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我很想念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88章 我很想念你

第488章 我很想念你 说到最后,秦修桀道,“我听到消息过来的时候,已经跟国内所有海岸口打了招呼,一定会注意少夫人,只要有人带她出境会当场扣下。” “还有?” 陆白看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目光森寒。 “修桀过来之前,我刚收到另一个消息。”秦秘书推了一下眼镜说,“是让人调查跟那两个开套牌车的人打电话的号码。” “谁打的?”陆白语声淡淡,将杯子送到唇边。 但看似平静的眸心下面,却藏着一丝肃杀的寒意。 就被一头孤傲的白狮王,被触到了逆鳞。 “很遗憾。”秦秘书说,“那个号码是个新号,并且是非正规营业厅卖的号码,没有身份登记,那个号码跟那两个开套牌车的人联系过后,便打不通了。” “很周全。”陆白道。 评论敌人的做法。 秦秘书道,“确实,对方显然早有计划,非但想办法干扰了‘城市花园’那条马路上的监控摄象,而且还雇佣了开套牌车的人混淆视线,将跟着少夫人的保镖引开了,之后连那个电话号码,都找不到出处。” 陆白唇角动了动,“但我最讨厌跟我陆白玩手段的人。” “……” “跟我玩,我玩死他们。”陆白握着杯子的手指发紧。 周围的人不敢说话。 气氛如坠冰窑。 大家都知道陆白确实是这样的人,南宫焱烈这一次的下场就是个例子,来陆家提起陆白的婚事,最后失去了整个亚洲的gk国际分部,还是逃回了意大利…… 跟陆白作对,代价非常大。 陆白突然抬起眼睛,“修桀,去查看一下安夏儿手机最后显示的地理位置是在哪。” “是。” 秦修桀得到指令,马上走了。 陆白看着手机,ds智能全息手机,有号码亲密共享的功能。 只要开着机,另一方都能看到对方的地理位置。 如果关机了,去帝晟集团的技术部,用ds系统终端机还是能查看着得…… 秦秘书又问,“大少爷,你跟少夫人朝夕相处,对于这次带走她的人,你有什么怀疑的目标么?” 这是警方办案的思维。 在不确定杀人凶手是谁的时候,可以从死者周围最值得怀疑的人查起。 “对安夏儿有所企图的人,并不少,那丫头现在就像是一块香饽饽……”陆白说到这,唇边笑了一下,“不过慕斯城现在躺在医院,不可能是他,南宫焱烈逃回意大利了,gk国际元气大伤,他现在也不可能马上回来再次对安夏儿出手,再有……” “还有谁?”秦秘书马上问。 陆白眸色微沉。 想到刚回来的安夙夜。 但他现在应该在帝京。 不。 陆白又马上否认,那一束黑玫瑰浮出在他脑海,安夏儿在唯丽发布会上收到的那束黑玫瑰。 “把电话给我。”陆白伸出手。 魏管家马上将陆白正在充电的手机递到他手机。 陆白拨了一个帝京公局的电话,“我是陆白,让你们的新厅长接电话的。” “陆……陆大少。”接电话的人马上诚惶诚恐,“您是问前几天来到帝京公安厅的代理厅长吗?” “是他。” “他已经走了。”接电话的警员说,“昨天刚走的,现在是陈厅长重新回来了。” 陆白举着电话的手放了下去,顿了两秒,挂断电话。 秦秘书眉头皱了皱,“陆总,怎样?” “安夙夜离开了帝京。” “……”秦秘书脸色严谨,“那个安夙夜的事我听修桀讲过,他既然能去陆家见少夫人,如果他回了s城,极有可能带走少夫人。” 可不是?陆白紧握着手。 秦秘书马上道,“他若是回了s城,可能会回安家,我现在就带人去安家看看。” 陆白轻挥了下手。 示意他去。 “那我先走了。” 秦秘书鞠了一下,马上离开了。 就像一切都刻不容缓。 菁菁用托盘端着一杯茶过来。 魏管家道,“大少爷,你喝点茶吧。” 陆白没喝,看着电视,电视上是商界频道。 高端的ds全息电视。 画面浮在空中。 电视上放的晚间新闻,是几日前唯丽发布会的内容,虽然新闻上播了几分钟,但上面却有安夏儿的脸,安夏儿站在发布上讲话的画面。 褐色的眸,映着电视,蓝光在他眼底跳跃点。 “大少爷,你放宽点心。”魏管家安慰,“如果少夫人若真是安家那三少爷和四少爷带走了,那她一定会没事,他们喜欢少夫人,那少夫人的安全一定可以保证。” 陆白握起的手抵在唇前,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电视的画面,“你懂什么,他们喜欢安夏儿,这是才是最危险的……” “这怎么说?”魏管家疑惑了。 “她的安全可以保证,她的贞操呢。” “……” 周围立即一片寂静。 魏管家紧绷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过了好半天。 魏管家才汗颜地道,“这……不可能吧,少夫人一定会反抗,他们若是喜欢少夫人就一定会尊重她的意思。” 