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三人的团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91章 三人的团聚

第491章 三人的团聚 厨房,灶具和餐盘都是新添置的,水电问题安锦辰来到这夏家房子的第一天也弄好了。 安夙夜将那些茶往水槽一放,便将警服外套脱下挂在另一边,卷起衬衫卷子便洗开始洗菜,动作快速而利落。 安锦辰走到了厨房门口。 安夙夜对于这个弟弟一天之内便将这夏家房子里给收拾好了,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一边洗着菜说,“你不该那么做,今天我得到消息,你把s城某一路口的马路监控给黑了?” 安锦辰站在他旁边,沉默而不拘。 “陆白若去了交通局,很快会想到,姐姐是被谁带走了。”安夙夜道,“毕竟你以前黑过国家资料库的事,知道的人应该不少。” “哼,你们不都希望我做这种事么。”安锦辰道。 是,国际刑警组织看中的是他的黑客技术。 安夙夜洗着菜的手停了一下,“那你也不该迷晕姐姐,那种迷药沾在她脸上,洛洛都闻到了。” 这时,嗅觉超过警犬的独特品种蜥蜴,从安夙夜脱下的外套中爬了出来。 它可爱的小脑袋左右望了望。 “我不那么做,姐姐会跟我走?”安锦辰道,“为将姐姐带走我也不介意用什么手段。” 帽沿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比起跟警方直接触的安夙夜的衣着,安锦辰大多时候都是穿便装,帅气休闲的连帽衫成了他最常着的衣服。 “你也该向姐姐道歉。”安夙夜道,“不论怎样,你做得过份了。” 厨房外面。 安夏儿正踮着受伤的脚,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厨房外面,想偷听一下他们的话……看能不能听到一点陆白那边的消息。 厨房里面,安锦辰微微仰起头,帽沿下露了小而好看的下巴,“是呢……我向姐姐道歉,是我带她过来的方式粗暴了一点。” 安夙夜提高声音说,“姐姐,听到了?锦辰道歉了,你别跟他计较了。” 安夏儿整个身体一僵。 安夙夜已经知道她来了。 安夏儿定了定神,走出去,“道歉就不必了……把我送回去就行了。” “不行。” 双生子同时说。 当晚的晚餐,安夙夜做了一桌的丰盛晚餐,并且都是中餐。 当安夏儿小心地吃完最后一个扇贝粉丝时,心里已经不知从哪吐槽好了。 他们同样从安家长大,她安夏儿做出来的是黑暗料理,而身为一个真正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安夙夜随便做一顿饭出来,都像是大厨…… 安夙夜吃完看着她,又看着安夏儿面前的那一堆小山般的扇贝壳和小龙虾外壳,一点也不震惊和奇怪,“姐姐吃饱了么?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下碗面。” 安夏儿有点不太好意思地放下手里的东西,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吃饱了。” 这对双生子,显然很乐意将他们的姐姐当公主一样照顾,不让她做任何事。 安锦辰体贴地递了一张餐巾给她。 安夏儿接过,“……谢谢。” 默默地擦了擦唇边的油渍。 “看姐姐吃得好,我很开心。”安夙夜道,“能给姐姐做一顿饭,也是我的荣幸。” 安夏儿没有看他的眼睛,“你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夏家的房子。” 安锦辰没有说话。 他低头喝着水。 安夙夜轻轻笑了笑说,“我们早就知道了。” “什么?”安夏儿抬起脸。 “我说,我们早就知道了姐姐是那夏家的女儿。”安夙夜看了一眼安锦辰,“在我和锦辰还没离开安家时,我们就知道了。” 安夏儿震惊地不行,倏地站了起来,“你们早知道了?那你们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姐姐如果知道,你可能会离开安家吧?”安夙夜说,“我不希望姐姐离开安家。” 安夏儿一瞬间觉得,大脑又轰了一下。 全世界就她被蒙在鼓里。 连安夙夜他们都知道? “我们以为,爸妈会好好对待姐姐。”安夙夜凤目微沉,“没有想过安家会在我们走后,将姐姐赶出安家……” “……” 安夏儿抿了抿辰。 “所以这个夏家的住处,我们当然知道。”安夙夜道,“我们原来是打算着,等将来有合适的时机再跟姐姐说的,不过姐姐现在既然知道这是夏家的房子,那应该是陆白带你过来了?” 安夏儿点头,“当然。” “果然。” “不仅如此。”安夏儿道,“这座房子他原来跟政府买下了,但现在他送回给我了,转到了我名下。” 安锦辰喝着水的手停了下来,“那姐姐是怪我们……之前没有跟你说夏家的事?” 安夏儿闷愤地道,“我总不会高兴。” 原来安夙夜和安锦辰都知道,她是夏家的女儿,而她在安家长却什么都不知晓。 安夙夜扫视了一下周围,“不过既然这座房子已经在姐姐名下了,早知如此那锦辰就不必特地破坏这房子的锁了,让姐姐把钥匙拿过来了就行了。” “什么!”