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谁救了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05章 谁救了她!

第505章 谁救了她! “喂,说什么傻话呢……”展倩道,“你不回去你身边的人迟早遭殃啊!” “真的。”安夏儿道,“因为昨天,陆白已经来过了,他并没有带我回去。” ”啊?”展倩绝对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小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展倩,还记得前几天我跟你说的么。”安夏儿想起那晚和展倩在外面做spa时的情节,“我没有开玩笑,夙夜和锦辰真的回来了……” 对于为数不多的一个几乎知道安夏儿所有过去的朋友,展倩震惊地听着她这几天的遭遇沉默了…… 之后电话里沉寂一分钟。 久到安夏儿以为对于她这情况的复杂,连一向性格豪万的展倩都一愁莫展了的时候,展倩突然说了一句: “所以,陆白现在有情敌了?还两个?” 安夏儿听到这简直不知该露出什么反应。 她严肃地道,“展主编,这不是重点好吧,这是很严重的事,严重到我跟陆白可能,可能……你能不能不要发挥你八卦的精神了?” “哦哦,对,对。”展倩终于回到了正题上,“那陆白找了你那么多天不可能不带你回去啊,并且你还差点溺水死掉,在你还未苏醒时他就离开了?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但他就是走了。”安夏儿无奈说,“并且夙夜他们并没有说谎,我打过电话亲自去问他,他说了……我若跟夙夜和锦辰走,他绝不阻拦。” “这太反常了。”展倩道,“以我看言情小说多年的直觉,我怎么总觉得在你溺水后发生了点什么,陆白这话听着像气话啊?” “气话?”安夏儿不知是哭还是笑,“他这是在气我吧?” “不过。”展倩突然道,“问你个很严重的问题。” “问吧,现在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安夏儿手指拭着眼角的湿润。 “你……”展倩咽了一口,犹豫地说道,“在这几天,你跟安夙夜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我是说,有没有做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不管是不是你愿意……” “喂,展倩,宰了你啊!”安夏儿怒吼道,“你在说什么,你觉得我安夏儿是那种人?我告诉你若真发生了什么那种事不管是不是我愿意,我就去死!” 对,这边刚好有个大坝,她再次跳进去死了算! “好好好。”展倩赶紧道,“你这么说我肯定就相信了,我就是担心嘛。” “担心?担心你就可以这样说我?” “哎……”展倩叹道,“毕竟陆白说出那种话,完全令人想不通,除非是你做了什么让他突然就对你失去兴趣的事,比如,有的时候一个男人觉得一个女人脏了,可能就对她没什么兴趣了。” “什么意思?”安夏儿眼睛一下睁到最大,“你是说他以为……” “诶诶诶,打住。”展倩道,“我就那么随便一猜,再随便一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这样,这不是广撒网想尽一切可能性嘛。” “你还开玩笑?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心情……” “知道。”展倩道,“但是,你不会真的就不回去了吧,按以前的情况,若是陆白这样不明不白地说出这种话,你应该回去死缠烂打才对,缠到他说实话为止。” 确实,以安夏儿之前的性子,她会这么做。 安夏儿看着天边的晚霞,悠长地叹了许久,“展倩,你知道么,我感觉我嫁给陆白之后发生了太多的事,快乐的、幸福的、惆怅的、难过的……如果这就是婚姻生活的话,我已经被生活磨去了棱角,已经没有力气伸出尖爪去撕碎一切压迫我的。” “……” “虽然我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身为陆白的妻子,我要顾及太多。”安夏儿道,“我不能做任何掉身份的事,或会给他抹黑的事,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有人说陆白怎么会娶了那样一个女人……” 如果刺猬爱上了一个人,靠近那个人的代价就是拔掉所有的刺,那安夏儿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没有刺了。 因为听到陆白这样的话,她是真不知如何去生气。 