但显然陆白不这么想,总感觉那些人都盯着安夏儿,冷冷地道,“让安家为他们祈祷吧,他们敢碰安夏儿,我一定灭了安家。” 不管,安夏儿是否会有意见。 —————— d市。 这是一个以薰衣草著名的省市,旅游盛地,电视剧的取景地。 不过这个季节,薰衣草早就凋谢了,来这个省市的游客也大幅度降低,迎来了淡季,不只是城中心的街道,连效外的游客也冷清了起来。 随着天边的夕阳缓缓沉下,两个自驾游的情侣开车赶回城市,一时只剩下天边的夕阳美景…… 在这个市北面的一个效外,靠近一条河堤边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座白色陈旧的洋房别墅。 安夏儿查来的时候,看着窗外的景色,整个人就愣住了。 为确认自己是不是做梦梦见回了d市夏家,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大腿—— “咝!” 立即痛得一个寒战。 “不是做梦。” 她又搓了搓被掐疼的大腿。 她低头见自己躺在一张靠窗的床上,看窗外的院子,她应该是在夏家房子的二楼。 想起她昏迷前好像看到了安锦辰,她赶紧下床,从这个房间跑出去。 夏家的房子虽然陈旧了,但由于上回她和陆白过来了一趟的原因,她已经让鲁主总派人过来打扫过了,所以内部还算干净,起码那些陈年灰尘没有了。 家具显得陈旧泛黄,刚才房间里的被子之类的床上用具,像是有人新买的。 “锦辰!” 安夏儿从楼上跑下来。 空空荡荡的房子回响着她的声音。 楼下的大厅,一片萧条,遗留下来的几件家具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但大厅墙边的一个玻璃箱吸引住了安夏儿的视线。 “……” 她脚步停了下来,咽了一下。 一步步走过去。 这是一个植物培育箱,里面培育着几株黑玫瑰。 旁边有几枝切口平整的茎,有几株玫瑰被剪去了…… 安夏儿想起前几日在发布会上收到的那束黑玫瑰,眼睛微微酸胀,果然是他……她站起来,往大门外走去。 夕阳斜照。 四肢清瘦修长的青年坐在洋房外的一张沙发上,波西米亚风格的针织布毯铺着陈旧的沙发,形成了一个独特而具品味的改造家具,青年搭着腿,裤子束进靴子里,连帽衫的帽子盖住了他大半的脸。 他沉默着,正在翻搁在腿上的一本书,手腕上绑着红绳手链,手指很好看。 安夏儿出来时,他手停了一下,而后继续翻着泛黄的书页。 “锦……”安夏儿看着眼前的一幕,声音一下走了音,“锦辰。” 叫了他的名字。 安夏儿发现说不出别的话来。 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看着这个昔日最爱她的弟弟。 夕阳照下来,染在他从帽子里翘起的几缕发梢上。 “原来姐姐还记得我。”他声音听着波动不大,“我还在想,我在你的生命中可能消失了。” 安夏儿紧抓着门框。 喉间涌上来的,五味陈杂。 “你……什么时候回来s城?”站在了半天,安夏儿只问这一句。 “你们回来的那一天。” “……” 安夏儿眸光又颤了一下。 她和陆白回s城的那一天?他也回来了? 果然,从她在帝京到s城,直到她回到s城的这几天,他都在跟着她? “我一直在看着你。”安锦辰道,“远远地看着姐姐你,我记得在我回来后,你每天穿过什么样的衣服,头发是什么样的,你去了哪,见过哪些人……” 安夏儿如鲠在候。 “姐姐,我很想念你。”他平静地说出这几个字。 “……” 安夏儿咬着唇。 肩膀微微发抖。 看到原本以为死了的安锦辰在她面前,她的心情无法形容。 “以前在安家时,有人说我和夙夜是姐控。”安锦辰道,“其实不是,起码我不是,因为我只控你一个人,我是安夏儿控。” “锦别说了!”安夏儿制止了他的话,眼睫湿润起来,“我们……我们现在长大了,不是像小时候那样了,我们会有各自的生活。” “所以,你现在有陆白了是么。” “……” 安夏儿抿着唇。 “你喜欢那个男人什么?”安锦辰手停了一下,拿着腿上的书,“有权?多金?是一个名动国际的跨国总裁,满足了每一个女人对异性的幻想?” 安夏儿道,“那是我自己嫁给他的,我自己的选择。” “那我算什么!” 安锦辰突然扔掉那本站了起来。 安夏儿被吓了一跳,看着气势惊人的他。 他高高的身材逆着夕阳,像一个堕落天使般气势阴暗地向安夏儿走过来。 他和安夙夜,比起两年前离开的时候,似乎又高了一点。 虽然他们比她,只小一点,但在其他各个方面都辗压她…… 安夏儿刚退了一步,安锦辰就抓起了她的手腕,“那姐姐你告诉我,我算什么?以前你拒绝我时说你喜欢慕斯城,让我祝福你们,可那个慕斯城是怎么对你的?” “锦辰,你先放手……”安夏儿看见他帽沿下的眼睛,痴缠而偏执,令人想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