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甜甜蜜蜜的,不好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74章 甜甜蜜蜜的,不好么?

第474章 甜甜蜜蜜的,不好么? 陆白垂下双目,“没有事先跟你商量这件事,确实是我的不对,不过当时的时机实在不容错过,那是一个能彻底将他打击到不能还手的机会。” “那可以让别人去!”安夏儿一说起眼睛就酸,“你可以派一个有身手或者你的手下去,没必要让你的老婆我去!” “南宫焱烈不可能绑架其他人。”陆白顿了顿,“当时,你刚好说想回s城,这件事由你去做,最合适不过。” “不,你怎么能做这么无情的决断……” 安夏儿接受不了。 “我是能保证你安全的前提下,才让你去。”陆白神情坚毅地看着他,“因为我知道南宫焱烈不可能会伤及你性命,并且你刚离开陆家,修桀他们就跟了上去。” “但南宫焱烈没有亲自劫持我,他让别人劫的。”安夏儿气恨道,“这你有想到吗?如果到当时南宫焱烈带着我直接去了机场,直接离开了国内,我怎么办!” “那你觉得他为什么又会带去gk国际分部?”陆白道,“并且同时警方的人会过去?” “你是想说,你还留有后手是么?” “当然。” 安夏儿道,“但这些计划,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不是么?” “意外是不可避免,就像南宫焱烈雇来帮架你的犯罪团伙。”陆白道,“所以修桀他们才没有及时跟上南宫焱烈,但有意外,想办法解决就行了,商界其他企业势力向gk国际分部施压,南宫焱烈若还在国内,就一定会赶过去看看……那么一切就重新回到了我的掌握之中。” 高位者的运筹帷幄,以险致胜! 陆白是一个跨国集团总裁,能将一切不可能化成为可能,从而达到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呵呵。”安夏儿摇着头。 “你说我有没有考虑你的安危?”陆白唇角动了动,“我若没有考虑过,就不会让安夙夜带人过去。” “你想说什么?”安夏儿觉得他话里有话。 “你以为,我很愿意让他跟你见面?”陆白道,“因为换了公安厅的其他人,未必敢直接带人去gk国际分部搜查南宫焱,安夙夜的这一点,我倒认同。” 不畏忌任何权贵。 就像当时他带人来陆家搜查一样。 面对他陆白,安夙夜倒是不慌不乱,警界能完全不畏权贵的人不多了! “那你让夙夜过去了,我还得感谢你的大度了?”安夏儿道。 陆白没说话。 但他的沉默,代表了他就是这意思。 “那天,他带人来陆家时,也找过我吧?”安夏儿目光湿润泛红,“我不希望他们回来,那是因为顾及你……但如果他们真的回来了,我又怎能不待见他?” “我说过,我将他们当弟弟。” “他们走了两年,回来特地来陆家找我的话,我又怎能不见他。” “陆白你因为不想让我跟他们见面,所以说让我在外面逛街?你怎么不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回来呢,他既然上门了,我怎能不接待他?” 安夏儿越说心里越酸。 她明白,安夙夜如果去了陆家没有找她,那他走后就不会又倒回来了…… 肯定是陆白没有告诉他,关于她的消息。 陆白唇角紧抿,“那按你的意思,我应该将那个胆敢来搜查陆家的新厅长留下来了,并好好接待?最好让下人好吃好喝侍司候着?” 安夏儿看着他英挺的背影,“起码你不能赶他走!” 她当安夙夜他们当作弟弟。 哪有看到自己老婆弟弟上门,还让他走的说法,于情于理都该客气相待不是么? 虽然他是陆白,他可能谁都看不起! “你休想!”陆白突然一回头,“安夏儿,你将他们当弟弟,他们可不一定这么想,你想要我陆白好好接待一个情敌,一个惦记着我老婆的人?” 做梦! “我没那么说。”安夏儿道,“我说你没必要对他们太刻薄,所以你让夙夜去gk国际分部,也不要以为就是你的大度了!” “……” 陆白的手紧握成拳。 “那本来就是你让我去涉险了!”原则性的问题,安夏儿一步也不退让,“竭尽全力去救我,是你该做的!你别以为你让人救了我我就该感谢你一样!” 如果不是他让她带着毒品去南宫焱烈那一边,她也不会遇上这次的危险! “我跟你解释过了为什么要让你去,那是刚好你要离开陆家。”陆白严厉地看着她,“你到底要跟我生气到什么时候?” “你还怪我?”