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为什么没有带她回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03章 为什么没有带她回去

第503章 为什么没有带她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 安夏儿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浑身无力,无比难受。 安夙夜和安锦辰正坐床边看着她,安锦辰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安夙夜看着肩头的洛洛,“原来是这样……” “它说什么。”安锦辰道。 “洛洛说姐姐不是想跳水。”安夙夜道,“是因为姐姐想跑到水电站的村子里去,只是中途水电站开闸放水了……” “怪我。”安锦辰咬牙,“如果今天不跟你去d市公安局,留下来陪着姐姐的话,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安夙夜顿了一下,继续拿着一粒果子喂洛洛,“过去的事,不要去后悔,没有用,好在姐姐总算是救上来了,当时那个水流情况,说实话,跳下去能生还的机会……太小。” 安锦辰肩头微抖。 他缓缓低下头去,一片阴影的脸上,紧咬着牙关……像是不肯原谅自己。 “不过。”安夙夜又道,“陆白会回去,也许,他跟我们想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安锦辰道,“姐姐会遇到这种事还不是因为他,如果他不……” “锦辰!”安夙夜制止住了他,“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别说了。” “陆白。”床上的安夏儿发出微弱的声音。 安夙夜和安锦辰一惊,忙凑到床前,“姐姐?姐姐你醒了吗?” 安夏儿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暖黄的灯光,以及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庞……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支撑着床一点点爬起来,看着眼前的人,“原来是夙夜锦辰你们,我还以为是陆白……” 安夙夜和安锦辰脸色各异,但都带着紧张看着她。 安夙夜站了起来,拿起一个枕头放在她背后,让她靠坐起来,“姐姐想吃什么么,我去厨房帮你做?” “不……”安夏儿没什么胃口,“我不太想吃。” “……” 安锦辰看着安夏儿,视线一刻也不想从她脸上移开,似乎就像遇到了一场差点将他和姐姐分离的生死劫难。 安夏儿拍了拍有点耳鸣的耳朵。 “姐姐,不要紧的。”安夙夜说,“你溺水了,会有一些症状,不过很快会消失,下午已经让医生来看过了,这几天注意保暖就行了。” “嗯?溺水?”安夏儿看了看周围,发现还是夏家的洋房里,“对了,我记得我掉那个水电站的大坝里了,我想从那到对面的村子里找人借电话。” 安锦辰咬着唇,像在忍着什么无法忍受的东西,突然他站了起来甩门就出去了。 “诶?”安夏儿眨了眨眼睛,“锦辰怎么了?” “没什么,自责罢了。”安夙夜道,“不过,这确实也怪我们,我们没有想到……姐姐能从这房子里出去。” 说到这,安夏儿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夙夜,我真的想回去。” “……”安夙夜眉头再度慢慢拢起来。 “对了。”安夏儿想什么,望了望周围,“我记得当时陆白也来了,他现在人呢?” 安夙夜无法相信,既然是现在这情况。 她醒来,第一个找的还是陆白。 ……陆白。 那个男人对她,真的有什么重要? 陆白不是利用她去对付他的敌人,还让她带毒品过去么,那她为什么还要念着陆白,为什么?安夙夜想不通。 白天他劝安锦辰是一回事,但心里最不舍得安夏儿的,却是他自己。 他自然希望,安夏儿能够选择他们,跟他们走。 “嗯……”安夙夜唇边带起一点温润笑意,“陆白下午是过来了。” “哦,果然么?”安夏儿眨了眨眼睛,“我还以为是做梦呢,那他现在人呢,在外面吗?” 安夏儿说着,就要下床。 “不,姐姐。”安夙夜马上道,“你不必下来,陆白已经回去了。” 安夏儿怔了一下,刚要掀开被子的手僵住了…… “说什么。”她眼睛空了一下,“他回去了?” “嗯。” 安夙夜点头。 “他……”安夏儿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来了,为什么不带我回去?” 难道,他不是过来找她么? 为什么没有带她回去。 “陆白说。”安夙夜而心地跟她说道,“姐姐回不回去,他随你,如果你要跟我们走,他也不阻拦。” 安夏儿瞳孔一下扩张到最大,“你说什么,不……我不信。” 