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履行夫妻义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83章 履行夫妻义务

第483章 履行夫妻义务 “你这是做什么?”安夏儿瞪大眼睛着正在开车的陆白,“我说了那束花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要收别人的花的意思,但我想确认一下那到底是谁……” “不必确认了。”陆白语气不容置笃,“这辈子送你花的人,我一个人就够了。” 安夏儿气得不说出话来。 就在她疑惑他突然要把她带到哪去时,陆白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半个小时内,准备一间情侣套房,没准备好,你这个经理就不用干了。” 交代完,陆白挂了电话。 “什么?”安夏儿怀疑自己听错了,“情侣套房?陆白,大白天的你要干什么?” “送花给你!” 陆白踩大油门,兰博基尼一瞬间飞逝在柏油马路的视线尽头。 金座酒店。 马路对面,一辆车窗紧闭捷豹xk停那里。 车内坐着一个穿着连帽衫的男子,帽沿的阴影下面,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刚才陆白将安夏儿带上车的情形…… —————— 半个小时后,陆白带着安夏儿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座陆氏五星级酒店外面。 陆家的产业遍布全国,每行每业都有。 半个小前前陆氏酒店的经理接到电话,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准备了一间情侣套房出来。 陆白的车一停下,他便抓着安夏儿下车了。 “欢迎大少爷!” 经理事带着服务员迎接。 陆白没理其他人,带着安夏儿直接进入酒店,安夏儿又羞又怒,“你放开我,陆白……” 经理一看便知是什么情形,大抵是陆白跟安夏儿吵架了。 现在他们有紧急的事情要做…… 经理马上道,“大少爷,刚开好的房间是2001,我们就不上去了……” 为不打扰他们的好事,经理很识趣地没有跟上去。 陆白抓着安夏儿进入贵宾专用电梯,直接到达了酒店20层,进去那间准备好的情侣套间后,一关门,直接将安夏儿扔了铺满玫瑰花瓣的大床上。 陆白直接扔下外套,抽下领带。 安夏儿吓得连连后退,只见这一间情侣主题的奢美套房,温漫而奢华,倒真是整个房间都堆满了红玫瑰,连床上都用花瓣围了一个大大的心形,满室芬香。 还有酒,催情药品,tt,内附的房间电影屏。 高档又奢靡。 安夏儿坐在床上往后一退,花瓣铺在床上的心形全乱了! “你别乱来啊……”安夏儿咽了咽,整个脸颊通红,“我我我现在不想要,你不要勉强我。” 陆白高大冷酷地站在床边,将领带甩在一边,“你不是要花?这些够了吧。” “谁说过要花了?”安夏儿又气又恼,“都说那是人送的,不是我要的花!” 陆白欺身上前,直接将她压下,“不管你要什么花,还是要钱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现在你就给我躺下履行一下你两个星期没履行的义务!” “放开!”安夏儿气得不行,拼命推他,“你在污辱我么?我告诉你陆白,你是不是以为我原谅你了……” “原不原谅随便你。” 陆白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手按在头顶,一只手直接解开皮带扣。 …… 几个小时后。 安夏儿扒着凌乱的头发,一点点爬起来,已经不知浑浑浑浑噩噩地过了多长时间了,只觉得被霸王硬上王的自己,全身酸痛得不行。 满地是他们的衣服,西装、衬衫、礼裙,内衣…… 浴室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 事后的男人洗澡去了。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竟挤出几滴眼泪,觉得很委屈。 不情愿的情况下被上,一点都不好受,毫无愉悦之情。 除了痛,没别的感觉。 安夏儿穿起衣服,看了眼浴室那边,默默地出去了。 陆白出来后,就见房间里空空的,安夏儿已经穿衣服走了,“到底在想什么……” 以为他们是什么一夜情么。 他们是正常的夫妻生活好么? 陆白拿手机打安夏儿电话。 电话打通了,但是没接。 陆白又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消息也没回。 从陆氏酒店出来后,保镖正在外面等他。 “安夏儿人呢?”陆白拧着眉。 “少夫人刚才走了。”一个保镖道,“开了我们的一辆车走了。” 陆白眼了一眼前面,果然,一辆保镖车不在了。 车内。 安夏儿没有接手机的来电,似乎知道是陆白打来的。 倒后镜内,映着她红红的眼睛。 看了一眼车内导航仪上的时间,下午三点…… 直接在酒店折腾了四小时,禽兽! 安夏儿觉得,这跟虐待她无异了,一方不情愿的夫妻生活跟虐待有什么区别? 