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陆白还是来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02章 陆白还是来了

第502章 陆白还是来了 小蜥蜴不走,就在她脚下,抬起脑袋左右望望。 “嘿,还真别说。”安夏儿笑了起来,“蜥蜴这东西多看两眼,还蛮可爱的嘛。” 最后,安夏儿还是带着对死亡的恐惧,慢慢爬起了水电站上面那条一米宽的外道,想着就当是挑战一回自己……她必须摆脱这困境回到陆白身边。 刚走了没走步,她牙齿打颤了,“得得得得……” 好可怕! 下面那深不见底的大坝像洪水猛兽一样,掉进去似乎马上就会被吞没掉,连尸骨都难找到啊! 经常在网上看到,说一些水库里会生长着大鱼…… “不行不行,我不能看水里那边。”安夏儿马上提醒自己,一边扶着墙,望着通向对面一米宽的道路,“聚精会神,小心的,一口气走到对面就行了!” 身后,路边的洛洛脑袋突然摆动了一下,似乎听到了安夙夜的哨声,然后发生一串叫声! 那是一种短促而嘶哑的警示叫声! 它两只小爪子踩了踩,看着安夏儿,像在警示什么。 “你怕就不用来了,回去就好了。”安夏儿道,继续往前走。 这视觉有时会带来困扰。 比如,平时要是有一条一米宽的乡间小路,你可以直接踏在上面走完整条路。 但是要有一个一米宽的独木桥,下面是万丈深渊,那情况就不同了,感觉分公钟身体都会歪倒下去。 走了三分之一的安夏儿,就是这种心理。 洛洛似乎见她没有下来,还是跟着她上来了。 “你……”安夏儿泪牛满面,“真是够意思啊,知道我害怕还上来陪我。” 但蜥蜴这种灵活的爬行动物,这点一米宽的外道对它来说是小意思。 安夏儿又往前走了一会。 “这次我回去,绝对敢玩蹦极了……”安夏儿咬着打颤的牙,“我现在要带了手机,非得拍张照留念不可,发到网上绝壁可以跟那些‘世界上最不要命自拍’的人有得一拼了,展倩也绝对不敢相信我敢走这种地方。” 而陆白知道她干这种事,估记会骂死她。 “但我是为了谁……”安夏儿脸色微白,扶着墙一点点迈步,“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到处都在找我是不是,陆白,你有时候确实是个不顾他人想法和感受而一意孤行的人,但是,摊上你的我,也只能认栽,因为在我心里,总记得你的好,没法忘掉,我估记这就是我的劫了。” 她说话,似乎就为了给自己打气,“现在不都说么,自己选的路,含着泪都要走下去;自己找的老公,含着泪也得认了。” “无论怎么说,你并不是在外面找了小三跟小三搞大了肚子,不是么。” “仔细想来,你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比如帅啊,高冷又温柔啊,疼我的时候还是很好啊……” “但也许真如那句话所说,人无完人,只要你下次不会再让我做一些我不愿做的事……” 安夏儿正在碎碎念的时候,洛洛不知又听到了什么,突然掉转脑袋就往回跑去。 “喂喂喂,你不是要陪我过去吗?”安夏儿大叫道,“陪人陪以底,送佛送到西啊,你怎么又回去了?” 小蜥蜴不听她的,嗖地一下就跑回去了。 天空中,隐约传来什么嗡嗡的声音。 安夏儿马上抬头望去—— 只见,三架直升机往这边开来。 “什么,飞机?陆白的?” 安夏儿瞪大眼睛,她以前见过一次,所以知道陆白的直升机是什么样。 但显然不只是陆白,安夙夜和安锦辰都来了,以及秦修桀和保镖…… 三架直升机降落后,他们急匆匆从飞机上下来,还有一行保镖。 一时间,大坝边上站满了人,看来声势格外惊人。 陆白和安夙夜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安夏儿,陆白优美的脸庞上是从未出现过的急色,不知在冲她这边在喊着什么。 “陆白,你来了?”安夏儿眼泪都快出来了,回过神她大声道,“你们说什么,我听不到啊!” 水电站的声音,将岸边那些人的声音掩盖得模模糊糊。 安夏儿一时只听到他们似乎在喊她名字。 但看到陆白和安夙夜他们一起过来了,安夏儿心里很感动,感动想哭。 可现在她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可恶啊! 早知道他过来了,她就不爬上来了…… “我现在就回来啊!”安夏儿一边喊着,一边一点点掉头回去。 岸边。 陆白脸上从未见过的惊谎,“该死,她跑上去做什么?” 