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陆白,我不走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512章 陆白,我不走了

第512章 陆白,我不走了 他们愤怒的声音飘在阴沉的空气中,周围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一切都映成了静止画面。 魏管家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劝解,只是叹气。 安夏儿转过身,往前走去。 “你给我站住!”身后陆白冷道,“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你觉得我会让你走?别想走了,你出不了境!” 安夏儿听着后面的声音,觉得好笑,现在知道她是他的妻子了? 可她心里怎么那么不甘心呢。 “谁说要出境,那我就不出境了。”安夏儿哼道,她了不起回学校。 “安夏儿!”身后陆白的声音愈发着急,“那我们不拍婚纱照了,不去度蜜月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时间,上回在费洛朗姆就打算跟你说……你回来,我很快会陪你去,这次的事我们谁也不要再计较了。” 安夏儿眼眶胀痛,眼前的视墅越来越模糊,陆白的声音似乎敲击在她的心脏。 是的,他们说好要去拍婚纱照,要去度蜜月的。 他们在陆家时曾经那么甜蜜地约定。 事情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 她是生气,可舍弃她和陆白的感情婚姻真的值得么?她不禁想起一部爱情电影里的画面,两个一旦分开此生再也无法相见的异国恋人…… 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那是在他们死后,才共同到达了爱的彼岸。 “安夏儿……”身后陆白的声音低了下去,“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走的话,那你就杀了我。” 身后传来重物撞地的声音。 安夏儿愣了一下。 突然回过身。 只见陆白高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 “陆白!”安夏儿奔过去。 “大少爷!”魏管家也叫起来。 天空的细雨落下来,安夏儿抱着陆白,哭得稀里哗啦的。 但看着眼前陆白昏过去的脸庞,安夏儿整个人都慌了,“你怎么了,我不走了,你别吓我……” “少夫人,大少爷为等你回来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东西也没怎么吃。”魏管家道,“铁人也撑不住,我马上叫医院。” 回去九龙豪墅后,魏管家马上去打电话叫医生了。 安夏儿整个人都瘫坐了下去。 陆白是什么人。 她都没见他生过病,但这个大男人就这样在她面前倒了下去,还昏迷过去了 “少夫人放心,大少爷不会有事的,已经去打电话叫医生了。”菁菁道。 小纹哭着,“少夫人你不知道,大少爷昨天还是宿醉,他真的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 安夏儿心里一片晦涩。 爱情是什么。 是明知道对方缺点并被他气得半死,却依然生死相依,牵肠挂肚。 安夏儿坐在床边陪着陆白等医生过来时,安夙夜打了电话过来。 安夏儿犹豫了很久,在电话第二遍响起时,才接起。 “喂……”她声音湿哑。 “姐姐?”安夙夜听到了她声音的不对劲,“你怎么了,回去收拾东西,不顺利么?” 安夏儿心里倒了五味瓶。 什么味都有。 听她没出声,安夙夜道,“刚才我打了电话给锦辰,姐姐,你别生气,我们只是想为你争取一个让你重新选择的机会。” 安夏儿看着床上的陆白,哽咽着,“我知道。” “……” “但是。”安夏儿唇角动了动,“对不起,夙夜,我不走了。” “姐姐,什么意思?”安夙夜马上道,“你生我们的气是一回事,为什么不走了?” “就是话面的意思。”安夏儿道,“我不想离开陆白,所以,很抱歉。” “他不让你走?” “不。”安夏儿摇摇头,“夙夜,我舍不得他,陆白是我最爱的人……” “但你说过你不会原谅他!”安夙夜也激动了起来。 “我是说过……” “你说你回去收拾了东西就会出来,你会去上学,你会离开那个男人。”安夙夜道,“姐姐你说过你不会原谅他,你说过的,可是为什么?” 冷静如安夙夜,面对安夏儿的要留下,他也愤怒了。 “夙夜,我当时说的是气话。” “……” 无声的电流里,似乎透着一股冷寂。 “我刚才准备离开时,我突然发现,我离不开他。”安夏儿晦涩地笑笑,“我也放不下他。” 