但她现在不知道去哪,去找展倩?而看看脖子上都是吻迹的自己,觉得自己很狼狈,没脸去见自己的朋友,会被展倩笑的。 开车在街上转了一会,只好先回浅水湾了。 九龙豪墅,魏管家和女佣正担心着现在陆白和安夏儿那边的状况。 客厅外一阵高脚鞋的脚步,安夏儿回来了。 “少夫人?” “少夫人你回来了?” “发布会顺利么?” 菁菁和小纹忙迎上去问。 安夏儿没回答,有些疲倦地说了一声,“我有点累,去休息了。” 越过一脸差异的魏管家和两个女佣,安夏儿扯着长长的裙摆从楼梯上上去了。 菁菁和小纹看着安夏儿的背影: “……” 几秒钟过去。 小纹道,“那个,少夫人脖子上的是……” 菁菁没说话,显然也看到了,看到了那些暧昧的痕迹。 安夏儿穿的是礼服,露出大片的脖子的肩膀,有点痕迹一眼便知…… 魏管家顿了顿,“看来……少夫人应该在外面碰到大少爷了。” “可是。”小纹想了想,“少夫人刚才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啊。” “难道,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菁菁猜测,“但少夫人去出席发布会了,大少爷过去了的话,她应该高兴才对啊。” 到底又出什么事了? 魏管家身上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大少爷……对,少夫人刚回来了,好的。” 挂下电话后,魏管家道,“别乱猜了,好好看一下,今晚让厨房准备什么晚餐。” “……好吧。” 两个女佣只希望事情不严重,去跟厨师商量今晚的晚餐了。 厨房内,几个厨师正在等候着魏管家的指示。 见菁菁和小纹进来,厨师长马上问,“菁菁小纹,晚上准备什么?是按在少爷的口味做还是按少夫人的口味做?是法式料理,还是日式?” 最后菁菁和小纹对望了一下,心有灵犀。 菁菁说,“按少夫人的口味做吧,记得多准备一些她爱吃的甜点。” 反正就继续说是大少爷让准备的! “哦,好的好的。” 厨师们得到指示,马上去准备晚餐的素材了。 安夏儿回到她的卧室后,整个人疲劳地趴在床上。 身体像要散架。 但心里有什么事,总是睡不着的。 想起她离开时发布会还没结束,安夏儿又睁开眼睛,拿过手机看了看。 刚才车上的来电果然是陆白打来的。 还是有个信息。 安夏儿看了一眼信息,苦笑。 他不说,她现在这副模样也不好去别的地方好吧? 视线再回到手机上,还有几个华经理的电话。 “喂。”她拔打了回去,“华经理,哦,现在该叫华总了。”她笑了笑。 “还得感谢安夏儿小姐的信任。”华荣也笑了几声,“你能让我当唯丽公司的副总,是我的荣幸,放心,以后唯丽的事我会照料,并随时跟安夏儿小姐报告唯丽的情况。” “嗯,好。”安夏儿趴在床上,点了点头,“对了,上午……我有点不舒服,提前走了,一时有点事耽搁了,所以没跟你说一声。” “没事没事,安夏儿小姐既然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华荣道,“安夏儿小姐你出席了发布会就行了,当时你的演讲也非常精彩……” 放下电话后,安夏儿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要发布会顺利就行。 只是想起那束黑玫瑰,安夏儿还是有点忧虑,不知是不是安锦辰回了s城…… 因为她跟他们之前的传闻,陆白太敌视他们,其实,安夏儿明白,陆白并不用担心什么,她现在已经嫁了啊!再说就算她生气他在帝京做了利用她的事,可那又怎样,她生气也做不了什么。 如展倩所说,揍她也揍不过他,共实也只有原谅他。 就像今天他对她的粗暴,她生气又怎样,终是没地方去还是自己乖乖回来了。 犹豫了一会,安夏儿打电话给安家的向叔—— “二小姐?”向叔接到她电话很惊讶。 “是我。”安夏儿道,“向叔还好么?” “好好好,我没什么事。”向叔说。 “那……安家呢?” 安夏儿心想,如果安夙夜他们回到了s城应该会回安家吧,那向叔一定会知道。 “安家……”向叔有些吞吐,“老爷这阵子高血压又犯了,夫人也情绪不太好……因为大小姐被陆家送去警方那边后,安家都知道了,也传遍了整个s城。” 试问注重名声的豪门,怎忍受得了这样的事。 “……” 安夏儿忘了,还有安琪儿这件事。 “二小姐,大小姐和夫人是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以前也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所以陆家将大小姐送去警方的事,我不想说什么。”向叔道,“只是,我几乎一生都为安家服务,二小姐你现在虽离开了安家,但以前也是在安家长大,还希望看在以前的情份上,饶了安家吧。” 安夏儿听着向叔的叹息声,有点发愣,难道安家的人都觉得是她让陆家办了安琪儿? ……虽然也差不多了。 因为她当时确实不希望陆家饶过安琪儿。 “向叔放心。”安夏儿道,“陆家,不会对安家怎样。” 陆老答应了她。 陆白虽没有明说,但应该也会顾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