安夙夜眸子颤了颤,“不好,水电站今天肯定会开闸,这个声音是准备要开闸的声音,她听不到我们的话……” 陆白回头对其他人道,“还站着做什么,赶紧上去把安夏儿救下来,修桀,想办法联系这家水电站阻止他们今天闸!” “是,陆总。” 秦修桀马上打电话去查问这个水电站的电话。 其他保镖马上分头行动,几个人上了直接机,想直接开到安夏儿方面再放绳梯下去。 另两个保镖拿了一捆绳子,其中一个系在身上,另一个人爬上去,向安夏儿一点点靠过去。 安锦辰看着上面极危险的安夏儿,他额头头发下面的凤眸闪烁着,“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姐姐你不要动!”安夙夜着急地叫道,“你等我们把你救下来……” 上面,安夏儿移动得很慢,转个身都非常缓慢。 水电站轰隆的声音中,安夏儿一听—— “啊,我听不到你们说什么啊?等我回去再说好么?” 这时水电站突然一阵不小的震动。 “啊!”安夏儿吓得趴在墙壁上,“怎么了怎么了?” 岸边,陆白和安夙夜他们不知发现了什么,突然朝她大叫起来—— “……不要……回来……安夏儿……” 安夏儿听着奇怪,“啥?不要回去?” 虽然不知怎么一回事,但是,安夏儿这时候只有听他们的。 安夏儿看了看后面朝她一步步走来的保镖,又抬头看看空中,直升机正开过来。 安夏儿想了想,难道是让她不要回去了?一口气跑到对面去比较安全的意思? 安夏儿很害怕。 但他们这么说了,她只能再一步步向前。 岸边,陆白瞪大褐眸,一向冷漠贵气的脸庞出现惊人的惊慌,“安夏儿,你疯了?不要过去快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姐姐!”安夙夜吼叫道。 陆白咬牙看着安夏儿向反方面走去的身影,“安夏儿你什么意思!你是死都不跟我回去的意思么?你给站着不要动!听到没有!” 但安夏儿没有办法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呼叫声,但如果重新给她一次机会的话,知道陆白他已经过来了,她绝对不会挺而走险爬上这水电站—— 安夏儿往前走了没两步,水电站突然发生一阵比刚才还大的轰隆巨响,震耳欲聋般的! 安夏儿刚心脏猛地一跳,整个水电站紧接着一阵地动山摇般地震动。 安夏儿直觉得整个水电站都在动,墙壁将她整个人震了出去,她身体像叶子一样向大坝方面倒下去。 排山倒海般地从水电站闸口飞泄出来—— 耳边有着巨大的水声。 可安夏儿掉下去的过程中,耳边却静得很,她知道自己坠下去了…… 她瞪大了眼睛,她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那这种死法也太不可思议了,没有死在安琪儿的毒计中,没有被逼死在南宫蔻微手上,没有死在南宫焱烈那里……却因为自己爬上水电站掉下去死了? 翌日,全国的报纸头登着‘陆少夫人掉下水电站大坝身亡!’ 安夏儿仿佛听见了全世界的笑声! 安夏儿一个激灵,在坠下水中之前终于大叫,“救命啊!我不想死啊!陆白救我!!” 扑嗵! 整个人没入涌急的水里,水四面八方地往耳朵鼻子灌进来,安夏儿仰起头吐出一串气泡,身体像人鱼一样被水流冲得盘旋着往下沉去…… 临近失去意识的时候,脑子昏昏沉沉出现一个画面,仿佛过去了很久的画面。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书房中,用放大镜在观赏一些古董币。 一个小女孩站在旁边仰头望着他,“夏叔,是不是我家里不要我了……” 男人温和道,“不是这样哦,是因为夏儿家里出事了托我带你离开,以后安全了就可以回去了。” “真的?”小女孩眼睛发亮了,脸颊两边有朵粉红,可爱极了,“那你和林姨为什么愿意照顾我呢?” “因为我们看着夏儿长大,夏儿就像我们亲生女儿一样。” “这样啊!”小女孩弯起眼睛,伸出一根粉嫩小指头,“那夏叔以后也是我的父亲了。” “好。” 中年男人也伸出一根末指,跟她勾了勾。 “太好了,以后夏儿有两个父亲,夏儿很开心……”小女孩的身影,像一只蝴蝶般地蹦跳着远去了,直到消失在光晕里。 大坝深水中,安夏儿被激涌的水流压迫着胸腔,吐出了最后的空气往下沉下去。 在她生命消逝之际,像有什么人拉住了她的手,然后抱着她往上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