙夜挡在安夏儿面前,秦修桀更加明白了这个安三少是打算跟他们大少爷对着干了。 “安三少。”他道,“将少夫人她带回去是我们陆总亲自发的话,请让开。” “我若是不让?” 安夙夜肩披警服,站在安夏儿面前,就像一座新的高山屹立在面前。 安夏儿看着外套随身轻轻飘动的安夙夜,目光一时飘忽,好像又看到了小时候那个经常挡在她面前的弟弟。 以前安夫人若是责怪她什么,安夙夜总是会第一时间站在她面前。 她若在外面遇到了登徒子,危急之下抬起头,总是会看到赶来挡在他面前的安锦辰…… 她是安家,是受他们保护的。 “安三少,请让开。”秦修桀道,“帝京的公安厅得罪陆家,没有好处。” “这就是陆白的意思?”安夙夜唇边清笑,“但如果我姐姐不愿回去,那放心,以后绝对会有不忌陆家的警察,那就是我。” 这个帝京公安厅厅长他会一直担任下去。 由他安夙夜去对付陆家。 安夏儿眼睛胀痛地看着安夙夜清瘦高大的背影,“夙夜,算了。” 她虽很生气不想跟秦修桀回去,但也不能当着秦修桀的面跟安夙夜走,因为她不知道陆白知道会误会什么,陆白误会后又会做出什么。 安夙夜回头看着安夏儿,“姐姐,你不用怕,你若不想回去我不会让他们把你带走。” “够了……事到如今,你还像以前那样护着我我很感激。”安夏儿里面有着红润而美丽的东西,“不过陆白是我丈夫,就算我生气也不可能不面对他。” 安夙夜几步上前,“姐姐……” “真的很高兴看到你们没事。”最后安夏儿绽出一个微笑,“替我问候锦辰。” 看着面前这几辆车带着安夏儿走了,安夙夜清白的面庞微微变冷,凤眸有几分波动。 两辆警车和几名警员正在前面,等着这个新厅长回去。 安夙夜紧握了握手,看着安夏儿远去的方向,“看到了?姐姐现在是陆少夫人,你别轻举妄动。” 别在他肩上的可视对讲机,镜头闪烁了一个亮光。 可视对讲机镜头对面。 一个沉默的身影坐在公安厅指挥中心,他看着前面大屏幕中的画面,看着刚才画面中安夏儿美丽纯美的脸庞,一如以前明亮的杏眸…… 比起周围都穿着制服的警察,他穿着与公安厅格格不入的休闲便服,黑色的连帽,靴子,手腕上缠着几圈红绳手链,沉默而不拘,连帽衫的帽子长年盖着他的脸庞,看不清他什么表情。 但尽管如此,公安厅的人也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社会青年,因为他有指挥全国警方的权利。 一个组长见他不说话,试着问道,“请问,您要监视审问南宫焱烈那个保镖的过程么?” 他没有说话,拿起旁边那杯可乐喝完最后一口,起身走了。 “慢走。” 周围的人忙对他道。 送走这个霸占着公安厅设备的男人,组长一回头忙道,“南宫焱烈的保镖要带过来了,赶快将画面切到审问室那边,快……” —————— 车上,秦修桀接到陆白电话,“好,陆总放心,我马上送少夫人过去。” 安夏儿坐在后面,眼睛红红的,看着车窗外面。 “少夫人,陆总说让我们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秦修桀道,“我们现在去医院。” “检查,检查什么?”安夏儿唇角动了一下,“现在知道来担心我了,怕我被南宫焱烈带走后有没有缺胳膊断腿,还是有没有被别人动手动脚?我不需要他事后的关心。” 秦修桀用肉眼看着安夏儿,也觉得她应该无恙,但陆白要这么做他也没办法。 “少夫人,你也别怪陆总,你就当是帮了陆总一回吧。”秦修桀说,“陆总是担心你有没有什么事,现在我送你去医院,陆总正在过来。” …… 安夏儿在医院全身上下做了一遍检查后,坐在医院休息区。 过了一会,走廊那边传来了一阵雷厉风行的脚步声,夹杂着高档皮鞋鞋跟踏在地面的冰冷声。 站在安夏儿旁边的秦修桀马上回头,“陆总。” 保镖也向那边鞠了鞠。 陆白带着管家和保镖来了医院,他看了一眼垂着脑袋的安夏儿,拧眉问秦修桀,“她怎样?” “陆总放心,刚检查过了,少夫人没有任何问题。”秦修桀道,“除了情绪有点低落,毫发无损。” 陆白眉心间看着松了一点。 魏管家也松了一口气,对安夏儿道,“少夫人你没事就好,菁菁她们不知多担心……” “都退下。”陆白道。 其他人颔首,“是。” 很快,其他人退下去了。 陆白拿着一个甜点盒在安夏儿旁边坐了来下,将上面的盖子一步步打开,像平常问她有没有好好吃饭一样宠溺地道,“饿了没,中午没吃东西吧?” “你们真以为我毫发无损,我告诉你陆白,我现在很伤心,你在利用我,不顾我的安危让我带着毒品被敌人劫持……我这颗心无法复原。”安夏儿眼睛更红了。 她受伤了,伤的是心! 陆白正在拆盒子的手停了一下,微笑着继续拆开,“我知道你生气,没事,我不怪你生气,确实是我事先没告诉你这个计划。不过听说情绪不好的时候吃点甜的东西,有益舒缓压力,这是陆家甜点师做的蛋糕,你最喜欢的蓝梅口味,来,吃吃看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