安夏儿简直不敢相信,“你觉得我被你利用了,要一点情绪都没有?” “我给你发过信息,你若不愿意协助我,不用提那个包过去就行了!”陆白道,“你这事后来跟我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安夏儿差点呕得吐血。 她倏地站了起来,“那我是以为你在包里放了什么武器,或让我防身的东西!不是那个……”安夏儿看了眼周围,又将只好将后面的毒品二字咽了下去。 她此时憋屈的心情,无比难受。 “……”陆白显然有些意外,褐眸微微动了动。 她中途没有看? 没有看那个包? “那你就当这一次是帮我吧。”陆白道,“毕竟,南宫家族是我的敌人,从某个方面来讲也是你的敌人不是么?将他逼退了结这件事,我们就可以早点回s城!” 安夏儿忍了忍,转身往一边走去。 “安夏儿,你去哪?”身后陆白看着她。 “回去!”安夏儿道,“我要回s城,我不在这呆了!” 果然帝京,天子脚下,情形都比其他地方复杂! 她不要在这呆下去了…… 陆白沉了沉声,“三天,给我三天时间,我把这些事情的后绪处理完我们就回去。” 安夏儿一点也不愿意,只恨不得自己回去算了,他爱在帝京做什么他做什么去—— 只是她又走不了。 一出医院就被保镖拦了,二话不说,就将她重新送回了陆家。 当天重新回到陆家的安夏儿情绪很低,趴在床上也不想出门,连食欲都变差了。 夜幕降下,陆家的下人又忙碌起来,似乎陆家又来了什么客人。 卧室内,一片寂静。 菁菁和小纹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挺尸的安夏儿。 “少夫人,你真不去用晚餐?”菁菁问道。 “不去。” 字眼间,都透着安夏儿烦闷。 想起白天陆白在医院的话,她就伤心…… 他让她去冒险了,他还有理了。 “听说,是那个赌王罗老先生来了,就是上回在s城办‘权贵峰会’的罗老先生。”小纹眨了眨眼道,“听说上回少夫人过去的时候,还跟这罗老先生谈过一些话?” 安夏儿埋在枕头上的眼睛,缓缓睁了睁,又闭上了,“也没谈什么。” 左右不过那罗老先生为了让她和陆白出席那场‘权贵峰会’,用他见过夏国候的理由将她叫过去了。 想起那晚跟那罗老先生在甲板上的谈话,安夏儿眉头又蹙了蹙…… 她想她的生活简单平静,幸福而美满,一点也不想复杂化。 所以一些复杂的事情,她一点也不想知道。 就像她和陆白一样。 他们既然结了婚,那她就希望他们之间坦承相待,做什么事有商有量,永远不要吵架,永远不要有欺骗,她做一个温顺乖巧的妻子,他做一个体贴顾家的丈夫,宠着她,疼着她,一直甜甜蜜蜜的,这样不好么? 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不如意,为什么来到帝京要有这么多复杂的事? 安夏儿闭上眼睛,“算了,你们出去吧,我不想吃饭……罗老先生的话,有陆家接待,也不差我一个。” 菁菁和小纹望了望对方,“那……好吧,那少夫人你休息吧。” 二人刚走出没几步。 “慢着。”安夏儿摸了摸床上,“我原来睡的那床被子呢,再送过来。” 菁菁回头,“啊?少夫人,这……” “不要了吧?”小纹忐忑地说,“盖一个被子很好啊……” 有利于夫妻感情啊。 “不好。”安夏儿道,“再送过来。” 这回她是真的不跟他睡了。 于是,当晚陆白回来,又看到安夏儿一个人卷着被子睡了。 大大的床,右边还剩下三分之二的位置空在一边,无比冷清。 陆白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她,“那个罗老先生来了,晚餐席间说起你,说夏国候的事,以及你的身世。” 安夏儿当作没听见,继续睡她的。 夜晚安静的卧室中,陆白坐在床边,身形轮廓优美。 “于你和夏家的事,你的身世……”他声音听着比平常温柔,“我确实知道一些,不过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所以也就没提过。如果你实在想知道的话,可以来问我。” 安夏儿静静地听着,关于这件事,她一次都没问过陆白。 陆白会突然提及,她也意外。 陆白去浴室后,她缓缓睁开眼睛,可她根本不想问这件事,一心想着陆白如何果断地让南宫焱烈劫持了她的事,太让她生气了。 …… 当晚晚宴后,陆老和赌王罗老先生在月色下的中式园林散步。 暗红木的复古庭院回廊,小桥流水,假山重峦叠嶂,红彤的灯笼看挂在回廊上方,使得夜色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