安夏儿又叫起来,“你们还破坏了这锁?” “不破坏,怎么进来。”一直没说话的安锦辰平静地坐在旁边,似乎只是做了件不值一提的事,“难道姐姐希望我制作个炸弹将房子炸个洞出来?” “这不是重点!”安夏儿快气死了,“重点是你们破坏了这夏家房子的一部分,你们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讲是很珍贵的东西!” “一个锁罢了,姐姐何必生气。”安锦辰说,“你要的话我到时装回去就行了。” “你还好意思说!” 安夙夜看着他们二人,发挥他稳重的领导属性,“好了,不要吵了,我们难得团聚。” 安锦辰直接往餐厅外面走去。 “锦辰你去哪?”安夙夜叫住他,“你负责洗碗。” 安锦辰一瞬停在了门口。 “为什么要我洗。” “我负责做饭,你洗碗,这不是很正常?”安夙夜讲这个弟弟讲道理,“你不洗,让姐姐去洗么?” 安锦辰顿了顿,走回来将桌上的全部餐碟一叠,极不情愿地捧着去厨房了。 而安夏儿在旁边,作为一个只负责吃的…… 她一时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连他们破坏了这房子锁的问题,似乎也不好责怪了。 “姐姐?” 安夏儿快速地顾了他一眼,“什么?” “你别怪锦辰。”他说,“将姐姐带来夏家,是我的主意。” “你——”安夏儿心里一时憋闷地要死,“为什么要住在这夏家的房子里?” “一是因为我从帝京回来了后,现在在d市。”他说,“二是因为,跟姐姐住在这,是最令陆白想不到的吧?” 安夏儿紧握着手,“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陆白找过来,他会不会放过你们?” “如果我怕,当时就不会带着警方去陆家了。”安夙夜说。 安夏儿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安夙夜似乎真的,谁也不怕,作为一个带着特权可以调动联合国每个国家警方的国际刑警。 “白天天气挺好,今晚的夜空一定很美。”安夙夜拿起他的外套,往她身上一披,“姐姐,走吧,出去看看d市的夜空。” 安夏儿还没来得及思考,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窜到了她身上。 “啊!!” 她吓了一跳。 赶紧推开安夙夜的外套。 安夙夜愣了愣,只见那只蜥蜴顺着安夏儿马上又爬到了他肩上。 安夏儿吓花容失色,“喂,这什么东西——” 安夙夜笑了,“姐姐不用怕,这是洛洛。” 安夏儿惊魂未定,女生都怕这种爬虫一类的,一时只认为是安夙夜饲养的宠物。 “它不咬人。”安夙夜道,“走吧,姐姐。” 安夏儿脚并不舒服,但她需要看一下周围的环镜。 便和安夙夜出去了。 从洋房别墅出来后,为照顾脚受伤的安夏儿,安夙夜让她坐在了那一张外面的沙发上,下面安锦辰坐的那一张。 安夙夜站在前面望着夜色。 “姐姐,你嫁人了我可以不怪你,毕竟安家将她你赶出去时我们不在,没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在你身边。”安夙夜的声音动听入耳,“但是,现在我回来了……姐姐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爱着安夏儿的,不是安锦辰一个人。 是他们两个人。 安夏儿正望夜空出神,尝试找出北斗星为方便她辨认方向。 听到安夙夜似乎在问什么,她回了下神,“啊?你说什么?” “……” “对了,你和锦辰回来为什么不回安家?”安夏儿问道。 要是安家知道他们回来了,不可能会不联系他们,还让他们在外面跟她在一起! 在他们离开后,安夫人还让她搬出了安家,估记就是想着让将来回来的他们也不能和她一起了吧。 安夙夜背影挺立,“我和锦辰现在,不方便回安家。” 轮到安夏儿吃惊了。 “先不说我这边有事。”他道,“锦辰是不肯再回去了。” “……为什么?”安夏儿眸子动了动。 “姐姐也许忽视了锦辰对你的依赖。”安夙夜说,“他性子一向孤立,他是家庭感观很淡薄的人,唯一在意的是姐姐你。” “……”安夏儿眼睛没来由发热。 想起下午安锦辰的话。 他负气地怪她嫁人了。 安夏儿心里一时很惆怅。 “但现在安家把姐姐赶出了家门,姐姐以为,他不生安家的气么?”安夙夜道,“他现在甚至都不愿再见爸妈。” 安夏儿低低地道,“……他没必要那样的。” 她记得以前安锦辰问过她,她将来会不会不离开安家。 听到她的回答后,他说如果她离开家,他也会离开安家…… 原来,安锦辰一早就知道安家欺骗了她的事,以及知道她是夏家的女儿。 而他也担心着,如果有一天安夏儿知道这件事会不会离开安家,所以才问她。 “比起气姐姐嫁给了别的男人,锦辰更恨家里。”安夙夜说,“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我回去,恐怕他都不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