陆白就那样在她身后倒了下去。 他那样高傲的一个人,这个高高在上的跨国集团总裁,却为了等她回来两天两夜没合眼…… 如果她走了,她不知道陆白还会做出什么让他自己痛苦让别人痛苦的事来,只是刚才那一瞬,看着陆白倒在地上,她的心都碎了。 她当时只想和陆白走下去,就像在紫园时说的一样,陪同他走过婚姻的下半生…… “那我们呢。”安夙夜道,“姐姐,你想过我们是什么感受么,你真的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们?” “对不起……” 最后电话里沉默着,安夙夜就像在做着什么挣扎,“但锦辰已经过去了,去了浅水湾,他说要去亲自接你……” “什么,他?” 安夏儿泪光滚动着。 “姐姐,他会受不了的……”随着安夙夜变轻的话,他挂了电话。 安夏儿拿着手机的手缓缓垂下,目光移向窗外,雨雾朦胧。 安锦辰。 他过来了? 这么想着,安夏儿不放心地慢慢站了起来。 床上,陆白昏迷中叫着她名字,“安夏儿……” 安夏儿又坐了下去,眼睛酸涩的,将脸轻轻枕在他身上,“陆白,我不走了……” *** 浅水湾外面,黑色的捷豹xk停在那,雨刷左右摆动着。 安锦辰听着电话里安夙夜的话,缓缓低下头,“……是么,姐姐她,不走了?” 他紧紧咬着下唇。 肩头微颤抖。 “锦辰,你不要冲动,还记得我在机场说的话么?”安夙夜道,“虽然我也希望姐姐能离开陆白,但如果陆白与姐姐是真心相爱,只要她能幸福……或许我们不该毁了她的幸福。” 这就是安夙夜,虽然他也想让安夏儿离开。 但另一方面,他是理智的,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知道有些事无法勉强。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安锦辰紧紧咬着唇,“我只要姐姐回到我身边,我已经成全过她和别的男人一次,我不能再放手第二次。” 这一次,他回来是铁了心要带走安夏儿。 “你如果你不想姐姐恨你的话,就别冲动。”安夙夜道,“现在姐姐说她不走了,你先回来,先回一趟安家,爸妈很想见你,姐姐的事我们再……” “我不回去!”安锦辰怒道,“是谁让我失去了姐姐?是谁将姐姐赶出家门,让陆白娶了她?是安家!是爸妈!” “锦辰!你冷静一点!” “我恨你们,恨你们每一个将姐姐推向那个男人的人……”安锦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发白,“如果不是你安夙夜,当时回s城的路上我就带着姐姐远走高飞了。” “难道你只想要姐姐的人?你强行带走姐姐,她的心也不会属于你。”安夙夜道。 “安夙夜,我没你那么伟大。” 不等安夙夜再说什么,安锦辰挂了电话。 前面,浅水湾高大尚的大门和警卫室笼罩在雨雾中,这是个高级富豪区,警卫个个都是退役军人或进重金雇佣的守护。 这里出入的车,都有登记,陌生的车辆和访客进入都要得到浅水湾里面人的允许。 警卫室,两个穿戴笔挺的保安看见前面那个从车上下来的身影,马上警惕地出去拦下,“请出示出入证,或请说出你要访问人的名字。” 安锦辰没有打伞。 脸庞在帽沿下面,帽子和肩头都湿了。 他缓缓抬起头,露出头发下冷冽的凤目,“安琪儿。” 两个保安一听,便是知道他去‘angel’殿堂的。 “请问你是谁?”保镖又问。 安锦辰吐出没有感情的两个字,“锦辰。” 保安一时觉得这个名字耳熟,但又想不起在哪或者什么时候听过,毕竟安家的少爷出事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但现在‘angel’殿堂确实还在慕斯城名下,而房产证之类的又回到了安琪儿手上,安琪儿现在在上庭前就住在‘angel’殿堂。 保安打电话到‘angel’殿堂,“安大小姐么?这里有个人说要去找你,叫锦辰的,你认识么?” 安琪儿现在名气大不如从前。 不但与慕斯城解除了婚约,还是涉及了杀人未隧,媒体都报导了。 而保安跟安琪儿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很客气,连个‘请’字都没了。 电话里安琪儿听到这话,马上惊道,“锦辰?对对对,我认识,快让他进来。” 似乎听到自己的弟弟回来了,也许能救她了,安琪儿马上答应。 ‘angel’殿堂内。 安琪儿肚子已经隆起了一点,这里的下人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留下了两个,还是安夫人花钱雇下来照料她生活的。 这两天她已经从安夫人那里听到了安夙夜和安锦辰回来了的消息,一时只盼望这两个弟弟能救救她,却不想,除了夙夜,安锦辰根本没回安家…… 这会听到安锦辰要过来,安琪儿激动给安夫人打电话,“妈,锦辰过来了,是不是你让锦辰来的……”