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姐姐为什么不爱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92章 姐姐为什么不爱我?

第492章 姐姐为什么不爱我? 安夏儿心情哽塞,“你去劝劝他吧,无论安家怎么对我,但安家始终是你们的家。” 如果他们不回安家。 那她让陆家放过安家的意义何在? “不必了。”安夏儿刚站起来,安夙夜便道,“他不会听的。” 安夏儿心情复杂。 “他心里只有姐姐,所以他将姐姐带过来,还望姐姐不要他,无论是他……还是我,都很想念姐姐。”最后一句话,声音低了下去。 带着丝沙哑。 似乎里面藏了常人想象不到的深厚感情。 比起安锦辰的直接,安夙夜的感情是藏得很深的那种,但他对安夏儿的感情……不会比安锦辰轻一分。 “……”安夏儿回过身,受伤的脚深一脚浅一脚往里面走去。 “姐姐,恭喜你。”身后安夙夜又突然说,“你能将唯丽公司开起来,我们真的很为你高兴,发布会那天听说锦辰过去了,我没来得及赶过去,现在祝福你。” 安夏儿眼睛红了起来。 没有想到会受到他们的恭贺,这是她今天最欣慰的事了。 “果然姐姐是是棒的,你一定会比大姐更棒,加油。”安夙夜说,“我和锦辰为你感到自豪。” “嗯,谢谢。” 安夏儿眨了眨湿润的眼睛。 “姐姐放心,我不会勉强你。”安夙夜声音在空气中,轻轻流动着,“因为比起得到姐姐的人,我更想得到你的心……” 对于行事作风果断的安夙夜来说,显然,他要连安夏儿的心一起抢回来。 安夏儿加快脚步进去了。 但显然,另一个人不这么想。 当晚安夏儿睡得模模糊糊,只感觉自己被抱在一个怀中,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因为平常陆白都会抱着她睡。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后往那个怀抱缩了缩,同时轻轻地嘤咛了一声。 抱着她的手更紧了。 过了几分钟。 她眼睛猛得睁开,想起什么,一骨碌忙爬起来! 她瞪大眼睛看着躺在她身后的安锦辰,“你……锦辰,你做什么?” 她紧紧地拽着被子裹着自己,就是怕发生意外,她特地穿着衣服睡,还将门死死地反锁了。 看到安锦辰躺在她床上,安夏儿不敢相信,又道,“还有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的?” 安锦辰躺在旁边,“大门的锁我都可以开,姐姐觉得一个房间的锁,能奈我何?” 令人火大的说服力! “你……”安夏儿气得眼睛发红,“你给我下去!” 安锦辰显然也是刚进来,衣服没脱。 他沉默了一下,“我想和姐姐一起睡……” “睡个头啊!”安夏儿叫道,“我已经结婚了,不,我没有结婚你也不能这样,我告诉你,你还当我是你姐姐的话……不,你还尊重我的话,你现在就出去!” 看到安锦辰半夜躺在她旁边,她吓得不轻。 安锦辰没有说话。 坐了起来。 安夏儿赶紧爬到床角那边,离他远远的,手脚发抖,“你……你你你别乱来啊。” 安锦辰盘腿坐在床上,头上的帽子滑落了下来,没有帽子,他额前的头发也长长地垂着,导致几乎盖住眼睛,还是看不太清他脸庞。 他道,“睡不着……” “……” 安夏儿紧张地呼吸着。 “过来看看姐姐。”他说。 “你……”安夏儿看着他脖子上的耳机,“你戴着耳朵睡觉,怎么可能睡着!” 但安锦辰就是平常都一袭连帽衫,帽子下面都戴着耳机的形象。 虽然谁也不知他耳机里听的是什么。 但他看上去就是一个社会潮流青年的形象。 听着安夏儿的话,安锦辰不语。 “总之……”安夏儿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别让我为难,白天有什么话我们可以说,但不要晚上出现在我房间行不。” 安锦辰头微微垂了下去,“那姐姐,你为什么不爱我?” “你还在问这个问题……” 安夏儿感觉头又疼了。 “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让我难过。”他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像是自言自语,“……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就结婚了,为什么,要嫁给别人。” 看着此时的安锦辰,安夏儿仿佛看到了小时候,那个因为没有和她同一座学校读书而蹲在房间角落的安家的四少爷。 高大的他盘腿坐在床上,就那样在安夏儿面前,难过得像个孩子。 要是小时候,她肯定会过去抱着拍拍他,安慰他。 但是他们长大了,一切都不是小时候那样了。 安夏儿准备下床,穿拖鞋。 拖鞋也是早就准备好的,棉的,粉红色的……一看就是给她准备的。 但她还没站起来,就感觉后领被人拉住了。