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再次逃走失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495章 再次逃走失败

第495章 再次逃走失败 陆白眸光像海一般深沉。 若说这个国家内,没什么事逃得过他的眼睛,是因为陆白的眼线遍布很广。 他一句话,他认识的那些人都会成为他的眼线…… 他拿起电话,“你确定全国各省的政府部门,都有裴家的人?” “也不是说裴家的人,裴家的人都是当兵的。”裴欧笑了一下,又补了句,“有情报人员而以……” “是么。”陆白略有所思。 “不过你问这个问什么?”裴欧道,“若要说认识多少政界的人,陆家首当其先啊,陆老爷子可是跟中央正国级的干部都有来往啊。” “不必麻烦到中央,想必中央那边也不知道我想知道的事。”陆白道,“只要裴家在地方市级区有人就行。” “这确实有。”裴欧道,“先不说这个了,你那天在安夏儿小姐的发布上走后,不是我替你兜着,那些名媛就认出你陆大总裁好吧?说吧,什么时候请我喝酒。” “会有你酒喝的时候。”陆白道,“但目前有更紧要的事。”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安夏儿不见了。” “我去。”裴欧顿了一下,“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是开玩笑?”陆白道。 “是真的?” 陆白薄唇紧抿。 裴欧也急了,“喂喂喂,不是我说啊,以安夏儿小姐的美貌,若是落在哪个男人手里那绝对是要……” “闭上你的乌鸦嘴!”陆白冷道,“不然她若是出事,我就算你有诅咒的责任!” “诶诶诶,陆总,做人要讲理啊。” “理留着以后讲,酒留着后面喝。”陆白道,“我现在就告诉你,安家的三少爷和四少爷回来了,并且那个安三少曾经在帝京公安厅出现过,他有指挥警方的特权,我现在怀疑是他们把安夏儿带走了,你让各省级和市级公安系统的人注意着一点……” —————— 安夏儿看着外面的效外秋景,思绪飘出去很远,安夙夜白天有事,今天上午已经开车离开了,想必是去了d市的公安局。 安夏儿看着她腿上人,安锦辰抱着她的腰,头枕着她的腿睡着了。 他的电脑放在旁边,屏幕上都一些看不懂的乱码一样的英文程序,他自小就钻研这些…… 安夏儿试着叫了一下,“……锦辰?” 安锦辰睡得呼吸均匀。 额前的头发盖住眼睛,唇微微张开着,睡得一脸安心。 ——就像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人身边,毫无防备。 安夏儿试着推了推他,他手紧紧抱着,生怕她跑掉一样。 安夏儿想起两个小时前,她想再出去探探路,但安锦辰不让她去,把她抱回了床上……但是,面对安夏儿的挣扎,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抱着她。 抱着抱着,他就睡着了。 见安锦辰睡着了,安夏儿想找他的手机,却看到他的手机就放在电脑旁边最显眼的地方。 她拿过来看了看。 “……” 不是ds手机,但有锁屏密码。 安夏儿拼命输各种号码,安锦辰和安夙夜的生日,他们的电话号码,安家的电话号码,然后又输自己电话号码,然后都把自己生日都输进去了。 最后她放弃了。 安夏儿直接将枕头拿过来,然后一点点掰开安锦辰的手臂,趁着有一些空隙时马上将枕头塞进他怀里,安锦辰的手臂马上又收紧了。 安夏儿从床上下来,穿着拖鞋直接出去了。 从夏家的洋房别墅出来,只看到安锦辰开的那辆黑色捷豹xk。 “记得我昨天走的是左边。”安夏儿看了看两边的路,拍了拍胸口,“冷静,总共就两个方向,今天一定能走出去了。” 她决定要再次走到大路那边看看。 结果只走了大半个小时。 便看到了长长的公路…… “哦,果然是这边!”安夏儿两眼泛光,不顾昨天刚受伤的脚,赶紧跑过去。 最后到达路边时,安夏儿长透了一口气。 “呼!” 太累了。 安夏儿用袖子擦着额边的汗,“难道一些有钱人都喜欢到这么效外的地方盖别墅么?空气是好了啊,要是车子坏了或没车时,多不方便?” 对,就像她现在一样。 不可她又不能否认,有钱人确实都喜欢到偏远的地方建别墅,像陆白帝晟城堡,建在森林之中……只能自己开车去。 十钟过去。 二十分钟过去。 安夏儿顶着秋日的阳光,看着一辆经过的车都没有的公路,“嗯?车呢?怎么没有。” 三十分钟过去。 安夏儿累得在路边坐了下来,捂着脑袋,“不对啊,我记得上回和陆白过来的时候,这条路上时不时会有一些车经过啊,怎么现在没有车啊。” 快点经过一辆让她拦下来啊! 安夏儿等了一会,心已经慢慢往下沉了,但她不愿就此放弃,站了起来往公路的一个方向走去…… 长长的公路,没有尽头。 