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不相信陆白会那样对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04章 不相信陆白会那样对她

第504章 不相信陆白会那样对她 安夏儿大脑嗡地一下,空白了。 说出这话的真的是陆白? 平时不许她念着任何一个男人,一心想独占着她的老公? 他说这话,是表示不在意她了么? “是么……”安夏儿紧握着手指,“你,还是难得对我那么大方,随便我跟不跟别的男人走。” “……” 陆白没说话。 安夏儿抹了一下脸上的湿润,“夙夜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不相信你会说这种话。” “但你若是回来,我也欢迎。”陆白马上道。 “但这意思不一样了不是么?” 陆白沉默。 安夏儿点头,“好,这是你的话,我记住了。” 挂电话后,安夏儿头直接垂了下去。 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会说随你回不回去跟不跟别的男人走? 当晚晚餐后,安夏儿对安夙夜和安锦辰说,“我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能跟你们走。” “姐姐,他说了随便你跟不跟我们走,你为什么不跟陆白离婚?”安锦辰认真地问她。 “离婚……”安夏儿念了下这两个字,最后用尽全力地道,“只要他想的话。” 他们上回就说好,以后谁也不许提离婚。 难道,有些说过的话也终是不作数了? 她如果提离婚,他也随便她么?安夏儿不知道…… “不过,我刚才给陆白打过电话了。”安夏儿苦涩地笑了笑道,“如果那是他的心里话,我不会回他那里去,他若不爱我了我回去没有意义。” “那姐姐跟我们走么?”安夙夜将一杯热可可体贴地移到她面前,在问安夏儿的意见。 下午他跟安锦辰说,让夏儿选择。 当然,他也是希望安夏儿能留下来,或跟他们走…… 安夏儿唇动了下,“这个,不好意思,如果我不回陆白那边了的话,我想也不能跟你们走。” “什么?” “为什么?” 双生子同时问。 “因为。”安夏儿想了想,露出一丝无奈和晦涩,“我大学都还没毕业,平时一直忙,我一直想着如果有空了就先回大学把学业完成了。现在有这个机会了的话,我当然要回学校去啊。” 安夙夜和安锦辰看着她。 安夙夜很敏感,“这是姐姐的心里话?不是躲我们?” “这个,真不是。”安夏儿道。 她知道,她确实不能跟他们走。 那她不回和陆白的家,又不能跟安夙夜和安锦辰走的话,那她去哪? 人总得要有归宿和前进的方向目标。 那回学校,是最好的选择吧? “不过。”安夏儿又说,“夙夜,锦辰,我一直以来真的将你们当弟弟,虽然不明白陆白的意思,但我和他还是婚姻关系,我若跟你们在一起那不是婚外情了么,我不能接受你们。” 安夏儿很明白地说清这个问题。 算是最直接的拒绝了! 安锦辰大半张脸都笼罩在阴影里,“姐姐,其实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姐弟,为什么不行?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我们?以前有慕斯城,现在你跟慕斯城分了,宁愿跟陆白结婚了也不选择我们,为什么?我们在你心里就一点分量都没有么?” 安夏儿想了半天,“锦辰,不是你们在我心里没有份量,也不是我宁愿选别的男人也不愿选你们,是因为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的思想我的观念里,你们是我的弟弟,就算没有血缘,但你们也是我弟弟,这种观念在我脑子里根深蒂固,我无法你们产生那种感情……” “我不信。”安锦辰站了起来,“那是因为你遇到了陆白吧。” “锦辰……” “既然如此,姐姐又为什么怕陆白伤害我和夙夜?”安锦辰看着安夏儿的脸庞,“你为什么去求陆白放过我,姐姐你还敢说你对我没有半点感?” “锦辰你听我说好吗?”安夏儿道,“我对你们的感情不是那种感情,那是一种亲情……” “你说谎。”安锦辰紧握着手,“你是不敢跟我们走吧,怕陆白对我们怎样,所以你宁愿留在他身边!” “不是。” “可惜陆白说了,你若跟我们走他不会阻止,他没有那么爱你。”安锦辰紧咬着牙,“所以姐姐还是别妄想他了,跟我们走吧!” 安锦辰走过去,倏然抓住安夏儿的手。 “锦辰,你放手。”安夏儿惶恐道。 “锦辰!”安夙夜马上站了起来,“放手!” 对于安夙夜的警示,安锦辰紧握了一会安夏儿的手腕后,最后咬牙离开了。 餐厅的灯是新换的,暖黄的色调。 