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锦辰……” “姐姐,能答应我一直件事么?” “你,你说。” 安夏儿冒冷汗了。 “无论你是否离开了安家,你都要姓安,纪念我们姐弟一场。”安锦辰紧紧地抓着她的衣服后领,“总感觉,姐姐若是不姓安了,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了。” 安夏儿咽了咽,“如果你肯对我放手,我就答应。” 久久。 身后的人道,“好……我放手。” 安夏儿眉角又抽了抽,“那你倒是放啊。” 后面那只手还紧紧地拽着她。 安锦辰唇角也动了一下,一丝冷笑,“说来姐姐可能不信,我的手似乎就长在了姐姐身上,无法对姐姐放手啊。” “你个混蛋!”安夏儿叫道,“你到底放不放!” 但安锦辰就是拽着她衣服。 手像长在了她衣服上一件。 但安夏儿不可能把衣服给脱下了,她去掰他的手,“你放开,你拽着我做什么,大晚上你跑我房间不说,你这是想做什么?” 一道力气将她往安锦辰那边拽过去。 “啊!” 安夏儿惊叫。 画面一转。 安锦辰将她按在了床上,安夏儿看着他额前头发下的眼睛,他的眼睛里透着一个男人的欲望,声音像因为压仰而颤抖,“做什么?来做我们两年前没有做完的事。” 他似乎急着得到安夏儿,唇落了下来。 在距离安夏儿唇前一几厘米的地方,安夏儿用手挡住了他的唇,“安锦辰!你是不是要逼死我?” “是姐姐你先逼我的!”他睁大眼睛,里面带着惊人的怒气,“以前因为慕斯城,现在又来了一个陆白,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 “你疯了!我们不能在一起!” “我是疯了……”安锦辰用力按着她,“但我两年前就该疯一次,只要我得到姐姐你了,也许你生命中就不会接受别的男人!” 他确信,得到安夏儿的人,就得到她的心。 在安锦辰再次凑近时,一股大的力道突然将他从安夏儿身上拽开了。 “你进来做什么?你别坏我和姐姐的好事!”安锦辰对来人叫着,挣扎着那只拽着他的手。 安夙夜抓着安锦辰,看着安夏儿,却是回答安锦辰,“放心吧,姐姐说过,他不会再原谅那个男人……姐姐,是吧?你说过的。” 安夏儿抓着领口的衣服,缓缓摇了摇头。 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放开!”安锦辰道。 “姐姐晚安。”安夙夜跟安夏儿道了一声,抓着安锦辰出去了。 安夏儿突然想起,在帝京gk国际分部外面时,得知陆白利用了她,安夙夜问过她会不会再原谅陆白。 一夜无眠。 —————— 当晚,s城,安家。 对于秦秘书的到来,安雄听秦秘书说起安夙夜他们马上将其他下人都摒退了。 灯火通明的安家,安雄看着这三个陆白那边的人,“秦秘书,你们这是跟我开什么玩笑,夙夜他们回来了?这怎么可能,回来了他们为什么不回安家?” 秦秘书带着两个保镖站在安家大厅中央,脸色一派严肃。 “安总,这个是他们的事。”秦秘书道,“但陆总他们在帝京时,确实是看到安三少了,不论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安家当时为何又要对外面隐瞒他们‘死亡’一事,但现在我们少夫人不见了,怀疑是他们将我们少夫人带走了。” “这……”安雄瞪大眼睛,“锦辰也回来了?” “安四少没见到。”秦秘书道,“但听闻他们一直在一起,安三少回来了的话,想必安四少也自然回来了吧。” 安雄脸色都变了。 一是没想到秦秘书知道了安夙夜他们没死的事。 二是听到安夙夜他们回来了却没回安家。 “你们少胡说八道!”安夫人站了起来,“安夏儿出什么事,你们凭什么都怪到安家人的头上?谁知道安夏儿她去哪了,陆白不是很厉害么,你们自己找她去!” 作为安家唯一知道安锦辰他们没死的下人,向叔劝安夫人,“夫人,也许秦秘书也是来安家问问,毕竟二小姐若不见了的话……” “你在帮谁说话!”安夫人厉声道,“要说几次,安夏儿她早就不是安家的人了,你还叫她二小姐,是不把安家的吩咐放在眼里?” “……” 向叔低下了头。 安琪儿一出事,安夫人对安夏儿更是恨入之骨了。 秦秘书看着安雄和安夫人的反应,眯了眯眼睛。 难道安夙夜他们真没回安家? “秦秘书。”安雄道,“你们就别跟我们开玩笑,我昨天刚从医院出院,再也受不起什么打击,你们为什么说是夙夜他们带走了安夏儿?” “对,你们还嫌安家不够惨么?琪儿都被陆家送去警方立案了你们还不肯放过安家么?”安夫人整个人状态都是激愤的,自从安琪儿出事,她就视安夏儿为仇人了,“我看安夏儿就是故意的,她要一个个整死安家的人,先是琪儿,现在夙夜他们一回来了,她就故意玩失踪想诬陷夙夜他们!” 秦秘书冷道,“安夫人,你说话小心一点,陆总要整你们安家你们安家早就垮了。” 安夫人眼睛红红的,不敢说话了。 “这一点,安总应该清楚。”秦秘书道,“若不是我们少夫人为安家求情,你们以为安大小姐做出那种事不会连累到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