就是伤心。 因为她感觉现在自己去闹腾什么,也没有必要,一个男人若不爱你了你闹也没用! “小夏你别想多了。”展倩道,“你跟陆白走到今天,你忘了你们轰轰烈烈艳羡全城的事迹了么,陆白对你的好也忘了么。” “我没忘,但我觉得是他忘了我和他之间的过去。”安夏儿忍着模糊的眼睛,最后点了点头,“回去……不过我是要回去,毕竟我所有的东西都还在九龙豪墅,我去学校总得将我的课本和证件都拿上。” 展倩听到这心一凉。“什么?你要回学校……” “不回学校去哪?”安夏儿苦笑。 “你别冲动啊,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 “但他是那么说的。”安夏儿道,“我亲自打过电话给陆白,那些话是他亲口对我说的,随便我跟不跟别的夙夜他们走都行,什么意思,是说我无所谓了是吗?” “……” “既然我在他陆白眼中已经成了无所谓,还有必要……回到他身边么?”安夏儿抬起微白的脸庞,“或许,是我对他太不了解了,他并没有那么爱我。” 展倩沉默了半天,“那你呢?但小夏你还爱他不是么?” 安夏儿没有说话。 缓缓将电话从耳边放了下来。 她在洋房外面坐了很久,直到夕阳沉下了世界的地平线,只遗留下最后一抹炫红在天边。 最后她长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脸庞,“高兴一点,这个世界谁没了谁都是一样活着,是坏不过就是他不爱你了罢了,没……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是咬着牙说出这种安慰自己的话,因为这种话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直到过了好半天,她的心情才有所平复。 安夏儿脑里响起展倩的话,倒是想起在她溺水后脑子里出现那个画面,那个小女孩和那个夏叔的对话。 夏叔……是夏国候吧? 那个小女孩是她? 那是她小时候在夏家的记忆么? “也许……”安夏儿眉头拢了起来,“我真的不是夏家的女儿。” 最后,她自嘲地笑笑,“很好,发现了什么不想知道的事吧?” 当天晚上,安夏儿睡觉前去问安夙夜和安锦辰,“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我昨天溺水后模模糊糊地好像记得有人把我救上去了……是谁啊?” 谁在当时水电站开闸放水时,还不要命地跳进去救她,说实话她还挺感动的。 ——不论是谁。 安夙夜探究地看着安夏儿表情,“姐姐不知道?” 安锦辰正蹲在那盆黑玫瑰前面,身体僵了僵…… “不知道。”安夏儿耸耸肩,“我当时意识很模糊,只是觉得像是有人把我带上去了,那个……”安夏儿看着安夙夜的背影,眨了眨眼睛,“是你们,还是……陆白那边的人?” 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因为当时她在上面,陆白的保镖正在水电站上面走向他,紧跟着她跳下去,才能在她沉到底被淹死之前救她上来。 安夙夜笑了一下,“姐姐很感兴趣这个问题?” 安夏儿愣了愣,“问问啊。” “那……”安夙夜一根手指放在唇前,清浅的凤目在灯下折射出一丝神秘,“如果是我和锦辰救了姐姐,姐姐会以身相许么?” “……” 安夏儿马上不敢说话了。 “那姐姐希望我和锦辰。”安夙夜笑得迷离,“是谁救了你?” “呃……”安夏儿突然尴尬一笑,抓抓头发,“其实,这个问题好像真的不太重要哈,我没死应该谢天谢地了,总之当时你们都在为我担心,我该感谢你们每一个人。” 啊哈、哈、哈…… 她问这个干嘛! 自挖坑跳吗? 安夏儿暗下捏一把冷汗。 “那姐姐若哪天想知道再来我吧,我一定告诉你。”安夙夜道。 安夏儿再也没问了,马上回她自己的房间了。 第二天,安夙夜要去d市公安局辞这一个新局长的职位,让安夏儿和安锦辰先去机场。 安夏儿坐在安锦辰的车上,看着车窗外流逝缓慢的风景。 她视线扫过安锦辰面前的仪表盘。 车速从来没超过过80码…… 安夏儿叹着气,“锦辰,这个速度赶得上飞机么。” 安锦辰依然以龟速前进着。 这一段公路被封了,他们的车是唯一开在这条公路上的车,在宽宽长长的大路上,他们的车速显得非常的慢—— 安夏儿都想踩下他的油门了。 安锦辰的帽沿下,看不清他的侧脸,只看到挺立的鼻子和下巴嘴唇。 他嘴唇一直抿着。 安夏儿叹气,“你……” “姐姐很想回去么?”安锦辰突然道。 安夏儿看着他,“是你们说今天陪我回s城了,不是么?” “哼。”安锦辰唇角不以为然地笑,“那是照顾姐姐的心情,我一点也不想去s城,完全不想去,就这样开车带着姐姐离开……”他顿了一下,咬着牙道,“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