这是安锦辰换的,收拾出这座洋房,为他们建造的一个临时的三人世界…… 安夏儿看向安夙夜,“对不起夙夜,你会支持我的决定吧?” 安夙夜有些无奈笑笑说,“姐姐,你总是把这种难题给我,我会很苦恼的。” “……” “不过,看到姐姐为难,我也会很苦恼。”安夙夜道,“那姐姐想问,是让我们支持你回学校的决定,还是支持你无法跟我们在一起?” 安夏儿想说……二者兼是。 “后者免谈。”安夙夜果断地道,“因为我也不相信,姐姐会对我们一点感情都没有,就算没有我们也希望姐姐能我或锦辰一个机会。” 安夏儿生气了,“你们能不能遵重一下我的意思?” 安夙夜看了她半天,最后宽容地退让了一步,“我们可以同意姐姐回学校继续上学。” 安夙夜说完开始收拾餐桌,作为一个手握特权的国际刑警,他卷起衣袖利落地将餐碗收了,将一个会做饭的男人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至…… 他走到门口时道,“对了,姐姐要吃点水果沙拉么,我去做。” 为什么对她就是不放手?安夏儿心里咆哮。 “不……不用了。”安夏儿抿着唇,“既然你同意的话——” “明天不回去。”安夙夜道,“我在d公安局的工作明天收尾,后天会陪姐姐回一趟s城。” “夙夜,你们一定要这样么?”安夏儿紧盯着安夙夜的背影。 安锦辰她是没办法。 但安夙夜,她希望他能理解一下自己。 安夙夜停顿了一下,“那姐姐就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但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其实我原来也想着让姐姐选择,但是,陆白既然说了那样的话,姐姐何必还念着他。”安夙夜道,“而陆白会说那种话,说明他本来就没有多爱姐姐吧。” “不,我不相信……”安夏儿摇着头,“我还是不相信,陆白会那样对我……” “姐姐已经亲自跟他打过电话了吧?不是我们骗姐姐的吧。”安夙夜道。 安夏儿喉头哽咽着。 眼睛泛红了。 “既然如此,那姐姐又何必着急回到他身边。”安夙夜道。 安夏儿缓缓低下脑袋,不,她不相信…… 陆白那样说,一定另有隐情。 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才能不会那么难过。 “再告诉姐姐一件事。”安夙夜道,“这附近的那条公路,之所以再也没有车经过,是因为我以d市公安局局长的身份下指示封了那一条公路……” “什么?”安夏儿瞪大眼睛,“你——” 暖天霹雳。 “就是这样,所以请姐姐好好呆着吧。”安夙夜收拾好餐桌去了厨房。 安夏儿看着面前的安夙夜,眼睛颤抖着,果然安夙夜才是最该防备的人! 第二天,安夏儿没有再想跑出去了,因为她终于放弃了走出那条公路拦车的念头,她现在终于知道是等不到车的,当然,也没有再作死地靠近那个水电站了。 最主要的—— 信念薄弱了,不知如何再回到陆白身边。 陆白的话,令她伤心…… 安夏儿当天下午坐在夏家洋房的外面,看着天边绚丽晚霞,在这个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给展倩。 安夙夜已经留了一个电话给她,似乎也不阻止她用电话联系谁了。 “喂?哪位。”电话里响起展倩的声音。 “……”安夏儿停顿了一下,“展倩,是我。” 又是三秒的停顿。 “小夏?你丫没事吧?”快炸聋了耳朵的狂吼声爆响起来,“你还知道联系我?你这几天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陆白快要将s城翻过来了……” 听着展倩的声音,安夏儿眼睛有点红润,陆白真的着急找过她? 似乎终于寻到一丝丝欣慰。 安夏儿忍着要涌出泪水的眼睛,点了点头,“我……这几天去了外地,所以没在s城,身上没手机所以一时没有联系你们。” “什么?”展倩一惊,但显然这会没空吐槽什么,想起更重要的,“不不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联系过陆白了吗,你赶紧回去吧,你知不知道那个秦秘书的哥哥还是弟弟已经第三次找上我了,一再三地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喵的,敢情跟我藏了你似的,我看他们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将他们的少夫人藏起来了。” 安夏儿眼睛有点胀痛,“这个……我可以已经不用着急回去了。” 弯起的眸子,睫毛上带着酸涩的眼泪。 陆白都那样说了,她真不知如何回去。 随便她回不回去? 随便她跟不跟安夙夜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