陆白会这样说? 随便她回不回去? 她跟安夙夜他们走了,他也不阻拦? 那他……真的还爱着她么? “姐姐,你跟我们在一起不行么?”安夙夜心疼地看着她失落的脸,“我们一直以来都在一起,一起长大,明白彼此了解彼此,我们也爱姐姐,我和锦辰任何一个都可以保护你。” 安夏儿用力咽下这一刻心头的哽塞。 “夙夜。”她缓缓抬起头来,苍白的唇边带起一丝笑,“谢谢,真的谢谢你们,我在安家这些年受到你和锦辰很多照顾,能有你们两弟弟,是我的幸运。” “但是,姐姐就是无法接受我们,是么?”安夙夜定定地看着她。 安夏儿没有说话。 但她的沉默回答了。 “但是姐姐你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安夙夜坚决地道,“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照顾姐姐,给姐姐幸福,你选择我和锦辰任何一个,我们都会祝福对方……姐姐为什么不给我们一次机会?” 安夙夜如此认真的脸庞,是安夏儿不想面对的。 因为她真的不忍,看到他难过的脸…… 可是。 她很清楚自己的心。 “夙夜,其实,喜欢对方不一定要在一起。”安夏儿淡淡微笑道,“我们还可以继续做姐弟啊,做亲人更好啊,这次你和锦辰能平安回来,其实我真的很高兴。” “姐弟……”安夙夜念着这两个字,“但这种关系,不是我们想要的。” 安夏儿真的不知如何能够让他们放弃她,“夙夜,我……” 安夙夜突然覆身过来,一瞬将安夏儿压在了床上,安夏儿吓得睁大眼睛。 他的唇落下时,安夏儿惊恐地道: “夙夜,不要……” 安夙夜的唇,在她唇上方一厘米处,停了下来。 他的呼吸紧促,胸膛直伏着,恨不得一瞬间将她吞吃殆烬,这样她就不会走了…… 他的手紧紧抓着安夏儿身下的枕头,久久。 “……”安夏儿吞咽着。 但最后安夙夜闭了上眼睛,在安夏儿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安夙夜的声音清风般在她耳畔,带着男性的渴望,“姐姐,我和锦辰谁也不想做你弟弟,都想和姐姐成为恋人,能拥抱,能接吻,能上床……将来结婚,生孩子,然后白头偕老。” 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直接的感情。 安夏儿眼睛红了红,“抱歉……” “姐姐不必说什么。”安夙夜看着她清澈的眸子,“事到如今,既然陆白说了不会阻止你跟我们走,我希望姐姐能够给我们一次机会。” 安夏儿摇头,“不,我不相信……” 她不相信陆白会留下她。 安夙夜拿出手机,放在她手上,“如果姐姐不信我说的话,可以自己己打电话跟陆白问,我不阻止你跟他通话。” 安夙夜出去后。 安夏儿一个人在房间坐了很久。 此时,安锦辰正靠在洋房外面的沙发上,戴着耳机,留海下的凤目映着漫天的星辰,美好得炫目。 而安夙夜在厨房手势利落地做着他们的晚餐,以及安夏儿特别的病号餐。 他们三个,像小时候一样,在各自的房间忙着各自的事……他们兄弟又同样心系着其中的一个人。 安夏儿拿着手机,久久才让自己平定下来。 她看了一会手机,拔下陆白的号码。 电话响很久。 安夏儿第二遍打时,那边才响起陆白的声音,“我是陆白。” “……”安夏儿点有意外,看到陌生电话,他居然会接。 因为这电话是安夙夜给她的。 安夏儿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黑了,她溺水后估记是昏睡了一下午。 “是我。”安夏儿喃喃地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嗯。” 安夏儿无法想象陆白竟会那么冷漠地接着她电话,难道他没什么要问她的? 她失踪的这三天,他没着急过,没找过她? 她溺水后,他也没有一句关问的? 安夏儿忍着让自己不要多想下去了,主动提了一下,“那个……我没事了,刚刚醒过来,夙夜说,医生说我不大要紧以后注意保暖就好了。” “嗯。”陆白又是一个字。 安夏儿实在忍不住,眼眶红了,“你……这几天有没有找过我?今天过来不是找我?还是说,在我离开的这三天,你都没有担心过我什么么?” “有找过,担心过。”陆白道。 安夏儿心脏跳了一下,“那……” “不过你现在没事就好了。”陆白道,“按医生说得做,好好休息保重身体。” 安夏儿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就好像自己自作多情地念着对方,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一样,“陆白,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我尊重你的决定。”陆白道,沉默了很久才说出后面的话,“随便你回不回来,你若是跟他们走……我不阻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