虽然,知道自己靠脚,可能根本走不出去。 但安夏儿总觉得,她不该坐以待命…… 虽已经是秋天。 但太阳一照在水泥路上,还是散发出难以忍受的热。 两个小时后,安夏儿脱水倒在路边。 模模糊糊,有人叫她,“姐姐?姐姐……” 安夏儿无力地半睁开眼睛,似乎看见了陆白着急的脸,他正在叫她。 “陆……白……” 安夏儿微笑。 他找到她了吗? 但当她再睁开眼前,眼前陆白的脸又变成了安锦辰的脸。 “姐姐!”安锦辰将倒在路边的她抱起来。 安夏儿见不是陆白,顿时又气得眼一黑,再次昏过去。 醒来的时候,回到了夏家的洋房里。 安锦辰正坐在床前。 “姐姐,你为什么要走?”他阴沉地看着她,很生气。 “我倒要问你们……”安夏儿将脸转向枕头另一边,“为什么不让我走。” “因为姐姐应该跟陆白离婚,重新回到我们身边。”安锦辰说,“可你为什么总念着那个男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十几年的感情,比不过你跟陆白半年多的感情么?” “你不懂。”安夏儿眼睛有点干涩,“我无论和你还是夙夜,都没可能,可我和陆白已经结婚了。” “……” “虽然我这一阵子是很生气,但是。”安夏儿声音有些哽咽,“我发现还是离不开他,锦辰,你们以前可以成全我和慕斯城,为什么这一次,不能成全我和陆白?” 安锦辰沉默了半天,“是,那是我们对姐姐唯一的一次成全,但是,我们给了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没有跟他在一起不是么,那现在为什么要给姐姐第二次机会?” 安夏儿咬着唇。 “姐姐的选择,总是错的。”安锦辰道,“当初我和夙夜就不该让你和慕斯城在一起,如果是那样,也许你就不会从慕斯城那受到伤害。” 安夏儿猛地回头,“不是那样的,现在我和陆白相爱。” “不,这个世界上对姐姐最好的是我和夙夜。”安锦辰道,“那个陆白肯定也会伤害你,证据就是他让你流泪了……那我们这一次就更不能放手了,必须将姐姐从他手里夺回来。” 在帝京的公安厅,安锦辰没有忘记在指挥大厅的屏幕中,看到的安夏儿哭泣的脸庞。 若不是当时安夙夜让他不要乱来。 他那个时候就想冲过去,直接将安夏儿从那个男人身边带走。 “不……这次不一样。”安夏儿眼睛红红地道,“陆白,他……这一次虽然没有顾及我的感受,但就是这一次而以,我相信,他以后不会那样了。” “一次和一百次没有什么区别。” “他……”安夏儿想到她和陆白,唇边缓缓带起一丝苍白的笑,“其实我们结婚以来,他一直对我很好,我挺幸福的。只是后面是发生了一些事……” 对,从南宫蔻微的出现开始。 “那个慕斯城一开始对姐姐也很好。”安锦辰说,“可后来呢?那个混蛋负了你,也没有娶大姐……”虽然他并不想去理会安琪儿的事。 安琪儿对安夏儿做的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 “安琪儿她……”安夏儿停顿了一下,“是因为她自己做了一些事,让慕斯城和她感情破裂了。” “总之,让你离开陆白,是为你好。” “不。”安夏儿回头看着他,“锦辰,这次不会了,你们相信我和陆白好不好?” 安锦辰拿起旁边一个矿泉水瓶,水还剩下半瓶。 安夏儿昏迷过后,安锦辰喂她喝了半瓶。 安夏儿抓着他,“锦辰,你听我说,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其实我和陆白……” “姐姐喝点水吧。”安锦辰打断了她的话,“夙夜知道你又跑出去,又会怪我,他是让我把你锁起来的。” 安夏儿一惊,“什么?” “当然,我们都不想那样。”安锦辰道,“所以,姐姐还是乖乖呆着,别到处乱动了,因为你走不出去。” 安夏儿不敢相信,安夙夜还想把她锁起来…… 但转念一想。 又觉得可能。 若是安锦辰的可怕是他的不拘和叛逆,那安夙夜的可怕,他总是会做出令人害怕的强硬决定。 “姐姐,喝水。”安锦辰看着安夏儿发怔的眸子。 安夏儿直接躺了下去,“我不喝,我也不吃饭了,你们不让我走就让我饿死算了吧。” 她就不信。 他们会将她饿死! 但她这个计划很快失败了。 安锦辰看了一会她背对着自己的身影,直接将矿泉水倒进了自己口中,然后按着她的额头往她唇上凑来—— 他要喂她! “……”安夏儿一惊,忙妥协,“我喝我喝!” 安夏儿拿过那半瓶水,直接一咕噜喝完了。 最后用袖子一抹唇边的水。 “行了吧?够了吧?” 安锦辰看了她一会,站起来,出去了。 安夏儿松了一大口气,捂着胸口。 “……吓死我了。” 这里有两个对她虎视眈眈的弟弟,她不知自己还能守多久。 不一会,安锦辰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